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公好涩

第135章 暴露癖的他

第6卷 第135章、暴露癖的他

“混蛋苏珏!你为什么把我弄到马车上来?我不要在这里,我还有自己的事情呢!”

帘子一挑,苏珏坏笑着钻了进来。

我冲着他乱踢腿,可是手却被绑在了身后,这种滋味真难受啊。

“苏珏!混蛋苏珏!”我这样喊着他。

他愣了愣,好像苏珏那两个字不是他的名字一样,五秒钟之后才慢吞吞地皱眉,“你,喊我什么?”

“混蛋苏珏!”

“呵呵,你是第一个这样喊我名字的人。”他自己感觉好笑地耸耸肩膀,轻笑起来。

“混蛋苏珏,你为什么让我到马车上来?不是告诉你了吗,我不要在这里!快点放我下去!”

他拉下脸来,嘟噜我,“吵死了,你嗓门怎么会如此响亮?你从小是吃什么长大的?允许你喊我苏珏,但是若再加上混蛋俩字,我就扒光了你的衣服,拉在马车后面,让大家都看你的笑话,呵呵……”

我瞠目,勃然大怒,罩着他的胸口就踢了过去。

嘭!一声,他从马车里消失了。

“啊!主子!主子您怎么样?有没有摔坏哪里?主子您的前襟上,有个鞋子印啊……”外面传来惊恐的伺候声。

“去去去,都不要管!”苏珏气急败坏地说着,呼啦一下掀开了帘子,他又狼狈地爬上了马车里,恶狠狠地瞪着我,低吼,“你是女魔王变的吗?哪有你这样恶霸的女人?你看你这一脚踢的,差点踢断我的肋骨。啐!求你不要让我在下人们跟前那样丢脸行不行?”

我斜眼看过去,果然,他的白色长袍的胸口处,赫然一个大鞋印子,非常的醒目。

他真是可怜,仔细端详,这身穿着跟他刚才刚下马车时,根本就是两个人。原来那样清爽而且高贵,现在是狼狈而脏乱。

我不禁莞尔,呵呵笑出声来,“哦呵呵,你真是好难看啊,仿佛中了无影脚一样。喂,苏珏,你衣服都往下滴嗒水珠子,你不要到马车上来了,免得弄脏了这华贵的马车。”心里却不由得想,这个苏珏一看色厉内荏的样子,其实内心蛮单纯的,一看就是贵族子弟,温室里的花朵,不谙世事的样子。

“哦,多亏你提醒我,我要尽快换了衣服,湿衣服穿着,会着凉的。”他嘿嘿一笑,马上开始解自己衣服的扣子。

惊得我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吼着,“喂!死小子!谁让你在这里脱衣服的?你应该回避一下啊,我不要看你的**啊!”

“怕什么,我都不怕,瞧你怕得那副小老鼠样子,怎么,刚才不是打人的时候很牛气吗?”他却不以为意,旁若无人地就那样开始解扣子,才不理会我的大呼小叫,蹭蹭蹭的,就脱去了外衫,然后把上衣的中衣也褪掉,接着,弯着腰去解腰带。

“啊!不要再脱了啊!再脱,我可就真的生气了啊!”我偏着脸,恨不得把眼睛都藏起来,可是我拿自己也很没有办法,管不住自己的眼睛啊,竟然会偷偷地去瞟他身材。

乖乖,他身上的肉,真是嫩哦,那胸肌,那小腹,那大臂,都是雪白雪白的,比我身上最白的咪咪处,还要白!

“该死的苏珏!你为什么还脱?你有暴露癖咋的?你这个人真是变态哦!”

“哈哈哈……”他笑起来,转过身去,连亵裤也哧溜一下退了下来,露出他的光屁屁。

转脸坏笑几声,“这有什么?我连沐浴都有人给我从头到脚地伺候着,别说穿衣服了,哪会不是这样让女人伺候着穿和脱?”

然后对着外面喊道,“黄德恩!给我拿一套衣衫来!”

“是!主子!”外面仿佛一直候着他的小兵,应了一声,即刻便递进来一套衣服,很是华丽,还殷勤地问,“还需要奴才给主子穿衣吗?”

“去去!我自己就可以!你给我关上耳朵!”苏珏不耐烦地挥挥手,一点也领情。

我就那样犹抱琵琶半遮面地偷窥着苏珏的光屁股,注明,是后面哦。

不过说真的,我很佩服苏珏这副厚脸皮,竟然历练得,脱光光了,还如此气定神闲,自以为是。这是我见过的继楚不焕之后,又一个自大狂。这位自大狂却没有楚不焕有自大的资格,看样子,阅历很浅,也不懂得人情世故的样子,而且,长得太奶油了吧。

“这个……是下裤吧?呃,这个是亵裤吗?哎呀呀,叠得这样整齐,都看不出来哪儿是哪儿了。喂,老妈子,你看看,这个是不是亵裤?”他找了一番,竟然分不出上衣和下裤,半侧过身子,举着一件衣服问我。

我真是要昏掉了,只好白瞪他一眼,不冷不热地说,“那是裤衩子!”

“哦?还真是呢,嘿嘿。老妈子你的眼力不错,赏给你一个月俸禄。”他嘿嘿一笑,背对着我穿上了裤衩。

我这才略微松了一口气。奶奶的,太不把我梅晓雪当作正常女人看待了吧,我再没有女人味,也是青春期正在蓬勃发育的色女一条啊!他若不是绑住了我的手,估计我已经对于粉白嫩香的帅哥**,下手了。

才了解了男人们为什么去娱乐城找小姐上床那么简单了,对于新鲜的、年轻的、表面美好的、**的异性,谁都会冒出最原始的兽**望的。

他慢吞吞的总算穿好了衣服,竟然是一身银色的长袍,比那白色更是大气而富贵,显得他那张脸,无比的流线完美而俊秀。

“老妈子,你叫什么啊?”他系着扣子,瞟我一眼。

多亏我见识了像是楚不焕这样绝美男人的风范,才能够抵抗住这个小子的这柳花一眼,否则,牺牲在他这一眼下的女人,应该是数不胜数。

为什么古代这样多美男子呢?

唉……

正在喟叹不止,脑壳上挨了一下,我瞪圆眼睛去看,只见苏珏已经欺到了我的身前,张牙舞爪地前伸着他的双手,向着我的胸脯而去,我惊得大叫道,“你干什么?你要干什么?你滚开啊,大色狼!”

他眨巴下眼睛,轻笑着说,“谁是大色狼啊?你这个老妈子嘴巴里不能干净点?每句话都带骂人的话,真是粗俗。我是看你衣服也都湿了,想要好心地给你换衣服嘛。你看看,这几件衣服你喜欢哪一个颜色,如果都不满意,咳咳,我还可以让他们再拿出来十几件随便你挑选。”

指了指马车帘子口堆了一堆的衣服,朝我耸耸肩膀。

一副小意思,很轻松的样子。

我吸了一口气 ,看过去,天哪,那么多衣服,红的,绿的,黄的,紫的,白的,粉的,几乎能够有的颜色,都罗列在那里,好像开了衣服店。

我眨巴下眼睛,欲哭无泪,“苏珏啊,多谢你的好心了,我最喜欢我身上这一身衣服了,不劳您大驾了,我比较喜欢凉快,还是就穿着这身湿了的衣服好了。”

往角落里缩了缩。

他一竖眉,十分不乐意,“那哪行?!我这是第一次开口给人家穿衣服呢,你拒绝了,也太不给我面子了吧?不管怎么样,既然我都说了要帮你换衣服了,你就必须要换下身上这套湿了的衣服!”

不是这样不讲道理吧?我连选择权都没有吗?

我鼓起腮帮,瞪大眼睛,不敢置信,“啊,死苏珏,你不是怪胎吧,难道你逼着我给我换了衣服,我还要感谢你不成?”

他却脸皮厚地点点头,“是滴!能够由本人伺候穿衣服的人,可谓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你是开天辟地第一个啊!哈哈哈,不要太激动,今天本公子来了兴致,突然对于伺候人穿脱衣服来了兴趣,你是非常幸运的哦。”

我缩着脖子大吼,“啊!拿开你的爪子啊!不要解我的衣服啊……天哪,救救我啊,这里有大色鬼啊!……苏珏,死苏珏,你若是敢扯下我的上衣,我绝对、绝对……呜呜,求你了,肚兜就不要再脱了吧……”

他竟然兴趣盎然地把我脱了一个溜光,当然,还尚且剩下一个肚兜,一个小亵裤。

“啧啧,老妈子你的皮肤还很细嫩呢,你瞅瞅,你小肚脐这里的肉多白多好玩,呵呵,捏一捏,手感很好嘛。”苏珏正戳着我露出来的小肚脐,笑得嘴巴都歪了。

“嘭!”他胸口挨了一脚,摔到马车帘子口。

“呃,你每次踢人,都这样让人要死过去吗?省着点力气不行吗?”苏珏艰难地坐起身子,擦擦嘴角的一滴血。

这已经是他给我更衣过程中,挨的第七脚了。

“混蛋苏珏!我警告你,你若是再敢动我的肚兜和亵裤,我杀不了你,我也要咬舌自尽!”我咬牙吼着,都快急出眼泪了。

苏珏这家伙,好像贪玩的小孩子,根本不懂得男女之羞。对于我身体,他好奇极了,摸摸这里,惊叹一番,捅捅那里,自己乐一阵子,弄得我都要疯掉了。

他摇摇头,又点点头,疲惫地说,“我发现,你跟我认识的一个人,十分相像,都是十头牛也拉不回的倔驴!楚不焕那个家伙也是这样,不管谁说,就是拿刀放到他脖子处,他也不嘴软的倔驴。算了,亵裤和肚兜就不换了,我直接给你穿上这套衣服吧。你真是的,这样不经玩,我原来都和很多女人玩过,在温泉里,统统光溜溜的,我们摸鱼玩。”

呃,真是大变态。

苏珏挑了一套淡紫色的衣服开始给我穿,穿上一件,我的心情壁垒就安然几分。

许久,我才慢三拍地抬头看着正一本正经给我穿衣服的苏珏,惊问,“你刚才说谁?楚不焕?!”

【今天四更,一共一万两千字。补上昨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