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公好涩

第59章 陶莉娜这个女人

第59章、陶莉娜这个女人

我一听来了什么将军府的小姐,立刻消失了泡澡的兴致,匆匆忙忙套上衣服,连袜子都没有来得及穿,就拖拉着鞋子跑了出去。

“姨奶奶!您的头发还没有梳呢,慢点啊您!”弯竹惊慌地在我身后喊道。

我摆着手,“罢了罢了!还梳什么头发啊,敌人都打到门上来啦!”我的情敌……

我长长地直发就那样猖狂地披在脑后,随着我的步伐而左右飞扬。

“啊!敌人?什么敌人?”弯竹听呆了。

青竹也焦急地喊,“姨奶奶,您的衣服……”

衣服?衣服怎么了?后面她说什么,我都没有来得及听,就已经撒丫子跑远了。

期间,因为过分焦急,跑得不分东西南北,而撞翻了好几个丫鬟。

“你祖奶奶的,净在关键时刻挡我的路,让开啊!”我像是一颗炮弹,拖着一屁股的火星星向着金府的前院跑去。

呼呼呼……脚下生风,跑得晕头转向。

透过十字格子的花窗向里看,正好能够看到前院庭院里的情景。

我擦擦汗水,憋住在胸腔里胡乱冲撞的气息,凝神去看。

“淮染哥哥,好久没有见到你去我们府里玩了,怎么不去了呢?”一个轻柔的女孩声音传来,我透过一层层的花叶看过去,只见花丛里,一个粉衣女子甚是扎眼。滚圆的眼睛忽闪着稚气和温柔,涂着朱红的唇色的嘴唇显得分外鲜亮。

这是一个十分妖娆的女人,比我有十倍女人味的女人。

我顿时升腾起万丈烈焰,纯属的嫉妒。

咔吧咔吧声,是我握拳咬牙的噪音。

“嗯,陶小姐,今天你来金府,是要去看看家母吗?”小染染淡漠的神情,不曾去看一眼那个陶小姐美艳五官一眼。

嗯,小染染不去注意这个小**的脸,我心底还算舒服点。

“哎呀,淮染哥哥,别这样生分嘛,喊我莉娜就好了啊。”

那个粉衣女子抬着脸去仰望着小染染,扯着他的一只袖子晃荡着,极是媚人。

妈妈的,敢如此撩拨我的小染染,等着吧,若是落在我手里,我一定要把她的小爪子都一个个腌成老咸菜。

小染染不为所动的,做出一个请的姿势,极为客气地说,“陶小姐,家母在里面呢,请往这边走。”

陶莉娜嘟起小嘴,略有不悦,“淮染哥哥,人家来这里,一是看望金夫人,二来也是看看你嘛,刚才我已经给金夫人请过安了,现在就是专门来看你的……请你不要对我这样冷淡好不好。”

小染染便显得有些尴尬,站着也不是,走也不是的,反正不去看陶莉娜的眼睛。

“淮染哥哥你看看我嘛,你为什么不看着我?难道我不好看吗?淮染哥哥……”陶莉娜围着金淮染不停地转,一边在金淮染身上蹭着。

“可恶!”我情不自禁低声骂道。

“你说谁可恶?”一个人在我身后问。

我想也没想,就直接回道,“谁?当然是那个叫陶莉娜的小**!哼,瞧她那副嫁不出去的浪样,恨不得贴到小染染的身上去了,可恶!”

“呵呵,小染染是谁?”

“不就是里面的金淮染嘛!”我朝里指了指,眼睛却死死盯着陶莉娜步步紧逼地征讨着金淮染。

“哦?金淮染的小名叫小染染吗?”

我这时候才回头不耐烦地瞟了一眼主动跟我搭话的男人,斜眉竖眼,“喂,你这个家伙,你是哪个房里的小子?”我怎么没有见过他?

长得还不赖嘛,晶亮的眸子,饱满的额头,挺直的鼻梁,不大不小的嘴唇。他此刻正对着我笑,露出他洁白的贝齿。

他笑了笑,也不回答我,却挤到我身边,往窗口里面看,也是啧啧赞叹,“哎呀呀,现在这些女人啊,真是主动啊,竟然如此**男人,果然是可恶!可恶!”

他如此一说,我便找到了共同语言,揽着他肩膀,跟他挤在一起,来劲地说,“是吧是吧?我就说嘛,那个陶莉娜就是可恶!小死妮子,简直就是**到家了!你看你看,她竟然踮着脚丫子往小染染身上靠,妈妈的,气死我了!”

“哦?你喜欢小染染吗?”他研究性地看看我,再去看看小染染。

“哼,那可是我的小点心!敢抢我的男人,想死了啊!”我情不自禁地咬牙切齿道,发觉脸上热乎乎的,摸了摸,看了看,才发现,这个陌生的俊小子,竟然笑嘻嘻地盯着我脸猛看,便低吼他一句,“你看什么看?”

“嘻嘻,看你好玩。”

“我又不是玩具,你才好玩呢!”我最讨厌成为别人眼中的玩物,食指和中指弯钩着,猛地朝他眼睛抠去,多亏他咔吧一下闭上了眼睛,我的爪子抠在了他的眼皮上。

“再看,再看就废了你这对招子!”我恶狠狠地吓唬他。哼,这个小子难道是哪个如夫人的儿子?或者是金淮染的朋友?

“哇呀呀,好凶的女人哦!人家就是多看了你两眼,你就这样凶悍?要抠掉我眼睛?”他虽然感慨着,却仍旧是嬉皮笑脸的模样,丝毫不害怕。

“谁让你看我呢!”我甩他一个白眼球。

“嘿嘿,你这一个媚眼,可是比陶莉娜骚情多了!”他用胳膊肘杵了杵我。

哇呀呀,他竟然敢如此形容我?!

“你!你小子找死是吧?”跟我一起讥讽陶莉娜还尚可,他竟敢如此污蔑我?!

我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当然,是费力才够到,因为他足够高,要有一米八几的样子,还好,这小子缺心眼,竟然弯着身子,供我欺凌。

“嘿嘿,害怕了吧?只要本姑娘稍微一用力,咔吧一声,你小样的脖子就断了,你就见阎王去了,你就再也不能在这个美好热闹的世界上胡作非为了,也不能再看你姑奶奶我的俊脸了。知道后悔了吧?以后还说不说刚才那些荤话?”

他作恶地向外吐吐舌头,伪装黑白无常的样子,却鬼鬼的一笑,“啊,我好害怕啊,见阎王就见吧,离开这个世界就离开吧,可是我不想见不到姑奶奶你的俊脸啊!我想要每天睁开眼睛,都看着你的容颜,每天都被你刚才那样色色地剜一眼……”

“你……”死小子,如此饶舌,简直要把我气昏。

他嘿嘿笑着,就那样看着我,“嘿嘿,姑奶奶,如果你掐死我非常开心的话,我宁可用我脖子的咔吧一声,换来你的愉悦,你……掐死我吧!”

“哼!你这个不知死活的小子,你以为我不敢掐死你?好,既然你非要我送你去西天,我还有什么好心慈手软的?”我说着,便使出了十二分力气,两只手一起去掐他的脖子。

我是不是对待小帅哥有点狠心了?

哼,无毒不恶女!谁让他说我骚情呢!

可是……我擦把汗,发觉不对头。为什么我用尽全身力气去掐他的脖子,却仿佛掐到了一根铁棍子?他的脖颈顿时好像变了本质,硬得出奇,不论我怎么咬牙切齿地用力,人家依然轻松自在地对着我笑意阑珊。

我的上帝!这分明是要把我活活气死!

我梅晓雪素来都是骑在别人的脖子上为非作歹的,却从来没有如此出师不利。-_-#

正在我们俩墙外胶着得难分难耐时,也就是,他弯着身子一副受气小媳妇的架势,由着我鬼魅魍魉地憋紫了脸在他脖子上造孽时,只听到两个诧异的声音传来。

“晓雪?!你们俩这是在干嘛呢?”小染染不悦的质问。-_-|||

“啊?哥哥?!你为什么让她掐着你脖子?”陶莉娜更加惊异地问道。(⊙_⊙)

啥么?啥么?!哥哥?陶莉娜那个骚娘们,喊谁哥哥?( ⊙o⊙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