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公好涩

第131章 伤心又悲凉

第131章、伤心又悲凉

“楚不焕……”我禁不住站起来,惊愕地去看无比悲烈的楚不焕,轻轻唤道,“楚不焕,你中标了吧?胳膊上有,腿上有,小臂也有……你还能撑住吗?”那么多暗器在身不说,先前还有两道钢鞭抽的伤痕,如此以来,楚不焕从头到脚都是伤痛了!

楚不焕就那样直愣愣地看着我,仿佛没用了呼吸,仿佛成了雕塑,就那样跨站着两条长腿,失魂落魄地看着我。

“楚不焕,你没有关系吧?你怎么不说话?”我还在楚不焕眼前摆了摆手,想确定他没有睡着,“你丢魂了吗?”

“是啊……”楚不焕终于发声说话了,却是无比低沉而沙哑。

“是什么?”

他叹息 一声,“是丢了魂了!一见你,我的身体各处就都不自在了。脑袋也糊涂了,行动也不灵活了……一切的一切都不对头了……”

我根本没有在意楚不焕说什么,看他依旧中气十足,便放下了心,转而蹲下身子,去给金淮染解着绳索,顺便不抬眼看他,例行公事地问了句他。

“是你挡住了这些机关吗?你真的好厉害哦,楚不焕,如果不是你舍身相救,我们就会成了魂魄在阴间游荡了。”

“你们?”楚不焕直勾勾的眼睛,却微微皱着眉头,咬文嚼字,“你和他?你们?呵呵呵……”楚不焕悲惨地笑着,身子晃了晃,“梅晓雪……我受伤了,你看到了吗?”

我这才抬头,看了看他胳膊和腿上的匕首,点点头,手下没有停止给小染染解开绳子,说,“我看到了,可是我知道,楚公子的武功很厉害的,你不仅坚强,而且很硬气……”

他苦笑起来,眼皮垂了垂,“我坚强?我硬气?”

我眨巴着眼睛,缓缓起身,有些不祥的感觉,略微走近他,问,“怎么?这些匕首都有毒是吗?会毒发身亡吗?”我有些害怕了。

楚不焕武功再厉害,也抵不住剧毒啊。

楚不焕咬牙,微微摇头,“没有关系!即便有毒,与我也无济于事。可是,我伤得很重很深,伤得无力再去支持呼吸,伤得体无完肤!”

“哦?你、你这不是好好的吗?”我有些无法理解他的话。

他猛然一甩头,在甩头的瞬间,我以为看到了他眼角晶莹的泪光,“梅晓雪,你难道不为我担心一点点吗?难道不为我心疼一点点吗?当万千机关射向你时,我以为我的心脏拧干了血,我吓得要昏掉,不是因为我害怕危险,而是害怕傻帽又笨蛋的你,受伤!你那样义无反顾地奔向了他,我恨,我恼,我烦,可是我却怎么也做不到坐视不管你的危险!保护你,是我不自觉的行为,这两把匕首,插在我身上,我却感觉不到痛,反而我很庆幸,因为顶替了你,没有让锋利的它们触到你的肌肤。是的,这几把匕首不能耐我若何,只不过就是小口子,可是,令我心灰意冷的是,他!金淮染!一点伤也没有,你却眼睛一直环绕着他!而我……受伤了,中箭了,你却不曾为我停留一眼……梅晓雪!”他这时候转脸看我,果然双眼泪光,只是死死咬住嘴唇,抑制住它们不掉下来。

“梅晓雪,在你眼里,在你心里,我楚不焕难道都不如阿猫、阿狗吗!我再武功高强,我再盖世无双,我也是一个人,一个有血、有肉、有爱、有恨、有情、有意的人,是个需要人关心,需要人关怀和体贴的男人!你太让我绝望了,梅晓雪,你对我的漠视,让我感觉坠入冰窟!”

我目瞪口呆。

我根本想不到,花花大少楚不焕,竟然也会有细腻感性的一面,竟然也会如此需要小女儿的关怀,我以为,他就是钢铁一样的强硬和强悍。

“楚不焕……我……”

我向前迈了一步,想要告诉他,其实我心里也是担心他的,只不过是源于对于他的一种佩服和信任,才会把精力都转到弱势群体那里……我想告诉他,其实我看到他浑身的伤势和鲜血,我也是非常心痛的,只不过,面对强悍的他,我还不习惯嘘寒问暖……

可是不等我说出什么,楚不焕猛地决然地大喝一声,使劲从胳膊上狠狠拔出来那把匕首,“噗——!”一声,随着匕首拔出,一股鲜血随之带了出来,血花飞溅,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血腥气息。

“啊!你这是干什么啊,楚不焕!不要啊!”我张大嘴巴,一时间不能呼吸,扑过去,抱住他的胳膊,可是他却已经抬起腿,咬牙,又一下子狠狠拽出了小腿上的另一把匕首!

“当啷!”两把沾满了鲜血的匕首被楚不焕颓废地丢到地上,唇边扯着几抹苦笑,渐渐的,苦笑加大程度,变成了悲凉的仰天长啸。

“哈哈哈……”笑得悲沧而阴冷,天地间都回荡着他的咆哮。

“楚不焕!你这是干什么啊?你为什么要伤害你自己?你傻帽吗?”

楚不焕呆呆地看着地面,嘴角渗出一股股鲜血,垂一垂眼皮,失魂落魄地说,“我是傻!天底下最大的傻帽就是我!”

一甩胳膊,狠狠把我甩开,我站不稳,竟然朝着地面歪去。地上竖立着无数的钢刃剑锋,我倒下去,就会被扎死。

腾!

以为楚不焕已经走掉了,却在下一秒,一下子被他揽住了腰,扯住了手,制止了我的歪倒趋势。

又是下意识地救了我吗?

他扶好我,眼神凄迷而失落,不等我说声谢谢,便缓缓松开了我的手,缓缓闭上眼睛,向上一窜!

嗖……飞入漆黑的夜空,寻不见了踪影。

“楚不焕!楚不焕!”我不知道为什么,仰望着夜空,心底空落落的,有种想哭的冲动。

他走了吗?他离开这里了吗?他身上带着那么多的伤势,会去哪里呢?他为什么那么残忍,狠心拔下身上的匕首,任由自己鲜血狂流?他为什么那样偏执地自虐?他带着这么多伤势,可有人伺候他?

苦笑着,我嘴边感觉涩涩的,舌尖舔了舔,用我的手背蹭了蹭脸颊,我发现,我竟然呆着脸,流下了眼泪。

“晓雪!淮染!晓雪!”陶泽良远远地向我招手,拉着陶莉娜渐渐走近。

我这才擦干眼泪,去搀扶金淮染,一边冲着陶泽良喊,“快过来啊,陶公子!淮染在这里!”

我扶着浑身无力的金淮染站起来,缓缓走出刀锋箭阵。

“啊!淮染哥哥!你没有事吧?人家担心死你了啊,淮染哥哥,刚才找不到你,没有你在我身边,你知道我多么害怕吗?呜呜,淮染哥哥……”陶莉娜飞奔过来,一下子撞开我,抢着去搀扶金淮染,小嘴巴不停地说着,眼泪哗哗地流着。

我失神地看着陶莉娜和金淮染紧紧相拥的身子,禁不住苦涩地淡笑起来。我有点恨我自己,为什么我不能像人家普通女人那样,哭哭啼啼的向男人诉说不舍和关怀,我极少落泪,很少能够做到一边哭,一边倾诉那种境界。也许是从小孤苦伶仃的艰难生活,造就了我坚硬的外壳,我都是把眼泪,控制在能少就少。

我羞于向人家暴露软弱和眼泪。

陶泽良揽住我膀子,摸了摸我的头发,轻轻地问,“淮染被雅月阁的人,暗算了?”

我点点头,眼风还是不由自主地向那两口子看过去。

金淮染也正痴痴地看着我,在他被陶莉娜又搂又抱的时候。

“雅月阁的确非同凡响啊,看看这密密麻麻的武器,真是让人不敢想象,一定是楚不焕出手救了淮染吧?除了他,我难以想象,还有谁,能够从这天罗地网救出来活着的金淮染。你看看,雅月阁的阁主多么博学,在布置机关的时候,可谓是五行八卦都使用上了,这个机关阵势,世上几乎没有人能够破解!啧啧,不得不佩服楚不焕啊,皇上夸赞他是当朝第一勇士,毫无虚言啊!”

陶泽良赞叹着,我却走了神。顿时想到了走掉的楚不焕,不知道他的伤势会不会影响他的武功?

“咦?咱们的楚大少呢?无所不能的楚大少,怎么不见了?”陶泽良左右看看,连树上都瞅了瞅。

我低下头,“别找了,他小子走掉了。”

“啊,走掉了?走哪里去了?”

我指了指天上,“窜到天上不见了。”

( ⊙ o ⊙ )啊!

陶泽良不敢相信地撑圆眼睛,嘀咕,“怎么会?他竟然丢下你走了?不像他的作风啊……我看他,可是牛皮糖一样地缠着你呢……”

以后他就不会再缠着我了吧?据楚不焕说,他的心,被我伤透了。

“天,很晚了,陶公子,咱们……还是回去吧。”

我垂头丧气地往前走,又禁不住回头去看了一眼,一根根钢刃中间,斑斑点点的鲜红的血痕。

我成了自由人,却仍旧和金夫人他们住在一起,我倒是提出了搬出去单住,可是金淮染和青竹他们都不同意,说我是一个女人家,自己在外面住,未免不安全。所以,我坚持每个月给金府租住的费用,还是住在原来的屋子,与他们同住一起。

楚不焕从那晚之后,仿佛在空气中消失了,再也见不到他,也没有一点他的消息。

陶莉娜在金府正经八百地住了下来,因为多了一个她,我便非常不自在,更多的是,非常不习惯她和金淮染在一起时,制造出来的表面甜蜜,我看了难受,总是觉得胸口发闷,于是我就找了各种理由,出府。

不是守在烧烤店里忙着生意,要不就是去花鸟鱼虫市逛荡打发时间,要不就是去临城进货。

这天一大早,我备好了马车,带好了干粮和饮用水,穿了一身利索的骑马装,打算去临城青城进一大堆调料。

也有一部分原因是,想逃离金府让人窒息的亲热。

“晓雪!你这一大早的,就准备行囊,这是去哪里啊?”陶泽良摇着扇子,款款走来,查看着我的装备。

我拍了拍手上的灰尘,用胳膊肘蹭了蹭脸上的汗水,跳下马车,站在陶泽良身前,说,“我要去青城进货,明早到,后天晚上就回来了。”

“进货?还需要你梅老板亲自出马?让小厮去不就可以了嘛!”陶泽良瞥瞥我,“你不仅是为了保密吧,难道是想散散心?”

我点点头,“是啊,我在家里久了就难受,浑身都不自在,我想,我上辈子应该是山野里的野豹子,习惯于奔跑和野外,而不习惯室内的乖巧生活。”原来都是让小厮去买,我给他二十种调味料单子,买回来,我只取里面的两种。而现在,我就是想要自己逛逛去。

“呵呵,野豹子?差不多,我看你现在也跟野豹子差不多。呵呵……”陶泽良貌似不经意地说,“还有五天就到了莉娜和淮染的婚期了,你一定要赶回来啊。我本来是想陪着你一起去的,可是我就这么一个亲妹妹,她成婚这样的大事,家父又不亲临,我只能全权负责了。长兄如父嘛,所以不能陪着你一起去了,真是挺担心你的呢。”

我一听到婚期只剩下五天了,立刻就不能喘气了,尴尬地扭过脸,干笑着说,“是啊,你要亲自监督,把这场婚礼布置得华丽而排场。你不用担心我,这条路我都走过几次了,不会走丢的。”

陶泽良轻笑起来,“我不是担心你这个,而是担心我年轻貌美而又聪明智慧的既定老婆,被别的男人拐跑了。还有啊,你要赶回来,当做陶府的长媳、莉娜的嫂子参加这次婚礼吧?”

对着我淘气地眨眨眼。

我甩他一眼,“呸!谁是你的既定老婆啊,胡说八道的。我赶回来可以,那也不是什么嫂子的身份!好了,我走了!”

我洒脱地跟陶泽良碰碰肩,很轻松地跳上了马车。

向着陶泽良摆摆手,龇牙笑一笑,“我走了啊!烧烤店让青竹上心盯着点!”

陶泽良却慌里慌张地追着马车跑起来,“喂!先别走啊!我还有东西送给你呢!”

我驾驭着马放缓步伐,回头看着他,“给我什么,就快点拿出来啊!”

向他伸出我的一只手。

他从腰里掏出来一个东西,小跑着,追着马车,拍到我手心里,“给!这是我随身带着的自卫的宝刀,你拿着用作防身吧。”

我一看那把精致的金色刀鞘,不觉得便笑了,“哈哈,陶泽良,你倒是很对我胃口嘛,知道我喜欢这个东西?好,那我谢谢你了,收下了。”

“还有一样呢!”他跑的呼呼的喘着,摇着手。

还有?

我好奇地撑大眼睛。

“啪!”一声,陶泽良的手掌心搧到了我的脸腮上。

“靠!死陶泽良,你想死啊?竟敢打我梅晓雪?”我马上叫嚣起来,对着他龇牙咧嘴的。

陶泽良抚着胸口,不再奔跑,自己呵呵地轻笑着,对着我圈着手,喊着,“送给你一脸灰尘,免得那张雪白晶莹的小俊脸,被别人相中了!哈哈哈……”

“你……啐!死陶泽良!你等着,等我回来怎么收拾你!”我咬牙切齿的,一边用手心擦着自己脸,果然,他拍到我脸上全都是锅灰。

马车得得地前行着,陶泽良矗立的地方,渐渐变成了小点点。

我找来小镜子照了照脸,不觉得‘喷儿!’就笑开了。

陶泽良这厮,跟小孩子一样,送给我这两样礼物,驴头不对马嘴的。

不过,回想着他半真不假的话,摸着一半黑乎乎的脸,我竟然心底甜丝丝的。

马车向前行驶着,我驾着马,让随行的两个小厮,一个陪着我驾辕,一个像是主子一样,进了马车里面休息。

一路上经过的人家,凡是看到我的,都议论纷纷。无非就是说,还没有见过像我这样彪悍的女人,竟然出头露面的驾着马车满世界乱跑。

也偶尔有夸赞我很帅气的,像是女侠一样的一身行头。

出了城,踏上了官道,路上就没有人家和行人可以瞻观了,树林子在道路两边,平原的一马平川也尽在眼底。

“石头,咱们比赛唱歌怎么样?”

我朗声说道,一边看了看身边的小机灵鬼小石头。

他嘿嘿笑了两声,“唱歌?俺可没有学过什么正经的歌,就听过戏园子里的曲子,可是,梅老板啊,咱们怎么比赛法啊?毛驴也参加吗?”

我昂首挺胸,英姿飒爽地抽着小马鞭,驾着前面两匹大马,乐呵呵地问马车里面的毛驴,“小毛驴!你要不要参加唱歌比赛?”

帘子一撩,一颗毛烘烘的脑袋钻了出来,“比赛?嘿嘿,有奖品吗?有奖品的话,咱就比呗。”

我笑得开心,“有!当然有奖品啦!凡是参加的,不论胜败,都先奖励一个铜板!得第一名的,奖给五个铜板!”

小毛驴和小石头互相激动地对视一眼,两秒钟之后,同时尖叫一声,“好耶!有铜板赚啊!”

我们主仆三人各自都畅快地清着自己的嗓子,准备一决高下。

却不知道,危险就在阴暗之处。

高远的隐蔽之处,有几双眼睛正偷偷觊觎着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