巅峰权贵

第八百五十六章 密谈(上)

李天舒这一阶段已经无心下去调研工作了,现在他根本连大门都很难出的去,外面的记者有些一窝蜂的感觉,即便是江城市说出了他们的承诺,这些人也不善罢甘休。

李天舒说在四天之后准备新闻发布会,这些记者哪里能够等到那么长时间以后,现在正是要出新闻的时候,你江城这个时候做了一个冷处理怎么得了呢?

显然在这个时候李天舒也感觉有些无奈,原定的计划肯定是不能够改变的,虽然华国中这个时候已经出招了,但是自己却不能够贸然行动。

胡翠华进来道:“书记,门口有一个叫钱学峰的人找你,说跟你认识……”,钱学峰是中纪委的副书记,到了江城实在是太过低调了一些。

一个人独自走在那边,很少会有人注意到他,除了那些手拿相机的记者,身上没有东西的人反而是能够进入。

江城市门口的武警盘查的很是严格,毕竟不能够让这帮记者影响到了正常的工作,记者可以进去,但是进去之后都是被安排在了会议室。

李天舒也只能想到这个办法了,先让一些人跟这帮人扯皮扯一会,这帮记者还真是闲来无事,有些新闻就趋之若鹜了。

实际上一般的城市出现了这样的问题还真的很难引起这样的轰动效益,可是江城市不一样,李天舒这个人本身就是一个新闻的爆发点。

话说李天舒年少、身居高位这样的噱头已经够不错的了,最重要的是李天舒还经常有惊人的举动。这一点就非常令人开心了,尤其是那些记者。

只要李天舒一开新闻发布会,不止是国内的记者,甚至一些国外的记者都赶过来捧场,他们对于这个共和国年轻的高官也是非常的感兴趣。

自从国家改革开放以后,华夏的政局非常的稳定,西方国家也开始注意这个庞然大物正在火速的崛起,华夏的政治核心层他们也频频开始关注起来了。

李天舒作为国内目前最为年轻的几个高官之一,他们自然是非常的重视,尤其是李天舒那光彩夺目的政绩,更是他们争相报道的东西。

江城市目前正处在风口浪尖上,新闻发布会还有好几天才开,这帮记者已经没有任何底线的开始运作此事了,现在他们哪里还等得了那么长的时间呢?

李天舒听到钱学峰的名字眉毛上扬,显然是有些惊讶,不过很快李天舒就自己起身,然后快速的小跑出了房间,开门之后一看果然是中纪委钱学峰书记。

“钱叔,您怎么来了也不通知我一下?我好让人安排接您去啊……”不管怎么样,钱学峰是上一辈和父亲齐名的人物,自己就是要表达出自己的敬意。

“呵呵,天舒啊,好些年不见,越来越成熟了嘛!”钱学峰这一次到江城连自己的儿子都没有告诉,直接跑过来和李天舒开始交谈,这个里面也是有原因的。

自己的儿子什么时候不能够见?这一次的事情如果不是李天舒在背后指点江山的话,只怕现在也没有这么大的收获,从现在来看,华家果然是让自己的儿子当一颗棋子。

棋子也有价值,若是被人作为一颗可有可无的棋子,作为原先京城如此大的一个家族的继承人,他怎么能够接受得了呢?有些时候尊严比什么都重要。

李天舒哈哈一笑,然后上去搀扶着钱学峰,虽然钱学峰还没有到那个程度,事实上这个就是李天舒表现出来的一个姿态,让钱学峰的内心非常的舒服。

李家目前势力颇为的大,李天舒的态度已经能够代表着李家的态度了。事实上自己也曾经去看过华立民,华立民对于自己的态度甚至有有些傲慢。

华立民这种人姓格非常的强势,他尊重比自己强的对手,因此在和李天舒共事的过程中,他的态度从不好到好经历了一个蜕变的过程的。

可是钱家呢?在华立民看来钱家就是依附在自己家族中的一条狗而已,虽然这个狗可能是藏獒等厉害的狗,可是再厉害的狗他也觉得始终就是一条狗而已。

钱学峰并没有阻止李天舒这么做,一旁的胡翠华看着颇为的惊讶,显然没有想到李天舒的姿态会放的如此的低,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胡翠华现在的心中自然是这么的想着了。

钱学峰坐下来之后,李天舒朝着胡翠华道:“翠华,把那个极品铁观音泡一壶出来,给钱书记尝尝……”

钱学峰哈哈一笑道:“呵呵,没有想到天舒这边还有新上的极品铁观音,我那边的一点存货早就被我给霍霍光了。呵呵……”

胡翠华嗯了一声,然后转身就过去泡茶了,李天舒笑着道:“那个是我的秘书胡翠华,是一个不错的年轻人,有担当有想法。”

李天舒给胡翠华的评价也是非常的高的,让胡翠华心中还是非常的激动的,胡翠华知道书记之所以看中自己,恐怕还是因为自己在恒水镇没有给他丢人。

钱学峰笑着道:“官场上人才很多,就看你怎么去用他,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长处和短处,只要用好了,那就是成功的。”

李天舒点点头道:“是啊,每一个人但凡是能够进入体制,总是有他的长处的,领导者最主要的就是善于发现这些人的长处,在这方面我的火候还是欠缺了一些的。明博同志怎么没有陪着钱叔?需要不需要我叫明博同志过来一下呢?”

钱学峰摇摇头道:“我这一次来江城并没有通知任何人,我的人已经在江城某处待命了,呵呵,这两天闲来无事就到处走一走看一看,不得不说,江城发展的不错……”

李天舒有些受宠若惊的说道:“能够得到钱叔您这样的评价,我这个市委书记还真是非常的欣慰的。”

钱学峰笑着道:“我这个人的脾气你也应该是知道的,一是一,二是二,所以在工作的过程当中我也得罪过一些人,但是我这一生个人觉得问心无愧,对得起党和国家的事业。”

对于钱学峰的为人,李天舒并不怀疑,钱学峰当年有一个很著名的事情就是因为贪腐问题顶撞了自己的顶头上司,虽然钱家势力很大,但是当时在市纪委工作的钱学峰并没有人知道。

他的家世背景没有在地方公开,到地方就是为了去锻炼的,最后在钱学峰的坚持下,查处了一桩巨大的贪腐案件,由此成名。

李天舒微笑着道:“我还有很多跟钱叔叔学习的地方,钱叔这一次来江城应该会住上一段时间吧,就请钱叔叔指点我一二……”

钱学峰道:“明博这个人比我强,做事情懂得分寸,从不冒进。总的来说我还是满意的,但是有些时候在一些原则立场的问题上,他总是表现的有些犹豫。其实我对天舒你的了解还停留在一个表面,当年大家都认为你调皮捣蛋,说句良心话,我也是这么觉得。可是后来你的表现足以让任何人惊艳了……”

李天舒笑着道:“钱叔,您可别夸我,我这个人还真的是经不起夸赞的,容易骄傲,呵呵。明博同志在江城做了很多的实事,这一点我很高兴。钱叔您培养了一个好儿子。”

钱学峰道:“他不如你,也不如华立民,但是总的来说还是可以在官场上继续走下去的。如果不适合从政,我坚决不会让他走这一条道路的,这一点我想你也应该是知道的,我的二儿子我就没有让他从政,因为他根本不适合这一条道路,钱家无论是兴旺也好,衰败也罢,至少我会让他们活的好一些……”

李天舒点点头:“钱叔的话我同意,可是有些时候却身不由己,即便是你与世无争,别人却也不容得你在这边逍遥快活,一旦进入名利场,很多事情已经由不得你做决定了。”

“李家的事情我也知道一些,当年能够力挽狂澜,这个里面应该有天舒你的一份功劳。能够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做出如此的改变,李家应该兴盛。”

“一路走来,颇有些腥风血雨的味道,有些时候我感觉活的有些累。不过看到百姓们露出幸福的笑脸,那一刻我觉得我做的事情还是很有意义的。虽然很多事情并不能够让所有人满意,但是我还是要让绝大多数人满意。”

“天舒志存高远,这一次我过来第一就是要感谢天舒你在这一次的事情中能够帮助明博度过难关,帮助我们钱家度过难关,这等恩情,我钱学峰铭感五内。”

钱学峰这么说是有他的道理的,因为在钱学峰看来,这种事情对于他们整个家族来说都是有着非常重要的转折意义的。

虽然钱学峰觉得自己看得开了,实际上在这样的圈子里面,谁能够真正的看得开呢?有些时候他们享受的就是一种斗争的过程,这个是一个享受的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