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公好涩

第154章 小染染的婚礼

第154章、小染染的婚礼

苏珏亲自抱着我,从贵气的金銮上下来,然后小心谨慎地放在轮椅里,眼睛只是看着我,轻轻地在我耳边问,“这个轮椅,坐着还算舒服吗?不行的话,我让他们继续去改良。

我眼睛,只是向里看去,忽视了身边的任何人,当然也没有看一眼苏珏,如果看他,大概可以发现他此刻眼里的一汪深情。

“嗯,凑合,将就着坐吧。”

我向里看去,一层层的喜庆的红色喜字贴满了墙上,门上。目光所到之处,都是红色。

那一片红色,让我顿时回想起当初我刚刚落到这个时代时,也是红色的海浪。

那时候,我是小染染的十三姨,而今,他是陶莉娜的新郎,我是皇帝的雪美人。

黄德恩看了看苏珏,苏珏点点头,示意可以开始了,于是黄德恩抬着高傲的下巴,对着陶泽良说,“吉时已到,可以开始了。”

是啊,皇上来的时候,的确是喜鹊临门,无比的风光啊。

陶泽良毕恭毕敬地迎了出来,向苏珏和我行礼,刚想跪下,苏珏制止了,低声吩咐,“朕偕雪美人,只是来做看客,不要影响你们的程序。都免了礼节。”

“谢主隆恩!”陶泽良意味深长地瞥了我一眼,然后代表所有人向苏珏表示感谢,接着向里请的姿势,苏珏便推着我向里而去。

司仪宣布开始结婚仪式,立刻,敲锣打鼓,一片欢腾。

彩纸挥洒中,盖着红盖头的新娘子由两个喜娘搀扶着,走近了厅堂里。

苏珏把手放在了我的肩头,一股暖流从那里向我全身输送。

我知道,他是让我坚强,带着一脸的微笑,坚持下来小染染的婚礼。

我明白的,我想要面带微笑的,我想要很洒脱地对着小染染说:祝你幸福。可是我做不到。

我死死咬着嘴唇,眼睛湿漉漉的。

在看到小染染转身时,一身大红喜服的他,那样炫目,那样俊美,那样超凡脱俗时,我还是红了眼眶。

“我的小染染啊……”我低吟一声,狠狠掐紧了自己的手指头。克制住想哭的情绪。

小染染脸上也没有应有的喜悦,木讷的,一脸肃穆。转身时,看到了我,他明显的一愣,身子就那样僵住了。

他挪不开目光,死死地追着我看。

直到陶泽良推了一把他,催促道,“别愣着,该行礼了。”

小染染就那样深情地望着我,他百般难描的美眸里荡漾着幽深的情意,一直那样锁定着我。

陶泽良尴尬地看了看发呆的金淮染,所有人都发现了金淮染的不对头,都随着金淮染的目光看向了我这里,苏珏不满地低吟了一声,跺了下脚。

陶泽良又使劲推了一把金淮染,推得小染染一个踉跄,他才反应过来,眨巴下眼睛,懵懂地去看陶泽良。

陶泽良维持着僵化的微笑,咬牙切齿地小声说,“行大礼了!你!”

我窒息一般,胸口堵住了绵绵的愁绪,竟然就那样浑身木呆呆的,僵住了。

苏珏突然俯下身来,他的脸紧紧靠着我的脸,然后众目睽睽之下,撅唇,在我脸腮上,轻轻啄了一下,耳语道,“不要丢面子,撑住。”

他的嘴唇,微微发热,留在我脸上一抹清香。

我眼珠子根本没有去看苏珏,而是直勾勾地盯着小染染。

他要与陶莉娜行大礼了,要拜天地,要拜高堂至亲,从此他们俩就是名正言顺的夫妻了。

我眼睁睁看着,他们俩按部就班地行了礼,金夫人坐在上首,一脸的喜悦。而陶泽良也坐在了金夫人的旁边,长兄为父的接受礼拜。

“送入洞房!”司仪的这声拉腔,使得我结束了所有的幻想。

我闭上眼睛,一身疲倦。

“苏珏,我们走。”

我难过地说。

“嗯?不吃酒席了?今天陶泽良可是为了烘托你的生意,把烧烤也放到了酒席里,你不尝尝?再说了,金淮染还要矮桌的敬酒呢。”

“苏珏!”我低吼道,闭着眼睛,其实眼里一直存在一汪水。睁开,便会泄露了我的懦弱。

这一刻,我彻底失去了小染染对不对?

“好吧,咱们走。”苏珏叹息一声,推着轮椅,缓缓向外面去,轻声说,“今天是人家金淮染的好日子,他可以成为真正的男人了,所谓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是人生一大快事啊。什么时候,我和你也在京城里洞房花烛夜?嗯?”

“……”我却不反驳他,因为一旦开口,便是哽咽。

我低垂着头,闭着眼睛,深深地吸着鼻子。

苏珏低头看我表情,叹息一声,“真是的,好男人多得是,你眼睛都瞎了?我不比金淮染强出千倍万倍?唉,喜欢我的人,我一个不喜欢。我喜欢的唯一一人,却偏偏不喜欢我。悲哀啊!”

“皇上!”身后追过来几个人,打头的是金夫人,紧跟着陶泽良。

金夫人夸张地笑着说,“皇上,今天有幸,犬子成婚,竟然有皇恩普照,真是我们金家的荣幸啊,皇上,难道不留下吃杯薄酒再走?”

苏珏低头看了我一眼,说,“不必客气了,金夫人。朕的雪美人既然是出自你们金府,你们就算是她的娘家人,朕自当是另眼相看。等朕和雪美人回京后,会尽快给金府翻案,还给金府原来的荣耀。金淮染的功名,也将一起恢复。陶老将军,也就是你们的亲家,为了金淮染的晋国公爵位,早就在朕跟前提过几次,朕也想着恢复金淮染的世袭爵位。”

金夫人大喜,双掌合十,不停地念叨,“这真是皇恩浩荡啊!多谢隆恩!老身无以回报啊,请受老身一拜!”

说着,就要给苏珏跪下,苏珏口里说着“免礼。”一边向陶泽良做眼色,陶泽良赶忙上前扶起了金夫人。

这一圈人,都是那么喜悦而满足,只有我,是一个落魄人。

我猛地一拍轮椅把手,恨恨地低吼,“皇上你还走不走?你不走,我先走了!”

金夫人深深吸了一口气,没有料到我会如此猖狂。

苏珏却温婉地一笑,对着众人说,“朕今天非常开心,能够看着这一对青梅竹马终成眷侣,心情很好。朕的爱妃不喜欢热闹,那么朕先告辞了。你们继续欢庆。”

陶泽良也挽留,“皇上……”

苏珏看我一眼,冲着我努努嘴,微笑着一摆手,吩咐道,“黄德恩,把朕和雪美人送的份子交给金夫人,多少的,是我们的心意。”

黄德恩应着,从侍女托着的盒子上取下来一个红色的喜封,道,“赐给金淮染夫妇金锭五百两!祝早生贵子,白头偕老!”

“多谢皇上!”

所有人都跪下了。

苏珏满意地笑了笑,推着我出去了金府。

黄德恩他们跟在后面远远的,苏珏单独推着我的轮椅走在街上。

“咱们去哪里啊?雪美人?”他调侃地轻笑着。

我恹恹地说,“去一家酒肆。”

“啊!去哪里干什么?”

“买醉,不知道我烦吗,烦了就要一醉解千愁!”

我嘀咕着,眼泪还是那样不自觉地滑了出来,啪啪地落在身上。

他叹息一声,从袖子里掏出一块软软的上等丝绸的帕子,给我轻轻地擦拭泪痕,然后硬生生把帕子塞入我手里,说,“好,什么都听你的,买醉去。”

我们俩去了一个酒楼,挨着窗户边,开了一个小单间。

坐在哪里,可以清晰地欣赏着楼下街道上的情景。

“想吃什么?朕的爱妃?”

“呸!再提什么爱妃,我就扭你的嘴巴!”我恢复了气势汹汹,引得苏珏咯咯直笑,“我还以为母老虎变成了小猫咪呢,原来只不过就是睡着了,小现在醒过来,你还是货真价实的凶悍啊!”

我知道苏珏想要逗我笑,可是笑得很勉强,跟哭差不多。

见了带着图片的菜单,我立刻好转了心情,聚精会神地开始点起菜来。

点了好多,苏珏握着嘴巴笑,“我说,梅老板,再说你老公是最最有钱的皇帝,你也不能这样海点法啊,我们就两个人,可是你却点了十二个菜了!待会啊,这张桌子都摆不下那些菜盘子了。你能吃得了吗?”

我瞟他一眼,对着店小二喊了一声,“小二,再给我加上一个鳝鱼疙瘩汤,就可以了!”

“是喽!鳝鱼疙瘩汤!”店小二在门外面听到了我的声音,一路传唱着,下楼了。

等菜都上齐了,我也不理会苏珏,自顾自咔咔地吃起来。

他看得愣愣的,小声说,“你打算到了宫里,也这副吃相?”

我嚼着食物,含混地说,“姑奶奶走到哪里,也是这样的吃相!”

“赞你一个!”他对着我竖起大拇指,“你是唯一一个在我跟前不拿腔作调伪装的女人!佩服佩服!可……也是最让我伤心的一个……”

我才不搭理他的话,他伤心他伤去,我不管。

“只有你一个人,不在乎我怎么看你,也只有你一个人,在我这里云淡风轻的,忽视我的存在……”他低沉地呢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