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醉沉欢,裴少诱拐小蛮妻

第141章 你输了

第141章 你输了

“明天我要你和我一同去见证南宫冥的失败,到时候你就会知道谁才是你最正确的选择。”

霍天林丢下这句话后气愤的离开,魅影怔怔的跌坐在*上,心绪不宁,房间里只剩下颤颤巍巍在收拾的佣人。

“肖小姐,霍总对你那么好,你何苦跟他这样置气呢,霍总年轻有为,我看对你也是一片真心,你……”

“出去。”

看魅影蹙紧了眉头,佣人也不敢再多说什么,只能收拾完后尽快的离开了房间。

房门锁上后,又陷入了一片寂静,魅影翻出手机想要打给南宫冥,问问明天到底有多少把握,可犹豫了很久,手指终究是没有落下。

反正明天也会知道,又何必这个时候再给他增加心理负担。

翌日,不用霍天林派人来叫,魅影一大早就已经起来了,这也是她这么多些日子以后第一次下楼和他一起吃饭。

看到魅影走进餐厅,霍天林眉头一挑,眼中闪过一抹笑意,亲自起身给她抽出了椅子,温和道,“今天脸色挺好,看来昨晚睡得不错。”

无论他说什么,魅影自顾自的吃着,没给他任何回应,如果不是为了肚子里的宝宝,她宁愿饿着肚子也懒得听他说话。

霍天林也好多天没有仔细的看过她,只吃了两口便放下筷子支着头嘴角含笑的看着她吃,魅影只当他是透明的,只到她放下筷子,他才开口,“吃饱了吗?”

“那我们出发吧。”

霍天林的态度不容拒绝,而她其实也根本没想要拒绝。

跟着他一起进了招标会场,她下意识的寻找着南宫冥和南宫集团的身影,不过非但没有看到他,连个熟人也没有,应该是都还没到。

她跟着霍天林的助理去了休息室,休息室的门紧闭,外面什么情况她不知道,南宫冥有没有来她也不知道。

直到霍天林派人来叫,助理才催着她出去,外面都已经座齐了,她过去时,霍天林起身体贴的扶住她的胳膊,旁若无人的表达的关心,握着她的小手一顿,眉头微微的蹙紧,“手怎么这么凉,冷吗?”

用力的将手抽回来,握紧成拳,指缝间都能感觉到那丝丝的凉意。

她从未有过这样紧张的时刻,心不规则的跳动着,抬眼间就看到了坐在斜前方的南宫冥,他的身边坐着南宫集团的员工,他瘦了好多。

招标会开始,前前后后几个人上台说话,可她什么也听不进去,脑海里还回响着刚才和南宫冥对视的一幕,他那样憔悴,视线几乎只落在她身上一秒便匆匆的离开。

昨晚,他也没有给她发过短信,她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可她忍不住心慌,双手在身前紧握成拳,可指骨却冰凉的发疼。

反观霍天林,却是一派悠闲得意,伸出手来想要将她的双手握在掌心里,好像想要用自己掌心的温度给她捂热。

她挣了挣,可挣不开,但霍天林也捂不热。

台上又换成了谁她不知道,她只是怔怔的看向南宫冥的方向,不光是他,好像连同整个南宫集团其他的员工都愁眉不展,经过了这么久,不是应该挺有把握的吗?再说,结果都还没有宣布,为何他们都是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

她听不到周围人说了什么,只是发现南宫集团的员工眉头蹙的更紧了,为什么有人不住的摇头?为什么有人捶胸顿足的模样?

她周围的人怎么就突然站了起来,脸上都是欢呼得意的模样。

脸上一重,霍天林突然搂着她在她脸上印下了一吻。

“小影,我们赢了。”

她怔怔的侧头看着身边的霍天林,有些不明白他话中的意思。

周围的人议论纷纷,她终于费劲的从他们的话中知道了招标的结果,霍氏仅以比南宫集团多出一千万日元的优势中标。

她怔怔的看向南宫冥,周围的人都站了起来,挡住了她的视线,她隐约看到南宫冥也是怔怔的坐在原地,最后还是身边的人和他说了什么,他才慢慢的起身。

手臂一紧,她被霍天林拽了起来,走到南宫冥的面前挡住了他们要离开的去路,“南宫总裁,承让了。”

南宫冥嘴角的笑容阴冷而嘲弄,却不发一言。

“你输了!”霍天林一字一顿的缓慢的说出这三个字,然后从裤兜里掏出了一枚100日元的硬币,“我们的赌注,既然我赢了,那这钱还是给南宫总裁吧,不要小看这一枚小小的硬币,再过几天,南宫集团也许还不如它值钱。”

指尖一弹,硬币在空中一翻,被弹在了南宫冥的肩膀上,然后脆生生的落地,不知道滚到什么地方去了。

魅影心头一颤,她难以想象有一天南宫冥会被人用这样额方式侮辱,她受不了。

可相比于她的激动,南宫冥只是嘴角的笑意更浓,始终不发一言,提步带着南宫集团的人员离开,始终没有看她一眼。

“看到了吗?我说过,他会输的很惨,再过几天南宫集团的股票也许比废纸还不值钱,他会变成丧家之犬一般,我才是真正的胜利者,而我的胜利只想要和你一个人分享,你愿意吗?”

“呸!”魅影毫不客气的讽刺他,“他就算是一无所有在我心里也比你要强上百倍,霍天林,你不会一直得意下去的,看看你现在的样子,比你曾经在我面前一直带着的伪善面具更让人恶心。”

“你……”当着众人的面,魅影的话让霍天林颜面扫地,他脸色一变,怒极反笑,“我知道你还生我的气,不要紧,我有的是时间让你慢慢回心转意,对了,还有我们的意大利之约记得吗?好了,现在我们该去开庆功宴了。”

“我不去!”

“由不得你!”

腰间的手勒的她生疼,魅影反手一转,在他麻穴上一点,从他怀里挣脱了出来,“我说过了我不去!”她冲着他冷声的喊。

霍天林额头青筋暴起,有些忍无可忍,“肖影,你不要仗着我对你的*爱就有恃无恐,我对你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

闻言,魅影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笑了出来,脸上满是嘲弄,“怎么,你不是说爱我吗?不是说对我一片真心吗?原来你所谓的真心就值这么点耐心,那你还是统统拿回去吧,千万别浪费了。”

两人之间的气氛剑拔弩张,谁也不肯让步,在众人的面前霍天林已经失了颜面,倒是他身边的助理是个会来事的,最清楚魅影和霍天林之间的关系,之前霍天林在家里办公时,文件都是他一趟趟的送,也知道魅影怀孕的事情,此时在霍天林身边讨好的说,“总裁,肖小姐今天可能是累了,她还怀着孕脾气难免不好,不如我先送肖小姐回去休息吧。”

周围都噤了声,谁也不敢多言,半晌霍天林才开口,“既然你累了,就先回去休息吧,我这边开完了庆功宴就回去陪你。”

他是总裁这样的场合自然脱不开身,说完便冷着脸率先离开。

“肖小姐,我们走吧。”

霍天林离开,魅影身上尖锐的刺也收了起来,他虽然不在,可身边监视她的人仍旧很多,她离不开。

坐到车里的时候,她整个人像是被抽干了力气一般,软软的倒在座椅上,身子不住的颤着。

输了。

他们输了……

这个时候,她没有心思去想自己日后会怎样,她担心的是南宫冥该怎么办。

双眼紧闭,指尖抠在真皮的座椅上,该怎么办,以后该怎么办?

肚子里的小家伙这个时候好像是感觉到了她的不安,也跟着闹腾了起来。

肚子被狠狠的一踹,她眼眶瞬间红了起来。

身子猛地向前一倾,地上发出刺耳的刹车声,她稳住了身子向前一看,车子前后分别横着两辆车子隔开了原本跟在他们后面的车子。

她心头一紧,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前后突然涌出很多的黑衣人,一把枪抵在了司机的头上。

是谁?

双手下意识的捂住了小腹,旁边的车门却倏地被从外面打开,她眸色一凛,却在见到外面之人时轻颤了起来。

身子猛地被人拥住,耳边是熟悉磁性的嗓音,“宝贝,我来接你回家了。”--?by:001|48638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