巅峰权贵

第三百一十三章 组织部报道(万字更新求花)

李天舒送走了金高才等三人之后,便独自一人来到了省委省政斧的门口,他想要进去先看看组织部在什么地方。虽然说明天是随时都可以去的,不过早点去也早点结束呢。组织上谈话是肯定要有的,报道就有报道的样子嘛。

“请出示你的工作证。”一个武警向李天舒敬礼之后道。

李天舒哪里有什么工作证,这年头还需要工作证才能进去?不过想想也是,本身之前华夏就是一直处于相对动荡的时期,作为省政斧的所在地,自然要严格的执行标准了。

李天舒道:“同志你好,我是过来报道的,这个是调令和证明!”,李天舒直接拿出了晋西省委组织部的调令。上面赫然写着调任苏江省盐东市盐宁县县长李天舒为晋西省委组织部干部二处处长,自接到通知起,十曰内赶赴晋西省委组织部报道。

武警明显愣住了,此人的年纪或许跟他们一般无二,没有想到竟然已经是处长了。处长在他们的部队中可是相当于团长了。别看人家年轻,人家已经是首长了。

两个武警对着李天舒敬礼,让旁边的人也为之侧目,毕竟李天舒这小子实在太过年轻了一些了。这个时候李天舒看着前面的众人也是笑笑道:“我只不过是过来看一下,明天过来报道,呵呵,不过既然来了,进去找找位置,省得明天还得在问来问去的。”

那个武警道:“省委组织部是在这栋大楼的第7层办公。”,其实不单单是省委组织部的人,几乎很多的重要部门都是在七楼办公,当然了,也不是完全都在七楼。不过七楼必然是要有几个办公室的。当然了八楼是肯定没有的。

虽然说官员不迷信,但是谁心中没有点忌讳呢?人云亦云的事情,最好还是不要触碰,到时候没事倒是罢了,一旦有事流言四起。七楼和八楼就是有着本质的区别的,七上八下么。八楼基本上只有政协和人大这种即将到点要下的人在那边。

李天舒心中了然也就不在上去了,要知道七楼加起来也不过就那么大,还能找不到还是咋滴?李天舒带着满意的笑容离开了省委省政斧的大楼。

一夜无话,李天舒第二天一早七点多钟就开始洗漱,到了八点钟从宾馆离开到了省委组织部的门口,门口的武警已经熟悉了这个年轻的首长,向着李天舒敬了个礼也就直接放行了。

省政斧大楼在这个时代还是算比较的气派的,当然这种气派也是相对而言的,毕竟现在大原市都没有一个超过十层的大楼。所以九层在大原市已经是顶级的了。

到了七楼,李天舒看着正在慢慢上班的人群,也是颇为的感慨,七楼真是太热闹了。

李天舒看到了省委组织部干部二处的招牌,心中好奇就过去看了看,毕竟这个可是自己以后要办公的地方。李天舒压根也不知道,其实省委大楼并不是前面的省政斧大楼,而是在隔壁还有一层大楼和这边遥相呼应。

此刻一个小姑娘看着李天舒一直够着向里面看,她很是礼貌的和李天舒打了招呼,然后问道:“您好,请问您找哪位?”

李天舒尴尬一笑道:“我就是随便看看,随便看看!对了,省委组织部人事处在什么地方啊?”,李天舒要报道,必然是要到人事处这边来的。

“人事处啊?人事处不在这个楼上!”这个小姑娘笑着道,一看李天舒就第一次来。

“啊?不是说组织部就在这个七楼么?”李天舒纳闷的问道。

“七楼是不错的,不过七楼有好多的单位呢,不过都是在这挂个名,其实我们组织部并不在这边。”那个女孩子拉开窗户道:“你看这旁边的这栋楼,对,就是斜后方的这栋楼,这个才是省委这边的楼。省政斧的大楼办公的需求很多,而省委那边相对比较少,所以……”

李天舒微微一笑道:“原来是这样,呵呵,那你这边挂着个干部二处的牌子是……”

“啊,你说的这个啊?呵呵,这个是我们在这边的一个办公点,不是方便一些么……”这个小姑娘还没有说完,一旁的一个身着西服,大约三十五岁的男子正好从旁边经过。

那个小姑娘看着此人脸色一变,立刻低着头道:“马处长好!”

这位马处长脸色有些阴沉的说道:“吴静,你一大早上的不好好工作,在外面跟人聊天?”

这个姑娘叫做吴静,是刚刚大学毕业,马处长可是他们现在的老大。干部二处的副处长。听说要升为处长了,当然这一切都只是听说,马处长叫做马文涛。

其实马文涛最近的心情并不是很好,干部二处的副处长,他也干了三年了,原本自己和干部二处的另一个副处长何琳琳两个人竞争处长职位。实际上马文涛已经占据了绝对的优势。

原本以为稳稳的,就连何琳琳都有些灰心丧气了。没有想到让何琳琳峰回路转的是,这一次居然空降下来一个处长。这个消息目前还只有内部人员知道。

马文涛现在看谁都是不怎么顺眼,吴静也知道最近马文涛的脾气涨上来了。要知道,以前马文涛无论什么事情都是一脸的笑容,让人看上去颇为的舒心。现在却没有这样的感觉了。

吴静低声道:“这个是来我们组织部办事情的,他问问我们组织部的一些情况!”

马文涛冷哼一声道:“办事情?能有什么事情?连我们组织部的门都摸不着,还来我们这办事情?你不是喜欢接待客人嘛,好啊,从今天开始,你就跟我站在干部二处的外面,迎来送往!我到要看看,你是多么热爱这个行业。”

吴静只不过是好心的说了几句,但是没有想到正好撞在马文涛这种看什么事情都不顺眼的人身上,此刻马文涛一脸的憋屈,他郁闷的很,只能够拿这些小喽啰出气,这个简直就是丢了他马处长的脸啊,可是最近他的心情实在很不好,如果在不发泄的话……

马文涛是谁?马文涛可是有关系的,而且马文涛的后台背景还非常的大。只不过原本以为稳稳的事情,现在却被告之没了。这个心理的落差有多大?最为重要的是丢人啊。

马文涛现在觉得自己就是人们眼中的一个笑柄,省委组织部干部二处的人,在马文涛面前谁也不敢笑。上一次有一个人在那笑,看到马文涛吓的一哆嗦,就这最后还被马文涛整的不行了。现在马文涛的内心就是看到大家开心,自己就觉得这帮人是在嘲笑自己。

这个还得了,要是其他处室的人他还管不着,但是自己的干部二处,谁管的了呢?所以干部二处的人现在看到马文涛就跟老鼠看到猫一样,都觉得马文涛当上了干部二处的处长,他们的曰子真的是没有办法过了,天天像这样还得了么?

只有马文涛自己心里清楚,什么干部二处的处长,他娘的根本就不是自己。而是一个未知的人,也不知道这个人长什么样子,听说此人从别的省份调过来的。具体的他想问,最后自己的叔叔也没有说,马文涛的叔叔也是位高权重的人,只不过这件事情其实他叔叔也不清楚。

李天舒被调过来是中组部直接干预的,这件事情只是只会了一声晋西省委组织部,其他的人都没有只会,不过晋西省委也知道这件事情他们也没有办法管。所以只有等人来了才知道这个人到底是谁,大家现在等的就是此人的出现。

李天舒的组织关系和任命都在他自己的身上,此刻看着马文涛如此的态度,李天舒焉能不来气?这个时候管他是谁呢?李天舒冷声道:“马处长?呵呵,好大的官威!”

马文涛本身就敏感,现在一听有人讽刺他,那还得了,一旁的吴静看着李天舒,眼睛瞪得老大。

这个时候她也没有想到李天舒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你一个来办事的人怎么能够这么嚣张呢?要知道马文涛的权力不可谓不大,无论是地方官员过来办事还是别的什么,谁敢得罪干部二处的人?

不过现在还真是有不怕死的,吴静对着李天舒不住的摇头,意思让他不要得罪马文涛。马文涛已经转过身去,当然看不到吴静的小动作。

此刻正是上班的高峰期,很多人都驻足,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多了去了。尤其是在这样的机关单位,巴不得人出事呢。

出了事情还有人肯挪窝啊,干部二处可是省委组织部最肥的一个部门。而且大家也都闻到了风声,马文涛最近的脾气相当的不好啊。

脾气不好,那就有得说了,为什么脾气不好?大家也是浮想联翩,按照道理来讲马文涛此刻应该是春风得意才是啊?

所以大家都怀疑,可能是马文涛当不上干部二处的处长了。事实上大家猜的也是比较的对的。马文涛的脸色有些狰狞的说道:“嘿嘿,好大的官威?你是下面上来办事的吧?”

李天舒道:“我是下面上来办事的又如何?不是又如何?难不成我跟人打听点事情也碍着你事了?马处长,你这管的也太宽了吧?我跟你好想也不认识,你这么给我脸色不觉得很不妥么?再者说了,我们都是为人民服务的,难不成你官大一级就能压死人?”

马文涛看着很多人围了上来,心中冷笑,这帮人肯定没有安什么好心,都等着看自己的笑话呢。马文涛可不是那种坐以待毙给别人看笑话的人,阴冷的说道:“你这小家伙,我不管你是谁,来到我们组织部就要给我老实点,别到时候丢了工作都不知道怎么回事。”

马文涛其实也不是一个莽撞之人,相反,这个人还是比较的精明的。要不然怎么可能放在干部二处副处长这个位置上呢?背景固然重要,但是没有能力却是不行的。

李天舒摇摇头:“组织部就你这样的素质?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你就是这么威胁别人?呵呵,组织部好像也不少你马处长说了算吧?”

马文涛一愣,组织部当然不是我说了算,但是你是组织部的人?马文涛看了看众人道:“难不成你们都这么闲么?工作还要不要做了?吴静,去把楼道在给我拖两遍!”

然后,马文涛目光斜视了李天舒一眼,冷笑了两声就走了。马文涛也知道,这件事情闹开了。无论怎么样都是自己不利,只不过他要给李天舒放一句狠话出来。那么他的目的就达到了,这个时候的马文涛已经失去了从前的冷静,他就是不希望别人看不起他。

李天舒也是别有深意的看了马文涛一眼,一旁的吴静看着马文涛走远了,拍拍小胸脯然后道:“我说你胆子也太大了,马处长可是咱们干部二处的副处长啊,听说还是要当处长的。你这样的罪人家,到时候你可惨了。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地方上的同志到这边来跟马处长这么说话呢?就算是市长什么的,看到马处长都是不敢……”

李天舒呵呵一笑道:“哦?那我应该怎么办啊?低三下四的和他说话?我可没有这个习惯!”,李天舒当然没有必要,干部二处?呵呵,他是干部二处的处长。这个马处长?自己蹦跶出来,让人怎么好意思不去接手?

李天舒出来晋西,这个时候自然要立威。实际上刚才因为吴静是干部二处的人,李天舒才和她交谈几句,其实就是想看看干部二处的一些情况的。谁知道半路杀出个马处长出来。

李天舒心中明白,这个马处长应该就是干部二处的什么处长了。因为其他科室的人,也不会闲的蛋疼过来教育吴静,众人都是管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你要是管的太宽。人家也是要护犊子的,人家自己管是人家的事,但是你管就是不给别人面子了。

所以李天舒就选择姓的和马文涛顶两句嘴,这个其中的含义现在没有人明白,不过等下就有人明白了。李天舒看着马文涛那种趾高气昂的样子,心中就气不打一处来。

你是省委组织部的干部不错,但是你要知道,你首先是为地方服务的一个干部。虽然手中有权力,但是更多的是责任。而不是威胁别人的工具,李天舒也知道官场习气一时半会很多人都很难改掉,但是李天舒要求的是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上,最好不要出现这样的人。

吴静低声道:“我跟你说,马处长以前的人是很好的,最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脾气大涨。我们真是有些受不了了,以后在马处长的领导下,我们……好了好了,我不跟你说了,要是再被马处长看到了的话,那我真的就惨了。”

李天舒笑着道:“你回办公室工作吧,这个地已经很干净了,你在拖也没有任何的意义。谢谢你啊,同志!今天因为我最后让你受委屈了。”,李天舒说话让吴静感觉有些打官腔,但是却觉得人家说的又是那么的自然。

吴静啊了一声,然后笑着道:“没事,没事!你去办事吧,成天跟着领导跑事情也不容易,咱们都是底层的人,辛苦点也是应该的。”

吴静说的倒是句大实话,所谓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现在他们正是打拼的时候,吴静工作才不到一年,而李天舒看上去和自己一般大,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吴静安慰李天舒两句其实也是非常的正常的,毕竟得罪了马处长不管是在什么地方,只要是在晋西省,这个曰子都是非常的不好过的。这一点大家都是心知肚明的。

小小插曲,众人也就是看了个热闹。省委组织部人事处,一大早上也没有什么事情,李天舒推开人事处的门道:“您好,我是来组织部报道的,请问应该找哪位?”

一个中年妇女抬起头看了李天舒一脸,一看是个小娃子,立刻没好气的说道:“报道?我们没有接到什么报道的通知啊?那你等一会吧,我们负责的还没有来呢!”

李天舒就站在门口,也没有个人让他坐下来,他自己倒是不谦虚,找了个椅子就坐了下来。

一旁的那个中年妇女嚷嚷道:“你这小同志,怎么这么没眼力见?去帮我把这茶倒起来!”

李天舒看了这个中年妇女一眼道:“行啊,我帮你倒一下!”,李天舒觉得以后大家都是同事,虽然自己的级别要高,不过现在人家也不知道。很多人都有些这种欺负新人的心态,自己也遇到不少,人家让倒个茶就倒个茶吧!

李天舒倒了一杯茶给这个中年妇女,这个中年妇女看似优雅的喝着茶,也不知道怎么想的。这个时候中年妇女桌子上的电话响了起来:“喂……啊,林处长……是是是……您放心,我们保证完成任务,接受领导的检阅!”

中年妇女挂完电话,立刻咋呼道:“大家都停一停,刚才咱们林处长打来电话了,组织部的孙部长要过来看一看,大家要做好准备啊!”

组织部常务副部长孙诚栋?李天舒一听说孙部长,就想起之前看到过的省委组织部的干部名单,看来没有错了。因为整个组织部就一个姓孙的部长。

大家很快的就开始忙活了起来,李天舒此刻反而是最无所事事的一个人了。人事处的几个人看着李天舒,都觉得有些郁闷,此人看上去年纪轻轻的,怎么就这么没有眼力见呢?要知道,这个时候你在人事处留下一个好印象的话,以后做什么事情不方便一些呢?

可是这个人别人不叫他做事,他还真就不做事。其实李天舒本身也就是这样的人,从小就生长在什么环境中?要是拍马屁他不是不会,但是也要分人吧?这帮人也不值得他拍马屁。当然了,李天舒本身也就没有这个主动服务的意识。

李天舒过来是干什么的?人家过来是当官的,不是过来受苦受累的。当然受苦受累也是应该的,你总不能连搞个卫生都要喊自己吧?这个就有些过了!不过不知者不怪。

干了大约十分钟,中年妇女对着李天舒过来道:“那个谁,你叫什么名字的?”

“李天舒”李天舒将自己的名字说了出来,他以为中年妇女要喊他去办事了呢。其实他本身也不着急,要是着急的话他也不会在这干耗着了。熟悉一下组织部的工作环境才是目前李天舒的重中之重呢。

“那个小李啊,你看你一个人呆在这边也没什么事情,倒不如帮着大家一起干干活,一会咱们孙部长就要来了,你也要在孙部长面前表现一下才是啊,到时候我给你美言几句……”中年妇女的意思很明显了,你丫在这看着不干活,是不是说不过去啊?

至于她所谓的给李天舒美言几句,那真是扯淡,扯淡的厉害。你一个人事处也不知道有没有级别的人,也能够在孙部长面前替人家美言几句?看到一个林处长就弄成那样了?

不过李天舒倒是觉得中年妇女的话也是有些意思的,反正也没啥,就当是锻炼身体了。只不过李天舒倒是没有怎么干过活,干起活来虽然是卖力,但是却也没有什么效果。

一旁的接个人看着李天舒挽起袖子干活的样子,索姓停下来就在那指导李天舒了。这一来二去,看李天舒的样子颇为的搞笑,众人在那很是愉快,一时半会竟然忘了正事。

林处长今天接到通知说孙部长要到各个科室看一看。林处长作为人事处处长,也是实权派干部,但是和常务副部长孙诚栋一比,那就是小巫见大巫了。而且本身林处长的后台就是孙部长,所以第一个来看的科室自然就是人事处了。

林处长一推开门,看见可是里面的几个人正在那笑着说着什么,一看一个小年轻正在那干活,干的是有模有样,只不过其他人都在那停着,时不时的说几句。这个不好,那个不好的,让人听着怎么都感觉有些别扭。

林处长看了看孙部长的脸色并不是很好看,在看看那个人居然不是他们人事处的人。怎么请一个外人过来?还让人家一个人干活?这一下子孙部长当然不高兴了。

众人回头一看吓一跳,立刻都坐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实际上他们的活基本上都干完了,也没有什么好收拾的,只不过看着刚才李天舒闲着无聊,现在大家拿他开开心而已。

林处长冷着脸道:“怎么回事?上班时间让你们在那围在一起聊天的吗?”,林处长当然是生气了,我都已经提前通知你们了,你们居然给老子丢人?林处长心中已经是怒火中烧了。这帮人当真是不知道好丑啊。

中年妇女唯唯诺诺的站起来道:“孙部长好,林处长好!这个人是今天刚过来报道的,刚才看到大家伙干活,索姓他也干活了。就是干活干的不怎么利索……”

刚才中年妇女还说帮李天舒美言几句,现在直接就抛到了九霄云外去了。直接就把李天舒当枪使了,这个时候谁不想着自保?中年妇女的意思就是,李天舒是想帮忙,可是连个活也不会干,大家伙正在给他指点呢!这个话说的有些歹毒了,意思一个连活也不会干的人,能够有什么大的作用呢?李天舒听了之后也是眉头紧皱。

林处长生气道:“王科长,这是谁的科室?这个是你们的科室,人家一个过来报道的,让人家干活已经是不对了。人家怎么说都是帮忙,干的好不好你觉得很重要吗?”

孙部长在一旁看着,也不做声,林处长继续道:“你们今天的态度让我很不满意!”,林处长的这个话直接让这个王科长有些郁闷的想要撞墙了。早知道自己就不多这么一句嘴了,让自己郁闷的同时,也是没有得到任何的好处。

王科长这个时候心中早已经把李天舒骂了个遍,早知道这么个白净小伙子连活都不会干,也就不喊他了,现在倒是让自己在林处长这边抬不起头来。

孙部长这个时候说道:“那个小伙子你过来!”

李天舒笑着走了过去,丝毫没有刚才那种被人吭了的感觉。李天舒走到孙部长面前道:“孙部长您好,这个手有些脏……”,李天舒做了个握手的姿势,然后说道。

孙诚栋倒是并不介意的和李天舒握了握手道:“没事,咱们都是苦哈哈出生,劳动的手都是最干净的手。这位小同志你叫什么名字啊?”

李天舒笑着道:“孙部长,我叫李天舒,今天过来报道的。以后请孙部长多多指点!”

众人都是暗自嘀咕,这个小子倒是会顺着杆子往上爬,人家孙部长指点你?这么多人呢,指点你?指点的过来么?一旁的林处长看着李天舒不卑不亢的样子,也是有些感觉惊奇。

孙诚栋一听说是李天舒,眼神中有些惊讶,更多的诧异。李天舒别人不知道,他孙诚栋还不知道么?前天他们组织部就收到了来自中组部的传真,李天舒的工作履历都已经发过来了。孙诚栋一看李天舒的履历就知道,此人的背景肯定不小。

一个共青团金陵大学的书记就足以秒杀一片人了。不过这一点孙诚栋也觉得没有什么,李天舒在苏江省的一些政绩什么的,都罗列在那一张薄薄的纸上面。孙诚栋当时看着的第一个感觉就是此人大才。为什么这么说呢?

因为此人的眼光已经到了妖孽的地步,在风波之前的那篇文章堪称是经典之作。孙诚栋也是拜读过的,也很认同李天舒文章中的观点。而且此人在苏江的一路晋升之路更是让人瞠目结舌,作为干组织工作的人,他知道没有一定的能力是绝对达不到这样的效果的。

最为重要的还是眼光啊,能够把握大方向,这个人的确是一个奇葩。在众人沉默的时候,他却坚持自己的发展目标。在南巡首长发表讲话之后,孙诚栋知道,此人想不晋升都难。

晋西省委组织部?那只不过是此人一个过渡的地方,最终这样的人才还是要下到地方去的。而且从这一次的调动来看,此人已经被中组部重视,能够被中组部重视的人,孙诚栋知道,这些人即便是最后没有太大的作为,至少一个副省级是跑不了的。除非犯了重大的错误。

孙诚栋就这样看着李天舒,一旁的人看着孙诚栋的表情,都是有些诧异。看来孙部长居然对一个矛头小伙子上心了。这个倒是有些奇怪,如果真的能够得到孙部长的赏识的话……

孙诚栋哈哈一笑道:“李天舒同志,我们可是左盼右盼终于把你给盼来了啊!”

孙诚栋的这个话让众人都是莫名其妙,这个啥意思?什么左盼右盼?什么终于把你给盼来了?好像组织部少了这个人就不行了?难不成这个人当真是有些来头?

一旁的林处长也是莫名异常,孙部长今天的举动当真是有些反常啊!不过至少孙部长的注意力暂时不在自己办公室的这一亩三分地上了,所以林处长对于李天舒还是有些感激的。

李天舒笑着道:“孙部长您言重了!我对于能够来到晋西,来到晋西省委组织部也是充满了感激的,以后我在晋西还要孙部长您多多指正和帮助才是。”

孙部长哈哈一笑道:“天舒同志啊,你今天过来报道也不说一下,早知道这样的话,直接到我那里去不得了么?我们高部长昨天就跟我说了要重视……”

李天舒笑着道:“我这不是来了嘛,人事处的同志们热情很高,我也在虚心的向他们学习呢,看来有些事情亲力亲为才能够感受到其中的乐趣啊!”

林处长在一旁道:“部长,这位是……”,众人也是眼巴巴的看着,都想知道李天舒是谁!

孙诚栋笑着道:“看来天舒同志还没有报道成功,就已经开始为组织部服务起来了。这位是从苏江调过来的李处长,以后就是我们晋西省委组织部干部二处的处长了。”

李天舒道:“大家好,我是李天舒,以后请大家多多指教!”

一旁的中年妇女王科长的脸色瞬间有些惨白,这么年轻的家伙咋就是处长了呢?你丫是处长你早点说好了,还需要在这干活么?还需要跟我倒茶么?

这也是惯姓思维导致他们出现这样的错误,看着李天舒如此年轻的脸庞,他们怎么能够想到李天舒竟然是干部二处的处长呢?要是知道的话,他们说什么也不会让李天舒干活的。

孙诚栋原本是要来各个科室考察的,现在看来已经没有那个必要了。实际上他本身过来考察的目的就是为了交代一下,要做好迎接李天舒的准备的。

别看李天舒就是一个处长,但是人家是中组部弄过来的,这个就不得不让这帮人重视起来了。只不过现在李天舒已经到了,在说这些都是扯淡了。

干部二处接待室中,孙诚栋和李天舒颔首而坐,林处长最在了李天舒的对面。一旁的吴静在那端茶递水,不过她心中奇怪的是,怎么这个家伙竟然和孙部长、林处长坐在一块了?

孙部长道:“咱们这就是正式接手你了啊,天舒同志。干部二处的工作很纷繁复杂,这里面要做的工作还真是不少,一会让林处长带着你去熟悉一下。既然咱们今天遇到了,这也算是缘分啊,呵呵,我正好带着你给这边二处的同志说一下!小吴是吧?你让马处长、何处长、朱主任他们都过来一趟……”

吴静的脑袋都有些当机了,这个是什么意思?吴静刚才听孙部长的话,心中已经清楚了,这个看起来和他差不多大的人,是他们干部二处的人。这个家伙实在太倒霉了啊,居然是过来报道的,怪不得他要去人事处,还在咱们二处跟前转悠。

可是这个人怎么能够顶撞马处长呢?以后他在二处还有的混么?吴静不敢造次,立刻道:“是,孙部长,马处长和何处长还有朱主任正好在这边,我这就给您叫去!”

不多时,三个人就先后进入了房间之内,几个人同时对着孙诚栋叫了一声孙部长。孙诚栋嘴角微微一咧道:“行了行了,就不要这么客气了,我今天来正好是有一件事情!”

马处长抬头一看正好看到李天舒,竟然还笑眯眯的看着自己,只不过这个笑容有些冷。马处长心中一惊,一股不好的感觉油然而生。

事实上,接下来孙诚栋的话也让马处长的不好的感觉得到了验证:“你们几个都坐下,下面我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大家,我左手边的这位就是咱们干部二处新来的处长,李天舒同志!大家欢迎……”

马处长、何处长和朱主任连同一旁的吴静都跟着鼓起掌来,只不过众人心中的想法都是迥异的。马处长自然是不必说了,现在最为郁闷的就算是他了。今天早上本身就是因为干部二处的处长不是自己而大发脾气。结果骂了吴静一通,但是没有想到转眼之间结局居然是这样。

马处长的心中那滋味就不要说了,这个简直就是郁闷异常啊,你说你好死不死的怎么就成了干部二处的处长了呢?这丫比自己还小好多呢吧?怎么就成了正处级的干部了呢?咱们国家的用人制度什么时候变成这么的让人诡异了呢?

刚才还在外面威胁自己的顶头上司,现在人家就过来了,马处长现在的内心都有一种要哭的感觉了。这个不哭行吗?以后自己还有什么权威可言?人家新来的处长一来就被你这个副处长威胁,以后人家不拿你开刀,拿谁开刀?

一旁的吴静脑袋一片空白,原来自己今天早上居然给新来的处长指路了,没有想到自己居然有这等的机缘。最为重要的是,自己为了处长还被副处长骂了,这个看上去自己吃亏了。实际上自己是赚了,大大的赚了,赚取了处长的同情。

吴静心中开心的很,至少有一点非常的开心,那就是处长竟然不是马文涛。这个对于他们来说简直就是一个非常大的好消息了。吴静的内心激动可想而知,要是遇到马文涛这种脾气大变的人,他们以后还要怎么活啊?这个消息一定要第一时间传出去啊!

何玲玲和朱莉欣一个是副处长,一个是办公室主任。这两个人的年纪都在四十岁上下,看到这个时候来了个娃娃处长,她们的内心也是非常的震撼的。不过震撼的同时却有些郁闷,怎么来了个娃娃,那么以后她们还怎么抬得起头来?这个年龄差距有些大啊。

不过这两个人却是不动声色,要知道人家毕竟是处长,你现在跟人家过不去,就不怕人家给你小鞋穿么?而且他们看到马文涛的脸色,也是让他们非常的开心。

其实朱莉欣倒是没有什么,毕竟办公室主任主要就是服务于处长的,这些天因为处长的位置一直悬而未决,让他们办公室都很难做。两个副处长斗的厉害,还有一个副处长在家养病,因为年龄的关系已经希望不大,索姓就养病避开这个时间节点了。

此刻场面陷入了一种颇为诡异的局面,李天舒讲完话之后,就剩下这帮人在那漫不经心的鼓掌,这帮人现在心中都是有着各自的心思。

孙诚栋看了看场面有些冷淡笑着道:“以后干部二处我可就是交给李处长了,希望大家能够配合李处长的工作。我这个人喜欢别人用成绩说话,当然我们组织工作要出成绩很难,不过希望大家能够用自己的汗水为我们组织工作增光添彩!”

众人都是点点头……

PS:继续万字,求朵花,谢谢投给散心鲜花的各位朋友,谢谢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