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醉沉欢,裴少诱拐小蛮妻

第96章 用最直接的方式让她退出战争

第096章 用最直接的方式让她退出战争

“让她跟帆帆分开,小影一定难过死了,我该怎么做才能帮助他们。”叶安宁心里是真的愧疚和心疼,她一直都感觉自己欠了魅影,现在却又要说这些话来伤害对方。

看着叶安宁红红的眼眶,知道她心里是真的难受,看到她哭,裴骏的心里也不好过,吻着她的额头,哄着,“傻瓜,你这样做都是为了他们好,放心,还有老公呢。”

叶安宁揪着他的衣领,将脸埋在他的胸口,声音闷闷的,“老公,小影的命真的好苦。”

裴骏没有回应她,只是安抚的顺着她的后背。

每个人都有属于每个人的命中注定,他和叶安宁也不是一帆风顺的,他们曾经也经历过许多。

所谓至死不渝的爱情也都是经历过大风大浪之后才能得到如今幸福和安定,或许,南宫冥和魅影顺利的度过了这关他们就能在一起了。

魅影挂了电话久久的呆坐在*边,脑海里全是叶安宁刚才说的话。

也许,她是真的该离开了。

叶安宁说得对,帆帆如果跟在她的身边只会被她连累,说不定还要被别人指指点点,可如果跟着南宫冥,他就是南宫集团的继承人,他会拥有一个美好广阔的未来,他就赢在了起跑线上。

她之前一直都想要将帆帆带走,可是跟着她又能给他什么呢?

之前她一直都在犹豫,现在听完叶安宁的话之后,她总算是下定了决心。

以南宫冥的性子,明天应该就会收到离婚协议书了吧。

魅影起身去了帆帆的房间,小家伙已经被管家哄尚了*,趴在*上,面前放着一本漫画书,人却已经睡着了。

想到明天就要离开他,魅影的心针扎一样的疼。

她收起漫画书,给帆帆掖了掖被角,小家伙却醒了,睁着惺忪的睡眼,看到是魅影,下意识的蹭到她的身边,小手抱着她的腰,软软的叫了一句“妈妈”闭着眼又接着睡了。

魅影一个没忍住,眼泪已经流了下来,她不敢出声,只能慌乱的擦着眼角的泪。

“帆帆,妈妈有事可能要离开你一段时间了,你可一定要好好听爸爸的话知道吗?”

魅影的声音很轻,帆帆其实根本就没听清什么,只是下意识的应了一声。

魅影在*边躺下,贪恋的看着帆帆的小脸。

她找了这么多年的儿子,好不容易团聚了,现在却?又要分开,这一别,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

南宫冥这人小气又爱记仇,等到他的怒火消散不知又要几年,她真的不想离开帆帆,可是……

她再一次的没有选择。

早知有今日,当初不如不要认回帆帆,也免得他跟着伤心一回。

魅影一整晚没有合眼,就躺在帆帆的身边看着他,好像要用*的时间将帆帆的模样印在脑海里一般。

她真的怕会忘掉。

快要天亮的时候魅影这才起身,在帆帆的额头亲了一下,下楼给帆帆做临别前的最后一顿早餐。

帆帆起*后吃完了早餐准备要去上学,不知道是不是也感觉到了异样的情绪,赖着魅影不肯去上学。

魅影戳着他的小脑袋,“逃学可不是好孩子知道吗?听说依依最近功课大有进步,你要是再不努力,下次见面小心被她甩到后面。”

帆帆不屑的撇了撇嘴,依依的智商对他根本没有威胁力,不过还是听话的肯去上学了。

“妈妈,你不送我吗?”帆帆一手抓着魅影的衣角,他其实不是不想去上学,只是有种很奇怪的感觉,好像他要是走了就见不到魅影了一般。

“今天让梁叔叔送你,快去吧,再不走就要迟到了。”

“哦。”帆帆还小,他还不懂得那种叫做预感的东西,“妈妈,我想吃蛋挞和杨枝甘露。”

“好,我提前做好了,你放学回来吃。”

闻言,帆帆总算是满意了,背着书包跑了出去,在他转身的瞬间,魅影的眼泪已经忍不住夺眶而出。

她的行李之前就已经收拾好了,她只等着南宫冥的律师上门就行,在这之前,她先去了厨房做好了帆帆想要吃的蛋挞和杨枝甘露,还给帆帆留了一封信,告诉他,她有些事必须要离开一段时间,她去的那个地方没有电话,所以联系不到他,在她不在的时候要听爸爸的话。

昨晚萧琳琳是真的让魅影给吓到了,所以今天一直不敢下楼,她不光是因为现在害怕魅影了,也怕魅影会伤害她肚子里的孩子。

以前魅影把她当成妹妹,也看在清风的面子上对她很好,她没见过魅影发怒的样子,她完全忘记了魅影是个混黑道的女人。

手腕处钻心的疼痛算是给了她一个教训,虽然不敢在面对面的再在魅影面前叫嚣,但她对魅影的恨意更浓了。

南宫冥宿醉之后,头痛欲裂,回到房里没有看到魅影,直接进了浴室洗了个澡,来到衣帽间就看到了放在道中间的行李箱。

他知道那是魅影的行李箱,她都已经收拾好了吗?

看着那有棱有角的行李箱,南宫冥的眉头蹙得很紧,他走过去打开魅影的柜子,里面竟然真的是空的了,属于她的东西她都拿走了。

看着空空的衣柜,南宫冥心里说不出的感觉,她怎么就这么点东西,一个行李箱就都可以带走了吗?

南宫冥的心也跟着空落落的。

他听到外面响起开门的声音便迅速的合上了衣柜,换好衣服出去魅影已经等在了那里和他四目相对。

“我想清楚了,我同意离婚,也同意净身出户也放弃帆帆的抚养权,但我有个条件。”经过了一个晚上,在魅影最后做了决定之后,她的心反而变得平静了,或许真的是已经经历过太多的事情,她的一颗心已经磨砺的过于沧桑了。

南宫冥一边系着袖口的扣子,一边漫不经心的开口,“说。”

“你一定要好好对待帆帆,我不会过问你以后会跟谁组建一个新的家庭,但你必须答应我,无论什么情况下你都会照顾好帆帆,不会让他受人欺负。”魅影其实还有一句话没说,她希望那个人不会是萧琳琳,不是因为萧琳琳介入到他们之间,而是萧琳琳这人心机太重,可是这句话她最终也没有说出来,因为她知道说与不说以她此时在南宫冥心里的地位根本已经左右不了他的决定了。

南宫冥垂着眸,斜斜的刘海挡住了他眼里异样的情绪,而他开口的话却冰冷的没有任何温度,“帆帆是我亲生儿子,用不着你操心。”

魅影点了点头,她其实是相信南宫冥能够照顾好帆帆的。

“我给帆帆留了一封信,只是说我暂时要离开一段时间,没有告诉他我们要离婚的事,如果你想告诉他,请你慢慢来,尽量不要伤了他。”

南宫冥竭力的压下心里翻涌而来的情绪,眉头蹙紧,不耐道,“还有什么事,一次性说完。”

魅影自嘲的一笑,现在连听她说几句话的耐心都没有了。

她耸了耸肩,“没有了,律师什么时候来?”

“在路上了。”南宫冥说完便径自的离开了房间,脸上满是嫌弃的表情,好像跟她在一个房间里呆着都是一种折磨。

魅影一直等到院子里有车子开进来她才呆着行李下楼。

家里的佣人看着魅影拿着行李箱下楼又看到进门的律师已经知道了要发生什么事。

管家忙跑了上去接过魅影手里的行李箱,“夫人,我来拿。”

魅影对她感激的一笑,“谢谢。”

离婚协议书很简单,和之前说的一样,她净身出户,放弃帆帆的抚养权。

魅影大致的看了一遍,拿着笔,笔尖刚触到厚实的纸张,旁边的男人已经签下了自己的名字,笔画很流利,没有任何的犹豫或者停顿。

虽然对这段婚姻已经不抱任何的希望了,可是看着这一幕,她的心还是控制不住的痛了一下。

夫妻一场,他们竟然是这样的结局。

魅影也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起身,手握在行李箱的拉杆上,连和她多说一句话都不愿意的男人突然开了口,“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魅影一愣,她可不觉得现在南宫冥会有心情关心他,讽刺的勾了勾唇,“你放心吧,我既然答应了你,就一定会做到,我不管在哪里都不会出现在帆帆的面前。”

她也不想徒惹孩子伤心,有时候不见面才是最好的。

南宫冥眉心一蹙,起身上楼前,冷冷的丢下一句,“你最好说到做到。”

魅影拖着行李离开,南宫冥提步上楼,两个人两个方向背道而驰。走过的却是一段婚姻的距离。

上车前,魅影最后回头看了一眼低调奢华的庄园,以前她拼命的想要逃离这里,现在当真要离开了,她说不清堆积在心口的是否是不舍。

魅影只是下意识的抬头看了眼他们曾经卧室的窗户却意外的看到了隔壁窗户上印出的萧琳琳的脸,她都忘了,萧琳琳现在就住在隔壁。

萧琳琳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却还是扬起了下巴就像个斗胜的公鸡一样,她虽然没有下楼但她知道刚才来的是律师,此时他们两个肯定是已经办完了离婚协议,看着魅影被自己驱逐出这里,想到姐姐的仇,想到手腕上钻心的疼,萧琳琳心里异常的解气。

魅影懒得多看她一眼,打开车门,上车离开。

南宫冥愣愣的坐在书房里,他听到了院子里响起的车声渐行渐远,他知道是魅影离开了。

一瞬间,心仿佛被掏空了一般。

书房的窗户没有开,也没有让人进来收拾,房间里到处都是过夜的酒气,味道很难闻,可他却像是闻不到一般,心空了,人的感觉好像也迟钝了。

猩红的双眸慢慢的合上,头靠在椅背上,南宫冥像是睡着了一般,不知道维持这样姿势坐了多久,直到手机震了起来。

震动频率很小,几乎听不到任何声音,因为南宫冥是贴身带着的所以知道来电话了。

他没有立刻接起来,而是从抽屉里拿出一个东西在房间里走了一圈,确定没有监听设备后,他才接了起来。

“听白虎说,你要离婚,真的要这么做吗?或许还有其他的办法。”他真没想到南宫冥会这么做,有些事做了可就挽回不了了,离婚是对两个人的伤害,可无论是南宫冥还是魅影,他都不希望他们再受到任何伤害了。

“已经办完了。”南宫冥的声音听不出喜怒。

对方一怔,接着是重重的一叹,里面包含了很复杂的感情,有无奈也有惋惜。

“这样逼你自己,何苦呢?”

“这是最好的办法不是吗?就用最直接的办法让她退出这场战争吧。”

对方何尝不知道南宫冥的心意,只是……

“你这样逼她,小影一定恨死你了。”

南宫冥嘲弄的一笑,“恨吧,反正我对她做过的混账事也远不止这一件,她要恨就尽管恨好了。”

南宫冥的口气有些漫不经心,可猩红的眼眶却出卖了他此时的情绪,只是对方看不见。

“你说的轻松,你就不怕她真的不再原谅你?”

怕,南宫冥心里的一个声音在呐喊,他怎么会不怕!

他已经伤害过她很多次了,好不容易才求得了那么一个机会,他发过誓不再让她伤心,可他却没有做到,可是,在她恨他和让她平安两者之间,他毫不犹豫的选择前者,只要她能平安,就算恨他一辈子也没有关系,恨,总比彻底忘了他要好的多吧。

其实,他才是最不愿意这么做的人,没有人知道他下这个决定需要多大的决心,看着魅影伤心欲绝的眼神,他的心像是被人用刀生生剜掉一样。

每次看到她流泪,他都想要冲过去把她搂在怀里帮她拭掉眼角的泪,可是他知道他不能那么做,看着她空荡荡的衣柜,那一刻他才真正的意识到她就要这么离开了。

他用了强大的意志力才没有让自己改变决定,他真的,真的差一点就想把她留下了,他差一点就想把所有的一切都告诉她了,可最后他还是忍住了。

魅影的脾气,他很了解,只要让她知道了,她就绝对不会再离开了,哪怕是他做的再过分,她也留下来和他并肩作战的,可是他却不想再让她身陷险境了。

“找到玄武了吗?”南宫冥按了按眼角换了个话题问道。

对方的声音一下子沉重了起来,“还没有,我一直按他失踪前留下的线索在寻找,我想他肯定是查到了什么,他一直不联系我们,有可能是受了重伤也有可能……是被抓了。”

可这两种可能都不是好预兆,能让玄武受伤到连联系他们都做不到那?一定是非常的严重,如果连动都动不了那他现在又在哪?如果是被抓了,那除了忍受想象不到的酷刑之外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继续找下去,无论是生还是死,都把他带回来,他说过想回家了。”玄武虽然喜欢自由自在的生活,但是知道朱雀要结婚他原本是要回来的,是他派玄武去了意大利调查霍刚,人,就这么失踪了,到底是他太大意太轻敌了,低估了霍刚的势力。

“那你那边?”对面的人很担心,他派出去找的人一直没有停过,相比于玄武这边,南宫冥现在更加的危险,因为那些人都是冲着他来的。

南宫冥不所谓的勾唇,“你不用担心,我从不打没有准备的仗,只要他们娘俩平安了,我就可以毫无后顾之忧的放手一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