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公好涩

第65章 打陶泽良的算盘

第65章、打陶泽良的算盘

“姨奶奶,要不要请他进来?”丫鬟等着我的回话。//Sxiaoshuo 最快的小说搜索网//

我想了想,说,“让他等着吧,就说我小憩呢,醒来再说。”

“是……”

弯竹一脸好奇,“姨奶奶,你这不是没有睡吗?为什么不让那个陶公子进来?”

青竹也说,“是啊,听说这个陶公子是将军府的大少爷,很有有名的潇洒公子呢,在皇上跟前很得宠,很多富贵高官的小姐,都纷纷向这个陶公子抛送眉眼呢。”

我瞅瞅这两个贴身丫鬟,弯竹稍微丰满一点,圆脸,圆眼,几分稚气。青竹纤细的高挑身材,几分英气飒爽。都不错。

我眼珠子转转,坏笑着说,“你们俩,哪个愿意跟着陶公子?”

腾地!两个人都红了脸,低下头去,青竹率先嘟噜,“姨奶奶,您别开玩笑了……奴婢乃是低贱之身,怎么可以……”

我放下账本,鬼鬼地看了看两个秀美的丫头,说,“你们跟着我混,我自然不能让你们吃了亏。//Sxiaoshuo 最快的小说搜索网//有了这样的优质美男帅哥,当然是自己人先占下最合算。你们俩把生辰八字告诉我,我去给陶公子合一合,看看你们俩哪个跟他的符合相对,那就让你们谁跟了陶公子。将来,你们成了陶府的小夫人,吃香的喝辣的,可不能忘了我的好处。”

“姨奶奶这是说的什么哦……”弯竹羞得抬不起脸来。

青竹也是抿嘴抱羞。

我把她们俩喊了来,扯住耳朵,这般这般地交代一番,她们先是纷纷摇头不允,后来看我又是瞪眼又是举拳头的,才不得已点了头。

我计划好了,便套上一件新衣服,开门悄悄地出去了。

一看,呵呵,外间的暖榻上,果然睡着陶泽良那个家伙。可能是跟金夫人喝了酒,脸颊红扑扑,满可爱。

我这个人,素来做不了乖巧的好人,见到他发出轻微的鼾声,于是抿了嘴,偷笑着,捏着手脚走了过去,用蘸了饱饱墨汁的毛笔在他脸上画了起来。

“咯咯……”完成后,我看着自己的杰作,禁不住捂着嘴巴闷闷地笑。/.Sxiaoshuo 最快的小说搜索网/

既然陶泽良这个有钱有势的家伙,主动撞到我手心里,不好好地宰一宰他,枉我叫梅晓雪。

“喂!起来啊你!你这个小子,你把我家当做你家了?你说睡就睡的?让别人看到你这样,还以为我怎么了你呢!”我推了推陶泽良,他梦里吓一跳,浑身一抖,一下子就睁开了眼睛,愣愣地瞧着我。

我憋不住,真的是想大笑加狂笑。

因为,此时的陶泽良看着我,就好像带着一副黑边眼镜,我在他眼睛周全画了一副眼镜。不仅如此,两边的脸腮上,我还画了乌龟加一坨坨的巴巴,非常的搞笑。

“呃,晓雪啊,人家刚刚睡熟……你不是也睡了吗?这么快就醒了?”

陶泽良一副大脑缺氧的迷糊状态,揉揉眼。妈妈呀,这一揉可好,他两只眼睛都成了煤黑子了,眼皮上也是黑压压的一片糟糕了。

“呵呵……”我真的撑不住,笑起来,笑得他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陶公子,有你这样的么?来到人家家里,比你家里还要随意,说睡就睡。你可知道,我这里,可是寡妇门前闲话多啊!”

“寡妇?”他反应不过来,“哦,也是,你也算是个寡妇了。呵呵……”他摸着自己后脑勺,轻轻笑起来,“晓雪,你服侍过金老爷吗?”

我看着他左脸的乌龟和右脸的巴巴随着他说话,一动一动的,便想笑场。

憋住,憋住,要拿出憋大便的耐力来……哈哈哈。

“你说什么?服侍金老爷?那是什么意思?”服侍他什么?是吃,还是喝?

“呵呵,就是你被金老爷破了身子没……我听你们府里传言,金老爷就是在你这里圆房那一晚,没了的……”

“啐!”我吐他一口吐沫,“你大流氓!什么话都乱问,这个话也能问吗?”

陶泽良这个死小子,意思是问我还是否处女吧。***,处女不处女的,碍他祖***破事了?现在的女孩子,哪有把处女那层膜当回事的?我这是小赫子瞅不上我,但凡小赫子愿意,我早就吃了他了。当处女有什么光荣的?处女是羞耻!是没有男人要的羞耻!唉,但愿,热爱体育运动的我,早就牺牲了那层膜,免得让人家笑话我,至今没有男人要。悲哀啊。

(敝人的荣辱观与大众不同,请勿跟从)

陶泽良眨巴下眼睛,劝我,“其实也没有什么的,你就是破了身子,我也不会在乎的……”

我听不下去了,冲着他抡过去一拳头,他凌厉地一后倒身子,躲了过去。如果躲不过去,他的鼻子估计就是扁的了。

“我破不**子,管你什么屁事?”

“嘿嘿,你真是野蛮,哪有女人像你这样动辄就动粗的。”

“我愿意!哼!”

“呵呵,不过,你这样,我喜欢。”

他嬉皮笑脸的,让我看了手心就痒痒。

敢在嘴皮子上沾我的便宜,哼,我梅晓雪还没有吃过这个亏呢。

【今天还有一更……庆祝首页大推荐!请亲们多多投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