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人丁的修仙生活

第401章 真的是你

第四百零一章 真的是你

瞥了眼白玉麒麟后臀的伤口,那死气虽然被灵丹压制了,但是要彻底去除还要废一番功夫,眉头紧锁着,楚扬心烦意乱,就连元后的妖修在赤海里都不能坚持一息,那他们想要跨越赤海抵达大陆,岂不是痴人说梦?

“主人,前方有打斗。”白玉麒麟侧头,望了眼那海浪翻腾的地方,开口提醒了一句。

最不耐烦的就是管闲事了!楚扬头也不抬,淡淡地回了一句:“不用理会。”

话刚说完,眼角余光突然瞥见一片白色衣角,在海浪中划出一道弧线,很熟悉。

他猛地抬头望去,右前方那翻腾的海浪中,白衣,金靴,黑发,是那偷衣贼!

心中怒气陡然上涌,眼底燃起一团火焰,越烧越旺,他脚尖一点,腾空飞跃而去。

望着前方那染红的白衣,被灵光击中跌向海面的女修,他的嘴角勾起一抹讥笑,被六人一齐围攻,看来你是恶事做多了,遭报应了!

就在这时,那跌落海面的女修被一道灵光卷住,扯了上来,长发垂落,露出一张满是血污的脸,看不清容貌,但他的心脏却似被什么紧紧攥住,致命的熟悉感,莫名的痛楚,心在颤抖,呼吸陡然急促,灵力加速流转,快点,速度再快点......

如愿跌落海面,却突然冒出一道灵光卷住了腰肢,将她扯了上来,眉头一拧,拼命挣扎,但那灵光却是越收越紧,狠狠一拽,将她拽向对面。那对面有数张狞笑的脸,寒光闪闪的刀剑,只等她一靠近便刺穿她的身体。

难道今日真的要丧命于此么?双眸陡然大睁,不,她不甘,她不认命,只要一息尚在。她就抗争到底!

激烈的情绪波动让她的脸更加狰狞。心中涌起的强烈不甘让胸腔剧烈鼓动,濒死的压力让她彻底疯狂,眼底闪过紫光。一股蓬勃的力量陡然涌现,冲至眉心,她冲天长啸:“啊--”

啸声起,紫光现。晴天一道霹雳,众人心中陡然一寒。尤其那葛步见紫电朝他直劈而来,惊恐攥住了他的心脏,但常年刀口舔血的日子让养成了一种本能,手一拽。旁边一人被抓住挡在他的身前--

咔嚓!紫电劈入那替死鬼的眉心,穿透其后脑,劈入他的右眼中。剧痛,滚烫的鲜血喷射而出--

“啊--”葛步凄厉惨叫。有如鬼哭。

只一击便造成一死一伤,洛玉早已挣脱了灵力束缚,落在蟹壳上,弯起唇角,露出一个让见者胆寒的恐怖笑容,抬脚走向对面那幸存的四人,冲天的煞气骇得对方瑟瑟发抖,他们眼底透出惊恐却根本迈不开腿。

一脚踩在蟹壳上,一脚踏上海面,双拳紧握,极力保持身形平稳,她的面上满是煞气,心里却暗暗着急,体内突然涌现的真元却在那一击之后便耗尽了,于是她想用煞气将对方吓走,却好像用力过猛了,那些人居然被吓得迈不开步子,他们若是再不走,她就要露馅了--

就在这时,她察觉到一道强横的气息正急速靠近,心中猛然一跳,来者是敌是友?

她立即转头望去,一道白影气势汹汹,直冲她而来,同时一道略有些熟悉的声音冲进她的耳中:“真的是你......”

那声音里揉进了太多情绪,惊喜,错愕,羞恼,怒意,愤恨,还有心疼,可是这许多的情绪洛玉如何能一一辨出?

本就心虚的她一听见这有些熟悉的声音,心中顿时一慌,是他!那个被她扒了衣服的男人,他是来找她算账的么?

如今这位气势正盛,而她却是强弩之末,如何能抗?难道,这便是她上次乘人之危的报应么?

跑!洛玉瞬间作了决定,深吸一口气,收回脚,双脚往蟹壳上猛地一蹬,纵身一扑,扑向东边的海面,就在这时,一道厉喝在身后骤然炸响。

“我要你死!”

后背陡然一寒,心中一颤,半空中的洛玉立即往左一偏,但那偷袭者距离她太近,她没能躲开。

铮!一只箭矢射入她肩胛骨缝里,剧痛,炙热,最后是冰冷,她眼前一黑,昏迷前的那一刹那,她似乎听到了一声撕心裂肺的喊声。

“不--”百米之外的楚扬眼睁睁地看着那一道红色箭矢划破空间,射向她的后心,却什么都来不及阻止,那一双凤眸似要滴出血来,巨大的恐慌笼罩心头,他失声大喊。

撕心裂肺的喊声,震得海浪激荡起来,轰然一声巨响,一道金光蹿至海面,光芒骤然大方,现出一柄金扇,忽的变大,接住了摔落海面的洛玉,鲜血滑落,染红了扇子,也染红了楚扬的双眸。

他一步跨出,缩地成寸,跨至金扇上,将一粒光华四溢的丹药塞进她的嘴里,于此同时,元婴期的威压毫不保留地直扑过去,将所有人压得趴伏在灵船上。

之后,他起身,滴血的双眸一一扫过他们,最后落在手持长弓的络腮胡子身上,他缓缓张口,一字一顿,声音冷若万年寒冰,却蕴含着喷薄而出的愤怒。

“我要你死!”

狂暴的灵力在手中汇聚,海面剧烈激荡起来,灵船晃动,那四人惊慌失措,大声求饶:“前辈,这不关我的事,您饶了我吧!”

“前辈,都是那葛步强迫我等来抢夺那位前辈的猎物,我真的是被迫的!”付淳立即指控络腮胡子,摘出自己。

“是,都是葛步的指使,那位前辈也是葛步击伤的,真的不关我们的事!”又一人立即附和道。

此时,唯一没有求饶的便是葛步,他明白,不管怎么求,那气势强大的男修也不可能放过他。与其做无用功,不如全力一拼,凭借他手中长弓,就算不能与之抗衡,但寻找一个机会逃跑也是很有可能的。

握着长弓,他艰难地爬起来,强大的威压压得他的膝盖不断抖动,根本直不起来,但此时已经顾不上这么多了,葛步右手一翻,掌中多出一只红色箭矢,手臂不自禁地抖动,勉强将箭矢搭在弓弦上,正要拉开,却对上对方血红的目光,同时一股强劲的飓风迎面冲来--

来不及了!葛步一慌,手指一松,箭矢嗖的射了出去,射向飓风,目标直指那白衣人,眼中绽放喜色,这一箭虽没有达到预期威力,但将飓风阻挡一下却是可以的,只要有一瞬的时间,他就可以安全逃脱。

可是他看见了什么?是因为伤了右眼所以出现幻觉了吗?

火红的箭矢与飓风一触便剧烈颤抖,箭头一转,嗖地坠落而下,飓风铺天盖地,海浪翻腾,冲天而起,一个巨大的漩涡瞬间形成,。

“不--”葛步想转身逃跑,却被那天地之威压得无法动弹,瞳孔猛缩,失声大喊--

嘭!身体被飓风卷住,衣袍瞬间粉碎,血肉层层剥离,瞬间变成一个血人,双眼外凸,他伸出手臂,要想拽住什么,却看见手骨咔嚓断了......

冲天的巨浪,呼啸的飓风,狂暴的漩涡,被卷入其中的五人凄厉惨叫,大声求饶却没有得到半点回应。

鲜血染红了海水,惨叫声越来越低,楚扬立在金扇一旁,这一片空间没有任何波浪,没有一丝海风。

他看着眼前的漩涡,看着那五人在飓风里无力挣扎,慢慢被撕裂,血肉被剥离,化为碎末,但这些都无法化解他对那些人的恨意,都无法消减他心中的悔恨,如果他之前没有耽搁,如果他能快点赶到,就快上一瞬,她便不会重伤垂死......

听到楚扬撕心裂肺的喊叫,白玉麒麟吓了一跳,立即踏海疾奔,还未赶到便看见楚扬暴怒,怒发冲冠,衣袍鼓动,掌中聚起狂暴的青色灵力,越聚越多,灵力高速旋转,卷起无边飓风,海浪冲天,漩涡骤现,巨大的吸力席卷而来,便是如今的它都不得不避其锋芒,退至一旁。

听着那凄厉的惨叫,望着那五人被飓风撕碎,白玉麒麟在琢磨,那金扇上的女人是谁?为何会引得他如此暴怒?

是他的亲人?或者情.人?

一息之后,那五人全部化为血沫,楚扬收回目光,俯下身抱起扇面上的血人,手有些颤抖,凌乱的乌发纠结在那支火红的箭矢上,但他没有拔出来,现在还不是时候。

起身,转头望着飓风对面的白玉麒麟,吩咐道:“等风停了,去海底找一张红色大弓和箭矢,记住,一共十支箭矢,一支也不能少。”

这是把它当奴仆使唤?白玉麒麟喷气,正要张口拒绝,抬头却对上一双冰寒的凤眸。

“好,我找。”偏过头,移开视线,白玉麒麟应了下来,心中暗忖,看着你情人受伤的份上,今日我就不跟你计较了。至于为何认定那女修是他的情.人,这个,是直觉吧,虽然雄性的直觉一向不准。

得到答复,楚扬点头,腾空而起,脚下金扇化作一道金光,飞入袖袍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