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公好涩

第15章 与他吃饭

第15章 与他吃饭

饭菜上全,我对着满桌的盘子色色地一瞄,立刻口水纷飞。

哇,真是让我爱煞啊……全都是色香味俱全的带有肉肉的好吃的!

从小我和赫子就没有吃过什么好饭。在孤儿院里,一直都是清汤寡水,轻易吃不上一次肉类,更别说奶制品了,能够解决温饱就不错了。记得赫子五岁那次,因为在孤儿院里吃了发霉的面包,结果上吐下泻,半夜差点拉死在**。值夜班的阿姨在隔壁的单间里睡得酣畅,不论我怎么敲门她仍旧打着响亮的大呼噜,最后没有办法,是我敲碎了她屋里的玻璃,才吓醒了她。嫌我吵到了她睡觉,狠狠掴了我一巴掌,她才把赫子送去就近的诊所。医生说,赫子从小胎里带来的体质弱,这一次若不是及时送去医治,估计小命休矣,没戏唱了。

从那以后,我便把好吃的勉强算是卫生的食物都留给他,而我从小就命硬,身体结实,于是就算吃些凉的、脏的、差的饭,也没有什么大问题。

喜欢吃肉,便是从小艰苦的环境里落下的一个病根,即便稍微多一点的时候,成了小混混头子,终于随便大开杀戒地吃肉了,还是没有改了这个爱吃肉的习惯,见到肉类,便如同见了亲爹娘般亲切。当然,咱也不知道亲爹娘是啥种滋味。

“唉……”想到我亲爱的小赫子,还是不免先难过一下,然后才抡起筷子,急速地抄菜里的肉肉吃。

滑肉片……嗯,又嫩又香;炖猪蹄……哇塞,又腻又香;红烧鱼肉嫩味鲜,烹兔肉野味十足……

我吃啊,大块的吃啊,满嘴流油,满腮鼓翘。

嗯嗯,正畅快淋漓地抱着一只鸭腿使劲啃着,才发现我对面的小染染竟然成了雕塑,傻呆呆地看着我大快朵颐。

“咳咳……嘿嘿,你怎么不吃啊?光看我作甚?”

他舔舔舌头,才难以置信地说,“晓雪,你的胃口真是了不起,吃东西好像打仗一样,又快又狠的。你是不是很饿了?把这些肉类都吃得很香甜啊。”

肉类就是香甜啊,笨死。

“呵呵,还行吧,我们这些人,不像你这样的公子哥这样娇嫩,什么都可以凑合的啦。来,别愣着了,把这个鸡翅吃了!”我极为大方的把他家的食物递到他鼻子下面,他愣了愣,在我威逼利诱的笑容里,终于艰难地接住了那个鸡翅,吞了好几口唾沫,才看着我啃东西的样子,勉为其难地开口去吃。

“怎么?鸡翅不好吃吗?”看他吃一口就皱起眉头的样子,真是像在吃牛粪。

他便点点头,又看我下巴上的菜汁和油,马上摇摇头,“不是的……挺好吃的……”

“那你还犹豫什么,那就大口地去吃啊!”

我又用自己的手,推着他的手,使劲往他嘴里塞,硬生生把那鸡翅都捅到了他的嘴巴里,才满意地大嚼着自己的食物,满意地审着他。

他吃东西,有点像是小赫子那样,挑剔而缓慢,每次吃饭都像是完成重大任务一样。

所以,才会像赫子那样,生得清瘦。

我这才呆呆地去看小染染的脸庞和纤手,有一秒钟的走神。

我……是不是太想念小赫子了?从小一起相伴的玩伴,像是亲兄妹一样相濡以沫的深厚友情,我竟然对于照顾、惦记小赫子养成了一个不可或缺的习惯。没有他,我心底空落落的,很是难捱。

那……就权且把小染染看成小赫子,让我的心,暂时不空位?

这样想着,我对小染染的笑容里,便多了一份温馨,“不要光吃菜啊,也要吃点谷类的,否则就不健康了。来,把这碗米也顺便吃下去,正好压一压这菜的咸意。”

一小碗香米放在他跟前,小染染却目瞪口圆,“还……还要吃米啊?”

【支持香香的亲,香香好有动力码字!今天初步定下三更,故事有趣搞笑,曲折离奇,跌宕起伏,敬请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