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人丁的修仙生活

第393章 绝处逢生

第三百九十三章 绝处逢生

“不过,我有一个要求,那便由我先炼化神兽蛋,而且你俩需要为我护法,免得被他妖打断。当然,我们三个可以先立下契约,我绝对不多炼一星半点,事后还会为你俩护法。”墨蚬提出要求。

闻听此言,白玉麒麟和双头银蛇对视一眼,墨蚬这要求也不算过分,毕竟此蛋是它从人修手中夺来的。

见二妖相信了它的说辞,神情稍有松懈,墨蚬眼中极快地闪过一道厉芒,六腕齐动,搅起骇浪巨波,同时冲天而起,朝西面扑去。

“八爪怪,你个奸险之徒!”猝不及防,白玉麒麟被巨浪拍退,不禁破口大骂。

同样被推开双头银蛇却是阴险一笑:“西边可是绝路,我们可以追上去,将它堵在绝路边上。”

白玉麒麟自然也明白此节,四蹄一跃,踏海追击。

银尾一甩,双头蛇冲出海面,迅若闪电,紧追而去。

前方是一片红色,由浅及深,及至赤色,艳丽似鲜血,墨蚬心中恐慌,但还是不顾一切地往前冲,因为那二妖已经紧缀其后,距离它不过数十丈距离,它已经没有退路了。

“前面可是绝路,墨蚬,你确认要为了一颗神兽蛋葬身禁忌之海?”

双头银蛇停在赤海前方十里之外,三角蛇眼中露出志在必得的神情,“再给你一次机会,将神兽蛋交出来,等我们炼化后会给你留下半成。”

白玉麒麟没有言语,显然是赞同双头银蛇的话,与之一南一北封住了墨蚬所有的退路。

此刻,墨蚬盘踞在海面上,距离赤海边缘不足一里。心里犹豫着是不是再向前行进。它之前便得到消息,此蛋极有可能是出自禁忌之海,按理,这是不可能的。但四个月前赤海发生了变化,便将这种不可能变作可能,那这禁忌之海是不是也不如以往危险呢?或许它还是该赌一下。

“你们不要逼我,”长腕卷起巨蛋作势要扔向赤海。墨蚬厉声道。“否则我将它丢进禁忌之海,谁也别想得到!”

此言一出,果然惊住了那二妖。那双头银蛇立即放软了语气:“行,那咱们好好谈,你千万不要冲动。”

终于将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中,墨蚬心中一松。收回长腕,不紧不慢地说道:“好好谈可以。那你们都得往后退,退到百里之外。”

“行,我退——”双头银蛇立即应声,银尾一摆。却不退反进,猛地前扑,张开两张大嘴。毒液喷射而出,若利箭一般射向墨蚬的双眼。

墨黑腥臭的毒液直射过来。墨蚬既惊且怒,身形暴退却瞬间想起身后便是禁忌之海,之前虽已决定避入其中,但事到临头终究无法抑制心中的恐惧,在距其只有十丈的时候生生停住,同时扬起三根长腕护至身前。

兹兹——,毒液尽数落在长腕上,黑色泡沫咕咕冒出,血肉被侵蚀,墨蚬尖声惨叫,同时响起的还有双头银蛇的惨叫,它被三条长腕抽中了眼睛,鲜血直流。

两败俱伤!

一旁的白玉麒麟见此先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纵身一跃,扑向墨蚬,此时正是抢夺神兽蛋的好时机,不容错过!

刚刚打退银蛇,腕上伤口正疼,又见麒麟奔至,口喷白光直劈卷着巨蛋的长腕,墨蚬慌忙躲避,嘭的一声,利剑一般的白光劈中海面,劈出一条水道,又深又宽,迅速蔓延,及至浅红色水面前方一丈处,停住!

幸好没有过界!麒麟和墨蚬皆松了一口气。

就在这时,一直都很安静的巨蛋骤然绽放红光,璀璨耀眼,直冲赤海而去——

被抽得摔向海面的银蛇见到此幕,心中大骇,立即扎入海里欲要逃走——

白玉麒麟眼睁睁地看着红光射入赤海,恐慌袭向心头,它立即掉头奔逃,而墨蚬更是惊得甩出巨蛋,但此时已经来不及了!

轰!声若雷鸣,赤浪翻滚,朝着东面席卷而去,墨蚬首当其冲。

“嗷——”赤浪挟势而来,巨力冲击,墨蚬被冲得七荤八素,而被蛇毒侵袭的伤口又被赤水侵袭,无法形容的剧痛从外至里袭向心间,它惨叫着,连滚带爬冲向远处。

白玉麒麟很快被赤浪追上,白玉一般的鳞甲瞬间染上赤色,而后软化,脱离,露出血肉,麒麟又惊又慌,它想起了那古老的传说,禁忌之海,无物不化!

“嘶——”仰天嘶叫,麒麟身化长风,冲出赤浪,踏空而行,飞跃百丈,噗通坠入碧海中,转瞬消失不见。

双头银蛇距离赤海最远,自然溜得也最快,并没有被赤海追上,算是三妖中最幸运的一个。

最惨的自然是墨蚬,蛇毒和赤水同时侵袭,皮肉腐蚀,剧痛钻心,在赤浪中翻腾挣扎,而此时婴儿啼哭声响起,它被惊得几乎魂飞魄散,全身妖力瞬间爆发,猛然冲向远处,血肉层层脱离,一根长腕脱落,凄惨无比。但幸运的是,它终于冲出了赤浪,蹿入碧海之中。

就在此时,婴儿啼哭声止,赤浪消退,但相比之前,赤水又向前漫延了数里。

蛋蛋在赤水上翻滚游走,与众多无形之物打了声招呼,而后坠入海底,悄无声息地滚进碧海中,躲在一片赤色珊瑚下。此地距离赤海只有数丈距离,对于她来说,是一个比较安全的地方。

当然,最安全的地方莫过于赤海,不过赤海里透出一股死气,对身体的恢复却是不利,所以她选择这么一个位置。

经过近半年的修养,意识增强不少,不会动不动便陷入沉睡,一些零散的记忆也浮现出来,她终于想起了自己的名字。而记忆中最清晰的一幕,是她被一股狂暴的力量裹挟,撕扯,身体崩裂,然后,然后就不知道。

记忆中那无法描述的剧痛,死亡临近时无尽的恐慌,每每想起,洛玉便不寒而栗,同时也在疑惑自己为何能在那种必死的情况下存活下来,还有这护在体外的赤色蛋壳又从何而来。

前者她暂时还没想明白,但后者却在临近赤海的那一刹那便明白了。(未完待续)

ps:感谢喑茈莘香3的平安符,゛o.__梦悳╮的米分红票,多谢订阅正版的童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