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醉沉欢,裴少诱拐小蛮妻

第161章 联手(一)

第161章 联手(一)

原在会议室开会的众人一道闻声而来,本是因为之前的爆炸声,可突闻这边发生的命案,霍天林听到手下通报,身形猛地一晃,当冲进房间看到倒在血泊当中的霍母时,只觉得眼前一黑。

那倒在血泊中的人几乎被鲜血掩盖了,双眸瞪得大大的,像是死不瞑目,腹部偌大的伤口一看就不是一刀所致,霍母?原本穿着的素色的衣服此时也被染得血红,乍看之下触目惊心。

就连见惯了打打杀杀的众人,见到一个老妇人这般的死法也蹙了蹙眉头。

凶手当真心狠手辣。

南宫冥和其他众人是一同跟着南宫冥而来的,当看到死去的霍母时,眸光一厉,在房间里看了一圈没有看到魅影,已经揪着南宫冥的手下问道,“魅影呢?她人呢?”

那人衣领被南宫冥攥在手里,呼吸不畅,想要挣开,面色却因为窒息而涨红,只能颤颤微微的说,“不知道,我们,进,进来的时候屋子里只有老夫人一人。”

霍刚看着自己妹妹竟然死的这么凄惨,眸光里满是狠厉,质问他派来看守魅影的两个手下,“到底怎么回事,说!”

另一人俯身,脸上带着不言而喻的惶恐,“当时,当时外面突然传来爆炸声……我们听到屋里有异动,担心夫人,想进来看看,可发现房门从里面反锁住了,等我们将门踹开时……老夫人已经这样了,屋里没有肖小姐的踪影,窗户是开着的,而且……我们还在窗台上看到了一个女人的血脚印。”

话说到这个份上,所有人也都听得明白。

霍刚气的浑身都在颤抖,指着南宫冥满脸的悲戚,“好好好,南宫冥你们竟然如此狠毒,你不仁休怪我不义,你最好立刻把那个践人给我交出来,一命抵一命,不然我们霍家拼着一死也要给你们同归于尽!”

霍刚这话意味分明,屋子里只有魅影和霍母两个人,房门被反锁,窗户打开,霍母死,魅影失踪,很明显是魅影为了逃脱而残忍的杀了霍母,众人都知道魅影和南宫冥的关系,魅影逃脱后自然只能去找南宫冥。

南宫冥却连跟他解释的意愿都没有,他知道这件事肯定不是魅影做的,霍母已经死了,那魅影呢?很明显对方是为了让魅影背这个黑锅,那魅影此时也很危险。

“我们走!”此时必须立刻找到她的下落,南宫冥几乎不敢想,如果魅影现在的处境。

他知道魅影的脾性,跟在他身边多年的白虎青龙等人自然也明白,当下听到南宫冥的命令也都知道他的意思,正要跟他一起去找魅影,就听到房间里陡然传出一记嘶哑到悲痛欲绝的吼声,“站住!”

南宫冥紧紧也只是顿了一瞬,就再次快步离开,身后一道遒劲的冷风而过,转瞬间,南宫冥和霍天林已经动起了手。

霍天林招招狠毒致命,虽实力显然比南宫冥稍逊,可杀母之仇不共戴天,这份怒火让他像个拼命三郎一般,一时间战斗力猛增。

两个人都受了伤,众人皆退后一步,以免被殃及池鱼。

青龙已经率先离开,先去搜查魅影的下落。

“杀母之仇,前仇旧恨,今天我就要跟你一起算个明白,你若不把她交出来,今天就把命留下。”霍天林咬牙,一字一句几乎是从后牙槽挤出来的。

南宫冥心里担心魅影的安危,“有本事,你就把她找出来,我现在也想知道她到底在哪?她若真出了事,你以为你们能置身事外吗?我让你霍家全体给她陪葬!”

“够了!够了!两位听我一言,现在重要的是找到那位小姐的下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找到她自然水落石出。”老约克伯爵适时开口。

南宫冥和霍天林被人强行的分开,两个人都受了内伤,脸上也都挂了彩。

南宫冥阴沉着脸色离开,朱雀蹙眉道,“不如请伯爵帮着找找吧,这毕竟是他的地方。”

指腹擦掉嘴角的血迹,南宫冥声音冷的入三九天的寒冰,“魅影虽然怀孕了,但她的身手想要如此迅速的将她制住也不是一般人,在这里,能在那么短的时间杀了霍母让魅影消无声息的带走,又留下一个血鞋印,根本就是设计好的。”

朱雀大惊,“哥你是说是伯爵?那你怎么不问他要人!”

白虎凝眉,原本就心烦听他这么白痴的问题,直接给了他一脚,“你脑子没来吗?魅影还在他手里,要是直接问他要人,不是逼他对魅影动手吗?”

“那,那怎么办?”

南宫冥沉声道,“这事,若说是他做的最有可能,若说是别人也不是不可以。所有人都出去找,你们也去,玄武到了吗?”

南宫冥正问着就有手下来报说玄武到了。

和玄武一起到的还是简公主,老约克伯爵亲自去迎接的,听手下来报这个最得*的公主突然驾临很是一愣,“公主您怎么来的这么突然?”

简公主不以为然,“我是来找人的,刚才好像听人说这里出事了,出什么事了?”

老约克伯爵忙道,“是出了事,刚刚有人死了,我还是派人先送公主离开吧,现在这……”

“怎么在你的地盘,有伯爵你在我还能出事吗?”简公主微微一笑,像是对他全然信任,左看看右看看,又问道,“我大哥呢?”

老约克伯爵一愣,“大哥?”

“南宫大哥说他也来了,人呢,我怎么没看到。”

老约克伯爵心里暗惊,“原来您和南宫家主早就认识了……”

老约克伯爵无奈派人带简公主去找南宫冥。

“哥!”玄武沉声的叫到。

南宫冥阴沉着脸色不应,白虎看向他身边美丽贵气的女孩,“这位……”

白虎话还没说完,简公主已经提不上前,学着玄武叫到,“哥哥们好,叫我简就行。”

白虎一噎,没想到这公主还真是够亲民的,当真活泼开朗。

玄武靠近南宫冥的耳边压低了声音道,“哥,你先不用担心,你通知我们之后,简已经在这里安插了人手,应该不会有事。”

简听不懂日语,玄武用英文问她,“让她联系早就安插在这里一直暗中保护魅影的人,先确认魅影是否安全。”

简公主道,“放心,不会有事。”

她虽这样说,但众人却没有因为她的话而有丝毫的放松,看她就像个没长大的孩子,也不知道办事到底靠不靠谱。

她却不以为然,脸上始终挂着天真的笑容,“老约克不安分我们早就知道的,安插在他身边的人都已经很多年了,保护姐姐的人也是我亲自挑选的,肯定不会有问题,要是出事,你们就找我!”说着还拍了拍自己的胸口下保证,她稚嫩的声音带着孩子一般不谙世事的自信,可她言语间透露出的信息却很是大。

南宫冥和白虎心里都是暗暗惊了一下,这看似稚嫩的公主倒不是表面看起来这般天真,恐怕这懵懂的样子也是她一直以来伪装自己的面具。

南宫冥手机这个时候响了起来,不是电话铃声,而是短信。

他僵了一瞬,拿出手机,当看到发信人时鹰眸一眯,看了短信的内容,脸色更是阴沉的可怕。

“天林,你妈死的这么惨,我们绝对不能善罢甘休,我早就说过,你能放得下之前的恩怨,别人未必肯放过你!看看,这就是你喜欢的女人,我早就说过这个女人留不得,这女人阴毒的可怕,我早就想除了她,是你妈一直护着她,没想到现在你妈都死在她手上了,突然失踪?不可能!她肯定是被南宫冥藏起来了。”霍刚愤恨的说道,“我们现在没有魅影在手,就没有和胁迫南宫冥的条件,要对付他,只能是现在了!这次,南宫冥带来的人不多,要铲除他只能靠现在!”

“我已经和意大利那边谈过了,已经派人在沿路狙击南宫冥的人,他没有援兵,就这里的几个人不成问题。”

霍天林面无表情的拿着毛巾给霍母擦着身上的血迹,毛巾已经被鲜血染红,他换了一面,声音没有起伏的问,“他人少,我们人手也不多,南宫冥带来的都不是好解决的。”

霍刚轻哼一声,“我早已经与老约克伯爵谈过了,他是站在我们这边的,这次,必定让南宫冥有来无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