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人丁的修仙生活

第636章 炼化鬼火

第六百三十六章 炼化鬼火

日落月升,灰雾下亮起一片佛光,玄空脚步一顿,他听到一阵诡异的声音,嘎吱嘎吱……

“主人,那是什么声音?”佛音立即贴近玄空,但她并没有太过害怕,因为有公子在,从来没有谁能伤害她。

只是自从化成人形后,他便以男女之别为由拒绝她的靠近,而此时贴在他的胸膛,闻着他身上独有的气息,她心中无比欢欣。

“不用怕。”玄空话音刚落,前方出现一片幽蓝的鬼火,映照出森白的骨架,嘎吱嘎吱地朝他们奔跑而来。

这一幕惹得红米好奇的弹出一根藤条,想要试试那鬼火的温度,而一旁的佛音被吓得惊叫起来,玄空看了她一眼,她立即捂住了嘴,示意自己会很乖。

目露无奈,玄空抬手弹出一道道佛光,佛光所至,鬼火熄灭,嘭嘭--,骷髅接连倒地。

突然,红米的藤条伸入骷髅的头骨中,刺溜卷起一朵鬼火,鬼火吱吱尖叫挣扎,却只在碧叶上留下一点痕迹,旋即被卷入花苞之中,啪的一声,花瓣合拢。

“你在干什么?”一旁抱着洛玉的佛音惊呼一声。

红米没有理会她,花瓣鼓动,而后猛然吞入花柱之中,花茎猛然扭曲,似痛苦似享受。

这边的动静自然引起了玄空的注意,他停止攻击,紧紧盯着红米的变化,随时准备出手帮忙,而头顶的钵盂落下一缕缕佛光,将他们护得严严实实。

那些骷髅不断撞上来,却仿若来送死一般,鬼火触及佛光,仿若水入沸油中。兹兹声响,鬼火不断熄灭,骷髅倒地。

这般过了片刻,剩下的骷髅隐隐觉察到佛光的危险,便不再来攻击,但又抑制不住对活物的渴望,于是围在四周彷徨着。伺机再动。

红米张开了花瓣。而那鬼火早已消失,它激动得藤叶乱抖,兴奋地说道:“我知道主人为何要来破碎大陆了!”

“因为什么?”佛音立即接口。

“为了这鬼火!”红米咻的蹿了出去。很快就卷了一朵鬼火回来,递到玄空身前,“这鬼火能增强神识,主人必定知道此事。所以来嘱咐我们带她来这里!”

玄空望着在绿藤中挣扎的鬼火,眉头微微一蹙:“黄道友识海伤势过重。若是贸然让这鬼火进入,怕是是得其反。”

红米自然知道若是如此做,极有可能让这鬼火鸠占鹊巢,红米直接将鬼火抛给玄空。笑道:“所以这事就交给你了,和尚的本行可不正是祛邪祛秽嘛?”

“我试试。”玄空抬手抓住鬼火。

掌心中佛光闪耀,鬼火在佛光中兹兹乱叫。黑丝不断冒出,阴寒的气息被剔除。鬼火越来越小,挣扎越来越弱,颜色越来越浅,最后化作一点白光,就在玄空目露喜色之时,那点白光消失在佛光之中。

“我说和尚,你的控制力也太差了!”红米抱怨一句,却也知道灵魂之类的东西本就最怕佛光,一个不慎,那最后一点纯净神魂就会被佛光消融,玄空第一次没能成功也情有可原。

玄空没有在意它的嘲讽,只朝它说道:“我会在净化的最后,收回佛光,你则将纯净的神魂之力引入黄道友的识海之中。”

“行。”红米自然不会反对。

一人一妖分工合作,只佛音在一旁瞪着大眼睛望着,幽蓝的鬼火在佛光下化为一点微弱的白光,而后被妖藤用绿光裹住,快速引入怀中之人的眉心之处。

也因此,那些来袭击他们的骷髅由狩猎者变成了猎物,骷髅慌忙逃散,但依然有十来朵倒霉的骷髅被红米卷走了鬼火,最后化为零星的光点进入洛玉的识海。

月落日升,骷髅消失不见,玄空给洛玉查看身体后说道:“这些神魂光点虽有效但不明显,我们今晚寻找更强的骷髅试一试。”

昨夜的骷髅神智弱,实力仅仅相当于筑基修士。

红米立即赞同道:“好,那我们往里走走,我有预感,灰雾越深的地方,出现的骷髅等阶越高。”

商定之后,他们顺着灰雾的变化行进,整个白日也没有任何异常,到了晚上,果然遇到鬼火颜色更森的骷髅,炼化鬼火后得到的光点也大了少许,引至洛玉眉心后,她紧皱的眉头微不可见的舒展了一下。

时间流逝,玄空越来越力不从心,因为他白日要给洛玉输入佛力,还要御使钵盂抵御灰雾的侵袭,加之炼化鬼火也需大量佛力,他的脸色开始发白,这是佛力即将耗尽的表现。

玄空就地盘坐,取出灵石吸取灵气,佛音有些担忧地望了他一眼,而后低头看了眼怀里依然昏迷之人,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一年了,他们猎取的鬼火足有数千朵,炼化后得到的神魂之力的总和,怕是比筑基期修士的神魂都不弱,但她还是没有醒来。

红米悉悉索索的爬到洛玉身上,一根绿藤伸至她眉心的上方,犹豫着要不要继续。

这时,玄空睁开了双眸,开口道:“她现在情况让我们捉摸不透,你是她的灵宠,你来查看对她的伤害会少一些。”

“好。”玄空的话让红米终于下定了决心,绿藤落下,藤尖贴至她的眉心,但旋即闪电般地撤离,藤尖出现一点焦痕,疼得红米吱吱乱叫。

“怎么了?”佛音惊得差点将怀中的洛玉抛出,玄空立即从她手中接过洛玉,但目光也转向红米。

但红米只‘看到’一片紫光,上方萦绕着紫电,红米想了一会,说道:“主人的情况有些特殊,我也无法探明情况,但主人脸色好转,可见这炼化过后的鬼火光点对主人还是有好处的,只要数量足够多,主人总会醒来的。”

“嗯,我们继续前行。”红米叶子上的焦痕明显是电击所伤,玄空隐隐猜到什么,但他没有问,只应答后,抬腿朝前方如同墨汁一般的雾气中走去。

佛音望着玄空的背影,欲言又止,并没有第一时间跟上。

ps:你们的订阅是我的动力,亲们,订阅一章只要一毛钱,如今一毛买不了一块面包,买不了一个冰激凌,但可以买来快乐,也是对兔兔莫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