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醉沉欢,裴少诱拐小蛮妻

第129章 她的打算

第129章 她的打算

南宫冥没听到脚步声,回头看到愣在原地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鹰眸微眯了下,促狭道,“真想和我*了?你好像也快三个月了吧,如果我轻一点,应该可以……”

魅影直接给了他一个大白眼,一边呆着去!

“今天萧琳琳约我见面了,看来她是沉不住气了。”魅影将和萧琳琳见面的发生的事情都告诉南宫冥了,她就是要让萧琳琳怀疑霍天林,要让他们两个反目,如果萧琳琳能够帮他们那事情就容易多了。

南宫冥身子一抖,“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这话果然没错,得罪谁也别得罪女人。”

南宫冥话没说完便被魅影拿着抱枕一顿打,打的他嗷嗷直叫,她知道他是装的,因为她怀着孩子哪里能用那么大的力气,不过打了他之后心里真是舒畅了不少,也不知道为什么,怀这个孩子之后她的脾气变了好多,变得很暴躁,打人……恩,好像会莫名的舒畅一点。

南宫冥现在又竭尽所能的在哄她,那他愿意她有什么办法,只能把气撒在他的身上了。

轰他走之前她对他说,“这段时间常来一些……”

她话没说完,他就是一愣,接着眼睛里带着毫不掩饰的惊喜,直接把刚穿上一只的鞋子脱掉,“想我?那我今晚不走了。”

嘶——

他怎么总是让她有种想要抽他的冲动。

这要换成以前她肯定是不敢的,也不知道是怀了孩子改性子了还是胆大了。

“你想的美,赶紧给我走!我刚才说的是,你这两天常来一些,最好能让霍天林碰上。”

“为什么?”他不解的问。

“你别管了,我自然有我的安排。”她毫不客气的回了他一句。

南宫冥闻言,不由得挑眉,被她那副大姐大的模样逗笑,眼中的揶揄那样明显,最后在魅影即将爆发的羞恼中夺门而出。

“欠揍。”魅影一边将他刚穿过的拖鞋放进鞋柜里一边允自咕哝着,手上的拖鞋还带着他穿过的暖意,他在的时候觉得他烦,不是缠着她就在她耳边嘀嘀咕咕的,可他走了,这房间里就安静的让她心里发空。

其实她是知道的,最近自己的脾气越来越不好了,他都是让着自己的,有时控制不住打他,手上也没轻没重的。

他对自己是越来越纵容了,甚至比他们小时候还要纵容的多。

萧琳琳接到霍天林电话的时候还一阵惊喜,自从她住进南宫家,霍天林很少会主动给她电话。

她惊喜的接起,可还不等她开口说话,就听到霍天林冷声的质问。

“你去找魅影麻烦了?你把我的话当成耳旁风是不是?”

嘴角的笑意蓦地僵住,他怎么会知道的?

她没想到魅影竟然还会恶人先告状!被欺负的是她,她都还什么都没说,魅影竟然还在他的面前搬弄是非。

心里一阵不服,“我没有找她麻烦,是她在欺负我!你不知道她有多过分……”

她想要将今天在咖啡厅的事情统统告诉他,让他知道魅影有多么凶悍过分,可她听到的却是霍天林冰冷的声音,“这么说,你承认你找过她了?”

萧琳琳当即噤了声,“我……”

“我有没有警告过你不准找她,你听不懂吗?”

“我听不懂!听不懂!到了这个时候你竟然还在护着她,霍天林,你太过分了,在你心里我算什么,你知道我今天受了多大的委屈吗?你知道我看着你去陪她产检我心里是什么滋味吗?你眼里心里都是她,你考虑过我的感受吗?”

萧琳琳一阵低吼,直接将手机甩了出去,抱着双膝低声的哭了起来。

她今天受了那么大的侮辱他竟然连听都不听一句,口口声声就只在意魅影,如果她以前还能骗自己,现在她还能拿什么来骗。

萧琳琳抱着膝盖哭了很久,好像要将这么久以前所有的委屈都哭出来一般,腹部一疼,她顿时慌了神。

她这才想起来她怀了孕,不能动气也不能这么哭。

眼泪可以被自己硬是逼回去,可心里的痛却怎么逼?

她真的感觉好累,好感好痛,她想妈妈了,如果这个时候妈妈还在的话,她心里的委屈就可以和妈妈在,可现在就只剩下她一个人了,在这偌大的南宫家,她竟然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不,不止是南宫家,在这个世界上,她也找不到一个可以说心里话的人了。

她不敢在动气,生怕孩子会受影响。

想到肚子里的孩子,那是她和他的孩子,就算他现在可能在乎魅影多一点,但总归不会不要这个孩子的。

萧琳琳好像有找到了自我安慰的理由,她起身去把手机捡了回来,没有摔坏也照常开着机,可是却没有来电。

她刚才那样生气,他竟然也就由着她了,连个电话都不给她再打。

心里越是难受,她就越是恨魅影。

如果不是她倒打一耙,如果不是她恶人先告状,怎么会变成今天这样!

萧琳琳下午哭的厉害,眼睛还有点肿,让人把晚饭送进了房间没有下楼,到了半夜被楼下的嘈杂声惊醒。

她起身去看,南宫冥又喝醉了。

这已经不知道是多少个晚上了,南宫冥要不就不回来,回来也是喝的醉醺醺的。

她看着佣人将他送回房里,心下厌烦的厉害,可却不得不亲自照顾着,打了盆水给他擦脸,手腕却是一紧。

“别走……”南宫冥醉酒后,无意识的呢喃。

“我不走,你先放开。”萧琳琳柔声的哄着,可是手腕非但没有被他放开,反而收的更紧了,“啊!”

南宫冥突然用力,她整个人跌在了他的身上,生怕压倒了肚子,她惊慌失措的喊着,用手护着小腹,“你放开,先放开!”

所有的挣扎在听到南宫冥随后悲戚的呢喃时顿住。

“为什么要背叛我,为什么!孩子竟然不是我的,呵呵呵,竟然不是我的!你们这对歼夫**妇!!”

萧琳琳身子僵的厉害,不敢置信的看着身下醉的一塌糊涂的男人,他刚才说了什么?孩子,魅影的孩子真的不是他的?

“霍天林,我杀了你!!”

南宫冥陡然拔高的声音,吓得她一抖,手里的毛巾掉在了地上。

难道,魅影的孩子真的是霍天林的?他们两个早就背着南宫冥在一起了?

萧琳琳身子一软,幸好扶住了*沿,不然直接跌在了地上。

心,冷的生疼。

好不容易轰走了南宫冥,魅影静等着霍天林上楼,果然,不消一会就听到了门铃声,她知道来的是霍天林。

这几天,因为她之前的话,南宫冥肆无忌惮的往她家里跑,已经被霍天林撞见过几回了,不过他大多都是听她转述或者看到南宫冥被关在门外而已,不然就像这次,只在楼下看到了南宫冥开车离开的身影。

她给霍天林开了门。

“他又来了?”

魅影满脸的疲惫,转身向屋里走去,眉头紧锁着,一句话都不愿意多说的样子。

“你在这样下去不行,看你脸色越来越不好了,是睡不好吧?”

她脸色苍白,是因为他进门之前她在脸上敷了冰,眼下脸色自然不会很好。

她闭了闭眼睛,一副忍无可忍的样子,“你帮帮我好吗?让我尽快拿到帆帆的抚养权,我想离开这里了,在这样下去我怕我会疯!”

正说着,桌子上的手机突然震了震。

她拿起来看了一眼直接摔在了一旁,用力过猛,手机甚至在地摊上弹了弹。

“什么事?”霍天林被她吓了一跳。

“你自己看。”

手机显示的是一个没有署名的号码发来的短信,全是咒骂的话,霍天林当即蹙了眉头,里面的一句话,让他面色冷了冷:被人不要的破鞋,刚离婚就又勾搭上了别人,你以为他喜欢你,他只不过在利用你!

这样的短信让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萧琳琳。

翻开短信信箱,里面竟然有不少这样的短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