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公好涩

第139章 静处的痛苦

第6卷 第139章、静处的痛苦

海城很快就到了,因为我要在这里采买需要的调味料,所以索性安心地和苏珏一起,来到了海城县城。

熙熙攘攘的街道上,满都是摆摊的小商小贩,吆喝声不绝于耳,还有腾腾升起的各种烟气,使得海城这条主干道,那样热闹非凡,那样繁荣。

“哇,真是令人振奋啊,这就是我朝国泰民安的最好写照啊!看看,这热闹而繁华的景象,让人真是心情愉快啊!诶?这是什么?”苏珏很是吵闹,一路上唠叨个不停,我几乎都要听睡着了。来到海城更加了不得,就如同来到集市的顽童,这里瞅瞅,那么看看,不停地赞叹着,我在心里骂了他几千遍白痴。

“那是烧饼!你没有吃过吗?”我抱着胳膊,很大牌地在前面走,根本懒得多看苏珏一眼,“苏珏,苏公子,你能不能小点声?你不知道你这样问这些常识为难题,我跟着你有多么丢脸吗?真后悔和你一起来这里了,哼!”

我抬起下巴扯扯嘴角,他却嘿嘿笑起来,“知道啦,知道啦,人家不是好奇嘛。对了,这个烧饼,为什么和京城里不一样?这么大?而且边沿弯弯曲曲的?”他拿了一个烧饼就吃,黄德恩在他后面悄悄地付钱。

我瞪他一眼,“笨蛋苏珏!搞不好你真的是个白痴哦!这烧饼还叫大吗?哦,花了一个铜板买他两个烧饼,就算很贵了!再小点,哪里能够吃得饱,再说了,边沿弯弯曲曲,那是因为糊到炉子里的面,本来就是活活牙牙的,不可能像是用刀切的那么整齐。吃个东西哪里有那么多讲究,香喷喷的能够塞饱肚子不就可以了?”

狠狠地白瞪了他一眼。

他缩缩脖子,被我凶得很没有面子,像是蚊子一样挨着我小声说,“你批评我的时候,能不能只让我们俩听到?下人们都在后面呢,他们听了我多没有面子。”

我鄙夷地撇撇嘴,“温室里的花朵,四体不勤五谷不分!你不会连麦子去了麸子皮变成什么都不知道吧?”

他眨巴下眼,“麦子?去了麸子皮?那是什么古怪的东西?”

我扶着头,真想吼他一顿,却无力地说,“笨蛋!不就是你吃的面粉,你手里拿的烧饼的原料嘛!面粉!”

“啊,麦子竟然能够变成面粉……嘿嘿,这个我当然知道了!还用你说?不知道的人是傻子!只不过,你非要提上什么麸子,我不就糊涂了吗?”

“对啊,你这个傻子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我去了经常定点采买调料的店铺,选了七八样料子,也是按照原来的方法,为了防止流失配方,而故意多买了很多。

“阿嚏!阿嚏!”因为苏珏鼻子很敏感,他去了调料铺子一小会,出来就不停地打喷嚏。

“扛着这些料子!”我把麻袋往他身上一丢,他差点被压趴下。

“呃,这么重啊,好脏的啊,不行不行,我不能扛着它,会压坏我的腰的。”苏珏拈轻怕重,放下袋子,朝几米外的便衣侍卫招了招手。

立刻,几个人赶忙凑了过来,把苏珏指的袋子扛在了肩头。、

“我怎么能够干这种活啊?我的肩膀可是不能扛这些东西的,那样太掉价了。”苏珏拍着手说着,一边打着喷嚏。

“你也算男人吗?连个袋子都扛不动,简直就是人渣,活着于国于民一点好处都没有,我都替你脸红。”怎么着,也是一米八的个子啊。

“你竟然敢如此贬低我?你可知道我是谁?”他对着我的背影张牙舞爪的。

我猛一转头,吓得他对着我打击的双手都举到了头顶,像是投降似的,我狠狠瞪他一眼,“你是谁?你是笨蛋苏珏!”

他不敢置信地吸气,“啊!你!你可知道,认识你之后,短短的半天,你对我的辱骂,比我从出生到现在所经历的辱骂的总和还要多上几十倍!你若是知道了我的真实身份,你会后悔得想要把你自己自裁的!哼,到时候再来巴结我,可是就晚了啊!”

我歪嘴笑了一声,“嗤嗤,真是搞笑,你撑死也就是个皇帝呗!”

他瞠目,“皇、皇帝?……我、我如果真的是皇帝呢?”

死死瞅着我看。

我鼓鼓腮帮,无所谓地瞟了他一眼,淡淡地说,“你是皇帝你就是呗!反正我还是我梅晓雪,你是皇帝又碍不着我什么事,我一不吃你家的饭,二不拿你家的钱,你是你,我是我,你是不是皇帝,与我没有任何影响的啊。”

“哦?”(⊙o⊙)他瞠目,不敢置信,几秒钟内都没有呼吸,结结巴巴地扯着我袖子追着问,“我没有听错吧?你竟然如此轻视帝王?你可知道,皇帝可是拥有全天下的沃土,拥有全天下的子民和财富……”

我一把甩下他的手,冷冷地说,“皇帝也是人!也是两只眼一张嘴,也就一个胃,一辈子也就吃那么多饭,有再多的钱,管什么用?他又不能一天吃下一座山!”

“喂、喂……喂你梅晓雪……没有见过你这样的女人……喂……皇帝可以吃山珍海味啊,可以吃熊掌燕窝啊……”川流不息的人群里,我在前,他紧紧尾随着我,像是一只小狗,黑压压的百姓中,我们俩,根本不起眼,就像是大海里一朵浪花。

我从捏的泥人那里选了一个猪头,笑一笑,放到苏珏手心里,对他谆谆教诲,“拿好,这可是你自己!看到没有,气得鼻孔多大,喘气都像是拉风箱。”

“什么啊?……啊!梅晓雪!大胆你!竟然敢骂我是猪头?”

他在我身后气得跳着脚。

我可以感觉出来,苏珏身份的特殊,搞不好,他真的是皇帝。楚不焕认识他,他又是从京城出来,对于人情世故那么生涩,最主要的是,他总是习惯于命令别人,而且过分自大,自信。

他是皇帝又如何?反正我没有想过跟他讨要一官半职。

“梅晓雪!我请你下馆子吃大餐吧?看看,这个楼多高啊,叫醉花楼,一听名字就知道是这里最好的饭馆了,走吧,我请你。”

“不去!”

“为什么不去?”

我坏笑着瞥他一眼,“我不喜欢这样的大馆子,花钱多不说,也不好吃。我每次来,都是去那个胡同里吃小吃,干脆我们俩分开吧,你去吃大餐,我去吃地摊。”

我往前走,胳膊却被一个人扯住,一起跟了来。

“我、我、我害怕你走丢了,还是委屈委屈,陪你一起地摊吧。”苏珏轻轻咳嗽两声,脸扭到一边,抱着我胳膊一起走。

我甩了他一把,“放开我的胳膊啊,男女授受不亲,不知道吗?”

他横起眼睛不敢置信,“嗬,我还没有嫌你掉我的份儿呢,你倒先嫌弃我了?”

我们俩推推搡搡的在前面吵个不停,后面默默地紧紧地尾随着无数的侍卫。

阳光照射过来,我偶尔无意地转脸,看到了苏珏天真的眸子里荡漾着简单而明快的愉悦。真是一个可怜的人,就这样走在大街上,奔赴最最简陋的地摊,他却可以开心成这副模样。

一盘煮毛豆,一盘花生豆,一盘炒田螺,加上一人一杯清酒,这就是我领着苏珏,去吃的海城胡同里的地摊。

我毫不客气地把他给我穿上的那身貌似很名贵的淡紫色衣服,一下子坐在了小马扎上,捋起袖子,直接动手开始剥毛豆、花生,挑着田螺吃。

“这、这……就这样用手抓着吃么?”苏珏目瞪口呆地看着我大快朵颐,半天都是傻子样子,吞了好几回口水,一副惨不忍睹的表情,叹道,“梅晓雪!你吃东西,没有一点女人样!啧啧,新衣服啊,可是最上等的杭州丝绸啊,都让你弄上酱汁了。还有啊,你咧着个大嘴巴吃得汤汁一下巴,哪个男人见了你这副样子,**都会消失殆尽的。如果我不接收你,估计你这辈子都要打女光棍了,啧啧,真是一个可怜的无家可归的霸王女啊!”

我轻笑几声,瞄了几眼周围黑压压挨着墙根站着的护佑苏珏的侍卫,突然感觉十分好笑,把一个田螺壳砸到苏珏的鼻子上,惊得他猛一闭眼,“哈哈哈,苏珏,你再啰嗦几句,我可就全都吃完了啊。”

“啊!不行啊!我还没有尝尝是什么滋味呢!”

苏珏哀叫几声,像是饿狼一样扑到了桌子上,左右开弓,吃得又快又猛。

引得我哈哈大笑,看着他放开身份,与我一样猴在破烂的小桌子上享受着简陋的美味,竟然看着他,想到了我可爱的小赫子。

我的小赫子也总是很要面子的,吃东西像是女生一样小口而细致,尤其在面对他暗恋的女同学在场时,都会羞涩地张不开嘴巴。每次,都需要我软硬兼施,才能够让他放开了去吃饭。

那时候想,为什么小赫子见到别的女生会那样紧张而放不开,现在才明白,那是因为喜欢的羞涩。

“主子,这里有银箸,请允许奴才测过之后再食用……”

黄德恩焦急地凑过去,把用几层华丽的布料包裹着的一双银色的筷子放在盘子里,苏珏皱眉,烦躁地一把抓起来,哗啦一下丢到了墙根,低吼,“你一边去!不要烦我!你比太后还要烦人!……”他不自觉地嘟噜完,竟然呆了呆,慌张地抬眼去看我,我明明听到了他嘴里的‘太后’二字,却仍旧恍若没有听到,一如平常地吃着毛豆,然后匝巴着廉价的街头清酒,幸福地眯了眼,赞道,“啊,这样子,才解乏啊!”

苏珏愣了下,两秒后也绽开一朵满足的笑容,学着我的样子,灌下一口酒,露着一嘴的白牙笑呵呵,“这样子,真的是很解乏啊,哈哈哈……”

吃饱喝足后,苏珏竟然自己老是边想边笑,好像着了魔。

我使劲一拍他的脑袋,是那种抑制不住地恨铁不成钢,“走什么神呢?到前面去提着那些豆腐干啊!要你这个男人跟着,一点也不能帮上忙,你真是一个大累赘!”

“不是买料子吗?怎么又买起豆腐干来了?你手劲好大,不能小点劲?人家的脑袋都要被你晃傻了。”苏珏撅着嘴,听话地提着一袋子豆腐干,他身后有一个侍卫过来要接过去,被苏珏单手制止了,他咬牙像是男劳力那样,扛在了肩膀上。

我回头瞟了他一眼,看到了他龇牙咧嘴的那份硬撑,偷偷笑了。

因为有苏珏同行,我便改了行程,不打算在海城过夜了,而是想连夜赶回历城去。

夜晚来临了,月挂眉梢。

碌碌的,车轮在转动。

而苏珏就那样歪在马车上,脑袋随着马车的晃动而一摆一摆的,睡着了。

也许,这一天,他太累了。

我从兜里掏出来白天一个小布包,轻轻打开,露出里面那可爱的泥人。

一对老夫老妻,都花白了头发,都一起咧着嘴巴开心地大笑着,两个老人的手,紧紧地拉在一起,下方写着四个字“白头偕老”。

白头偕老……

我眼眶湿了。

抬起脸来,避免叫做眼泪的那个软弱的东东流下来。

我第一眼看到这个小玩意时,心就撞了一下,忍不住拿在手里,仔细地去端详这一对老夫妻。

会吗?我梅晓雪能够得到这种幸福吗?

平淡却夯实的情感?

渐渐的,那个老头,竟然变成了金淮染的模样,而那个老太太,变成了自己。

不管我多么外表坚强,可是静下来,不闹时,心底还是会一份份痛苦萦绕其间。

这对泥人,我打算送给小染染当作他的新婚礼物。

“很好看的泥人,不是吗?”突然,黑暗中,一双眸子晶亮亮闪动着。

苏珏醒了。

我一转身,把脸藏到了角落里,闷声应了一声,“嗯,好看。”

“呵呵……”苏珏在黑暗中莫名地笑起来,轻轻地说,“我知道楚不焕那个家伙喜欢谁了。”

“嗯。”我吸着鼻子,握紧了小泥人。

他望着窗帘外面痴痴地说,“喜欢,真的可以和容貌无关。”

“嗯。”

“你有喜欢的人吗?”

“……”有,又能够怎么样?几天之后,我就要眼睁睁看着他,牵着另一个女人的手走入新房。

“我现在正在想一个问题,是要兄弟情,还是要爱情?”苏珏不经意地轻轻叹息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