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人丁的修仙生活

第二白二十五章 大意

第二白二十五章 大意

“让你也清醒一点,让你知道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洛玉收回手,不再施决,她刚刚很有分寸,不过小小惩罚一下,孙大牛除了浑身湿透外,并没有受到丝毫伤害。

楚扬、子熠和侯勇也有些茫然,洛玉为何这般生气?而周围修士的眼神也有些奇异,不过他们可不是孙大牛那二货,看出不对,自然保持沉默。

“洛玉妹妹,我一直很清醒呀!”孙大牛一边应付妖兽,一边喊道,“你知道你孙大哥脑子不够聪明,若是说错了什么话,你就告诉我,我一定改。”

一听这话,洛玉顿时无语,是她身边的朋友都太单纯吗?不仅孙大牛,就连哥哥楚扬他们都一脸茫然,莫非是她的思想太不纯洁?可之前那些男修异样的眼光是怎么回事?

算了,一群弩货,不与他们计较,不过白央你就只求多福,自己忍着吧!

洛玉磕下一把补灵丹,盘腿调息。

白央看见洛玉阖上双眸,不敢近前打扰,只好对外央告:“楚师兄,黄师兄,侯师兄,行行好,给我来些水吧。”

“忍着,我们都没有水灵根,如何给你变出水来。”楚扬毫无同情心的说道,“这次是一个教训,提醒你以后脑子灵活点,动作快点,不然下次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

“哦。”白央怏怏应了一声,盘腿坐下。默念静心决。

可是心慕的师姐就在近旁,他如何能静心呀?白央身上热气腾腾,衣衫慢慢被蒸干。

“啊!”白央突然大喊一声。猛的跳起身来。

“白央,你要干嘛?”洛玉被惊得中止了调息。

白央双目微红,眼神却分外委屈,他看了洛玉一眼,跳出防护圈,祭出丹炉,狠狠砸向对面的妖兽。

“噗嗤!”楚扬笑了。“原来白师弟不是没有血性,只是缺少了刺激。大牛。记得给你的小弟备点苏牧草。”苏牧草具有催/情效果,所以楚扬才会这么说。

此言一出,附近男修皆哈哈大笑,女修皆面露羞赧。

此刻,洛玉真心觉得自己混在男人堆里。真是太他大爷的不方便了!

她面色不改,起身走到子熠身边,站定,祭出紫铉神枪,将心中不满皆发泄到妖兽身上。

修士与妖兽的拼杀越来越激烈,众人再没有玩笑之心。

恢弘的古城,城墙高耸入云,墙内阳光温煦,墙外厮杀正酣。空气中弥漫这浓烈的血腥味,盖住了妖兽身上的妖气,遮过了修士汗水的臭味。让众人的嗅觉暂时失效。

洛玉白皙如玉的脸上,流淌着鲜血,有妖兽的,也有自己的,又腥又甜的味道钻入鼻腔中,刺激得她双眸渐渐泛红。

“啊——”洛玉仰天长啸。一个纵身,飞至妖兽群中。紫铉神枪大开大合,一会横扫千军,一会蛟龙出海,挑杀点刺,枪枪命中,她胸中热血完全翻腾起来,攻势越来越猛,妖兽的血溅到她的青袍之上,如同盛开朵朵红色莲花。

杀死一只又一只妖兽,她根本没有收敛妖兽尸体,而是紧紧攻杀而去,渐渐的,她脱离了队伍,杀得兴起的洛玉却毫无察觉。

一只头上双角面目狰狞的妖兽,瞅中机会,猛地一扑,双角一顶,划向洛玉的后背。

后背凉风一起,洛玉顿觉危险,但此时她被一群风狼死死缠住,进退不得,闪避不能,她一咬牙,手中紫铉神枪灵光大暴,周身风狼被激得倒退出去。

但是,身后的危机却没有解除,让人毛骨悚然的寒气激得她全身汗毛立起。此时,她根本来不及变招应对,况且就算变招,也不一定能挡住双角妖兽的袭击。如今,只盼着身体足够结实,能够在此一击之下保住半条命了。

汗水从额头冒出,是她大意了,若非脱离队伍,此时的危机,必有队友帮她阻挡一二,那她就不会这般被动。

突然,耳畔传来一道尖锐的裂帛声,那是灵光划破空间的声音!洛玉心中狂喜。

当!声音刺耳尖酸,灵光溃散,一把金色的扇子瞬息而至,将将贴在她的后背,抵住了妖兽的双角,一股大力透过扇子穿透而来,她后背一疼,被大力撞得往前扑去,紫铉神枪同时往地上一撮,稳住了身形。

“楚扬!”洛玉转过身,冲来人唤了一声

白衣染血,分外刺目,楚扬跃至洛玉身前,来不及回应,他骈指一点,金扇灵光大放,与双角妖兽僵持。

见楚扬脸色苍白,左手无力耷拉着,衣袖上的鲜血越来越多,洛玉很是愧疚,不敢让他分心,她祭出紫铉神枪拦截再次围上来的狼群。

“妹妹!”子熠飞掠过来,额角全是冷汗,“那可是六阶妖兽,你吓死我了。”

子熠的加入,顿时让洛玉松了口气,一枪刺入一只四阶风狼的头颅里,一边认错:“对不起,是我莽撞了。”

不过一息,侯勇、孙大牛和白央三人接连赶了过来,五人合作一处,立即稳住了阵脚,与狼群拼杀起来。

她猛地抽出长枪,狼血从头颅洞口溅起,一粒粒红色血珠在空中划过一条弧线,噗的一阵轻响,溅至胸口衣襟上,滴落在白皙的脖子上,分外妖艳。

洛玉目光一寒,腾跃翻飞,右手长枪如虹,划过一只又一只风狼的颈项;左手掐诀,五道灵光从指间冒出,混作一团,化作灰蒙蒙一团,弹指一挥,无光无亮的灰团向狼群激射而去。

“嗷呜——”被击中后背的风狼仰头厉啸,伸爪去抓灰团,却根本抓不起了,反倒连爪子也剧痛起来,急忙收回爪子,发现爪子皮毛脱落,深可见骨。

嗷呜,嗷呜,风狼在地上打滚,想要将后背上的灰团蹭下去,却根本不成功,后背出现一个碗大的伤口,慢慢深入腹部,狼嚎声越来越凄厉,越来越绝望。

洛玉明白,此招并不是不能化解,只要风狼用足够多的灵力裹住灰团就可以慢慢消耗灰团的力量,及至将其完全抵消,可是这些风狼的灵智还没有完全开化,这种普通修士都能想到的办法,它们却全然不知。

自从修炼混沌决后,她丹田里的五行灵力便是这般混在一起,形成灰蒙蒙一片,她之前尝试过将此灰色灵力通过经脉直接导出,但随即经脉剧疼,强行运转时,她发现自己的经脉竟有消融的迹象,她立马就停止了尝试。

丹田能够承受灰色灵力,或许是因为丹田中蕴含着先天之气的缘故。

她猜测,是自己的经脉不够强悍,所以无法承载灰色灵力的运转。

之前,巨蛇的毒液眼见就要突破土盾直扑面门,她灵机一动,想到若是在体外混合等量五行灵力或许可以形成灰色灵力,对付毒液应该会有奇效;就算不成,五种灵力合作一处应该能阻挡毒液片刻,到时她可以另想它法。

幸运的是,她的想法成功,灰色灵力成形,最终消融了毒液。

如今,她在验证灰色灵力的效果,一团团灰色灵力不断弹出,引起了狼群的慌乱,有的躲闪过去,有的发出风刃阻挡,有的被击中后自动断肢求生,有的被击中要害之处,活生生消融开来,惨叫之凄厉,让狼群渐渐恐慌起来,慢慢后退,避开洛玉。

可惜洛玉却不准备放过它们,紫铉神枪瞬间变大十倍,狠狠砸向退走的狼群,若非这群狼死死缠住她,那只双角妖兽如何能让她遭遇生死一线的危机?

“洛玉,”一道疲惫的声音传入她的耳中,“省着点灵力,我们准备回城。”(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