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醉沉欢,裴少诱拐小蛮妻

第116章 南宫总裁,私闯民宅可是犯法的!

第116章 南宫总裁,私闯民宅可是犯法的!

魅影没有任何的犹豫,“打!我一定要打!”

她顿了顿,带着些恳求的看着对方,“靠我自己恐怕难于登天,所以,这次可能又要麻烦你了,帆帆的抚养权我是一定要拿到手,我不能让他再继续受委屈。”

“放心吧,你的情况我之前已经和律师谈过了,有很高的胜算,你先休息几天,我约个时间你们见面再详谈。”

“谢谢你。”

听着客气又疏离的言语,霍天林无奈的轻叹了一声,“可以不要和我说谢谢吗?你这样客套让我感觉自己和你距离很远,告诉我,我该怎么做才能走进你的心里呢,即便你现在不能马上接受我,但起码把我当成好朋友吧,好朋友之间,你有麻烦我理所应当的帮忙,何必总把感谢的话挂在嘴边。”

魅影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也不客气,“也好,我还有件事要你帮忙。”

“你说。”

“我怀孕的事……”

“放心,我已经派人处理过了,没人会知道。”

“怎么办,你为我考虑的这么周全,我还是想和你说声谢谢。”

“感谢我的方式有很多,嘴上的谢谢嘛……”他一手抚了抚领带的边缘。

魅影不动声色,“那你说,只要我能办到的我一定尽力而为。”

霍天林被她郑重其事的模样逗笑了,“你这严肃的模样怎么好像我让你上刀山一样,拜托,我可没有那么没人性让孕妇上刀山,我就是还没吃饭,你刚刚应该在准备做饭吧,带我一份怎么样?”

魅影暗暗的松了一口气,还以为他会说什么。

“没问题,不过我们事先说好,是你自己要留下来吃的,我的厨艺不好,要是吃出问题来了可别怪我。”

霍天林微微一笑,“就是毒药我也甘之如饴。”

魅影整整一周除了出门倒垃圾之外其余时间全都呆在家里养胎,怀着帆帆养胎的时候也是她一个人,那个时候也有一段时间胎像不稳,比现在要严重的多了,她躺在*上半个月几乎没有下过*。

这段时间都是霍天林偶尔帮她买好了菜送过来,不过他这两天出差了,冰箱里吃的东西不多了,她必须要自己亲自出门去买了。

她现在怀了孩子不能再像以前一样随便凑合了,她需要营养。

简单的收拾了下自己,她在镜子里看到了脸色苍白容颜憔悴的自己,指尖不由得抚上脸颊。

怀帆帆的时候她几乎都没有任何不适反应,没想到这一胎反应竟然会这么大,而且还来的这么突然。

这几天她连酸水都要吐出来了,问道一点味道都受不了,吃也吃不下,但为了孩子只能勉强吃下去,吃了吐吐了休息一会再吃,反反复复,给自己折腾的好像都瘦了。

她没有开车,走着去附近的大型超市,顺便晒了晒太阳。

她买了很多的水果蔬菜,原本还要买一些肉补充营养,可一走到生鲜区胃里就开始翻江倒海。

鱼腥味夹杂着生肉的腥味,她踉跄的退到了一边捂着唇干呕了起来,和大多数时候一样,她吐不出任何东西却感觉快要将胃都吐出来。

身子晃了晃,有些不稳,她实在受不了这股味道,想要离开,肩膀却是一重,回头发现是住在她隔壁的沈从安。

沈从安看她苍白的脸色很是担心,“小影你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病了吗?”

“我……”魅影刚一开口,身边走过一个刚在生鲜区买完东西的人,那股子腥味好像直接钻进了她的喉咙里,她侧过身呕了一声,连忙跑到一旁买食品的货架旁。

沈从安也跟了过去,看她脸色比纸还要苍白,“你怎么了?我送你去医院吧。”

魅影重重的吐了一口气,从包里拿出一个话梅放到嘴里,酸味瞬间俘获了倍蕾压下了那股恶心的感觉。

脸色好了一点,魅影摇了摇头,编了个谎话,“沈爷爷我没事,就是生鲜区的味道太重了,我最近肠胃不太好,闻不得那个味道。”

“肠胃不好?有没有去医院看看,我看你这好像挺严重的。”

“去看过了,吃了药过几天就好了。”

沈从安点了点头,“那这样吧,你就别再进去了,你出去等着吧,你想买什么告诉我,我帮你买。”

魅影不想麻烦别人,可自己又实在力不从心,“谢谢沈爷爷。”

“谢什么谢,你这孩子,我看你还是先回家吧,我买完了给你做好了送去,你这样连味都不能闻,恐怕也不能做。”

魅影道了谢,回到家里她想了想,或许应该找个保姆或者月嫂了,起码得帮她做饭才行。

沈从安将做好的鱼和排骨汤给她送来。

“你肠胃不好,这汤我做的很清淡,鱼……”

沈从安话说了一半,魅影突然干呕了起来,捂着唇跑进了卫生间里。

沈从安很担心,将盘子放在客厅的桌子上也跟了过去,就看到魅影蹲在地上吐得摇摇欲坠的模样。

沈从安这把年纪有什么是没见过的,一看她吐成这样就不是简单的肠胃反应,想到了什么,脸色一变。

魅影冲了厕所,在水龙头上漱了漱口,抬头发现沈从安眼神复杂的看着她。

“小影,你这……你是不是怀孕了?”

魅影知道瞒不住,于是点了点头。

“你真的怀孕了?”沈从安震惊的看着她,眼里有她看不懂的复杂,交代了她两句,转身匆匆的离开了。

魅影有些莫名其妙,以为他是看不起她一个单身妈妈,毕竟在日本,一个单身女性突然怀孕了影响有多不好。

可没想到,半个小时后沈从安又来敲门,给她送来了粥又给她炒了两个菜。

魅影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他,一时有些哽咽,怀孕初期被妊娠反应折磨的女人此时最为脆弱,身边连个能够给她做顿饱饭的人都没有,如今看着一桌子的饭菜,要说不感动是不可能的。

魅影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他,只能给他钱,沈从安开始怎么都不肯要,可魅影说不要就不能吃他的东西,最后沈从安还是勉强收下了。

沈从安的饭做得很好,有种熟悉的味道,魅影吃了不少,可吃完又都吐了。

下午,魅影躺在*上刚刚睡着就被一阵敲门声给惊醒了。

咚咚咚的声音像是砸门一样,魅影被吓得心慌,手下意识的抚在肚子上,这是她这段时间养成的习惯。

透过猫眼,魅影看到了站在外面敲门的高大男人,熟悉的俊脸让她眉头一蹙。

她站在门边没有开门,这一刻,她庆幸上次大半夜他进来之后就给门锁换了,不然他根本就不会敲门而是直接闯进来了。

魅影悄声的站在门边等着他离开,可他就像是知道她肯定在家一样,锲而不舍的砸门,那声音仿佛一下下的都砸在她的心上。

魅影烦躁的打开了房门,脾气有些压不住,“你到底要干什么!”

南宫冥举起的手还没有落下,看到她大门直接闪了进去,顺手将门关了上去。

只是手劲好像没有控制好,嘣的一声巨响吓得魅影浑身一颤,眉头蹙的更紧,不悦的瞪着不请自来的男人,不客气的话到了嘴边却顿住了。

刚才隔着猫眼她没有注意,现在才发现男人的表情愣愣的,气息不稳,像是一路跑上来的,眼神是有意还是无意的落在她的小腹上。

心头一紧,想到某种可能,魅影心下慌乱,可又想到霍天林说过已经封锁了消息他是不可能知道的。

转身掩饰住心里的慌乱,坐在沙发上仿若随意的拿过一个抱枕抱在身前也挡住了对方的视线,这才找到了几分安全感,冷冷的开口,“私闯民宅可是犯法的,南宫总裁难道连这点常识都没有吗?”

南宫冥像是没有听到她言语中的恶意,视线上移对上她的眼睛,“你怀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