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公好涩

第152章 闯进屋子

第6卷 第152章、闯进屋子

苏珏皱眉,恨恨地说,“你都和朕行了周公之礼了,你都是朕的女人了,你还有什么好矜持的?如果嫌美人这个位子低,可以再给你升一些。这样子对你是好事,免得还没有进宫,先树下一群敌人。等到时机成熟了,朕会给你一个满意的说法的。”

“嗬……”听到苏珏嘴里堂而皇之的什么“周公之礼”,所有人都震惊了。

妈呀,什么周公之礼?我没有啊!谁和他苏珏行了周公之礼?

“你、你、你……”

我气得哆嗦,手指头就那样指着自说自话的苏珏。

他一把捏住我的手,低声坏笑着说,“什么你不你的,等到没有外人的时候,我们再随意些。”然后一弯身,竟然就那样把我从马桶上抱了起来,窝在他的怀里,呵呵笑着说,“雪美人,现在跟着朕去最近的行宫吧?”

“喂,你小子……”我腿脚不能动弹,只好在苏珏怀里乱扭动。

他扣紧了我身子,嘴唇贴近了我嘴唇,鬼鬼地小声说,“多解恨啊,你没有看到刚才那个陶莉娜什么表情?差点羡慕地昏过去呢。”

我还是掐了他胸大肌一把,含恨地咬牙说道,“她羡慕,你让她当你的美人去啊!”

“啐!胡扯!这是她愿意就行的事情吗?我还不愿意呢!”

我要气昏了,“可是现在我也不愿意啊!”

两个人嘀咕着,在大家都屏息恭敬中,上了皇帝的金銮。

“起驾!”黄德恩在外面招呼着这些人,金銮一动,二十八人抬着的这个轿子,总算平稳地行动起来。

我看看这个华贵的可以行走的大房子,转移了好奇心和注意力,扭着脖子左瞧右看。

“兮兮,坐着感觉不错呢,挺松软的嘛……这是什么制作的流苏?不会是掺和了金线吧?嗯?这个是玛瑙吗?哟呵,小窗户设计地挺好的,还绣着花呢!”

“呵呵……”在我身边的苏珏捂着嘴笑起来,说,“看你好奇的样子,是不是金銮很好啊?喜欢的话,以后回了京,我每天都带着你坐上一圈。到时候京城繁华街道上过一圈,那才叫风光无限呢。”一边豪迈地说着,一边扯住我一只手,团在他手心里,偷乐地说,“只要你做了朕的妃子,要什么有什么,让你成为天底下最最有权利的女人。”

我撅嘴皱眉,瘪着脸瞪他一眼,甩开他的手,“苏珏,哦不,皇上,你说话就说话,不要动手动脚的,怎么是你也是个皇帝,什么女人没有见过玩过,怎么显得这样小家子气?我的手有什么好摸的?还有啊,刚才是当着一群老百姓给你面子,你待会给我撤了去。”

他立刻握紧拳头,“撤了去?撤去什么?”

“我的什么美人啊,你给我立马撤了去,我不要当。搞什么飞机嘛,人家都不知道呢,就突然蹦出来个狗屁烂美人来,我才不鸟它呢……”

我还没有义愤填膺地说完,苏珏就扑了过来,一下子摁住我身子,倒在松软的垫子上,他的嘴唇霸道不讲理地突袭到我的脸上。

我一惊,吓得抿嘴偏脸,他吻到了我的脸腮上。

“梅晓雪……我不信制不服你……”他恨恨地低语着,两手压住我的双手,然后随着我躲避的脸,追寻而来,最终恶狠狠地吻住了我的嘴唇。

吻住我唇瓣,用力地吸裹我,然后舌尖就那样冲了过来,想要强入我的嘴里。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突然反感至此,想也没想,就咬了下去。

对待楚不焕那厮的侵犯,我怎么当时没有想到去咬他呢?

纳闷。

“啊!”他受疼,低吟了一声,呼哧离开了我的脸。

“你……竟然连我也敢咬?”他吐着流血的舌尖,不停地吸气。

眉头皱得紧紧的,气得脸色发白。

“皇上……”外面的黄德恩属狗的,耳朵很尖锐,立刻在外面关照地问,“皇上没有事吧?”

我立刻回答,“皇上受伤了!”

“啊!”黄德恩惊呼一声,“哪里受伤了?”

“舌头!”我冲冲地喊。

苏珏一把捂住了我的嘴巴,对着我竖眉立眼的,然后急匆匆对着外面说,“朕很好,不要大惊小怪。”

“……呃,是。”黄德恩持有怀疑的应声响起。

再怀疑,也不能撩开帘子来看吧。

苏珏气呼呼地俯视着我,小声说,“先饶了你这一次,将来早晚让你服服帖帖地成为朕的女人!”

将来?滚他的吧!

历城的县府成了他所谓的临时行宫。

一桌美味佳肴,苏珏与我两人食用。

“你们都出去吧,这里不要人伺候。”

苏珏对着黄德恩他们几个内侍摆了摆手,然后抱着我的椅子往桌子前面挨了挨。

“是,皇上。”黄德恩诡异地瞄了我一眼,带着众人出去了。

“吃吧,看看是不是你喜欢的?”苏珏没有了架子,嘻嘻笑着,搓着手,也搬个椅子坐在我旁边,指着桌子上的饭菜给我介绍,“你看看,这个是你和我曾经在海城吃过的辣炒田螺,煮毛豆,花生豆,我让他们都按照海城的做法制作的。还有这个,是今早你吃的夹着油条的辣的火烧,知道你喜欢吃辣椒,我特别让人给你准备了豆瓣酱炒的辣椒酱,你闻闻,是不是味道很诱人?另外几个菜,都是按照宫廷里的常备菜弄的,你也试试口味,如果不喜欢的话,等回了京,我都给你调整了,换成你喜欢的菜式。”

一边说着,一边很细致地把各种菜都布到我碗里。

看他这副巧笑嫣然的样子,哪里像个皇帝,而像个隔壁的小我一岁的小兄弟。

只不过,太任性,太自我了。

“皇上,你这样又何必呢?”

他不看我,而是继续弄着菜,强制地打断我,“只有我们俩的时候,我喜欢你喊我苏珏,即便喊我笨蛋苏珏,混蛋苏珏,我也开心。”

“你……”我愣了下,分明看到他眼里隐藏的受伤,不觉得叹气一声,缓缓拿起筷子。

“原来我一直过着万人敬仰的泡沫的生活,看上去,是那样的五彩斑斓,可是我自己知道,很虚很假,很无聊。没有一个人像是真实的朋友,没有一个人能够让我感觉到真切的存在。连一个个嫔妃,也都是虚假的恭维的讨好的微笑,为了怀上一个龙子使出了千方百计。没有什么真情实意,没有!自从遇到你,我突然发现自己可以这样开心起来,可以很轻松地说说笑笑,即便你欺负我,责骂我,我也感觉那样温馨。不怕你笑话,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甚至都不想当皇上了,我那天看到你在店里的风姿,恨不得和小石头换一换,每天在你身边,感触着你的一颦一笑。为什么你那样光彩四射?为什么可以熏陶的周围的人都变得开怀而乐观?晓雪,我需要你,需要你的温暖,需要你的爽直在我身边,否则我会感觉自己这个皇帝很可怜,很可怜。”

如此说来,苏珏是很可怜。可是,我又不是雷峰同志,我没有责任去解救别人啊,我感觉自己更加可怜啊。我喜欢小染染,却要眼睁睁看着他和别人成婚,我想把第一次给了小染染,却被楚不焕那个大色狼给霸占了。我想和小染染私奔寻求崭新的未来,腿却不能走路了。

“唉!别说了,你再可怜,最起码是个皇帝,可以有吃有喝有钱有权。我呢,我什么都没有。”我低头喃喃地说。

“不怕!从今往后,我有什么,你就拥有什么了!你也可以有吃有喝有钱有权,你可以掌握别人的生杀大权,你可以改变别人的命运。”苏珏激动地看着我。

我摇摇头,“那些,都不是我想要的……”

“你,想要什么?”

“我想要我喜欢的男人,陪着我,属于我,和我过二人世界。”幻想里,小染染扯着我的手,轻笑着,一起漫步清风花丛里。

我含着筷子痴痴地想着……

却感觉桌子嘭的一震,再去看,苏珏已经绝然离席,拂袖而去。

他生气了吗?苏珏生什么气?我又没有指名道姓地说,我喜欢金淮染……

呃,这就叫伴君如伴虎吧。一句话说不好,就把皇帝气走了。

“哈哈,看上去这桌菜很不错的样子哦,既然他不吃了,那我可以全都包圆了吧?”

我敲敲筷子,兴奋地吃了起来。再难过,也不能拿自己的胃开玩笑啊,俗话说,莫生气,气坏身体没人替。

总算跟苏珏讨价还价好了,暂时先顶着这个雪美人的幌子,等到了京城,给我治好了腿,如果那时候,我还没有喜欢上他时,他就放开我,让我做回我自己。

突然想到,如果楚不焕从南方回京后,知道我现在的身份是雪美人时,他会怎么样?吐吐舌头,不敢想象。

那家伙的脾气……咳咳,估计翻天覆地都敢做。

被几个侍女伺候着沐浴过后,我只穿着一层薄薄的中衣,正准备休息,明天好去参加小染染婚礼仪式,门却推开了,也只穿着一层淡黄色中衣的苏珏走了进来。

天哪,苏珏只穿着那么单薄的睡衣,好像蛮性感的哦。

我立刻警惕地抱紧了双臂护在前胸,“喂!你来干什么?很晚了啊,你走错屋子了吧?”

不是说好了,个人睡个人的吗?他为什么那样坏笑着走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