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公好涩

第136章 楚不焕的婚事

第136章,楚不焕的婚事

????他,苏珏,竟然认识楚不焕?

“你刚才说到了谁?楚不焕?”

他看我一眼,点点头,“嗯,就是楚不焕。你也听说过楚不焕?这个小子虽然是本朝第一勇士,不过也是第一花心男人,他的女人,一天一换,真是让人不得不惊叹他的精力旺盛啊。你们这些女人都是花痴吗,竟然都对于这样的花心男人,心心念念的。你也听说过楚不焕?”

我点点头。何止是听说,还跟他相处了不短的日子,还跟他接过吻呢。

“我这才出来就是找他回去的,他藏起来了。”

“藏起来?他不是回京城了吗?”自从那次从暖香楼走了之后,就再也没有见到楚不焕,真不知道,这十几天,他在哪里。

“回京城?他骗鬼呢!他才没有回京城呢!他这个家伙真是可恶,竟然敢逃婚,这一次绝对不能由着他性子干了,无论如何也要把他抓回去!”

我皱眉,难以置信,“逃婚?他要成婚了吗?喂,苏珏,你又是哪根葱,你凭什么要管人家的婚事?”楚不焕要订婚了吗?他逃婚了?天哪,这个消息,就像是炸弹,震得我轰轰的,脑袋乱糟糟的。

我语气里不自觉就对于苏珏的横加干涉非常不满。

“呵呵,我是他的朋友,不能眼睁睁看着他,违抗皇命,而落个砍头抄家的结果吧?”

苏珏笑得意味深长,往我旁边一坐,几分清雅,几分尊贵。

搞不清楚他到底是单纯,还是高深莫测了。

总觉得他的笑容里,存在着好多莫名的内容。

“违抗皇命?难道……楚不焕那个家伙的婚事,是皇上给他指定的?他也太牛逼了吧?”这才想起来,人家楚不焕可是皇家贵亲,是皇帝的小舅子呢。全本小说吧

“原来楚不焕也没有说不成婚,都是答应了他皇姐,让他皇姐做主订婚,毕竟,他经历了这么多女人,跟谁成婚,不过就是家族的脸面,谁想到,他来了这边办了一回差使,回去就变了卦,高低不订婚了。这回可是和亲,是娶人家戴国的公主,意在是两国交好,从此不再战事纷争,这是多么重大而荣耀的事情啊,可是楚不焕那小子竟然断然拒绝。这次他回京,就是让他应下这门国亲,朝廷里好开始着手迎接戴国公主,可是他翻了脸,说有自己喜欢的女人了,要娶,也只能娶那个女人做老婆。他皇姐都生气了,骂他是芋头脑袋,因为,他满可以迎娶了戴国公主,再娶他喜欢的女人嘛,这满朝上下,哪个男人不是三妻四妾,非要让他喜欢的那个女人做老大才行吗?真是搞不懂他脑子怎么回事,就是别扭着,逃离了京城。连他楚家上下几百口人也不管了,连他皇姐的面子也弃之不顾了,要知道,他楚家可是历代开银号的,十分富足,可以说,朝廷的一多半钱,都是他楚家的。他若是违抗了皇命,那他们楚家百年基业,可就都毁于一旦了。若是抄了他的家,呵呵,那国库,就太丰盈了,估计国家几百年都不用征收任何赋税了。他楚不焕,可是比当今皇上都有钱啊。你说,他这样不懂事,我身为他的朋友,我能够不管他,让他任意妄为吗?”

我听得呆呆的,没有料到,楚不焕这样有个性,连皇帝的话都敢不听,不觉得还佩服他几分,咋舌说道,“楚不焕这个混蛋脑袋有点糊涂了,见了他,一定要劝劝他,去了戴国公主多好啊,不仅可以生出混血儿漂亮的孩子,还能够得到戴国很多的财富,真是一举多得啊。”我从经商的角度分析着。全本小说吧可是作为自己,内心里,却不是这样想的。

“这就对了嘛!你说的很对了,老妈子!你和我想的是一样子的,不管是论公,还是论私,娶回来戴国公主,对于楚不焕,都是百益而无一害的!天上掉下来这么大一个饼子,他竟然还避之不及。唉,真是拿他没有办法啊。”

我不由得回想到楚不焕的作风,每次见他,几乎都和女人暧昧无限,我就不觉得皱起眉头,气哼哼地说,“对了,他是皇帝的小舅子!怪不得皇上对他这么关心,竟然亲自给他指婚。想想那个皇帝老儿肯定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跟大**狂是好亲戚,一定也是老色鬼啦!”

“啊!你说什么?你怎么敢说皇上的坏话?你不怕砍头?”苏珏惊得屁股一跳,不敢置信地看向我,“再说,谁跟你说,皇帝是个老头子的?人家怎么就一定是老色鬼的?”

我才不惧怕,“苏珏你这个小屁孩懂得什么?我看过的,皇帝都是老头子,哪个皇帝不是熬到老皇帝都驾崩了,他才能当上皇上的?所以呢,当上皇帝的人,都是续着长胡子的,不过呢,为了表示自己还没有步入中老年,这些历代无聊的皇帝,总要再弄个庞大的后宫,折腾进去一个个如花似玉的小女孩,为他陪葬。要知道啊,一个行将就木的老头子,整天折磨人家小嫩女孩,这是多么变态的行为啊!真是不齿的恶劣行径!所以说,皇帝没有一个是好东西!都是老色鬼,这话是错不了啦!”

苏珏被我这一整套说话,说得成了木雕泥塑,半天张口结舌,无以搭话。

他吞了几口吐沫,才干涩地说,“现在的皇帝……不老……很年轻的。”

我想也没想,夺口而出,“那就是小色鬼!”

“啊……”苏珏直掉冷汗。“老妈子,你是不是有点偏激了,为什么对于未曾谋面的皇帝这样偏见?”

我歪歪头,说,“可能是因为楚不焕那个家伙的缘故吧,楚不焕那样**、猖狂、自大,他的姐夫,也好不到哪里去。”

“哎呀呀,话也不能这样说吧,楚不焕是楚不焕,皇帝是皇帝,谁没有几个亲戚,不能一棒子打死的。”

苏珏摸着自己鼻子,低头小声地辩解。

我吸气,吼道,“少废话苏珏!你现在赶快把我身上的绳子解开啊!而且,你为什么总是向着皇帝说话?难道你是皇帝的走狗?”

苏珏这才醒悟,把手藏到他背后,“不解!解开了,你就跑掉了。我从来没有见过你这样好玩的人呢,不想让你走。”

我气得龇牙咧嘴,“你讲点道理行不行?我又不是你的玩具,你凭什么觉得好玩,就限制我的自由?”

“嘿嘿,我说的话,就是道理,我觉得你好玩,你就必须要陪着我。如果你再反抗,那我可就依照目前的天时地利人和,对你实施印章行为了。”

坏笑几分,露出他珍珠一样的白牙。

我纳闷,“印章行为?那是什么意思?”

他舔舔嘴唇,笑着贴近我的脸,“你知不知道,你这样性格的女人非常罕见?也就是说,你这样的女人,在男人眼里是十分有趣而且深具魅力的,我让你陪着我,你如果不从,那我只好占有了你,在你的身体上留下我的印章,嘿嘿,这样,你就属于我了,就只能跟着我了。”

“混蛋苏珏!”我咬牙切齿地低吼,他吐吐舌头,缩缩鼻子,说,“当然,要在你没有攻击力的时候……”

“嘭!”我却已经忍无可忍,一脚踹了过去,又把他踹到了马车下面。

“呜呜,主子,奴才真的看不下去了!奴才心疼主子的身体啊,您已经被踢下来无数次了,主子啊,那样的泼辣女人,不如丢掉河里喂了鱼省事……”外面那个黄德恩哭得稀里哗啦的。

咣!一声,明显的是苏珏敲了人家的脑壳,吼道,“不是跟你说了嘛,出了京,谁也不要管我!好容易找到这么一个好玩的女人,若是让你们搞丢了,我先砍了你们的脑袋!”

我心里可怜那个黄德恩,给苏珏当奴才,真是没有混头,为他着想吧,人家不领情也就罢了,还动不动就砍头。什么习惯啊,怎么苏珏有砍人家脑袋的口头语?这才想起来,刚才他开心时,还说过要奖励我一个月俸禄……天哪,这个苏珏到底是干什么的?

苏珏刚刚狼狈万分地趴到马车上,只听得四周哇呀呀一片喊叫声。我惊得头发都根根竖起,不觉得看向苏珏问,“混蛋苏珏!外面怎么回事?”

苏珏顿时阴下脸来,秀气的眉头锁紧,自言自语,“哼,这些不良匪徒,消息倒是挺快,这么就追杀了来。”

“追杀?”我张大嘴巴,“呜呜,死苏珏!你不会惹到了什么江湖人士吧?我告诉你,我可是典型的良民,什么歹人都没有惹过,我可不要跟着你倒霉啊!”

苏珏迅速地瞟了我一眼,撩开帘子,利索地向外打探一眼,问,“黄德恩!来者是何人?”

黄德恩惊慌地说,“回主子!来者看上去像是雅月阁的人!”

“什么?!”我先惊叫起来,“雅、雅月阁的人?”呜呜,不是这样倒霉吧,我竟然又要跟雅月阁的杀人狂见面?

猫猫答应大家的,一定做到。还有两更。或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