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公好涩

第68章 说漏嘴了

第1卷 第68章、说漏嘴了

“呃?你说什么?”陶泽良还在水盆里呼啦着,听到我的怒吼,还被惊得浑身一抖,这才挂着一脸的水珠子,吃惊地满屋打量,嘴巴里下意识嘟噜着,“搞笑,什么一丝不挂了?你说错了吧,应该是一丝不苟……呃呃,我的娘唉,大白天眼睛也出问题了?”

陶泽良痴呆呆地瞅着暖榻上的青竹和弯竹,眼珠子瞪得溜圆,连眨也不会眨了。

暖榻上,青竹只着一件粉红肚兜,露着两条纤长的粉腿,极是诱惑。而弯竹,扯着一条薄薄的单子,羞涩地遮住前胸两处隆起,可以看到她粉白的裸肩。

咳咳,这个青竹和弯竹都不乖了,我让她们俩来个彻底一丝不挂,结果……好经都让她们念歪了,竟然一个穿着兜肚,一个还用单子盖着。

不过这样的视觉效果,放在古代,也应该算是震撼的了。于是我顺手摸了一根棒槌,冲着桌子猛一敲,真是惊天动地的动静啊。

“嘭!”

“狗日的陶泽良!你欺负人竟然到了如此蹬鼻子上脸的地步!你家女人吃不够,你乖儿子的,竟然跑到我这一亩三分地来乱**!你死去吧!我今天要毙了你!”假如我有手枪的话……

陶泽良随着我的棒槌落下,而惊得一跳老高,捂着脑袋满屋里乱窜,“啊呀呀,晓雪你听我解释嘛,这和我无关的!真的不关我的事!她们、她们怎么会这样子,我都不知道的啊!你不要冲动嘛,冲动是魔鬼,一点要不得啊……我的祖奶奶,我的祖祖祖奶奶,你不要再追在我后面了,我害怕你把我打得脑浆迸裂……”陶泽良一蹦三跳的,像是弹簧一样,在屋里跟我转圈子,一边哭着哀求着我。

我刚开始还举着棒槌追得不亦乐乎,渐渐的,就感觉不对头了。……虾米,怎么感觉自己像是小狗子,被他遛着玩了?我仔细眯了眼去看前面奔跑着求饶着的陶泽良,竟然发现,他悲苦的表情底下,隐藏着偷乐的喜悦。不仅如此,他在屋里蹦蹦跳跳犹如灵活的羚羊,一点也显得疲惫,不仅不嫌累,而且跑得越发有力,大腿带着一股子韧性……妈妈的,成了他跟我逗着玩了……

我立刻冷下脸来,停下步子,抱着胸,冷冷地看着他。

他很诧异,还在假装气喘吁吁的样子,做出奔跑的姿势,回脸看看我,问,“怎么不追了?”

“追个屁!”我生气地吼道。

“嘿嘿,真的和我无关嘛,她们俩……怎么会这样,我也不知情啊……”陶泽良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

“你!我不管!我也不追你了!我直接告诉你我对你的处理结果:这两个被你猥亵的丫头,你都要负责到底!收到你府里去,做丫鬟不行,最起码也要是侍妾!”我倒是真累了,说着话都在大喘气。

赔本到家了我……

“啊!你没有开玩笑吧?你让我把这两个不像人样的丫头都收到府里去?你不要吓唬我了,还要不要人活啊,你稍微开恩点,给我几个像样的稍微五官端正的女人行不行?”

陶泽良直接的话彻底打击了青竹和弯竹,她们俩愣了两秒,都捂着脸哭起来,哭着哭着干脆裹着衣服和单子跑到了另外房间去了。

“喂!你们俩跑什么跑啊!人证不能够乱跑的!回来!你们俩都给我回来!等到他认了账再跑嘛!两个笨蛋,计划还没有成功呢,就先撑不住了……真是的……”

我冲着青竹弯竹的背影喊着,慢慢地感觉脸上两束火热的目光,转脸一看,陶泽良正抱着胳膊,怒气地盯着我。

“梅晓雪,你刚才说什么?什么叫计划还没有成功呢?你们的计划是什么?等我认账?认什么账?认了这两个丫头么?”

陶泽良刚才的嬉皮笑脸的样子,一扫而空,满脸嗔怒,冰山浮动。

“呃……呃……咳咳,咳咳,这个这个嘛……”我眨巴着可爱的小眼睛,皮笑肉不笑地向后缓缓倒退……

我真想封死我这张没有把门的破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