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醉沉欢,裴少诱拐小蛮妻

第153章 你和d什么关系

第153章 你和d什么关系

“去通知南宫冥和凌佑,他们的女人在我手里,想要她们活命就应该知道怎么做。”霍刚得意的冷笑一声,接着吩咐,“将她们带下去分开看管。”

魅影和顾袭就被分别带进了两个房间,这个时候已经由不得她们选择,不过霍刚既然是为了救霍天林,那在确定霍天林平安之前她们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危险。

魅影看着顾袭被推到她旁边的房间里,自己也被推进了房。

她连忙走到房间的沙发里坐下,手覆在小腹上,面上一直维持的冷傲一瞬间变得有些惊惶,从刚才开始她肚子就一直隐隐作痛,应该是吓到了。

“宝宝,你可一定要勇敢一些,爸爸很快就会来接我们回去的。”

隔壁的房间里,顾袭也同样是双腿发软,她不敢想象如果霍刚不受她的威胁,那她的下场会是怎么样的。

看到那些人靠近,她当场就想咬舌自尽,她知道这些人心狠手辣到何种地步,在他们眼里,不会有寻常人的怜香惜玉,她若是落在他们的手里只会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她不怕死,那一瞬,她甚至想过如果死不了该如何,霍刚的那些话就像个丑恶魔鬼的低语一直在她耳边回响着,她真的不敢去想自己可能的下场。

曾经的那些恐怖的过往都在脑海里不断的闪现,身子控制不住的发抖……

看着手腕上的镯子,她想自己肯定会出去的。

外面的天色渐渐的暗下来,顾袭蜷缩在沙发上一动不动,平日里时间好像过得很快,如今却度秒如年,因为她永远不知道下一秒她的命运会是什么。

房门的钥匙孔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她思绪纷乱,听到声音回过神来猛地一颤,连忙坐正了身子,脸上原本的惊惧之色也瞬间被收敛,然后房门就推开了,她看到一个陌生男人走了进来,然后转身将房门关上。

看着那人的动作,顾袭心口陡然一慌,自己现在就是砧板上的鱼肉,面对这些习惯于打打杀杀的男人,她不知道他们会不会一个忍不住做出什么事情来,即便有霍刚的话在前,暂时不能动他们,可霍刚也有看管不住的时候。

她目光直视着前方,可心里已经在思考如果他做出什么轻薄的举动她如何回击。

男人一步步的靠近,在她面前站定,搓了搓手,满脸的**/秽之色,“啧啧,真是越看越美,尤其是冷着脸的时候就更美了,你不用怕,如今是我负责看管你,只要你让我舒服了,我保证不会有其他人敢来伤害你。”

忍着恶心,顾袭看了一眼面前的男人,一张普通到扔到人群里立刻会被忽视的脸,浑身上下都是不加掩饰的猥琐,自以为聪明的言语让人听了就觉得恶心,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侮辱,哪怕自己现在受制于人,可也不是他一个小混混就能够欺负的。

顾袭心里冷笑,面上却是一笑,声音淡淡的听不出任何的情绪,只是这一淡笑却让男人眼睛亮了亮,搓着手的动作越发快,跃跃欲试的模样让顾袭看了一眼便立刻错开了眼睛,她真怕自己一个控制不住直接吐了出来。

“我要是伺候好了你,你就能放了我?”

男人摇了摇头,“我没有权力放你,不过我可以保护你不受其他人欺负。”

顾袭毫不客气的笑了出来,笑声里丝毫不掩饰其中的嘲弄和鄙夷,“不让别人欺负我,那你现在是在做什么,你也不撒泼尿去照照自己,就凭你一个霍刚面前的狗腿子也敢在我面前说这些恶心人的话,今天你敢碰我一下,别说是凌佑,就是霍刚都会先将你大卸八块,收起你的色心,让人看了作呕,还不给我滚出去!霍刚今天把我困在这,但也得好吃好喝的伺候着,因为我要是出了事,你们全都不得好死,他抓我是为了救霍天林,我要是出了事,霍天林必死无疑,你们也要统统陪葬,现在立刻给我滚出去,否则我就喊人来了,到时候我要看看霍刚会不会把你拉出去喂狗,滚!!”

顾袭一动不动的坐在原地,满脸的冷傲和厌恶,可其实手心里却早已汗湿,她猜想这番话足够震慑对方,但也怕有些人贼心不死,她总是想到事情最坏的一面,如果对方来强她不知道自己会怎么样。

冷面等了几秒,对方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不一会却传来了邪肆的低笑声,和刚刚说话的声音有些不同。

她冷眼看过去,心里一惊,整个人腾地站了起来,眼前站着的男人原本佝偻的脊背已经挺直,脸也不是刚才看到的那张脸,如果不是他身上的衣服没有变,她真的会以为是两个人。

是之前假扮青龙的男人。

她蹙眉看着眼前似笑非笑看着她的男人,现在这张脸倒是配得起他身上那股子邪气,可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不是他的真面目。

像他这样的人恐怕不会屈居在霍刚的身边,这一次只是霍刚花了大价钱请他过来将她们抓住而已,既然事情已经办完那他为什么又来戏弄她。

“没想到你还挺有胆识的吗?一张美人脸还有几分傲骨,也难怪凌老大都会对你动心,想不想离开这里?”男人一边问一边走到她的身边。

在他的身上顾袭总感觉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当即侧头看他,挑眉道,“想,你会放我走?”

男人绽颜一笑,指腹轻佻的勾起她的下颌,指尖感受着她肌肤上的柔滑,眸子亮了亮,“不会。”

顾袭冷冷的侧头,躲开他的碰触,他却追了上来,大手捏着她的下颌,她一挣,他猛地用力,她只觉得脸颊被捏的生疼,好像脸上的骨头都要被捏碎了。

看着她因为疼痛而倏然红了的眼眶,他满意一笑,“你是凌老大的人我自然不能放了你,不过如果你答应跟我的话,我倒是可以考虑带你走。”

顾袭看着他冷笑不已,她从他的眼睛里看不到丝毫的情意,她知道自己长得美,可也不至于让他一见钟情,虽然她不知道他说这话是什么用意,但她可以确定这里面没有真心。

看她不屑的反应,他放开了她的下颌,大手却落在她的肩膀处,指尖像是弹钢琴一般的在她肩胛处轻敲着向下,“我看你还是好好考虑一下的好,在这里倒是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狼,就算你是凌老大的女人又如何,他哪怕是能呼风唤雨,你不还是被抓了吗?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这样的男人你还跟他做什么?”

顾袭始终不言不语。

男人也不生气,话锋一转,大手猛地扣住了她的手腕,猛地一翻,她只觉得胳膊都要别卸了下来,紧咬着牙关隐忍着那破口而出的呼痛声。

“还是说,你在等着d来救你。”

顾袭一怔,不敢置信的看向他,他怎么知道d会来救她的,他如何知道她和d之间是认识的?

好像知道她心中所想,他邪邪的一笑,目光落在她被钳制的手腕上,转动着她手腕上的镯子,“你和d是什么关系,这镯子他从不离身。”

顾袭恍然大悟,原来这人是认识这个镯子的,同时,她也想起来了,为什么见到这个男人时总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因为他身上有种和d同样的气息。

他们肯定是旧相识,或者还有更深一层的渊源,但她看不出他和d之间是敌是友。

“他是你*?”

“他竟然会给人当*?太不可思议了。”

“你们尚过*了?他*几次郎?”

……

顾袭始终面无表情听着他一遍遍的自言自语,一句也没有回答,男人可能觉得无趣,冷冷的看了她一眼,猛地将她推开,动作毫不留情,“无趣。”

手腕上明显的一圈青紫,整个手控制不住的抖,她狠狠的瞪着他,只感觉这只手已经疼的不是自己的了。

男人对她狠狠的目光丝毫不为所动,“听说他最近来了日本,我正想找他,抓你来到是正中下怀了,我要是能将排名第一的d给铲除了,那我的名头以后可就响了。”

“痴人做梦。”顾袭忍不住回嘴,男人却是不怎么生气,大手在她脸上又抹了一把,心情很好,“有你在手,他再厉害也只能是我手里的蚂蚱。”

顾袭心下一片慌乱,d有太多的仇人,也有太多人想要杀了他取而代之,她这次是不是连累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