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公好涩

第21章 看到偷情

第21章 看到偷情

(bxzw.com)????呼呼,比A片可是好看多了、激烈多了、吓人多了!????靠!??

天色即便有些黯淡,也遮挡不住前面的撑霆裂月、为鬼为蜮地强悍进攻。///www.sxiaoshuo.com?最快的小说搜索网//

我看得眼珠子往下掉,嘴巴大张着,估计飞进去苍蝇蚊子都是小意思——目瞪口呆。

一棵不算很粗大的树在男人汹涌澎湃的进攻下,跟着不停地晃动。

一个鬓云乱洒的年轻女子娇无力地倚在那棵树上,前襟敞开着,露着她粉光若腻、冰肌莹彻的晶莹肌肤,下身的裙子早就不复存在,被拖拖曳曳地垂在身后。

她微微闭着眸子,脸腮红润,粉唇轻启,从那唇齿间不停地唤发出让人脸红心跳的呻吟。

“啊!饶命啊……好好啊……嗯啊……”她一边叹息着一边低唤着,一边不停地扭着身子,她两只莹白的裸臂死死地盘绕着男人的脊背,两条腿那样分开着,抖着。

“小贱人……”男人闷闷地骂了一声,更加不客气地挺送着身子。

他背对着我,虎背熊腰,高大威武,与女人不同,他身上衣服完好无损,也就是下摆被他撩了起来。///www.sxiaoshuo.com?最快的小说搜索网//

“嗯……嗯……啊……”女人竭力要屏住呻吟,可是男人一次次为鬼为蜮的猛冲,让她还是遏制不住地爆发出一声声尖叫。

那树,便跟着女人的颤抖而颤着……

我捂住鼻子,唯恐流出鼻血。

这古代人真是开放啊,竟然都不满足屋里的享受,跑到这茵茵竹林间来个纯大自然的欢爱,佩服。

我正看得感慨万端时,突然感觉脸上怪痒痒的,于是皱眉,垂目去看自己颧骨,妈妈的,竟然有个七星瓢虫在我脸上慢悠悠地爬着。

“啪!”我狠狠拍了自己脸上一巴掌!小东西,你以为我梅晓雪的脸蛋上是你的跑道啊。

嘿嘿,小样的,看你还往哪里跑。我看着手心里的那只七星瓢虫,自语着。

“谁!”一声暴喝,犹如惊雷,擂天倒地。把我吓了一跳,手一抖,瓢虫脱手逃掉了。

呃……?⊙?o?⊙???我撮圆嘴巴,眼睛也傻愣愣地看着身前的大块头。//www.Sxiaoshuo.com?最快的小说搜索网//

忘记自己是偷窥者了……

“嘿嘿,晚上好啊……”我皮笑肉不笑地摆摆手,缓缓站起来。

“你是谁!”已经逼到我身前的大块头男人,一把钳住了我的下巴,把我的小脸抬得高高的,与他阴冷而凶恶的眸子相对。

他比我高出一个脑袋还多,杵在我跟前,显得我好矮小,他就那样劈腿站着,恶狠狠地捏着我下巴,俯视着我。

“我、我、我……”我怎么说话啊,他把我嘴巴捏得那么紧,人家根本就无法说话嘛。

这个男人长得不赖嘛,浓浓的剑眉,极有个性的直冲鬓峰,狭长的眸子,阴冷如潭,看不到底。高挺的鹰钩鼻,带着无数的狠虐,薄薄的嘴唇自来的一股子嘲讽的冷笑。

看到他的五官,我就不由得想到了冰块和地狱。

“你、你、你松开我啊……”我踮着脚打着他的铁掌。

“哼!”他鼻子哼了一声,松开了我的下巴,却一勾臂,揽住了我的腰,把我身子向他一搂,他坚硬如铁的小腹便死死抵住了我,冷冷地盯着我,问,“谁让你跑到这里来的?你是谁?哪房的丫头?”

衣衫不整的女人有些慌乱,还有些阴鸷,匆匆地收拾着衣服,冷冷地说,“焕,不要留下她的命……”

啊,死女人,竟然想杀人灭口……那看来他们是野鸳鸯来偷情了。

“这里没有写着不许进入吧?我全当什么都没有看到,你们继续,继续。”我哈哈一笑,想要从这个叫焕的男人桎梏里逃出,可惜是徒劳,人家的铁臂万分有力,丝毫不松地搂着我腰。

他对着我凶残地一笑,“你看了不该看的事,想这样就走吗?”

呃,真是一个性格摸不透的魔鬼。虽然一直在淡笑着,却让人感到了彻骨的冰冷。

女人走过来,上下扫视了我一顿,伏在男人背上,娇滴滴地说,“焕,杀了她!以免留下祸患,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笑里藏刀啊……

“杀她作甚?我楚不焕做事情,什么时候惧怕过谁?传出去又如何?我看谁能够耐我楚不焕若何?再说,杀她太容易了,可是那样就无趣了……”他狂傲地睨着我,眯了眼睛,贴近我,轻轻地说,“小东西,你的眼睛惹到了我……”

我赶紧看脚丫丫,“我不是故意要看你们造人的,我对于这方面没有什么爱好,只不过就是凑巧经过,我会保守秘密,当做不认识你们的。我身份低贱,身世可怜,一没钱,二没势,比地上的蚂蚁还不值钱,楚英雄杀了我,那才叫大炮打麻雀,大材小用了。”

“呵呵,有趣。”楚不焕轻笑两声,“嘴巴还挺利落。你叫什么?”

“呵呵,英雄,大英雄,俗话说,好男不跟女斗,您大人有大量,宰相肚里能撑船,权且把我当做一个屁,放了吧。我可以拿我的狗头向你保证,今后绝绝对对不认识二位,今天,我眼睛没有带来,就是个瞎子。”我才不会那么笨,告诉他我的名字呢。

“哈哈哈……”我不伦不类的话,惹得他仰脸一笑,歪嘴审视着我,一字一句地说,“遇到我楚不焕,想要平安无事地离开,那是不可能的!你看了我的好事,就必须给我留下一样东西!”

我很大方啊,千年不遇的一次阔绰大方,“给,这是我刚才抢来的半个饼子,留给你,当做门票费吧。”从袖子里拽出来黏糊糊、皱巴巴的半个菜饼子。

看戏要交戏票钱的,我知道的,何况是这种带颜色的折本戏,费用更是要高一些喽。

【猫猫每天都会更新的!请亲们多多支持鼓励嘛!收藏加投票推荐!】

bxz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