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醉沉欢,裴少诱拐小蛮妻

第120章 绑架是真的,照片却是假的

第120章 绑架是真的,照片却是假的

“什么?”魅影震惊不已,甚至以为是自己听错了或者是他在寻自己开心,可看他眉眼之间没有一点开玩笑的意思,不免有些心惊。

萧琳琳的孩子不是他的?这是什么意思?还是说萧琳琳根本没有怀孕?

魅影一时间消化不了这个消息,南宫冥打量着她的神色,看她的惊讶之色不是装出来的,可她难道真的不知道?

那那些事到底是谁告诉她的?他身边知情的人都知道这件事啊。

“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我根本就没有碰过她。”

这下魅影更加不明白了,蹙着眉头看他,等着他的解释。

“那天晚上我的确是喝了很多的酒,不过,你应该知道,在任何情况下我都不会让自己醉的不省人事的。”

是啊,他们已经习惯了在任何情况下都保持着警惕,哪怕是喝酒,也是不敢真的喝醉。

“那晚我是真的喝了很多,多到脑子都混沌了,不过我是有意识的,我知道萧琳琳将我带回了家,我一直都觉得她的出现太过于巧合,所以我不动声色,那晚我们两个什么都没有发生,我以为是我多心了,不过没想到最后她却给我闹出这么一个孩子来,所以我就将计就计,利用这个孩子将你推开。”

南宫冥耐心的解释着,不过有些过程他还是稍微的隐藏了一下,现在这种情况下,正是要他好好表现的时候,他才不会真的傻到实话实说,哪怕就只是一个吻,他也不能告诉她!

魅影慢慢的消化着南宫冥告诉她的事实,她真的没想到他们之间竟然什么事都没有。

“那……孩子是谁的?”

南宫冥轻轻的摇了摇头,“我不确定,或许是霍天林的也说不定。”

“什么?”

“你不相信?他们两个本应该是互不相识的才对,可是萧琳琳竟然去过他的私人别墅。”

魅影是真的没想到事情远远比她想象的要复杂的多,萧琳琳和霍天林是一伙的?

他们从一开始就处心积虑的对付她和南宫冥,将每一步都走的那么完美,真是不弄死他们不甘心。

不对。

魅影意识到了什么,转头眯着眼睛打量着身边的男人,他可真会演戏啊,早就知道了却什么都不告诉她,眼睁睁的看着她伤心难过,痛不欲生,他可知道因为那个孩子她有多么伤心!

南宫冥知道她心中所想,苦着脸讨好,“我也是没有办法,我只能顺水推舟,再说,如果我告诉你了,凭你的聪明才智肯定就知道这背后的阴谋了,到时候我想让你独善其身肯定是不可能了。”

“南宫冥,你到底还有多少事瞒着我,你说!”想到自己的那些眼泪,她就气不打一处来!

“青龙没有背叛我,这一切都是我安排的,我派玄武去调查霍刚,他失踪了,我让青龙去找他了。”

“玄武失踪了?现在怎么样,找到了吗?”魅影一听就急了起来,一把抓住了南宫冥的手。

南宫冥作势的将她搂进怀里安抚,“别担心,已经找到了,但伤的很重,不过……他倒是因祸得福,找到人生中的真爱了。”

真没想到玄武这小子的桃花运竟然这么旺。

“找到真爱了?是什么人,在哪?”关心则乱,魅影都没有注意自己竟然已经被南宫冥搂在了怀里。

“这个以后再告诉你,那人身份还不一般,会帮我们一个很大的忙。”

魅影最讨厌他卖关子,不过马上就意识到,如果青龙的事情都是他安排的,那……

“那爸呢?他……”

听她现在还这样称呼南宫墨天,他嘴角的笑意更深,“爸没死,也是我安排的,霍刚这次回来应该是冲着爸来的,我设计让爸死,一方面是为了迷惑他们以为青龙真的背叛我了,另一方面也借这件事让青龙好脱身去找玄武。”

“那天南叔人呢?还有,还有我被绑架的事呢?”照片的事她没有办法直接问出口,就拐了个弯问了绑架的时,青龙的事如果都是假的,那她的那些照片应该也是假的吧?毕竟她是在找青龙回来之后被绑架的。

“绑架是真的……”

魅影只觉得晴天霹雳,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她身子不安的颤着,眼前又闪过那一张张不堪的照片。

南宫冥感觉到她的战栗,忙将她搂的更紧,薄唇亲吻她的发鬓,“你别害怕,绑架是真的,不过照片是假的。”

透过雾蒙蒙的泪眼看他,可她并不相信南宫冥的话,“你不用骗我。”

既然绑架都是真的,照片怎么可能是假的,他肯定是因为怕她难受所以才骗她是假的。

心疼的看她眼角的泪水,“傻瓜,我怎么会骗你,照片真的是假的,或者说照片是真的,不过,照片上的女人并不是你。”

“你别再用这种善意的谎言来哄我了……”

南宫冥无奈,捏着她的下巴,让她强忍着泪水的双眼对上自己的眼睛,“你看着我的眼睛,我没有骗你,照片上的女人真的不是你,我早就知道那上面不是你,虽然她的身形真的和你很像,像到几乎可以以假乱真。”

“……既然可以以假乱真,那你怎么敢肯定那上面不是我?”

宽厚温热的大手从她肩上下滑,指腹有节奏的敲击着,犹如触摸在钢琴琴键上一般,在她脊柱右边的位置轻轻的画着圈,“因为……这个胎记。”

指尖的热度透过薄薄的衣料渗透进去到皮肤表白,犹如一股电流划过,她情不自禁的抖了一下,那可爱的小动作让南宫冥嘴角促狭的笑容更深。

她羞恼的拍开他的手,虽然不愿承认,但她还是看过自己背后的胎记的,“我后背就是这样的。”

南宫冥轻轻的摇了摇头,“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我自己身上的东西我会不知道吗?”

“这胎记在你后背,你又看不到全貌,顶多也就是从镜子里看到而已,但我却比你看得更清楚。”他靠近她的脸颊,沉下了声音,热气故意往她脸上吹,“每次我从后面进入你的时候,都看的一清二楚,胎记旁有颗很小的痣,每次你到高、潮的时候,都会变红……而且,光就胎记的样子也不是完全一样,虽然做的很像,但还是有细微的差别,这个除了我之外,恐怕不会有人看的那么清楚了,它的样子应该是这样的……”

他的手再次抚上她的后背,在胎记的位置轻轻的描绘着,好像闭着眼睛都能记住它的样子。

魅影红透了脸颊,脸上细细的绒毛好像快要被他嘴里的热气烤化了,那个地方还有颗痣吗?她是真的没有看到。

再次用力的将他推开,魅影是又羞又恼,更是气的咬牙切齿,“你知道你竟然不告诉我,混蛋!你个混蛋!”

她抡起了拳头狠狠的砸他,他怎么能够那么可恶,他可知道那些照片对她的打击有多大,他怎么就相信她可以承受,她要是承受不了自杀了呢,他是不是也不在乎!

南宫冥任凭她打着,她是练过的身手,拳头虽小,力气倒是大得很,打的他差点背气。

双手捧住她的脸,不由分说的吻了下去。

舌头蛮横的挑开她的贝齿,他知道她受委屈了,她不会知道看着她流泪他的心有多痛,就像是被高浓度的硫酸腐蚀着一般,她的痛,他感同身受,可他没有办法,他相信以她的坚强总是会站起来的,更何况,还有帆帆,她不会撇下帆帆做傻事的。

魅影激愤不已,感觉到他将舌头探进她的嘴里,她重重的咬了下去,恨不得直接将他的舌头咬掉,疼的南宫冥重重一颤,后背都开始冒冷汗,直到两个人嘴里都是浓重的甜腥味,他才恋恋不舍的将她放开,额头抵着她,“对不起。”

“你滚!放开我,你给我滚出去!”

指腹轻轻的拭掉她嘴角流下的他的血迹,他知道她心中所想,“傻瓜,我了解你,你是那么的坚强,不会被任何事情所打倒的,而且我也派了人一直保护着你呢,我会那么确定照片上的人不是你也正是这个原因,因为天南叔一直都在你的身边保护你,那两天一直都只有你一个人在房间里,如果还有别人,天南叔早就把你救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