巅峰权贵

第九百零五章 要行动

李天舒回到了环江县,而王高峰则是在附近一个地方静静的等待着天黑,现在大家最为感兴趣的自然就是这个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

不仅仅是李天舒,即便是王高峰也是有些好奇,这么一个贫穷的小农村,能够隐藏什么样的惊天大秘密呢?值得他们如此的神神秘秘。

夜晚,月朗星稀,寒风飘过,风声呼啸而过。

王高峰身穿的是黑色的西服,在黑夜中几乎是看不到他的人的。

王高峰很快的就接近了小石林那边的木屋,从这边看过去,那边还有依稀的灯光,王高峰不断的接近着小木屋,他就是想要看看这个里面到底隐藏着什么。

“大家伙快点搬,咱们现在只有靠晚上搬这些货了,我可告诉大家,要是被发现了咱们一个个的都别想活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在王高峰的耳朵中响起。

王高峰很快就判断出这个声音应该就是石宝的声音,“一个个都活不了了?”

王高峰有些奇怪,看着忙忙碌碌的人群在不断的搬着货箱,王高峰决定趁着大家都在忙不注意的功夫,弄一箱过来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如此的兴师动众。

王高峰的身手,弄个箱子还是非常的容易的,毕竟这个箱子看上去就和普通的装苹果的箱子差不多大。

箱子到手之后,为了不被这些人发现,王高峰特地离了远一些,就是为了看看这个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不过天色有些黑,闻着气味又闻不出来,王高峰只能看着了,箱子摸上去冰凉的。

王高峰感觉自己无法识别,只能够抱着箱子往回走了,现在既然不知道人家是干什么的,就只能够带回去慢慢的研究了。

王高峰走后,石宝等人并没有发现,他们这边少了一箱货物,实际上现在这种时候少个一两箱货物是根本看不出来的,因为这个实在是太多了。

李天舒看着王高峰抱着一个箱子回到了他们约定的地点,李天舒笑着道:“高峰,让你去刺探军情,怎么还给你发个福利啊?呵呵……”

一旁的胡翠华也是笑了笑道:“高峰可有些阿飞的风格啊,哈哈。”

几个人笑了笑,王高峰道:“他们从木屋子里面搬东西出来,可以肯定的是,这个木屋子里面肯定是内有乾坤的,否则就凭借着那么大的木屋子是不可能放置这么多的东西的,我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就知道他们在搬东西……”

“所以你就顺手牵羊的弄了一箱回来?”胡翠华笑着道。

王高峰道:“我之前听到那个石宝在那边大声的吆喝了一句,如果被发现了大家就都死定了。我感觉他们运送的东西很有可能是毒品之类的……”

李天舒道:“你已经确定这个是毒品了?还是没有确定是自己想象的呢?”

王高峰道:“我不认识毒品,或者说我认识毒品,但是让我黑灯瞎火的去闻的话,我是闻不出来的,所以我就拿了一箱回来,他们并没有发现。”

李天舒看着王高峰手上拿着的箱子,心情突然有些沉重,如果真的要是有问题的话,那么应该怎么办呢?难不成这个里面真的是毒品?

李天舒有些担心,又有些纳闷,这么偏僻的一个小农村,怎么可能会有毒品呢?

王高峰用军刀划开之后看了看里面的东西,仔细观察了良久道:“老板,这个不是毒品……”

李天舒道:“不是毒品?不是毒品那又是什么?不是毒品他们至于那么神神秘秘的?难不成这个又是什么不可告人的东西不成?”

李天舒还真是怀疑这个有可能是毒品,可是王高峰却说不是毒品,而且说的很笃定,王高峰道:“虽然这个不是毒品,但是却是假药。”

“假药?”李天舒的脸色阴沉到了极点,说实在的毒品这个东西,只要你有克制力很多人都是可以抵御得住毒品的诱惑的,可是假药却不一样。

很多人会因为这个东西丧命,国家对于这一方面药品安全问题抓的是非常的严格的,没有想到他们竟然是在这边有一个假药的窝点,而且看规模还是非常的庞大的,这个就不得不令人震惊了,一个穷乡僻壤,还能整出这么大的事情?

李天舒沉着脸道:“回去,翠华给我接镇江书记的电话。”

胡翠华也是严肃的点点头,李天舒心中的气愤是无以复加的,他没有想到自己来的地方,是这样一个地方,这石军和石宝该杀。

现在已经九点多钟了,杨镇江还没有睡觉,看着是李天舒的电话,杨镇江接起来笑着道:“天舒同志,还没有睡觉啊?”

“镇江书记,我现在在荆楚市环江县的小石头村,我有一个重要的情况想要向您汇报一下,不知道您现在有没有时间?”李天舒的声音很沉稳。

杨镇江道:“你悄无声息的就跑到了小石头村了?我们这些老胳膊老腿都还没有出发呢,年轻人就是有冲劲啊,有什么想法你就说说吧,也算是给我们开一个好头……”,杨镇江并不知道李天舒去了小石头村。

李天舒沉声道:“我是昨天来到小石头村,听到了群众的一些反应,又从纪委那边得到了一些资料,环江县的形势很复杂。就在今天,我的司机王高峰在小石头村后面的树林里面,发现了一个制造假药的窝点……”

杨镇江沉着脸道:“什么?制造假药的窝点?这些人还真是大胆妄为啊,既然发现了,天舒同志啊,我的意见就是绝不姑息。”

李天舒道:“我也是这个意思,只是目前我不知道有多少的涉案人员,环江县乃至荆楚市,到底有多少的人牵扯到这边案子之中,可以肯定的是,这个背后一定有一个利益网,环江县政法委书记陆卫明的犯罪证据,已经由当地纪委的一个小同志提供给了我们,我的意思是以纪委调查的名义双规陆卫明,打开这个缺口。”

杨镇江道:“这件事情你放心大胆的去做,荆楚市军分区的司令员是经得住考验的同志,必要的时候也是需要地方政斧和军队合作嘛。”

杨镇江没有想到这些人的胆子也实在是太大了,不过这件事情他知道还不是很清楚,其实让李天舒去小石头村是褚天江提出来的,那个时候杨镇江还是有些奇怪呢,褚天江当时的理由还挺搞笑。

褚天江当时说:“小石头村可是环江县的地盘,万副书记的老家就是那边,天舒同志既然接了万副书记的班了,那么去支援一下万副书记的家乡也是应该的。”

李天舒当时还真的以为是这样,可是到了这边才知道并不是这么回事,这件事情哪里是什么帮助万荣胜啊,简直就是要把整个环境下搞个天翻地覆。

现在李天舒也是骑虎难下,他已经不得不面对一个现实,要么放弃原则,要么就和万荣胜势不两立。既然是这样的结果,李天舒实际上已经是没有选择了。

李天舒有些犹豫道:“镇江书记,我打电话的主要目的其实是……”

杨镇江道:“你是不是怕和荣胜同志的关系闹得不可开交啊?我想在这件事情上,荣胜同志还是经得住考验的。况且,这些都是抹黑他家乡的行为,荣胜同志的党姓和原则还是能够经受得住考验的。”

李天舒呵呵一笑道:“呵呵,书记我知道了,我想尽快行动,如果现在再不行动的话,到时候恐怕想要在行动有很多的东西都已经来不及了。”

每迟一天,就有很多的变数,他们这些假药到底是卖了还是干什么的?这个谁知道他们运出去是干什么的?看样子这些天应该是已经运出去不少了。

幸亏这边卡车是开不进来的,否则的话,就这些东西恐怕很快就弄走了。

杨镇江道:“行动要看,既然环江县政法系统有问题,那么就要速战速决。先把主要源头控制起来。”

李天舒道:“请书记放心,这件事情就交给我吧。”

挂完电话之后,李天舒道:“去荆楚市军分区,速度要快。”

王高峰点点头,然后风驰电掣一般的朝着荆楚市开了过去,虽然他不认识荆楚市军分区在什么地方,不过他还是认识荆楚市在什么地方的。

只要到了荆楚市之后,那么一切的事情就好办了,就算是不认识路,自己还没有一个嘴么?李天舒的意思就是要很快的解决,要是真的等这帮人东西运出去的话,到时候恐怕又要发生很多的事情了。

荆楚市并不大,从小石头村上了马路之后只有一个小时多一点的路程就到了荆楚市。到达荆楚市的时候已经快十一点钟了,不过路上还是有一些人的。

王高峰停下车打听了一下荆楚市军分区的位置,然后很快的将车开到了荆楚市军分区,看到门口几个站岗的士兵,王高峰道:“老板,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