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公好涩

第10章 人肉垫子

第10章 人肉垫子

还好,没有一个敢笑的。

挥汗如雨地跑着,我还如是安慰自己。

“呃,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

他们统统复苏了,一起前仰后合地大笑着,有的眼泪都流出来了。

“哇呀呀!你们别笑了,快拦住这畜生啊!”我知道有些小小的搞笑,但是笑场其次,救人要紧吧。这个……一头大公猪,要死地撞上我,也是非常有生命危险的。

对的,你猜的没错,偷窥我小解然后又被我教训的家伙,是一头脏呼呼的大公猪,呃,他嘴角还挂着一块块脏巴巴的大黑猪!

我围着他们转,坏心眼的希望,追我的家伙眼神不济,去撞其他人等,却没有想到,该死的竟然带了博士伦一样,贼精贼精的,就在我屁股后面死追。

我肚里空空,又刚刚排出一份热量,再这样没命的奔跑,真是想要我昏厥。

我跑得大汗淋漓,院子里黄烟滚滚,这群看热闹的人,宁可咳嗽着也坚持岗位,在那里不停地笑。

“你个混蛋王八蛋!你不要再追了!靠!狗娘养的!牛屎虫搬家---你滚蛋!你杂种,你臭东西,你死不要脸!”我气急败坏,边竭力抡着两条瘦腿,边对着身后的公猪大骂。

想我当年与学校第一泼妇骂街,可是一天一夜不曾停嘴,最终,我用最毒最狠的话把那娘们骂晕了。赫子说,人家是饿昏的。

“哈哈哈哈……”我的经典大骂,又惹来那群人的大笑,笑声更甚。

“嘭!”只听一声物体相撞的巨大声音,我趴在了地上。

死猪终于顶到了我的屁屁,把我撞得向前飞出三米远,才抛物线落地。

标准的狗啃泥姿势。

那头雄性畜生感觉报了两脚之仇,拽着大肥臀,颠啊颠的,回它的窝窝去了。

“呃……该死的……”我自认倒霉,从地上爬起来,却感觉身上并没有与大地亲密接吻的那种疼痛感,看看地上……

嗬——!

瞠目结舌。

哇,竟然躺着一个扁扁的人体地毯。啧啧,除了那脸压扁如同大饼外,身上也是穿着正经八百的衣服,古代地毯真是仿真哦。

我说我没有摔痛,原来有这样一个肉肉的,软软的垫子放在这里啊。

嘻嘻。正在感叹,看到了自己脚边多了两只脚,修长的、整洁的两只男鞋。

顺着人家的腿,我看到了这双脚的主人——一脸苍白的金淮染。

“啊呀!早啊,我的大侄儿!呵呵,昨晚睡得好吗?看你的脸色……呵呵,你到这里看望你十三姨我了?好孩子,真是个好孩子!”

他比我高出一脑袋,我需要稍微费力的拍着他肩膀。这家伙,也不胖,肩膀有骨头,挺硌人手的。

他脸色先是一红,瞅了瞅我放在他肩头的手手,然后顿时又一白,像是白纸一样白,干涩而小声地说,“家母与我一起来看看十三姨……”

家母?他老妈?不会是金老爷的正妻吧?

我立刻攒上一堆灿烂的笑容,巴结地说,“啊,太感谢夫人了,呜呜,夫人真是善心人,这样体恤我。那个……夫人呢?”咋的没有见到他身后有中年妇女?仅仅是有几个傻掉的年轻丫鬟而已……

一颗汗珠在我鬓角滑下。

“家母……在那……”金淮染怯怯的,用手朝地上指了指。

我的天神!不是吧?

被我压扁的所谓的垫子,竟然是他老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