一醉沉欢,裴少诱拐小蛮妻

第92章 离婚协议书

第092章 离婚协议书

“我娶你!”

“什么?”萧琳琳蓦地抬头,眼角还带着泪水,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白虎,怀疑是不是自己的耳朵出现了问题。

白虎的话站在门外的铃木亚月也听到,她和萧琳琳的反应一样,与其说是意外不如说是不敢相信。

白虎定定的看着萧琳琳,又说了一遍,“我说我娶你。”

这次,不管是萧琳琳还是铃木亚月都听得非常的清楚,白虎说要娶她。

萧琳琳有些慌乱,“你胡说什么!不要和我开玩笑了。”

可白虎却格外的淡定,很认识的看着她,“我没有和你开玩笑,我是认真的,留下这个孩子又不给南宫造成困扰唯一的办法就是给孩子找个父亲,我可以和你保证,我会把这个孩子当做是自己的亲生骨肉来疼的。”

萧琳琳简直不敢相信,白虎竟然会这么做。

“你别说了,不可能的!我已经做错过一次了,一次的错误已经让我对不起这个孩子了,我不能再连累你了,没有感情的婚姻是很折磨人的。”

“你怎么知道我对你没有感情?”白虎第一次试图说出自己的心里话,有些难为情,“我……对你并不是完全没有感情的,我嘴笨,但我是真心的,我愿意照顾你和这个孩子,我可能不是最好的,但我绝对会尽我所能去照顾你们。”

“白虎哥,你不要再说了!我是不会答应的,你是个很好的人,你值得拥有一个真心爱你的女人。”萧琳琳一口拒绝。

“琳琳……”

“够了,你出去吧,我真的好累,你让我一个人静一静吧。”说完,萧琳琳躺在了*上背对着他闭上了双眼,像是真的要休息了一样。

白虎看着她纤弱的背影,轻叹了一声,“好,我出去,你休息吧,也好好考虑一下我的话,这个孩子是无辜的,你离不开他,他也需要一个完整的家庭。”白虎说完又深深的看了一眼萧琳琳的背影,这才走了出去。

站在门口的铃木亚月看白虎的眼神都变了,这个世上竟然还有人愿意做便宜爸爸?

“喂,琳琳,这是怎么回事?我没有听错吧,刚才白虎说要娶你?”

萧琳琳眉眼之间闪过一抹复杂之色,她是真的没有想到白虎会这么说,不过她也知道,白虎是喜欢清风的,他恐怕也是因为清风的缘故才会愿意这么做的,只是她没想到的是,白虎竟然对清风用情如此之深。

没有得到萧琳琳的回应,铃木亚月自言自语,“他是不是原本就喜欢你啊?我觉得肯定是!其实我觉得他也不错,说真的,我感觉比南宫冥那个阴晴不定的男人要好太多了!”铃木亚月想到南宫冥发脾气的样子就心有余悸,“不如你考虑一下吧,这个白虎比南宫冥的条件虽然差了一些,但和其他人比应该还是不错的,最关键的是,他对你有情啊,这是这样倒是便宜了肖影那个践人。”

铃木亚月不知道萧琳琳真实的目的,如果知道了也就不用白费口舌来劝她了,其实萧琳琳的心里也不是完全没有触动的,她从小感情缘薄,如今在自己这样狼狈的情况下竟然有人愿意娶她,她想,如果不是她心里早已经有了别人,她或许真的会被白虎感动。

南宫冥腿上的伤原本就不是很重,护士来病房给他挂吊瓶的时候就看到他已经自行的下了*正在地上适应着活动。

“南宫总裁,您现在还不能下*。”*有些急,从来没遇到过这么大胆的病人,原本是带着惊讶和责怪的,可当她对上南宫冥没有温度的眼神时,浑身忍不住颤了颤,她只是一个最平凡不过的护士,哪里受得住南宫冥这样的眼神,当即噤了声,什么也不敢再多说。

如果换做是其他人自然是不能下*的,可是南宫冥身上大大小小的受过多少伤,在医院躺着的这些日子对他来说已经是极限了。

南宫冥知道萧琳琳在他隔壁的病房,他直接推门走了进去,萧琳琳看到他的时候,眼神闪过一抹慌乱,瞪大了眼睛看着他,就红了,脆弱的样子甚至都让人不忍和她说一句重话。

南宫冥站在*尾的位置,开口,“你还小也没有结过婚,这个孩子会拖累你一辈子,你早晚是会后悔,而且他并不是我所期待的。”

南宫冥虽然没有说什么重话,但是已经把话里的意思说的很明白了,这个孩子他不要,对她也没有好处,所以还是打掉算了。

南宫冥停顿了两秒才重新开口,“我会请最好的妇产科医生来做这个手术。”

萧琳琳红着眼眶抬头看着眼前俊朗非凡的男人,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短短的几天就已经恢复的很好,脸上不似刚住院那时的苍白,眉头微拢,带着不怒而威的气势,一米八六高蜓的身材,单薄的衬衫下可以隐约看到他贲张结实的肌理,无论是外形还是气质亦或者身价,眼前的男人都完美的足以让所有的女人都趋之若鹜,可她却知道,他淡漠甚至有时玩世不恭的外表下是一颗冷漠无情的心,正如此时他竟然能用这样平静到毫无波澜的态度谋杀自己的亲生骨肉。

萧琳琳脸上时伤心欲绝的表情,可是心里却已经充满了恨意,南宫冥此时此刻的行为让她想到了姐姐的惨死,在他们的心里,别人的命都不是命是吗?

她肚子里的孩子即使还只是一个幼小的胚胎,但他已经是个生命了,而且还是他的亲生骨肉,可他却没有哪怕是一丝一毫的不忍。

“这是你的亲生骨肉,难道你就没有一点点的不忍吗?再过不到九个月他就会出生了,然后会喊你爸爸的,难道你对他就没有一点怜惜吗?为什么,你要这么狠心!我已经说过了,我会独自抚养他长大,为什么你还是不肯放过他,我不要打掉他,我已经一无所有了,我现在就只剩下他一个了,我能够感觉到他正在我的身体里一点点的成长,上天已经剥夺了我做女儿做妹妹的权利,难道你还要剥夺我做母亲的权利吗?”

“为什么你们不肯相信我,如果姐姐还活着,她一定会相信我的,她会保护我,不会让你们这么伤害我的孩子。”萧琳琳捂着肚子浑身上下充满了悲痛和恐慌,她害怕是真的,因为她是真的想要保住她和j的孩子,南宫冥是个危险人物,她摸不准他的脾气,生怕他真的会做出伤害孩子的举动,她故意提起清风,她知道清风的死在他们心里都是一根刺,他们之所以会对她好全都是因为想要弥补对清风的亏欠,所以她现在就要利用这点,让南宫冥对她更加的内疚。

果然,南宫冥眉头动了动,眉眼间闪过一抹复杂之色,“这个孩子不能留,你想想清楚吧。”

南宫冥转身离开的病房,萧琳琳凄楚的神情满满的收敛,看着门口的方向,脸上只剩下满满的恨意。

离开了医院,南宫冥没有去公司而是直接回了家。

管家看到他走进来吓了一跳,担忧的打量着南宫冥,“先生怎么出院了?您腿上的伤……”

南宫冥没有回答她,而是问道,“夫人呢?”

“夫人好像在书房里。”

南宫冥径自的往楼上走,只是脚步很慢,虽然能够下*走,但腿上的伤确实没有完全好,他还不能走得太快。

南宫冥在书房门口站定,静默了许久抬起的手才推开了书房的门。

魅影坐在书房的沙发上,听到开门声转头看了他一眼,可眼中却没有任何的惊讶,好像知道他会回来一样。

看着冷静到异常平静的魅影,南宫冥心口微动,有种类似于慌乱的情绪闪过。

“小影,我们谈谈吧。”

魅影平静的看着站在眼前的南宫冥,他是那样的高大,她即使是站着也要仰着头才能看到他的眼睛,更何况现在是坐着。

所以她收回了视线,开口的声音有些轻,让南宫冥有种抓不住的感觉。

“正好,我也有话要和你说。”魅影看着依旧站在一旁的男人,嘴角好似笑了一下,“坐啊。”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样平静友好的魅影,南宫冥心头突然说不出的烦躁,好像有什么东西要从他身边飘走而他又无力挽留的感觉。

南宫冥刚刚坐下,魅影便倾身将桌子上的一张纸推到了他的面前。

南宫冥看着上面的五个大字,眉头跳了跳。

离婚协议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