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公好涩

第82章 真的绑了

第1卷 第82章、真的绑了

“贩卖私盐?贩卖私盐是什么罪名?”

我呆呆地问。

青竹要哭的样子,撇着嘴巴说,“呜呜,不知道,反正听说刑罚很重的……大夫人也懵了,都在前院里哭着呢!”

我使劲一跺脚,向外走跑,“我去看看!”

弯竹和青竹跟着我,一起来到了乱糟糟的前院,刚才跟我还在一起亲吻的小染染此刻已经被五花大绑了,在他绳索旁边,是正哭哭啼啼的陶莉娜。

“你们放开我淮染哥哥啊,他是冤枉的啊,我淮染哥哥不会去贩卖私盐的啊……呜呜,你们放开他啊,他是冤枉的啊!我要让我爹爹参你们一本,你们竟然不分青红皂白就这样冤枉好人,你们都是有责任的……快快放了我淮染哥哥……呜呜……”

我本来还十分焦急,可是走到前院,心底立刻有个声音喊住我,让我冷静下来,静静地旁观每个人的表现。

陶泽良也是非常焦急,不停地转着圈子,拍着手,一边向外看着,“哎呀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金府的大户人家,少爷怎么会去贩卖私盐呢?这不是滑天下之大稽吗?喂,我派出去的名片有回信了吗?……什么?还没有回信吗?哎呀,怎么回事啊,怎么突然间就来锁人呢?”

金淮染是陶泽良将来的妹夫,他去陷害金淮染的可能性,好像很低。

大夫人不必说,由两个如夫人,正搀扶了哭着,一边悲悲切切地嘟噜着什么,不用细听,要知道是含冤抱屈的话语。

我在这堆人里四下打量了一圈,最后把目光停留在了楚不焕身上。只见他抱着双臂,作壁上观,脸上露出一副看热闹的冷笑。

看楚不焕处乱不惊的样子,难道这些都在他意料之中?还是……这次变故,与他有着密不可分的缘由?

一群群官兵,横行霸道的,那副神态,好像这就要把金淮染带走似的。

我看了一会子,便洋洋洒洒地走了过去,跟索拿小染染的官兵小头目行了个礼,“奴家见过几位官爷……”

“哼……”那几个官兵没有好气地斜起眼睛,根本无视我的问候。

我也不恼,依旧拿着几分微笑,“几位官爷因公办差,也是非常辛苦的,这点表示……算是我们金家请官爷们喝茶解热的了。”

说着,我往两个小头目手里,硬生生揣了几大块银子。

他们俩先是一愣,然后去看自己手心,渐渐的,浮上来一丝微笑,“呵呵,好说好说,还是这位娘子懂事。”

“晓雪!”小染染看到了我,对着我轻呼。我没有理他。

与此同时,楚不焕也看到了我,他猛然一惊,本来抱着的胳膊顿时放了下来,凝眉,低声骂着,“死丫头!这时候倒是怪懂事,为了她的小情人,笑脸真是舍得出啊!”

我瞪了楚不焕一眼,仍旧对着两位官爷笑脸相迎,什么也不多问,只是对着身后的弯竹吩咐,“弯竹,还不快点把咱们府里最好的金盏糕献给几位官爷,这样上等的食品,也只有这几位官爷享受得起。”

“是,姨奶奶。”弯竹低头把一托盘精美的点心送了过去。

我接着笑语,“这些金盏糕,可是刚刚从宫里捎出来的,奴家还没有舍得品尝,几位官爷都是见过大世面的,这样高贵的东西,理应归几位官爷享用,请吧。”

“哦?宫里的?啊,真的是给我们的?……呵呵,好好,谢谢你了夫人。”宫里个屁!是我家弯竹做出来给下人们当零食的。

几个官爷脸上的笑皱纹又多了几根,对我都尊称夫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