巅峰权贵

第六百三十一章 犹豫的美女局长(二更,求花)

李天舒的事情在江城虽然短时间内引起了轩然大波,不过李天舒却好像更加的淡定了,原本准备过来给李天舒汇报工作的人基本上也没有了。

这个时候反而是一些常委能够果断的认清形势,在这微妙的时间力挺李天舒,就如正在办公室的郑国均、孙玉河和蒋金山三个人。

如果李天舒能够挺过这一关的话,基本上他们就会成为李天舒绝对的铁杆支持者了,李天舒是非常的欣慰的,这个时候还是有一些有魄力的人的。

这些人就好像是在下赌注一般,李天舒原本以为今天不会有常委敢和自己靠近,没有想到一来就是来了三个。

就在几个常委正在商谈着江城市的未来的时候,孟永明又一次的进入了办公室道:“老板,几位领导,市委胡秘书长来了。”

李天舒哈哈一乐道:“老胡知道我们开会了?竟然也来凑热闹……”,李天舒的号召力其实也没有这么大,连上胡向荣在内,实际上真正有眼光的人不过是郑国均一个人。

蒋金山是因为被*无奈,当然了,这个时候也是表现他忠心的时候。孙玉河是因为郑国均的原因才过来的,而胡向荣更是觉得这是一个机会。

他其实也是被*无奈,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只有在这个时候才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打入李天舒的核心内部,成为李天舒真正的铁杆。

胡向荣和孟永明的关系很不错,孟永明因为感激胡向荣,还特地告诉胡向荣道;“秘书长,里面郑书记、孙书记和蒋书记都在呢……”

孟永明的意思就是让胡向荣有足够的心理准备,胡向荣自然是非常的震惊了,没有想到在这个时候竟然还有这么多的常委力挺李天舒。

胡向荣当然不会认为这个是李天舒的人格魅力,因为他知道,李天舒刚来这么点时间,也没有表现出太多的人格魅力。

但是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迅速的聚拢这么多的常委,足以说明很多人看好李天舒了。

胡向荣调整了一下心态进去之后道:“李书记好,啊,郑书记、孙书记、蒋书记都在呢啊?”

郑国均笑着道:“我们就是来找书记谈一点事情,怎么着?你这个为李书记服务的大秘书长可是迟到了啊,呵呵……”

郑国均知道,以后这些人可能就是攻守同盟了,虽然在有些时候还是会有利益上的纠缠,不过主体已经是不会在变了。

李天舒笑着道:“老胡你来了啊?快坐,我让小孟给你上杯茶,咱们坐下来好好的聊聊……”

胡向荣有些受宠若惊的点点头道:“那我就谢谢几位领导了啊,呵呵”

孙玉河道:“我说老胡,你就别谦虚了,在市委谁不知道你老胡是万精油啊?哪里需要哪里就有你了……”

胡向荣哈哈一乐道:“我可没有孙书记说的这么夸张,咱们给书记服务,就是要灵活一些嘛,要不然书记还要分散精力去做其他的事情,那么受苦的可就是我们江城的老百姓了。”

李天舒笑着道:“老胡的服务非常的到位,我自从进入体制以来还真是没有享受过这么高规格的服务呢,一时半会很难适应啊!”

蒋金山道:“书记可是认可老胡了啊,老胡这一下子可要轮到你请客了……”,蒋金山也是半开玩笑的说道。

胡向荣笑着道:“蒋书记,我请客可是自己掏腰包啊,别到时候纪委的同志又查到我的头上来……”

蒋金山笑着道:“老胡这个是记仇啊,上一次的事情可不是有意要这么做的,你老胡的品格我们能不知道么?只不过省纪委交代下来的任务,我们也没有办法啊!”

李天舒疑惑道:“哦?纪委还查过老胡?那要这么说,老胡可是经受过咱们组织上考验的同志了啊。”

“可不是咋地……”蒋金山道:“老胡虽然有一些小瑕疵,但是瑕不掩瑜,咱们也不能因为一些小小的毛病就将咱们老胡给查办了吧?”

李天舒道:“什么小瑕疵啊,说出来我听听……”,李天舒也是想要知道这个到底是怎么回事。

胡向荣开始娓娓道来,其实这件事情的根源还是在于彭云林被查的时候因为胡向荣是彭系的人,所以被查是非常的正常的。

胡向荣道:“书记,这件事情我也是挺冤枉的,以前彭云林贪污[***]的事情我其实也是不知道的,我们市委秘书长就是给市委领导服务的,咱们也没有这个权力去拒绝吧?”

李天舒笑着道:“这种事情还是可以理解的,收一些烟酒什么的要把握住一个度,不过钱是千万不能收的……”

蒋金山道:“现在领导干部也不好当啊,各种诱惑挡在前面,当时查胡秘书长的时候其实也是有一些毛病的,好像是因为生曰收的红包有些多了的事情吧?”

蒋金山用疑问的口气说,实际上就是表示他已经忘记了差不多了,如果不是李天舒提及的话恐怕这件事情早就烟消云散了。

胡向荣点点头道:“蒋书记说的没错,这件事情正好书记在这边,我还是要重新的解释一下,原本我母亲过生曰我就不打算*办的,不过后来因为知道的人多了,所以我就只能先把红包收下了,超过两千以上的红包我是都交给组织上或者退了,两千以内的,我想什么时候人家要是有个什么事情的话我也好随礼啊!”

蒋金山道:“组织上还是比较信任咱们胡秘书长的,否则的话,胡秘书长恐怕就算是有一百张嘴也说不清楚吧?”

李天舒呵呵一笑道;“我当是什么大事呢,不过这个以后也需要明文规定一下,以后政斧科级以上官员在*办这些事情的时候必须给他们立下一个标准,红包不准超过一千块钱。如果查出借机敛财的行为的话,那么咱们也是用一棒子打死的方法,绝对不会再有任何的机会……就地免职!”

胡向荣道:“我觉得书记这个做法是对的,而且有些时候只是碍于面子,人家真心实意的来给你弄这些,你到时候冷着脸也不能啊,很多还都是乡里乡亲!”

李天舒问道:“目前江城市的本地干部应该不少吧?”,李天舒知道,一旦本地的干部过多造成的不良影响就非常的多了。

郑国均道:“我就是分管干部的,这个我还是知道的,江城市有百分之八十的干部都是本地力量,有一点不好的就是某些同志会把这些当成是一种凝聚人的手段,甚至有些外来的干部根本就是有名无实,被人无限期架空,最后不单单没有收获从政经验,甚至还有可能遭到打压!”

李天舒眉头一拧道:“这件事情看来是有些严重了啊,咱们党员干部在这方面还是需要进一步的提高自身的觉悟的。本地干部不是不可以用,但是要多轮换,不要长期扎根,这样才有助于调动我们干部的积极姓,也减少了公私不分的事情,当然了干部考核机制还是需要建设的更加完善才行,否则到时候百姓们还不是戳着脊梁骨在说我们?”

郑国均点点头道:“干部队伍的建设一直都是一个大问题,里面涉及到的利益链是非常的广的,有些条例规定我们实施下去,但是很多人都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李天舒肃然道:“不管他们有什么对策,我们只要记住一条,不管任何时候我们都要保持高度的警惕姓,国均同志,我看这件事情还是你牵头个把纪委、组织部、政法系统的人挑出一批来,成立一个专门的干部监察小组……”

郑国均问道:“那这个小组的主要职责就是监察干部的作风问题?”

李天舒道:“不仅仅要监察干部的作风问题,还要对干部的考核、绩效、民众满意度方面进行一个打分,具体的政策你们出台一个,记住一点要尽量做到公平、公正、公开!不要认为自己手上有权力了就可以胡作非为了,要是发现这样的问题,我不问别人的责任,我就问你们主要领导的责任……”

郑国均点点头道:“只要书记能够支持我们,我们就有信心,也有能力办好这件事情。”

几个人就反腐的问题不止一次的开始讨论了起来,没有别的原因,主要就是因为江城市最为牵动人心的就是反腐的问题。

彭云林的大案子让全国各地对于江城市乃至鄂北省的反腐机制产生了怀疑,共和国大案要案并不是很多,在这种敏感的时期出现了这样的大案要案谁不关注这个?

现在李天舒一上任什么事情都没有做,先布置的就是反腐倡廉的问题,为什么?那就是因为想要在江城站住脚,必须先给这帮人一种威慑力。

让他们也知道知道,他李天舒来到江城并不是不敢和他们硬碰硬的,市委书记想要弄掉几个人是非常轻松的事情,这帮人谁敢当这个出头鸟?

李天舒就算是最后遍体鳞伤,至少也会让这帮人得到应有的下场的,李天舒用的就是他们没有人敢出头的心态。

原本李天舒还打算看看怎么入手,没有想到褚玲倩弄出这么一下子之后,整个局势开始明朗化了,提前站队已经开始了,其他人还有什么好想的?

这个时候除了站队再也没有任何其他的选择了,如果你现在不到李天舒这边来,到时候就算是想来人家也不会那么容易让你进来的。

可以说,只要在李天舒资历被质疑这个问题解决之前,那是绝对的黄金机会,要是连这个机会都把握不住的话,那么说明你没有真心实意了。

李天舒等人就在这边聊着天,而在李天舒办公室不远的地方也站着一个女人,这个女人长的还非常的不错,让人看着感觉美艳不可方。

这个女人叫做林子晴,四十岁出头的年纪,包养的非常的好,看上去很有气质的那种感觉,不过现在的脸上有一些焦虑。

林子晴作为财政局末尾的副局长,她不是没有权力欲望的,相反的在官场上打拼,为了保护自己林子晴已经付出了太多了。

彭云林就因为要得到自己,而*裸的给了一个财政局局长的位置作为诱惑,但是最后林子晴还是放弃了,她本身就是不错的大学毕业,官场中的事情看的太多太多了。

按照能力来说的话,林子晴觉得自己现在就算是当个副市长什么的也是绰绰有余的,只不过她不肯出卖自己,她总是觉得官场中是有真正欣赏别人能力的那种领导。

不过最后因为彭云林的事情,让整个财政局都没有人在待见自己了,这个时候新任的市委书记李天舒到来对于林子晴来说就是一个机会。

摆脱了彭云林的阴影之后,林子晴心情是非常的不错的。不过到了李天舒的门口,她却发现他现在还是非常的紧张的。

为什么如此的紧张?这一点她还真是不怎么知道,可能是因为那种患得患失的心态吧,林子晴是这么对着自己说的。

可是现在到底应该进去还是不进去呢?李书记现在被很多的媒体质疑,这个时候自己过去的话,是不是可以得到一席之地呢?

林子晴最大的勇气还是来源于一个,那就是李书记比她小十岁多呢,她认为李天舒是不可能在想自己这个老女人的心思了,也正是因为这样,她才有这样的底气。

不过这件事情谁知道呢?要是不是这样怎么办?说到底她还是因为一个心态的问题,不过她也知道,她现在在投机取巧……

林子晴咬咬牙,她还是决定往李天舒办公室的方向走去,既然已经来到这边了还有什么好后悔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