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公好涩

第156章 不要死小染染

第6卷 第156章、不要死小染染

金淮染粉腮红润,长长浓浓的睫毛卷卷的,半眯的狭长的眸子,几分慵懒,却又顾盼生辉。

他就像是个撒娇的孩子,趴在我的膝盖上,朱红的唇角微微扬起,一抹秀眉的贝齿露出。

说着,声音浅浅的,软软的,微微沙哑而磁性,让我心头乱乱的,一阵迷醉。

禁不住,我另一只手伸过去,轻轻地抚摸他的发丝,体会着来自他身上的那股迷人。

“你来了,家里怎么办?”

就那样丢下新娘子,他任性地跑了出来?

他睫毛抖了抖,脸上一份红霞,轻轻地说,“已经很委屈了,她却要脱我的衣服,我越是让她离我远一点,可是她越是挨过来,我气极了,很反感,甩开她,就冲了出来。”

“啊……”我嘴唇颤了颤。想到小染染说的,陶莉娜去脱他的衣服,我就不由得反感。

“可是,她终究是你的妻子了,那样的事……总要面对的。”我说的时候,心里很难受,好像在亲手把心爱的人往人家那边推。

他抬头看我,深情的眸子,荡漾着无限的情波,“我看见她,就反感,怎么办?反感,厌烦,总做不来那些事吧?如果是你,我早就扑过去了。”说到这里,他红了脸,痴痴地看着我,慢慢起身,俊脸凑了过来。

我木了身子,不知道怎么办,就那样眼睁睁看着他嘴唇贴了过来,裹住了我的嘴唇。

“嗯……”我叹息一声,与他的唇舌深深地搅拌在一起。

好久,我们俩的唇瓣都纠缠在一起。

直到我脑子里猛一激灵,推开了他,“小染染……我们……现在这样,那不是白白浪费了你的婚礼?”

他既然已经屈服于他母亲的胁迫,既然已经跟陶莉娜举行的婚礼,成了众目睽睽之下的夫妻,怎么可以又反悔呢?

他皱了皱秀气的眉头,垂下眼睑,难过地说,“我以为我可以将就,我以为我可以凑合,可是直到进入了那个屋子,单独面对莉娜时,我才发觉,我不能面对她。我心里,一直都浮现着你的身影,一刻也不能挥去。她走近我一步,我就反感陡增一层,她的手触到我身体时,我差点把她打到一边去。晓雪,难道你那么狠心,竟然要我面对一个令我作呕的女人,还要我非去和她做那种事吗?我真的做不到啊!”

我摸着他痛苦的脸,手在发抖,禁不住叹息一声,说,“谁让你和她成婚呢?你既然为了母亲从了孝义,你为什么不撑到底?你这样半路当了逃兵,置陶莉娜与何地啊?你要么抵死不和她成婚也好,要么就做一个孝道下的好儿子,不能这样总是反悔。回去吧,回去做陶莉娜的好相公吧。”

“晓雪!”他难过地惊呼,如水的眸子就那样浮上来一层水雾,无比的可怜,“晓雪,你……你不要我了吗?你在恨我吗?好,你让我回去,那我就回去!我听你的!”一颗晶莹的泪珠,终于那样从他眼角滑落。

他死死地咬紧了嘴唇,难分难舍地深深地看了我一眼,才疲惫地起了身,踉跄两步,向后退着,然后悲伤地转身。

我哪里舍得他走?

伸出手想要挽留他,可是想想陶莉娜,我还是僵硬地放下了手,垂下了头。

“我走了,晓雪。”他说着,肩膀抖着,缓缓地往墙边走。

“……”我哽咽了,什么也说不出来。

小染染,你要努力幸福啊。

我心里喊着。

噗嗤一声,我感觉不妙,猛然抬头去看。只见小染染的背影,就那样左摇右摆,晃荡了几下。

“你怎么了,小染染!”

我的声音里带着恐惧。

他缓缓地转过身子,只见,他左胸膛,赫然插着一把匕首,而衣服,全都红透了!

粉红的衣衫,鲜红的血迹……震惊了我的视线。

“小染染!你怎么了啊!”我变了强调的哭声,沙哑而凄惨。

他笑了,抖着眼睛,惨然一笑。

“晓雪……”一口血随着他的说话,涌了出来,他雪白的精致下巴,顿时染红了,“……晓雪,我喜欢你,只喜欢你……对不起晓雪,没有坚持到底和你在一起……我、我也很无奈……回去,我不想……留下,你不要我……咳咳……我、我只有这样离开了……晓雪……”他向我伸着手臂,无力地张了张嘴,然后身子猛一虚,向后轰的倒去。

“啊!啊!小染染!求你不要死啊!呜呜,不要死,不要死啊……”

我一着急,从轮椅上摔了下去,腿不能动弹了,于是我用手在地面爬着,不管衣服多么脏,不管磨破了没有膝盖,我就那样急急地爬了过去。

爬到小染染跟前,轻轻拍着小染染惨白无血的脸,哭着喊,“小染染!小染染!你睁开眼睛看看我啊,你不要这样啊。你为什么这样傻,为什么这样傻气?活着多好啊,只要你活着,就有希望,就有幸福。小染染啊,你为什么要自杀啊!”

他的左胸膛,一片殷红。

“你不要死,我告诉你,你不能死!你若是死了,我也不要活了!我这就喊人来救你,我现在就让皇上找名医救你的命,你要坚持住,小染染,求你一定要坚持住!”

我趴在地上,声嘶力竭地高喊起来,“来人啊!快来人啊!快来救人啊!”

“哼哼,来了。”墙头上传来两声冷笑,惊得我浑身一凛,抬头去看,我差点吓昏。

竟然是一身黑衣的七八个汉子。

黑衣,难道他们是雅月阁的人?

“你们是谁?”我一边警惕地问着,一边用手臂护着小染染。

如果他们抛下来什么杀人的利器,我已经想好了,我会用自己替小染染挡住的。

“雅月阁。”

“啊!”果然是雅月阁!

“你、你们来这里做什么?”我的声音从听到雅月阁三个字就开始了巨抖。

“我们阁主请你们过去坐坐,请吧。”七八个人纵身一跃,跳了下来。

这时候,巡夜的侍卫们听到了这边的动静,举着一个个火把向这边跑来,一边跑,一边喊,“什么人!那边是什么人!”

“救命啊!我是雪美人!快来救我啊,这里有雅月阁的人!”

我拼了命地喊起来。

“嗓门真大,点了你哑穴,看你还能不能喊。”噗嗤一下,一个人点了我穴位一下,我剩余的呼救,都憋在了心里。

“快,咱们快带着他们俩走!阁主等急了!”七八个人扛着我和小染染,一下子跳出了这所官邸的墙头。

一路奔跑,与风一般的速度,飞檐走壁,点水疾飞。

最后落在一个波光粼粼的湖边,这里树木茂密,湖边还停着一艘船。

七八个汉子带着我和小染染在湖边草地上一放,然后对着那艘船纷纷跪下,埋首恭敬地说,“回禀阁主,您要的人,已经带来了!”

船里面传来两声浅笑,“好。起来候着吧你们。”

“是。”那些把我们索来的汉子立在了一边。

船上的帘子一动,一个浑身雪白长袍的身影飘了出来,影影绰绰地立在船头,向我看来。

他诡异的模糊的脸,那样奇异,似笑非笑,似怒非怒,一双眸子带着浓浓的杀气。

“又见面了,梅晓雪。你总是和我们雅月阁有缘啊。”惜字如金的阁主,这一次对我说的话比较多。

“唔唔唔……”我想要说话却说不出来,只好使劲唔噜。

啪!

不见阁主哪里动,可是身上却中了一个小小的什么东西,立刻,嘴巴穴位通开了,我焦急地说道,“阁主,金淮染他身上中了匕首,需要赶快救治,求阁主您先放了他吧!”

“呵呵,自古多情空余恨,你不懂吗?竟然面对我们死神雅月阁,还有心情照顾别人?你算得上一个有情有义的女人啊。可惜,我为什么要听你的吩咐,为什么要放了他?他死他的,与我何干?”

我气得落泪,“那你为什么抓我们来?你不抓他来,自然会有人去救他,你为什么要抓他来?”

“我抓你们来,自然有我的理由,不需要告诉你。你对着我这样大呼小叫的,就不怕我即刻杀了你?”

我冷笑一声,“我不怕死,是你怕我死掉吧!你抓我来,无非是用我来要挟别人,上次是这样,用我要挟小染染,拿走了他们家的藏宝图,这一次你还是老手段,不知道想要我来要挟谁吧?”

他转身,背对着我,衣袂飘飘,几番闲逸,“呵呵,你不笨嘛。”

“如果阁主不放了金淮染,我马上就咬舌自尽,我倒要看看,你用我的尸体能去要挟谁!”我豪迈地说道。其实是在堵,堵我的这条命的重要性。

在想,这个世上,还有谁会在乎我的生与死,雅月阁的阁主,又能够用我的小命,换来什么。

他身子明显的一抖,“你……”

“放了金淮染!”

他想了想,缓缓转过身子,鬼蜮的眸子幽深而无情,那时而模糊时而清晰的五官,竟然一直在变化,“呵呵,你是想救下他的命,对不对?”

我点点头。

“想救下金淮染的命,你现在就可以做到。”

“你说什么?”

他一甩袖子,扫视湖面,轻笑着说,“哦?你竟然还不知道么?你服过楚不焕炼制的百毒不侵丸,身体的血不仅抗毒,而且具有止血、增进功力的奇效。如果我想功力大增,喝了你的血就可以了。只要你咬破你的小拇指,把血挤出来,喂给金淮染,那么他就会救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