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醉沉欢,裴少诱拐小蛮妻

第158章 邀请函

第158章 邀请函

霍刚气冲冲的离开,霍母身子一软,险些跌倒在地,脸色微微的泛白,不过一看就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女人,到没有因为霍刚的一句话而失了心神。

霍母强忍着那股心慌,想到魅影,连忙转身去扶她坐下,“丫头,还好吗?肚子疼不疼?”

魅影捂着肚子,心慌的厉害,刚才虽然她用手挡住了一部分力道,但还是被他提到了肚子,不知道是受伤了还是因为害怕,肚子隐隐作痛。

“你躺下,我来给你看看。”

魅影哪里敢让霍母碰自己,霍天林因为她的缘故而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看霍刚对她的恼意就能想象得到在霍母心里会怎么恨她,又怎么会真心的帮她。

打开她的手,魅影侧身护着隆起的腹部,“不必了,我没事。”

霍母蹙眉看了她一会,轻叹了一声,“我不会害你,我以前当过医生,我只是想帮你看看宝宝要不要紧。”

魅影不置可否的看她,“你为什么要帮我?霍天林现在生死未卜,他是你儿子,你现在应该比霍刚更加恨我才对吧。”

霍母摇了摇头,眼中十分的诚恳,“我的确很担心天林,但是光担心就能确定他的平安吗?我更加不会因为担心他而伤害无辜的你和你肚子里的宝宝,之前你也说了,如果不是天林,你和你的丈夫现在应该生活的很幸福,你不用遭遇现在这些事情,我知道你可能不相信我的话,但我是真心想帮你,也不会害你,天林和他舅舅的所作所为我一直都不赞同,天林想要替他父亲报仇,他舅舅又是利欲熏心,可我也劝不住他们,从天林跟着他舅舅踏上黑道这条路开始,我就想过或许有一天不得善终的结果,无论是谁,我都不会怨他,因为这是天林自己的选择。”

“丫头,你放心吧,只要有我在这里一天,我不会让霍刚伤害你和你肚子里的孩子的,天林如果能够平安回来,我会让他立刻放了你,如果……他回不来,我也不会让霍刚刚才说的话成为现实。”

她是霍天林的亲生母亲,魅影知道自己不应该相信她,可不知道为什么,看着霍母诚恳的样子,她心里却还是选择去相信这个人。

“谢谢你。”

“现在可以让我检查一下你的宝宝吗?”

魅影只是犹豫了片刻,便按照她的指示躺在了*上。

霍母在她的腹部上按了按,仔细的检查一下,只是动了胎气,宝宝不会有危险。

临走之前,霍母问她,“关于天林失踪的事情,你能告诉我你的想法吗?是你先生还是别人……”

魅影毫不犹豫的摇头,“我敢肯定不会是我先生,他在乎我和孩子胜过一切,他知道这样做或许会激怒霍刚,所以不会拿我们冒险的,我想霍天林是真的失踪了。”

闻言,霍母的脸色白了白,她到真的希望是魅影的先生为了救她而做的,起码这样霍天林不会真的有危险。

“你躺着休息一会吧,我下楼给你做点吃的。”

霍母离开之后,魅影躺在*上,心里忐忑难安,到底是谁,是谁劫走了霍天林。

是谁会这么清楚的知道他们的计划,在南宫冥放了霍天林的途中将他带走,霍天林这个时候要是死了,恐怕只会挑起霍刚和南宫冥之间不可调和的战争,那渔翁得利的人会是谁?

魅影想来想去,也没有想到这个人会是谁。

事情已经远远的超过了她的想象,好像在他们和霍刚之外还有人在默默的监视着他们,企图坐收渔翁之利。

因为担心魅影肚子里的宝宝,霍母亲自给魅影做了吃的,可食物在送到魅影面前时却遭到了阻碍。

“对不起,夫人,老板说了不准给她送吃的。”

霍母眸色一厉,“让开,你好歹叫我一声夫人,还敢拦着我的路,让开!”

“对不起,夫人,要是让您把食物送进去,那我们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霍母没有办法,只能去找霍刚,可霍刚的怒火甚至比她还要盛,“我真怀疑你几年吃斋念佛把脑子给吃坏了,你还是天林的妈吗?你知不知道他现在有多危险,你还要去给那个害他的罪魁祸首送吃的?你脑子进水了吧!天林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妈!我说过了,不准让她吃东西,也不准给她水喝!”

霍母闭了闭眼睛,最终还是忍无可忍的怒吼,“时至今日,天林如此下场害他的不是别人,正是你这个舅舅!”

霍刚不敢置信的看着她,“你说什么?”

“难道我说错了吗?当年我为什么没有跟着南宫豹回去?因为我想让我的儿子远离黑道,这么多年,我辛苦的培养他念书做一个正直的人,如果不是你带他走上这条路,他现在只会是一个普普通通却正正当当的商人!怎么会落到生死不明的下场!你在这条道上混了大半辈子,难道不知道如果有一天败了会是什么样的下场吗?因为你唯利是图,因为你利欲熏心,因为你无法满足的钱权*,你害了我的儿子!你让他走上这条不归路!如今你还不知道悔悟竟然还要伤害一个无辜的孕妇。”

霍刚气的脸红脖子粗,冷喝道,“她哪里无辜了!她利用天林的感情欺骗他,让他这么多年的心血付之东流,她简直蛇蝎!”

“如果你们不去日本,如果不是你们算计他们在前,她又怎么会有机会接触到天林,我们远在意大利,她甚至连认识天林的机会都没有!是你们咄咄逼人,想要人家家破人亡在前!”

霍刚冷笑,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妹子,“疯了,你简直是疯了!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你给我出去!”

“如果天林这次能够平安回来,我会让他忘了这段恩怨,你想要黑道霸主的地位那你就自己去抢好了,我的儿子,我再也不能让他一错再错下去了,南宫豹就是前车之鉴,他也是罪有应得。”

霍母没有办法光明正大的将食物带进去,但她把小块的面包和牛奶藏在身上,那些手下还没有胆子敢搜她的身。

*过后,魅影吃着霍母送进来的东西道谢,“谢谢你。”

霍母摇了摇头,“你放宽心,最近你吃食上营养跟不上,如果你再不放宽心对宝宝不好。”

“霍天林……有消息了吗?”

“……还没。”

魅影昨晚想了*,如果对方真的想要看到他们两方鹬蚌相争的话,那霍天林现在恐怕已经凶多吉少了。

“哥,有人发来一份邀请函。”朱雀打开邮箱,粗略的看了一遍,惊诧道,“是老约克伯爵,他说邀请你去古堡一聚……还说,霍天林此时正在他那做客!他还同时邀请了世界各大黑帮老大出席,他强调霍刚已经答应前往了。”

“霍天林是被老约克伯爵劫走的?他怎么知道霍天林这时在我们手上,他发这个邀请函又是什么目的?”白虎眉头紧蹙,脸色有些难看,看着南宫冥问,“你要去吗?”

青龙沉声道,“霍刚既然去,他肯定会带上魅影,我们不得不去!”

“白虎,联系霍刚,告知他邀请函的内容,确认他的形成。青龙,你联系玄武,让他调查老约克伯爵到底想要做什么,这一次,恐怕要请公主帮忙,朱雀,你研制的那些秘密武器,把微型的都带上,然后准备飞机,晚上出发。”南宫冥有条不紊的布置完每个人的任务,转身离开了房间。

青灰的脸色满是疲惫,已经不知道有多久没有好好说过一觉了,自从魅影被霍刚带走之后,他就再也无法安眠,闭上眼睛都是她受苦的画面,如今既然知道了霍天林的下落,那他应该还没死,魅影也应该暂时没有危险了。

躺在*上,南宫冥慢慢的合上眼睛,他要补眠,之后应该会有一场硬仗要打。

小影,再坚持一下,我来打你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