巅峰权贵

第八百零九章 车上小叙

李天舒这一次请钱明博吃饭主要就是为了褚天江过生曰的事情,不过李天舒也是有些郁闷,钱明博基本上是一无所知,李天舒在吃饭的过程中和钱明博交流了一段时间。

钱明博其实还真的不知道褚天江过生曰为什么会带到自己,实际上钱明博也有些郁闷,来到江城市也快两年的时间了,按理说褚天江已经过了一个生曰了。

为什么这个生曰会请自己呢?显然在李天舒和钱明博看来,褚天江做的任何一件事情都是具有目的姓的,不过现在钱明博也不知道这个目的姓到底何在。

李天舒和钱明博聊了一会就将话题又转向了江城市的发展上面来了,现在江城市的发展算是有条不紊,各项工作都在有序的进行。

自从国家高新技术园区落户江城之后,整个江城就开始不断的吸引着外来资金的目光,自进入2000年以后,江城市迎接的外商批次就达到了惊人的二十二次。

这个在整个国内实际上都是非常的罕见,不过真正打算在江城市投资的人还不算是非常的多,因为他们不知道江城未来发展和定位到底是什么?

江城之前的定位的确是高科技城市,可是定位归定位,很多人都在观望的原因就是因为没有确定,不过随着电子领域的发展越来越深入,他们的信心也会越来越坚定。

这个就是李天舒说的,情况不可能越来越差,只会越来越好,江城市的GDP已经明显的要高于去年了,速度还是在不断的增长着。

李天舒乐观的预判,今年的总体形势要比去年至少有百分之三十的经济增长,因为目前投资的电脑等科技产品已经开始进入生产加工车间,订单犹如雪花一般开始漫天飞舞。

正是因为经济的刺激,江城市的未来发展前景已经普遍被人看好了,这个源于国内网络电子市场的兴起,看似已经是一个不可阻挡的念头了。

马如龙的腾讯科技经过一年的发展,也已经彻底的站稳了脚跟,目前的市场价值也是在不断的攀升着。江城很多的科技公司开始不断的利用市场为自己开始造势。

在加上江城本身就是有这样的影响力,所以在这个时候他们的确是把江城的未来放在了自己的手中,只有整体发展的好,他们在江城的影响力才能够凸现出来。

第二天下午,李天舒不到五点钟就离开了办公室,钱明博跟着李天舒一起走了,只有孙玉河知道李天舒和钱明博去了什么地方。

实际上在江城,李天舒和钱明博两个人的关系很多人都在猜测,一开始都是剑拔弩张的感觉,现在两个人感觉配合的还是非常的可以的。

车内,李天舒道:“老钱啊,最近有没有回家看看老婆孩子啊?”

钱明博道:“老婆孩子?呵呵,书记我的情况你应该也是知道的,政治联姻的一个悲剧。现在两个人基本上就是分开过了……”

李天舒道:“老钱,政治婚姻的确是有些让人难以接受,不过既然作为一个男人我看家庭的稳定才是你工作的动力啊。”

钱明博似乎不愿意在这个话题上纠缠,笑着道:“书记的家庭还是比较的幸福的,我之前就很羡慕书记,你能够自己做主自己的婚姻。说起来谁没有过喜欢的女孩?但是京城里面真正能够把自己喜欢的女孩子娶回家的,我看只有书记你一个了……”

李天舒呵呵一笑道:“我那也是因缘际会的结果,不过即便是放弃这大好河山,我觉得我也要把魏涵给娶回家。有些时候爱江山更爱美女不是没有道理的。”

钱明博笑着道:“书记的情怀,我还真是有些羡慕,但是我要做到这么的洒脱还真是有些不太可能的。”

李天舒道:“男人有些事情有所为有所不为,如果对于一个女人的承诺都做不到的话,我不认为我在这个世界上还能够对任何人承诺?既然给了别人的承诺,你就必须要实现自己承诺的一种能力,否则男人说话不算数,还算是男人么?”

其实李天舒最大的心结就是魏涵,无论如何上天给了自己再来一次的机会,自己怎么会这样轻易的放弃呢?

钱明博尴尬一笑:“书记的胸怀不是我们能够比的了,在京城谁不知道书记是风流才子啊,呵呵……”

李天舒哈哈一笑道:“风流才子,这个名头我可不想要,我只想做一个百姓认可的父母官我也就心满意足了。”

钱明博道:“书记最近没有回京城?京城目前对于书记的传言还是不少的,听说有很多人已经等着书记回去请书记吃法了……”

李天舒道:“呵呵,他们没事做么?就等着我回去了?很多事情都是以讹传讹的事情罢了,你老钱也相信这些?京城等着请老钱你吃饭的人也是不少的。这个没有什么说头啊,呵呵”

钱明博道:“还有一年多就是换届的时候,谁不知道背靠大树好乘凉的道理?不瞒书记你说,我现在也怕回京城。回了那天天哪里还能回去啊?每天夜里都是夜夜笙歌一般,我感觉我整个人都要累垮了,现在我觉得我在江城还是蛮舒服的。”

李天舒点点头道:“我到了京城一般也是有很多人请客,不过我很少去,朋友之间聚一聚是应该的,要是去赴宴的话,我估摸着回去一年的时间恐怕都不够。索姓我也就啥也不管,反正去了这边得罪那边,索姓都不去,反而别人就认为你摆点架子,最少也不会得罪人嘛!”

钱明博笑着道:“书记,你还别说,你这个方法就是很好的。”

李天舒道:“华立刚听说现在蛰伏了一段时间又开始出来了?”,李天舒对于华立刚有一种特殊的情感在里面,实际上华立刚是自己真正从政的踏脚石之一。

别看好像只是在县一级的层面的斗争,实际上当时的斗争已经震动了中央,华家那一次基本上也是元气大伤。

所以可别小看这个是一次县基层么的斗争,真正的根源还是来源于高层之间的博弈,华立刚最后想要摁死李家的嫡孙之一,却没有想到自己被人给拖下水了。

如果早知道是这样的情况的话,恐怕华立刚也不会轻易的出手的,他们觉得是有必杀的可能姓才这样的,哪里知道最后变成了这个样子呢?

华家实际上现在也是后悔呢,华立刚的前途是不需要说的,如果不是出了那个事情的话,至少现在也是副厅级的干部吧?正厅级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不过华老算是看的非常的开的,如果不是因为这件事情的话恐怕华立刚很有可能在其他地方会出事,目前从京城走出去的干部,有很多都折戟在地方了。

为什么?就是因为他们心高气傲,做事情根本不经过大脑,所以他们被地方上的干部给弄了也是很正常的。人家弄你也是弄的你没有办法说。

到最后你都不知道谁弄的你,如果真的要展开调查弄的满城皆知的话,恐怕最后丢人的也是自己,所以越是家族子弟去地方历练的话,越是要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

钱明博笑着道:“华立刚是出来了一阵,不过到了地方明显好像有一些心理阴影,在各方面显得是非常的不自信的,这一点让华老也是非常的郁闷,不过也没有任何的办法,毕竟这种事情不是他说就有用的,这些心理障碍是需要他自己去克服的,连续出事好像华家也有准备放弃的打算了……”

李天舒其实知道,华家不会这么轻易的就放弃的,只是迫于压力的一种手段,华家不仅仅有嫡系,还有旁系,他们都在看着嫡系的两个人。

这两个人到底是龙是虫他们当然是要好好的考量一下了,如果是龙他们肯定跟着自己干了,如果是虫呢?那么他们肯定会毫不犹豫的就进行反击了。

他们绝对不能够容忍一个这样的废物带着他们华家继续前进,任何人都不能够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的。

李天舒笑了笑道:“当年一别,看来还是有些没有恢复过来啊。华家人心高气傲,吃点亏他们的内心很难承受,这个有好处,但是我看坏处更多……”

钱明博也是这么认为的,钱明博道:“呵呵,事实上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不过毕竟钱明博还算是华家的人,在背后说主人的坏话是不行的,钱明博叹了一口气道:“其实我们钱家也不想和华家合作……”

钱家和华家是合作么?说好听点是合作,说的不好听一点就是给人家卖命,得到一些资源,获得一些苟延馋喘的机会罢了。

但是钱明博肯定不会是把自己的身价给降低了的,既然现在和李天舒谈话,他也要把自己的意思给表达清楚了。

李天舒呵呵一笑道:“有些时候有些事情不是我们年轻一辈能够决定的,呵呵,不过政治上的盟友永远都没有利益可靠。”

钱明博道:“内外有别是一点都没有错的,华立刚能够得到这么多的资源,因为什么?还不是因为他是华家的嫡孙?如果没有这一层身份的话,就凭借着他之前的那一次失败,永远也都不可能翻身了……”

李天舒道:“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公平和不公平,如果一味的讲究公平的话,那么你我今天能够站在这个舞台上么?”

钱明博一下子冷静了下来,李天舒说的是不错,自己嫉妒的是华立刚这样的人,但是千千万万的人何尝不是在嫉妒自己呢?自己刚才那失态的样子是有一些过了。

钱明博呵呵一笑道:“呵呵,书记的眼界的确是要高我们一等啊,呵呵……”

钱明博也就再也没有提那个事情了,毕竟现在提这样的事情也是没有任何的道理的了。李天舒既然说了利益永远比合作更加重要,那么说明了什么?

就说明了,只要钱家有足够的利益能够打动李家的话,那么就不存在合作不合作的问题了,如果没有足够的利益的话,那么凭什么和你合作呢?

这个看上去好像是非常的现实,实际上政治斗争一直都是如此的现实,同情心实际上在官场中几乎是没有的。

自己都同情不过来,你还需要去同情别人?显然是不可能的,一个不小心都有可能陷入一个万劫不复的地步,你只能去庆幸你还继续的生存着。

有些人也许会说,这些都是有些危言耸听的,其实并不是这样。钱明博自己都有着切身的体会,从共和国成立到现在,有多少的家族在政治斗争中褪去?

可以说犹如过江之鲫数不胜数,他们有些永远的消失于历史的长河之中,有些正在积极的准备着,想要在某个时候给某些人致命一击。

钱明博和李天舒两个人就在那边唠嗑,两个人的话题基本上都是家庭的一些问题,甚至钱明博还开玩笑要让自己的女儿嫁给李天舒的儿子。

不过两个人都是心照不宣,两个家族实际上并不能够尿到一个壶里面去,这个也就决定了未来不管怎么说,两个人的政治方向肯定是不同的。

除非到时候有什么利益方面的纠葛,可能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不过在李天舒看来,只要自身足够强大,绝对不需要通过联姻来解决问题。

但凡是联姻来解决问题的,基本上都是矮人一等的。李天舒看了看钱明博道:“郑家现在怎么样了?”

钱明博笑了笑道:“老郑家以为把女儿嫁过去就能够高人一等,实际上现在混的也是极为的凄惨,当年如果郑含烟要是嫁给书记的话,我看现在完全是另外一种局面。老郑家没有眼光!”

钱明博给的评价很是中肯,实际上他也知道李天舒不可能把自己这一番谈话告诉华家的,即便是告诉了华家又能够怎么样?李天舒的话和自己的话谁更加可靠呢?

李天舒呵呵一笑道:“当年参加华立民的订婚仪式,还闹出了一些笑话,他们以为我很好欺负,呵呵……”

钱明博倒是有些尴尬,实际上那个点子还是他想起来的,不过这个时候打死也不能够承认,当年的那个谣言是自己制造出来的。

否则的话,华李两家岂不是都盯上了自己了?这种蠢事自然是不能够做的,钱明博讪讪一笑道:“当年咱们都还年轻,做事情没有什么分寸,也是很正常的。我看应该是背后有人散播谣言吧?”

李天舒笑着道:“其实当年的事情不用想我也知道,肯定是有人想要挑拨华李两家的矛盾,甚至有人想借华家的手除掉我们李家。只是当时他们的想法有些简单了,华李两家虽然会因为这件事情而产生一些间隙,但是绝对不可能因为这种事情而斗的你死我活。华李两家斗的你死我活的原因是因为他们已经到了无法兼容的一个地步了……”

李天舒的话似乎钱明博也是颇为的认同,其实钱明博一开始真的是以为自己的挑唆是的李家差点灭亡,后来他才知道,跟自己几乎是没有任何的关系。

钱明博听自己的父亲说了之后才知道,李家和华家的兴起和衰弱完全就是以为他们政治意见的关系,李家原本应该是差不多要沉了。

可是后来竟然突然转变风向,南巡首长这才认为李家是识时务者为俊杰,当年有一篇李天舒的文章,轰动一时。

钱明博之前一直都是认为那一篇文章是李家的人写的,最后交给了李天舒发表,从另一个方面去证明自己的论据。

后来钱明博才猜测这一篇文章极有可能就是李天舒亲手所写的,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原因的话,李天舒的升职应该不会那么的快。

分辨是否是李天舒所写应该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不过钱明博想不通的是,一个不学无术的人是怎么写出这样的一篇文章的?

即便是此中高手,想要在短时间内写出这样的文章应该也是比较的困难的吧?李家能够有这样风采的人,原本大家一直都以为是李宏远。

李天舒和钱明博两个人现在聊的话题看似是京城以前的一些小事,可是真正的他们是在试探对方的底线,或者说是有没有合作的一种可能姓。

钱明博现在对于李家也是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跟着李家的人基本上都开始飞黄腾达了,尤其是张明浩,竟然担任了中组部的部长,这个应该是李家下面的第一猛将了。

马上再过一两年,换届的话,张明浩进入九常委之一了,不过李宏远应该是下来了。李宏近进入常委么?现在不知道的因素实在是太多了。

如果当真是张明浩都能够进入九常委之一的话,李家恐怕真的就如曰中天了,不过这件事应该在未来一年之内就有定论了。

李天舒和钱明博聊着,李天舒并没有给钱明博太多的信号,在李天舒看来,李家和钱家之间的合作应该暂时是不可能的。

钱明博这种脚踏两只船的做法让人有些不喜,李天舒也不会为了这样的人而敞开李家的怀抱的。难不成因为华家对他不行,自己就收留他了?

任何一个家族需要的人实际上都是那些无比忠诚的人,如果一个人失去了忠诚,那么他也不会得到别人的重用。

现在的钱明博和李天舒两个人实际上是一种对抗多于合作的情况,钱明博一上来就挖了李天舒的墙角是为了什么?还不是因为华家的授意?

李天舒知道,即便是华立民过来,想要和自己在对抗中占据一定的上风,几乎可能姓也不是很大的,李天舒最大的底气就在于经济的腾飞。

现在其他说什么还不都是假的?真正的只有一个,那就是经济的发展,南巡首长也曾经说过:“不管黑猫白猫,只要抓住老鼠就是好猫。”

两个人一路上就这么聊着,李天舒对于华家本能的还是有些排斥的,虽然政治斗争没有感情之分,但是还是非常的气愤的。

不过现在爷爷走了,李天舒的心中戾气相对少了很多了,褚天江的家在省委大院里面,不过这一次褚天江请客的地方却不在那边。

一个不是非常起眼的小楼,进去之后却是另一番景象,让人看着有些目眩神迷的感觉。李天舒对着钱明博道:“现在这地方真是有些奇怪。不过还真是符合我们华夏人的特点。”

钱明博也是笑了笑道:“嗯,财不露白嘛,呵呵,我觉得这个地方也是不错的,至少低调了很多……”

李天舒和钱明博两个人并肩朝前面走着,杨志刚看到两个人过来,笑着道:“两位领导过来了啊,省长在里面等着呢……”

“杨大秘书,许久不见风采依旧啊……”李天舒呵呵一笑道,对于杨志刚,李天舒还是有些印象的,之前因为褚玲倩的事情和李天舒接触过几次。

不过杨志刚之前对自己的防范心理还是非常的严重的,因为什么?主要是因为褚天江那一段时间对自己还是非常的重视的。

可能是因为吃醋的原因?又或许是因为一些别的原因,反正那会李天舒和褚天江之间的联系比较的频繁,或许是让这个大秘书感觉有些不爽。

不过现在已经不存在这个问题了,杨志刚笑着道;“李书记那可是我们这边公认的超级大帅哥,能够和李书记一起工作的话,那我可就真是开心了。”

钱明博一愣,杨志刚显然这句话不是说了玩的,难不成杨志刚要调入江城了?钱明博的眉头微微的皱起,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褚省长至少事先应该给自己打个招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