巅峰权贵

第一千二百九十一章 改革与支持(一)

洪书记邀请苏江招商团吃饭,实际上是奔着李天舒一个人去的,不过对于洪书记来说,这一次沪海也是有所斩获的,他的心情也是非常的不错。

吃过饭以后,李天舒和洪书记还有郭宇航三个人到了酒店的房间,洪书记实际上主要是为了和李天舒交流一番。

“天舒省长,这一次我听说在美国你给了我们沪海代表团很多的帮助,感谢你们对我们沪海的支持。”洪书记主动是伸出手和李天舒握了握。

李天舒用力的和洪书记握了握手道:“洪书记,咱们都是华夏儿女,在外面自然是要互帮互助的,我相信我们苏江有困难,沪海代表团的同志也是不会袖手旁观的。”

“呵呵,这个倒也是,不过我还是很感谢你的。另外对于郭总裁之前在闽南对我的帮助,我也是非常的感激。”洪书记也是和郭宇航握了握手。

如果之前郭宇航还真的不会把洪书记太过当一回事,虽然是省委书记那也就那么回事,郭宇航见过的省部级干部也是不在少数了。

不过自从李天舒有一次透入出一些小道消息,说洪书记很有可能是下一任总书记的人选的时候,郭宇航也不敢造次了。

“洪书记,我们华盛集团都是以发展华夏为己任的,闽南的投资是李省长牵头,我和李省长的关系非常的不错,而且我也相信李省长的眼光。现在看到洪书记能够如此这般,我自然是跟觉得物有所值了,呵呵。”郭宇航有些谦虚的笑了笑道。

“一个企业家能够时时刻刻的想着为国家做出贡献,这样的企业我们就是要大力扶持的,我相信中央这边应该对于华盛集团也是有一些特别的照顾嘛。”洪书记笑着道。

在李天舒来之前,宁总已经听过专线和洪书记聊过,再过几个月,洪书记就要接替之前一个常委进入中央政治局任职常委。

而且这一次他是以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党校校长的身份进入政治局,再过个一年左右,副主席的位置自然就是他的。

现在的一切都是在为以后做打算,可以说这件事情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即便是现在想要改也是不太可能了。

宁总好容易花费了大的代价才能够将洪总作为接班人,他为了这件事情可是花费了巨大的代价的,绝对不可能轻易的就转变的。

李天舒笑着道:“华盛集团能够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是绝对和中央政斧的支持分不开的,在这一点上我也是跟宇航说过好几次,宇航也是有着一颗感恩的心的。”

郭宇航笑着道:“洪书记,其实不管什么时候,只要我们华盛集团有这个能力,我们一定不辜负国家对我们的期望和赋予我们的责任。”

洪书记摇摇头道:“有些事情是国家的事情,我们不能因为一个企业发展的好我们就去找这个企业来帮助国家,企业发展的好,本身就是带动了就业人口,增加了税收,如果企业有社会责任心,那是他们的事情,如果没有责任心,那国家也不能够说什么。一视同仁。”

洪书记的观点就和别人有些不太一样,很多人都认为华盛集团如此的有钱,就算是拔毛也是应该的,可是洪书记认为不管是一个赚钱的企业还是一个亏本的企业,为国家做贡献都是他们自愿的情况下,如果捆绑,本身的意义也就变化了。

李天舒也是笑着点点头道:“洪书记的观点我是同意的。”

洪书记笑着道:“天舒同志,可能你也应该知道一些消息了吧?我再有两个月就要离开沪海了……”

“嗯,我听大伯说过这件事情。”李天舒并没有否认,然后道:“恭喜洪书记了,呵呵。”

洪书记笑着道:“我接受你的恭喜,实际上位置越高相应的责任也就越大,这一点我相信你我是有同样的感受的。”

李天舒道:“在其位谋其政,之前接受美国新闻媒体采访的时候我也是这个观点。”

洪书记道:“我要跟你聊一聊的就是这个问题,之前看到你在那边说的一些话,我跟你也是有些感同身受。”

李天舒笑着道:“国家发展到现在,经济是进步了,但是滋生出来的问题也是非常的多,如果国家在不进行整治,亡党亡国的危险并不是不可能存在的。”

李天舒的话敲击着洪书记的心灵,如果说以前李天舒看到未来的总书记还是会紧张,现在的李天舒已经抛开了一切的杂念。

自己已经到了这个位置了,有些事情也不需要太多的隐瞒,该怎么样就是怎么样了。

“你在美国那边的采访新闻我也看过了,关于反腐问题,我认为你是正确的,而且也是必须要这么做的。反腐就要有力度,如果都是一些无关痛痒的人,我看还真的是很难有成效,也起不到什么敲山震虎的意思。”

洪书记最为关心的其实还是反腐问题,洪书记在闽南的时候就查处了大案要案非常多,尤其是大型集团姓走私案的告破,让洪书记在当地的威望非常的高。

李天舒道:“洪书记,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朝代,[***]都是亡国的根源,现在整个社会的风气已经是到了一个令人发指的地步。托人办事要收礼,找工作要收礼,即便是孩子上学,去医院看病也是给老师、医生送红包,如果不送就会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

洪书记道:“党政集团、企事业单位的集体[***]和个人[***]问题是非常的严重,兴建楼堂馆所享受在先,大吃大喝瞎玩乱收在后,这些都是需要解决的问题。改革要破除阻力是很难的啊。”

李天舒笑着道:“说难很难,所简单我认为也是很简单的,只要有人响应,只要有人支持,我认为其实还是有办法可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