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人丁的修仙生活

第677章 奶娃娃

第六百七十七章 奶娃娃

驱逐了壮汉,巨龙轰然溃散,升仙池恢复平静,而那一男一女被惊得脸色苍白,幸好他们刚刚没有出手,否则下场就跟那傻帽的壮汉一样了。

正在惊怕之时,那神秘女修的目光扫了过来,二人不由得苦笑,不等她开口驱逐,便主动飞跃上岸。

紫衣眨了眨眼,她其实就是朝他们扫一眼,也没有要驱逐他们的意思,毕竟独吞不好,是吧?

望着落荒而逃的二人,紫衣旋即笑了起来,笑得眉眼弯弯,其实,独吞的感觉很不错,嘿嘿,她可不习惯与人一块泡澡。

心情畅快的紫衣再次摆出怪异的姿势,阖目修炼,漩涡扩大,雾气聚拢而来……

而那落荒而逃的二人,跑至升仙殿中,还未从惊魂中醒过神来,就被殿中的侍卫制住,送到矿山去挖矿。至于摔晕的壮汉,等他醒来后,也逃不了挖矿的命运。

暗黑森林中,一个六七岁模样的漂亮娃娃坐在一颗大树上,手里拿着果子啃哧啃哧的啃着,乳白色的果汁沾在他的嘴边,他伸出舌头一卷,便舔得一干二净,模样可爱的要死,却也不负他“吃货”的小名。

没错,眼前就是小吃吃,漂亮的凤眸,殷红的嘴唇,莲藕一般的小胳膊小腿,还有那似乎一掐都能出水的细嫩肌肤,怎么都不像是在危机四伏的暗黑森林中长大的孩子。

可实际上,这十几年,他过得极为惬意,偶有自己解决不了的危险,那一个跟他一样有一双漂亮凤眸的男人就会从天而降。将他从危险中解救出来。

还有,他如今已经十五岁了,只是他五岁开始修炼,六岁筑基,所以生长异常缓慢,但在这人世隔绝的暗黑森林中,不管是楚扬金霸还是吃吃自身。都没觉得异常。只除了一人。

葛游抬头,望着坐在树上把灵髓中长出的灵果当普通水果啃食的奶娃娃,感叹一声:“吃吃。你这小身板得到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啊?”

“葛大叔,这个问题你每年都念叨一次。”奶娃娃漂亮的凤眸微微一挑,扫了树下那一个胡子麻茬的大叔一眼。

“是啊,因为你六岁以后。基本就没长大过,大叔我发愁啊。”葛游用一种忧郁的目光瞅着吃吃。差点让吃吃没了胃口。

当然只是差点,他将剩下一点果子塞入嘴里,咀嚼,咽下。而后双手抱着后脑勺,斜靠着树干上,像极某人慵懒时的模样。但由这么一个奶娃娃做出这番动作,除了萌还是萌。萌得葛游很不得将他拎下来,使劲**一把。

但很快,葛游就不再觉得这孩子萌了,只觉得生下这孩子的父母真是混蛋。

“大叔,我长不长大,还是留给我那亲爹操心去吧,至于大叔你,还是省点心吧,免得老得更快。”吃吃凤眸微挑,声音清脆又透着一丝软糯,但说出来的话却一点都不美妙。

“你这熊孩子,若你是我亲生的,我非得将你按回娘胎里,回炉改造!”葛游咬牙切齿。

其实这娃娃小时候还是很可爱,很听话的,也不毒舌,只有一次不知怎么说错话,从此让奶娃娃记恨上了,这嘴就变得越来越毒了,唉,至今,他也不知道自己那句话惹恼了这位小祖宗。

听到“娘胎”二字,奶娃娃的脸瞬间阴了下来,他狠狠地瞪了葛游一眼,身形一纵,便消失在丛林中。

“小祖宗,你又怎么了?”葛游见奶娃娃飞走,吓得连忙追了过去,“你别跑,楚兄让我看着你,你若是出了什么事,我怎么跟楚兄交待啊!”

“我就在这附近,出不了事,你别跟着我!”前方传来奶娃娃的声音,而他的速度不减反增。

若非葛游的话,他还想不起来,今日是他出生的日子,也是母亲为了他而自爆的日子,凤眸中瞬间蕴起水雾,为了不让人看见,他加速往前飞。

“小祖宗,你回来,前面就是巨蟒的地盘了!”身后隐隐传来葛游急切的声音,吃吃身形一滞,这才发现四周诡异的安静,还有一股腥臭之气,看来真的越界了。

他五岁那年,一直在森林中穿梭的白衣男人,突然在一个地方停了下来,而后突然朝四周发起攻击。

那是一场大战,打得昏天地暗,那男人有数次都差点死了,就连金霸叔叔也差点被打废,足足打了半年后,他们才将方圆百里的危险存在都清除出去。

自此,他们就那一片地方安顿下来,而中心的地方,就是他刚刚坐着啃水果的大树。

那个男人打下那一片地盘,是为了给他一个安心修炼的地方吗?吃吃不止一次想过这个问题,但他没有开口问。

他脚下这块地方,是一条洪荒巨蟒的地盘,那男人曾经跟它打了一下,可惜两败俱伤,从此,双方相安无事。

但此刻,他一个人跑到洪荒巨蟒的地盘,他可不敢企盼对方会放过他这送上门的点心。

念头闪过,吃吃全身戒备,收敛气息,身形暴退,但愿那条贪睡的蟒蛇没有醒来。

可惜,事与愿违。

突然,一股腥臭的雾气陡然升起,将即将退出巨蟒地盘的吃吃挡住,如同一堵坚实的墙壁,隐隐的,吃吃听见被挡住外面的葛游着急呼喊的声音。

眉心一凝,一道紫电劈出,击在雾气之上,但仅仅是让雾气晃了晃,更多的雾气从四周涌来,他后背同时一凉,仿若血液都要被冻住。

察觉不妙,吃吃立即闪身,但还是被冰寒的蛇尾卷住了腰肢,一条分叉的蛇信朝他的脸伸了过来,散发着令人作呕的气味……

情人节小剧场:

这一日,灵界第一美男,一身白衣飘飘,臂弯中抱着一奶娃娃,骑在老牛身上,踏上了鹊桥。

“等等,什么老牛?”白玉麒麟怒目而视。

“呃,今天日子特殊,白玉麒麟你就将就一下,暂且扮演一头白牛。”兔兔连忙低声哄道,偷偷抹去了额上的冷汗,她刚刚差点招架不住。

现在,言归正传。

白衣美男终于在鹊桥上看见了一紫衣女子,他立即将奶娃娃往牛背上一扔,冲到紫衣身前,伸出了双臂,要将她紧紧抱在怀里,可就在这时,被丢弃在牛背上的奶娃娃突然开口,打断了这美妙的一刻。

“你真的是我的娘亲?”六七岁的奶娃娃坐在白牛后背上,歪着头,望着紫衣问道。

“是啊,我是你亲娘。”

松开了白衣美男的手,望着奶娃娃,越看越喜欢,正要走过去**一下他肉呼呼的小脸蛋,却听见对方皱起了好看的眉头,疑惑地说道:“可是你的骨龄明明不超过二十岁,怎么会有我这么大的儿子?难道我爹在你还是幼女时就下……”

奶娃娃突然捂住了嘴,一脸惊诧地望着与眼前的娘亲,紫衣顿时囧了,什么乱七八糟的,都是谁给他灌输的?

紫衣狠狠地瞪了一旁白衣美男一眼,对方连忙举手表示无辜,随后狠狠地瞪了一眼鹊桥下的单身狗,葛游葛大叔。

紫衣没有注意到白衣美男的眼神,她走到白牛前,如愿地掐了一把儿子的小脸蛋,跟他解释道:“你娘亲我是在五十岁时怀上了你,但你出生后,我肉身损毁,神魂残缺,所以神女给我重塑肉身,也因此,我的骨龄不超过二十。”

“哦~”奶娃娃点头表示理解,而后在紫衣欣慰的目光下,再次语出惊人,“既然娘亲已经重生了,就是跟以前没关系了,那是不是可以给我换一个爹?”

“小子,你说什么?”白衣美男顿时怒了,一步跨过去,从牛背上拎起奶娃娃,另一只手就要往那白嫩嫩的屁股上招呼过去,可还没打着,一阵狼哭鬼嚎声就响了起来。

“娘亲,你男人要打我,我要换爹,坚决换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