巅峰权贵

第八十六章 吕发喜的悲与喜(上)

PS:求朵鲜花,没收藏的朋友们不吝收藏一下!散心感激不尽!今天依旧三更!感谢sd12zam、倚微风、庚辛壬葵、官迷一号、传说冷傲等几位同志的鲜花!

吕发喜今天下午有事请假。

吕发喜这几年曰子过的并不如意,家里的老婆看着他这么没有出息,也一直没有给过吕发喜什么好脸色看。

吕发喜的老婆并不是典型的农村妇女,相反,她家是盐宁县城的。眼光还一直比较的高,曾经与她一起的姐妹有一些现在都是官太太了。据说在县里当副局长的都有了,这让吕发喜的老婆越发觉得自己的这个丈夫无能了。

吕发喜由于一直在林海乡工作,所以房子也买在了林海乡,自己的老婆跟着自己从县城过来,也算是受了委屈。

吕发喜也曾今红过一阵,那是他当上乡企业办主任的时候,那个时候林海乡就靠着那几个企业弄点外快呢。不过好景不长,吕发喜的权力很快就被几个副乡长架空了。

当时冯开国在的时候一直都是冯开国把持着的,后来冯开国放开了权力,付雪梅又插了上去。反正好好的一个乡企业办,到最后愣是没有他吕发喜这个主任什么事情。

吕发喜的老婆也是从平时见面就被人喊吕夫人,变成了无人问津的角色。这种心态的转变,让吕发喜的老婆并不能忍受。

现如今是个人都知道吕发喜没用,而且还妻管严。导致吕发喜很没有面子,但是吕发喜一想到自己的妻子跟着自己在林海乡这个地方受穷,心中也是有些不忍,所以也不和妻子计较太多。

今天吕发喜的丈母娘,也就是吕发喜妻子的母亲住院,林海乡医院是早年文革时期就有了的,虽然条件比较的简陋,但是在林海乡也算是消费比较昂贵的地方之一了。

吕发喜的职位说起来好听,人们见着了都喊一声吕主任,实际上压根就没有什么人真正的尊重过他。

“吕主任,来看病啊?”医院的副院长盛彪看着吕发喜嘿嘿一笑道。

“是啊,盛院长,我丈母娘的身体不舒服要看看,我和我老婆过来陪她老人家瞧一瞧!可是刚才医生说了要住院,你看能不能给我丈母娘弄一个清静一点的房间啊?”吕发喜笑着道。

盛彪心中冷笑:“就你还想弄个清净点的房间?房间是有,可惜不是给你用的!”,不过盛彪表面上还是憨憨的笑了笑道:“哎呀,吕主任,您瞧瞧,还真有点对不住您了!咱们医院就那几间好点的病房,不巧现在没有空床位啊!”

吕发喜一愣,随即脸色有些阴郁:“盛院长,我刚才上去看了一下,好像只有一间是住人的嘛!”

盛彪也是一愣,没有想到吕发喜居然上去看过了,讪讪一笑道:“是这样的,我们医院有应急病房的,万一孙书记或者他的家属要用的话,那到时候我们没有准备的话,那岂不是……”

盛彪的话相当的刺激人,至少吕发喜被刺激到了,就算我吕发喜没有权利,也不是你这么说的吧?这么看不起人?吕发喜面色铁青,不过他知道,自己的确就是一个没权没势的人,想说什么,却又没有说出口!

一旁的吕发喜的老婆看不下去了,虽然在家里一直对吕发喜冷嘲热讽的,但是自己可以,别人可不行!吕发喜的老婆冷哼一声道:“发喜,咱们不住这地方了!有什么了不起的,到县里我去找我同学,县里的医院比这强千百倍!”

吕发喜的老婆也不过是要个脸,哪里知道盛彪却被吕发喜的老婆给激怒了,盛彪冷笑道:“也不看看什么德姓,县里的医院是你们家开的吗?连乡里的医院都住不起,还县里的医院……哼哼”

吕发喜的老婆那个气啊,自己老头子不争气那的确是事实,但是表面上谁也不敢说吕发喜怎么怎么滴,但是今天这个盛彪居然就敢说,这简直就是欺负人啊!

一旁吕发喜的丈母娘,也是面色涨红,显然被气的不轻。

“咳咳!~女婿啊,咱们不在这看病了,换一家!”丈母娘发话了,吕发喜低着头,铁青着脸,却没有吭声。

“好的,妈!”说完,吕发喜就直接搀扶着自己的丈母娘准备往医院的门口走去。

这个时候医院的院长刘怀明走了出来,看见吕发喜一怔,随即面露喜色的朝着吕发喜走了过去道:“吕所,哪阵风把您给吹到我这小庙来了啊?”

刘怀明可不是盛彪那种没有眼力见的,平时的他就不得罪人,凡事都是客客气气的。虽然刘怀明比盛彪还小几岁,但是刘怀明已经爬到院长的位置上去了,可见这个人的为人处世肯定是有一套的。

“吕所?喊我呢?刘院长?”吕发喜看着刘怀明笑眯眯的过来,很是纳闷的看着刘怀明。

刘怀明这个人能钻营,虽然官不大,但是也是一把手不是?乡里的动态几乎没有瞒得过他的耳朵的。这不下午刚开完党委会,他就急匆匆的打电话给自己的老朋友副乡长林阳了。

林阳和刘怀明之间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反正这个事情也基本确定下来了。在加上这一次是他们一系大获全胜,林阳就非常高兴的讲解了一遍整个党委会的过程。

刘怀明刚打完电话下楼,正在想着这个新来的小副乡长真是不得了的时候,却看见林阳口中的主人公之一,吕发喜。

刘怀明说是不羡慕吕发喜那是假的,一个毫无实权的乡企业办主任,一下子变成了乡财政所的所长,正股级干部!虽然就小小的升了半格,但是这权力可是有着天壤之别的。

如果说之前吕发喜是无人问津的话,那么现在吕发喜是林海乡最为炙手可热的几个重量级人物之一了。

财政所所长,掌管着整个林海乡的财政啊,说是林海乡的财神爷也不为过,谁不给他几分面子?

刘怀明没有想到吕发喜这个时候居然会在自己的医院出现,这简直就是天上掉下来的拍马屁的好时机啊!来医院能干什么?除了看病还能看什么?刘怀明心中狂笑。

财政所可也是管着医院的财政拨款呢,刘怀明跟上一任所长茆所长的关系一般,就因为这个要钱老是无功而返,现在新所长就在眼前,刘怀明岂能放过这种好机会?

刘怀明眯着眼看着吕发喜,以为吕发喜谦虚,这么大的事情,事先应该很有可能和吕发喜沟通过的。刘怀明哈哈一笑道:“吕所,您还打算瞒着我们微服私访不成?”

吕发喜心道:“这他娘的什么跟什么啊!”,吕发喜对林海医院本身就有些感冒,现在看刘怀明还变相的开着自己的玩笑,心中不愉道:“我说刘院长,你这什么意思?你们医院有病房不给我们住就算了,刚才盛院长对我冷嘲热讽,没想到你刘院长也是这种人,算我吕发喜瞎了眼了!哼!”

吕发喜当然不愉快,一次又一次的被人奚落,换成谁也不可能淡定的。盛彪冷笑道:“不是要去县里的大医院嘛,出门左拐那边有去县里的车!”

刘怀明被吕发喜的态度吓一跳,这财神爷这是咋了?看着盛彪这样子,刘怀明焉能不知道其中的缘由,心道:“CNMD盛彪,老子回头在和你算账!”

刘怀明有些恭谦的低着身子道:“吕所,您看这都是误会,误会……”

吕发喜再也受不了:“误会,误会你个王八蛋啊!”

刘怀明这个抑郁啊,本来准备来拍马屁的,没有想到拍到马腿上了。不过吕发喜的妻子看着刘怀明那样子不似嘲讽,下意识的问了一句道:“你喊我们家发喜吕所,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刘怀明这个仰天长叹啊,原来您二位不知道啊?这怪事年年有,今年咋还这么多咧?

刘怀明当然不敢再吕发喜的前面表露出来,笑着道:“这位是吕夫人吧?你们还不知道啊?吕所已经在党委会上被提拔为乡财政所的所长了!”

“啊?”吕发喜的妻子很是惊讶的看着刘怀明,仿佛要看穿刘怀明是不是吹牛一般。

“啥?”吕发喜则是一下子就蒙了,这怎么可能?虽然他知道财政所的茆所长就要退了,但是压根也没有把这件事情和自己联系到一起啊!这件事情也太过诡异了一些了吧?吕发喜还没有想明白为什么呢!

“嗯?”一旁的盛彪听到这个消息,脸色瞬间跨了下来,这……这……开玩笑呢吧?就他?吕发喜是财政所所长?开什么国际玩笑?这他娘的不带这么玩人的吧?

刘怀明看着吕发喜的样子,也是有些郁闷,看来这厮是真的不知道自己当上了财政所的所长了,苍天啊大地啊,这么好的事情怎么没有别人给我一个惊喜呢?哎,这么好的事情居然是我给别人惊喜,要是别人给我一个惊喜那该多好啊!

刘怀明在那暗自感叹,而吕发喜仿佛一下子定格在那里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