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公好涩

第157章 滴血救他

第157章、滴血救他

“啊!楚不焕炼制的百毒不侵丸?我没有啊……”脑海里迅速地回想着,总算,我明白了,楚不焕那厮,当时喂给我的什么大毒丸,其实是百毒不侵丸!

楚不焕啊……一阵暖意和感动。

我刚想按照阁主所说的去救金淮染,却转念一想,冷笑着问,“既然喝了我的血,你的功力就会大增,为什么你不先喝掉我?”

“哈哈哈……”他猖狂地大笑,“你以为所有人都不如他楚不焕功夫强吗?我可以告诉你,不喝你的血,我就比他楚不焕强出一截,我不屑于喝你的血来增强我的功力!让我送抢来的人质走,那是不可能的,你不要妄想我会放走金淮染了,你若是想他活着,就只能用这个办法来救他了。是不是,你胆怯了?不舍得牺牲自己的鲜血了?哈哈哈……”

我呆了呆。

是么,他的武功竟然比楚不焕高强了吗?我怎么记得不是这么回事。

甩甩头,我不去管谁的武功高明了,目前,我最最在乎的是,小染染的生命安危。

“小染染,不要死,我不要你死!你要活着,我会救你的,坚持住啊,小染染。”

我落着泪,哽咽着,狠狠心,一口咬破了自己的小手指,使劲向外挤了挤手指,一滴滴鲜血滚圆滚圆的向外滴落。

我把手放在金淮染的嘴边,看着自己身上的鲜血,一滴滴流入他的口中。

持久地给他喂血,大概要有一碗了,奇迹终于在我的落泪中渐渐发生了。

那插在他胸口的匕首,竟然叮当一声落了地,而小染染胸口的伤口,竟然不再流血,在我不敢置信地揉眼中,那伤口,一点点,像是变魔术一样,在修复,在变小,逐渐消失。

哇,好神奇的百毒不侵丸啊!

心里不禁佩服起楚不焕,那家伙果然非比寻常地聪慧。

“嗯啊……”金淮染眼睫毛动了动,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啊,小染染!小染染你感觉怎么样?你醒了吗?身上痛不痛?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我扑到他身前,紧张万分地看着他。

他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看了下我,清俊地拉唇一笑,无限风流,“晓雪,为我担心了吗?”

“废话!能不担心吗?”我低声骂着他,却又红了眼眶。

他死过去,我的心差点停跳,仿佛看到了小赫子,可怜无助地病入膏肓。

我不要那份感觉,一种皮肉剥离开来的巨痛,失去亲人的心如刀割。

“我却想死,如果没有你在我身边。”他低声虚弱地喃喃地说道,手,找到我的手,握住。

我哽咽了,“傻子,谁没有谁,都一样可以好好活下去的。以后,不许你这样轻生,这是对自己的一种背弃。”我曾经跟小赫子教育过忍辱负重活下去的话题,现在竟然又如此教育起小染染来,都是我生命中重要的男人,是那种不需要我动脑子就会第一时间去保护的人。

“答应我,不离开我,不论怎样,都站在我身边陪着我,好吗?我……需要你。”小染染就那样一眼不错地盯着我,深情而依赖的目光笼罩着我,使得我心如绕指柔。

“唉,好吧,永远在你身后,陪着你,不论发生什么,你都是我喜欢的小染染。”我垂败地应着,握紧了他的手。

他莞尔,带着一抹疲倦,对着我欣慰的浅笑,然后迷迷糊糊地说,“我好累,睡一会好吗?”

我另一只手抚摸到他柔软的发丝上,哄小孩一样,“睡吧,我守护着你。”

小染染就那样,一手与我的手相牵,甜甜地笑着,陷入了梦想。

我心宽慰。

“呵呵,真是感人的场面啊,不过,想要活着离开,就看我的对手看你们如何重要了。”阁主迎风而立,犹如鬼神,凛冽地笑着,仿佛无数寒霜向我刺来。我浑身一抖,恶狠狠地去看他,“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如果我能够得到想要的东西,就放你们一条生路,如果不能达成我的愿望,那么只能说真遗憾,你们俩就要做一对阴间的伴侣。来人啊,把他们绑到船上来!”

“遵命!阁主!”黑黝黝的暗夜里,窜出来几个大汉,纷纷绑了我和小染染,强推着我们,丢到了船上。

我和小染染紧紧挨着,蹙着眉头,不知道下一步会怎么样。

渐渐的,漆黑的夜晚里,分明听到了哒哒的低沉的马蹄声,震得这寂静的大地,仿佛都在微颤。

“来了。我要见的人,终于赶来了。呵呵,梅晓雪,你的个人魅力还是不可小看的,哈哈哈,连他也及时赶来了。”

一个晃影,快如流风,本来在船头的阁主,就那样飘到了船尾,我看不清他的脸,只能听到他猖狂得意地笑声,以及他飘洒洒、哗啦啦的衣服飞扬声。

我有一个不祥的预感。眯了眼向树林里看过去,树叶微微震动,月色下的岸边一片银白色。

哗……岸边,顿时浮现出一个个骑马的士兵,横着,足足排列开二十几米远。队伍中间,渐渐让出一人的空隙,一个人骑着马匆匆上前,站在队伍最前端,蹙着眉头,看向我们船这边。

“晓雪!你在这里吗?梅晓雪!”苏珏焦急万分地喊叫着,声音里带着浓郁的担忧和疲惫。

他怎么来了?哦天哪,他可是皇帝,怎么会跑来寻找我?

“我在这里!笨蛋苏珏,谁让你来的?快回去!”

我大喊道。

“晓雪!”苏珏看到了我,一个激动,提马向前冲了两米,被冲过来的黄德恩一把拽住了缰绳,惊呼道,“不可以涉险啊,皇上!”

“哈哈哈,真是有情人啊,皇上,你贵为一国之君,竟然也会在意一个小女人?没有想到,我们朝的天子,竟然也是个钟情坯子?”船尾的雅月阁阁主半是讥讽半是得意地朗朗大笑着,湖面上,溜过一丝丝夜晚的寒意,也传递着他无情的声音。

“魅醒!你手段太卑鄙了!想要跟朕对抗,那就跳出来,光明正大地跟朕挑战,何必做这等阴损之事,拿着女人开刀?你快点放开晓雪!”苏珏气愤地吼道。

“哈哈哈,我魅醒本就是阴损之人,自然是选择阴损之事去做,不够阴损,魅醒都不够劲。今儿,要想换回梅晓雪的安全,就要看你这个皇帝舍不舍得了。”

“你!你什么意思?你想用什么交换梅晓雪的安全?快快直讲!”

我一看苏珏那么在意我的生死,心里有几分感激,也有几分焦灼,他是皇帝,而雅月阁阁主魅醒正是阴暗地狱的执掌人,他们是相悖的两个人,遇在一起,自然是水火不容。所谓狭路相逢勇者胜。而苏珏,碍着我的因素,自然就先矮了几分,怯了几分,忌讳了几分,如此以来,他便处于了劣势,胜算寥寥。

“苏珏!我不要你管!你算老几啊,你又不是我家人,你又不是老爹,你凭啥子多管闲事,你给我滚远点!这里没有你的事,滚,快滚!”我吼叫着。

苏珏急了,“梅晓雪,你给我闭嘴!我要你好好的,就像是海城那时候一样,活蹦乱跳的,生龙活虎的!你若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绝对不饶你!你说我是你什么人,我是你男人,我是你的相公!”

“哈哈哈……好啊!真是太让我满意了!我要的,就是这种感觉。苏珏,是不是想要梅晓雪活得好好的?那么好,你亲自到船上来,我就把梅晓雪交到你手里,怎么样,敢不敢来?”

“不要去,皇上,万万不能去啊!这分明就是魅醒的诡计,去了,就会有危险的!”一个将领下了马,焦急地跪在地上说道。

苏珏皱紧了眉头。

“是啊,皇上,不能去,雪美人也可以有其他办法相救的。”黄德恩如是说。

我也喊道,“我不要你救,你滚蛋!苏珏,请你不要自以为是,我哪里需要你来救,你滚吧!”心里却是不想让苏珏为我白白送死。

魅醒的心狠手辣,我已经见识过几次了。

“怎么?皇上?不敢来了?看来皇帝还是没有真心啊,要知道,人家楚不焕哪次不是豁出去命救自己喜欢的女人?”魅醒突然提到了楚不焕,我立刻明白了,魅醒这是在激将法,用楚不焕来激起皇上的鲁莽。

“不!苏珏!你若是敢过来,我发誓,我这辈子都不会再理你了!如果你乖乖的,不到前来,我答应你,回了京城,就做你的妃子,做你一辈子的妃子!这样子行不行?”

没有办法了,为了不让苏珏一命抵一命的做傻事,我胡侃了起来。

苏珏久久不语,咬紧了嘴唇,焦灼地遥望着我。

终于,他重重地叹息一声,说,“即便你一辈子都不再搭理我,我也不能眼睁睁看着你消亡,宁可伤在我身,不能痛在你身。魅醒,你胜了,这一局,你押宝押对了。朕,这就过去,亲自去接梅晓雪。”

“不!”我和所有官兵一起呐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