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公好涩

番外谁是雅月阁阁主大结局

番外 谁是雅月阁阁主(大结局)

成为新娘子的梅晓雪也没有一点规矩,人家让跳火盆,她干脆在众人的惊呼中,来了个漂亮的飞跃,然后拍着自己手掌,吹了一声口哨,然后得意地掀起红盖头,质问周围看客,“喂,怎么没有掌声?跳得多好啊,一般人能够跳出这个高度吗?”

“啪啪!”有人带头给她鼓掌,梅晓雪看过去,是她的新婚相公楚不焕。

“真的很让楚某人佩服之至,媳妇你好厉害。”楚不焕不真不假地笑着说。

顿时,全场都笑起来,呱呱的给新娘子的作秀鼓起掌来。

新娘子入了洞房,先一把扯去了脸上多余的那块红布,自己绕在中指上旋转着,笑着说,“还真逗,竟然来了古代,戴了两回这红东西了。”

缩着脖子,吃吃笑起来,很没型地胡乱扒拉掉凤冠霞帔,然后把盘好的发髻,都松散开,像是平时自在的样子。

楚不焕还要在外面陪酒到很晚吧?如此想着,梅晓雪对着几个丫鬟吩咐,“我也饿了,给我上饭,对了,没有肉食可不行。”

几个丫鬟唯唯诺诺地应着,赶忙去操办去了。

见过了他们这位新少奶奶,可是厉害着呢,竟然把那么桀骜不驯的少爷管得服服帖帖,有丫鬟说,偷偷见过少爷给她洗脚呢。

一盘盘新鲜而味美的菜摆了她跟前满满一桌子,梅晓雪这才搓着手开心地说,“你们要不要一起吃?”

几个丫鬟一起狠狠地摇头。

“呵呵,那我就要开动了啊。”说着,也不用筷子,直接用勺子舀起菜,大口大口地开始吃。

早晨明明吃了不少的早餐啊,怎么这么快就饿了。

吃了肉,务必需要小酒来助兴的,于是梅晓雪端起桌子上的酒壶,给自己倒了一杯子,在丫鬟们的惊呼中,一干而尽。

“少奶奶,那可是交杯酒!”新郎新娘洞房花烛的必须节目,就是喝交杯酒嘛,这下子可好,交杯酒被新娘子一个人喝起来了。

待会少爷回来时,还有没有酒啊。

“交杯酒?怎么了?楚家不是很有钱吗?喝光了再来一壶不就得了。”梅晓雪对着下人们嗤之以鼻,继续翘起一条腿,惬意地吃口肉,喝口酒,还鼻子里哼着小曲,无限享受。

少奶奶虽然漂亮,可是脾气真是男性化,没有一点淑女的风范,也不知道少爷到底看上了她什么,还被迷得神魂颠倒的样子,切。

众丫鬟都暗自想着,瞧着地上一堆肉骨头,无限感慨。

窗外一个颀长的黑影。

呼呼……窗户突然被吹开了,几个丫鬟都好奇地转头去看,一秒钟后,几个丫鬟全都熏倒在地。

“啊!搞什么飞机?你们几个快点起来啊,我确定今天不是四月一日愚人节啦!”梅晓雪还有心情开着玩笑,啃着一块猪蹄乐呵呵地说。

可是,几个人都没有一点反应。

门,却幽幽地无声地推开了。

“楚不焕,你敬完酒了吗?”梅晓雪的话戛然而止,笑容也顿时消失,因为此刻走进来的清瘦身影,不是楚不焕,而是一身白衣的雅月阁阁主!

“嗬!”梅晓雪顿时瞪大眼睛,手里的猪蹄一下子掉在了地上,她因为慌张起身,而一下子从凳子上摔倒在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直直地眼神惊恐地仰望着渐渐走近的男人。

“你、你、你为什么来?”

男人的白衣无风自动,衣角向后旖旎地飘动着,他长长的不曾束发的长发,带着几分诡异,遮住了他半张脸。

只是,那神秘莫测的幽深的眸子里,透着一股股极地的寒意。

“带你走。”轻启嘴唇,寒意丛丛地吐出几个字,惊得梅晓雪差点昏过去。

“不要!我不要跟你走!来人啊!快来人啊!雅月阁……”

呐喊闷住了,因为一只大手捂住了她的嘴,然后一只胳膊拦腰一提,把她提了起来。

“唔唔……”梅晓雪奋力挣扎,可惜都是枉然,雅月阁阁主的功力多么深厚,怎么会给她反抗的机会。

一个白衣飘摇,新房里已经没有了红衣新娘。

烈烈的大风吹拂着一切,把梅晓雪的红色衣服都吹得剌剌地响着。

竟然把她带到了京城郊外的一座山顶上,下面,就是万丈深渊。

白衣男人就那样背对着她,立在山顶的边缘,如果往前踏一步,就会坠入深渊之中。

梅晓雪从地上爬起来,轻骂道,“那么使劲丢我干什么,腰都要断了。”

“梅晓雪。”他古怪的声音喊着她的名字,背对着她,望着远处的波澜壮阔的秀丽山河。

“干嘛?”

“知道抓你来干什么吗?”

梅晓雪看了看光秃秃的山顶,想着自己如果此刻拔腿跑,能够跑出去几米就会被人家这种会飞的生物给抓回来。

“魅醒,你把我抓来,不会仅仅是为了杀掉我吧?如果是杀我,你方才在新房里动动手指头就可以完成了。”梅晓雪努力镇定地说。

白衣人肩膀一动,“哦?那你说,我抓你来,是为了什么?”

“引诱楚不焕来自投罗网?”梅晓雪如此猜测着。

“很聪明,不错,就是为了诱敌深入,然后瓮中捉鳖,一举歼灭所有的强大敌人。”白衣人恶狠狠地说着,缓缓转过身子,面对梅晓雪,他多变诡异的五官仿佛流动的山水画。

“啊,你可真是卑鄙,怎么可以用如此下作的手段。你既然也算是个什么阁主,有地位的领袖,为什么不能跟楚不焕正面交锋?比出个你高我下?”

白衣魅醒负着手,“那样没有什么趣味,我要看着,天下第一的楚不焕,如何败在我的手下,眼睁睁看着他心爱的女人捏在我的手心里,他如何求我放过你,然后为了所谓的爱情,而放弃生存的希望,用他的命,换回你的命。”

梅晓雪怔了怔,叹口气,才难过地说,“我以为你不会走这一步,我以为你总归会回头的,可是你却一意孤行,不顾所有人给你的关爱,还是这样了。”

“你说什么!”魅醒眉峰一抖,无比的严厉,他震惊得瞪着梅晓雪,拳头握紧了。

“算了,都到了这个时候了,你还要继续在我跟前伪装吗?”梅晓雪伤心地直视着白衣男人。

“伪装?你到底在胡说些什么!”白衣人吼叫着,却掩饰不住他吼叫声下面的虚弱。

“小染染,我亲爱的小染染,你为什么要做这样多变的双面人?卸下你的伪装吧,到了现在这个时候了,你还想继续骗我吗?难道你希冀着,在我死之前,都不知道你是谁吗?”说着说着,因为巨大的心痛,梅晓雪落了泪。

“我不是金淮染!”白衣人猛烈地嚎叫着,袖子狠狠地甩着,头发也凌厉地飞舞着。

“是我对你不够好,还是你一直就没有体会到我对你的关心,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一次次的把我的关怀和怜惜当做武器,来伤害我?小染染啊,你知道,我为了你,连性命都可以舍去给了你,只因为对你的那份真情啊!”

白衣男人仰天长啸一声,“对我真情?那你还会嫁给楚不焕?”

梅晓雪的眼泪一串串落下,“对你,是像亲兄弟一样的深厚的感情啊,难道这份胜过亲情的感情,都不足以唤起你的良知吗?”

“哼,不是说爱吗?不是说只爱我一个吗?为什么要食言?为什么要一次次的让我希望落空?我也曾经对你抱有一线希望,期待着你来化解我所有的杀气,结束我杀戮一生的宿命。可是你却让我一次次失望。是谁说爱我,却违背了诺言,失了约,丢弃我如同敝屣,独独让我可怜地呆在雨里嘲笑着自己的痴心,而你却跟楚不焕**欢畅!又是谁,说要第二天来找我,却又一去不返,再无音讯,凭空里跳出来一张喜帖,结束了我所有的幻想?如果不是你一次次地让我绝望,让我对人性绝望,对感情绝望,对世人绝望,我也不会一次次地用生死来考验彼此!我要杀了楚不焕,杀了这个夺走我所有希望的人,我还要杀了你,把你这个曾经唤起我憧憬的可恶女人,碎尸万段!我是魅醒,永远是魅醒,永远是那个大开杀戒的雅月阁阁主!”

“小染染,不要这样任性了。什么都没有变,一切都是老样子,我还是那个关心你备至的晓雪,你还是我心目中最最羞涩可爱的孩子小染染,不是我失约,而是造化弄人,一次次意外改变了本来的轨道。我原来到现在一直都没有改变的就是,对你的喜欢和关心,只不过,这份喜欢,我才认清,是对好兄弟的一份喜欢,而并非爱情。我要对你说对不起的是,曾经对你说过只爱你一个,成了空口白话。可是,对你的关爱,一分也没有减少啊!回来吧,小染染,回头是岸,不要成为杀人的工具,不要搅起江湖的血腥,不要走向那条不归路。你曾经想要的我的血,我给了你,你的功力已经成倍的增长了吧?你还想要什么?你已经是武林中的佼佼者,你还想要什么?”

“你闭嘴!我想要至高无上的权利!我要楚不焕死!”

他声嘶力竭地吼了起来。

“放开梅晓雪!拿女人当做武器,太丢脸了!”楚不焕一身红衣,飞到了山顶。

“啊,楚不焕?你怎么来的这样快?”梅晓雪担心楚不焕的安全,颤声问道。

“去看你饿不饿,给你送过去饭菜,却发现你没有了。”楚不焕还能够微笑着说。

“楚不焕,我把咱们俩的交杯酒,自己喝光了。”梅晓雪淡淡地说着,几分悲沧。

她感觉到,目前的状况不乐观。

她竟然在莫名地担忧,今天会有人离去。

“楚不焕,既然你找了来,那么你就选择吧。”魅醒皱着眉头,冷然喝道,“不是你死,就是她死!”

手里捻出一颗大大的丸药,一下子扳过梅晓雪的脸,塞入了她嘴里,冷笑着说,“你可以给她吃下百毒不侵丸,我就可以给她服下西域的立时毙命丸,咱们比试一下,看看她会不会毒死。哦,忘记提醒你了,她含有百毒不侵丸的血液,一多半给了我,还有一部分给了皇上,你猜猜她现在体内的鲜血,还有几分能力去抵抗这西域的毒丸?哈哈哈……”

楚不焕马上就暴喝道,“你把解药快点拿来!”

“你想她活着吗?”魅醒乖戾地笑着。

“不要理他!我不会有事的!”即便有事,她也不想他有什么危险。

“哼,魅醒,你不过就是嫉妒我楚不焕的功力高深罢了,说吧,你想要我怎么做?只要给她服下解药,让她安全,随便你说,我服从就是。”

“楚不焕,你傻瓜啊,干嘛受他胁迫!”梅晓雪难过地喊着,眼泪哗哗地落着。

“梅晓雪,你记着,只要有我楚不焕在,就绝对不会让危险接近你一分一毫!”

楚不焕说着,深情地笑着。

梅晓雪顿时感动得无以复加,哭着说,“你好笨啊,我吃下去的根本不是什么毒丸,而是糖块,很甜的,魅醒是故意蒙你的,你不要上当啊,上当了就显得你太笨了。”

楚不焕微微摇头,一脸的幸福,“真好,晓雪爱上我了,真幸福。呵呵,有你这颗心在,我即便死了,也值得。”

“不要提什么死不死的!”梅晓雪浑身一抖,凉意丛丛。

“好啊,你们俩这么有情有义,楚不焕,仅仅是嘴巴说爱是不管用的,你果然会为了救她,而放弃生命吗?看,这是唯一的解药,需要你用匕首剖开你的心脏,用你滚热的心血来喂服下这颗解药才管用。刀子,给你,随你选择了。”

魅醒袖子一甩,丢给楚不焕一把匕首。

楚不焕很伶俐地接住了,握在了手里。

梅晓雪浑身哆嗦着,左右看看两个男人,尖叫着,“楚不焕,不许你做傻事!否则我就不理你了!”

楚不焕却看一眼锋利的匕首,又去看不远处的魅醒,问,“我若自裁,你可否会遵守诺言,给她解药放过她?”

“不要啊……不……”梅晓雪哭叫着。

魅醒的眼眸里几分偏执,“只要你自裁,我就放过她,让她好好的活着。”

“那好!一言为定,不许更改!”楚不焕豪气地说着,猛然高高举起了匕首。

“啊!不要!”梅晓雪惨烈地叫了一声,然后挣脱了魅醒,突然返身,朝身后的万丈深渊跑去。

“晓雪!”楚不焕和魅醒同时呼出了声。

纵身一跃,连那不舍的临行一眼,都没有看。

楚不焕,谢谢你这样爱我,谢谢你给予我的一切,我都收到了。

如果真的要死,那么就让我这个从异世来的人,走吧。

不要你死,如果你死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味?

那个宠我、爱我、疼我的霸道混蛋没有了,这个世界对于我还有什么意义?

所以,不要你死。

哇,风好大,竟然会有些冷。

直直地向下追去,带着猛烈的风的呼啸,我还是有些胆怯了。

如此坠入深渊,会把我摔成粉末吧?

楚不焕,我走了,你会哭吗?

梅晓雪在快速的下落中,几颗晶莹的泪珠飞舞在空中。

在梅晓雪跳入深渊时,两个男人都傻眼了。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魅醒,他距离悬崖最近,他失神地看着下面幽幽无底的遥远处,狠狠咬着牙齿。

她,竟然为了楚不焕,宁可去死!

心,竟然猛然间痛了下,痛得**。

梅晓雪,我恨你!你竟然在最后关头,还是选择了他,还是把你最最真挚的爱情,给了楚不焕!我好恨你!

呼哧!

魅醒白衣一荡,随后也跃入了悬崖下面的深渊里。

“楚不焕,你赢了!”风中,带过来魅醒的一句含恨的话语。

白衣的影子速速下落,一点点接近了红衣女子。

终于在半空中相会,他抱住了她,两个人一起旋转着下落。

“梅晓雪,如果你不曾失约,多么好。”他紧紧地搂着她,如此说。

“啊?你?小染染,你什么也跳下来?”梅晓雪等死的眼睛猛然睁大,不敢置信地看着近近的男人。

所有的伪装都随风而逝,面前的白衣美男子,是她的小染染。

“如果那次山上相约,你如约而去,我们俩已经修成正果,我将会是一辈子幸福的金淮染……”他伤心地说,一只大手抚摸到她的脸上,给她擦去她的泪珠,“是谁不给我们机会?上天吗?”

梅晓雪难过地摇着头,“小染染,不要这样想,我们俩成不了爱侣,也可以成为终身的好友啊!”

“我死了,你会难过吗?会哭吗?会时不时地想起我吗?”

“啊,你说什么啊?”

他的大手停在她嘴边,塞进去那颗解药,然后,以手为刃,狠狠戳进了自己的心脏!然后在她的惊呼中,又在胸口那里画了一个圈,外面的伤口都封住了。可是她知道,心,已经碎裂了,心血,在他身体里喷涌。

呼……他的嘴唇,深情地堵住了她的嘴唇,轻轻地甜甜地吻着她的唇齿,就像是那个最初认识的金淮染,带着一份娇羞和颤抖,然后,一股股滚烫的热血从他体内汩汩地涌入她的嘴巴,她落着泪,与他拥吻。

他要把心血,送给她。解了她的毒。

为什么这样残忍,给他和楚不焕,只留下一条活路。

又有谁知道,最最绝情的人,才是最最脆弱的人。

没有她的爱,他活着,也是一份人间地狱的煎熬。

他松开了她的唇,对着她暖暖地一笑,让她泪眼中,仿佛又看到了春天桃花下,那个多情而羞涩的小染染。

“小染染……”她痛不欲生地低唤着。

“晓雪……真的,爱你……”金淮染终于滴下几颗泪珠,轻轻地呢喃着,然后闭上美丽的眼睛,用尽他所有的内力,在她肩后一推,送着女人向上飞去。

不想成为爱情的傀儡,不想爱你的,可是,对不起,晓雪,还是爱了,最终,我还是无法遏制地深深地爱上了你。

恨,都来源于爱。

我要走了,你是否会为我哭?

白衣的男人前襟全都是鲜红的血液,然后变成了一只轻飘飘的破败的风筝,落着一颗颗如水晶一般的泪,飞速地向下坠去。

“小染染!……我的小染染啊……呜呜……”天地间,传来女孩撕心裂肺地哭喊。

最最澄净的,便是小染染的水眸。

最最羞涩的,就是小染染的微笑。

最最难忘的,是小染染的那声多情的呼唤——十三姨,哦不,晓雪……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