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人丁的修仙生活

第79章 收宠(下)

第七十九章 收宠(下)

“啪啪啪!”十来条藤条来回扑打地面,红花仍然不认输。

“你是说你的藤条能够扑灭火焰?”洛玉询问,果见花苞上下点动。

眸中闪过一丝狡黠之光,洛玉哈哈大笑:“就算你不怕我的火焰,可你就不担心千年后飞灰湮灭!”

花苞一顿,藤条慢慢收回,瞬间变细,盘至花苞下面。

看来是赌对了,妖花灵智非凡,它果然知道秘境的异状。

洛玉心中暗乐,乘热打铁:“你若是认我为主,我便将你带出去。此后,你真心帮我,我诚心待你,待到飞升之日,我便放你自由!你看如何?”

花径一扭,花苞往上一扬,十分傲慢,显然是瞧不上洛玉。

就算要搭顺风出去,但我也是有品位的,你丫相貌平平,身材痴肥,岂能配得上我这娇美的容颜,最重要的是,你丫十五六岁的年纪,修为居然只是练气十一层,显然资质普通,还大言不惭的说要飞升,做你的春秋美梦去吧!红花很是不屑。

“嘿嘿!”洛玉贼笑,“我原想着大家以后要成为伙伴,初次见面还是要温和一些好。”

“但是!”洛玉一棒打在地面上,咔嚓一声,地面被打裂了,“既然你敬酒不吃,我就请你吃罚酒!”

说完,洛玉扬起金箍棒,灵光大放,将周边的杂草都染上了银色。

金箍棒慢慢下压,果见花径瑟瑟发抖,花瓣耷拉下来,上下点动几下,显然是服软了。

洛玉微微一笑,收回金箍棒,冲着妖花得意的说道:“呵呵,这下老实了吧!赶紧吐出你的妖晶,与我缔结契约。”

妖花使劲摇动花瓣,随后一根黄色花柱从花瓣中延伸出来。

洛玉眉头轻蹙:“你是说你没有妖晶,但可将契约花柱?”

妖花上下点动几下,但听得洛玉质疑:“你不会是骗我的吧,将我引至你的花口前,一口吞下,那我岂不是死不瞑目!”

居然被你识破了!妖花暗悔,是不是自己服软太早了,让她起了疑心?不过,它是上古妖植,确实没有妖晶,契约也只能缔结在花柱上。

洛玉手握金箍棒,随时准备出击。

妖花见此,花瓣轻抖,在尊严和性命之间,果断选择后者。它一狠心,咔哧一声,花柱脱离出去,飞至洛玉脚下,白色的浆液从断口处流出来,滴落在地上。

洛玉一愣,丢下防护阵盘,笼罩住自身和妖花,随即十指翻飞,嘴唇微动,吐出一段晦涩拗口的口诀,然后划破中指,涂抹在花柱顶端。

中指上传来一阵吸力,鲜血源源不断得注入花柱中,黄色的花柱上出现一丝血红色。

契约的妖兽或妖植,修为等级不能超过自身的修为,不然会被反制。且契约对象潜力越高,需要的鲜血越多,所以洛玉很高兴,花柱吸得越多,她就赚得越多。

可是血越流越多,洛玉脸色惨白,盯着妖花的眼神似要喷火。

妖花的花瓣彻底耷拉下来了,摇摇欲坠,它弯下花径匍匐在地,一副任人宰割的模样。

妖花此时若能发出声音,必定嚎啕大哭,我一上古妖植,落在你这么个相貌丑陋、资质平凡的丫头片子手里,我已经很悲催了,如今多吸了你一点血,就招来你的怀疑和杀气。也不想想我是何等高贵,岂是你随随便便流点血就能契约的!

妖花的高贵,洛玉没有看出来,不过见它匍匐在地的可怜模样,暂且压下疑心,只是右手一直紧握金箍棒,以防不测。

血液流失近半,花柱颜色通红,鲜艳欲滴,此时识海中已经成型的红色契约图案轻微变化,但见丹田中的紫气种子微微一颤,异动立马消失,血色图案飞至上空,随即分作两份,一份烙印在花柱上,一份飞入洛玉眉心。

成了!

洛玉面无血色,查看识海中的契约,发现她确实为主,妖花为仆,不过图案有些特别,她扯了扯唇角,暂不发作。

花柱嗖的一下,钻入花心。卡尺卡尺一阵声响,妖花拔出粗壮繁多的根须,抖落上面的泥土,拖拖拉拉行至洛玉跟前。

妖植若想离开土地,只有两个选择,要么修为高深,要么认主‘动物’。这里的动物,指能移动的生命体,包括妖兽和人类。

看着半个房间大的根须,直径2米的花朵,洛玉秀眉轻蹙:“马上变小!”

“吾体甚大,无法变幻!”一个瓮声瓮气的声音传至洛玉识海。

“说人话,办人事!”洛玉引动契约,若加惩罚。

妖花疼得花径直颤,一个童声传进识海:“我本来就不是人,如何说人话?”惩罚加剧,妖花哼哼两声,“变小就变小!”

绿光一闪,变作一朵小小的红花,飞至洛玉眉心处。

洛玉眉心处一阵瘙痒,她摸了一下,触感没有任何异样,神识一探,看见艳丽的妖花在眉心处来回扭动,难怪这么痒。

灵光一闪,洛玉将妖花揪出眉心,脱下鞋袜,准备将妖花塞进脚底。

“不要~”妖花使劲挣扎,却逃不出洛玉的手掌心。

“可以不呆在脚底,不过,你现在是不是该交代你的根底了?”洛玉面带笑容,掐住妖花的根茎毫不松劲。

她虽然可以强行读取妖花的记忆,但是为了以后相处,这样的事情还是不做为好。当然,她要是这般做了,脸色只怕会更精彩。

“我的脖子快被你掐断了,快放开!你放开,我就说。”妖花扭了扭花径,见洛玉松手,立马跳到地面上,根须抓住地面,变作与洛玉同高。

呵呵两声,洛玉掏出一个蒲团,坐下,“慢慢说!“

妖花无奈,迅速缩短一半。

“我是一株上古妖植,不知为何会出现在此。只知母亲泯灭前,用花柱将我孕育出来,仆一落地,母亲就被莫名的力量吸取了全部灵力和生机,化作尘土覆盖在我身上。我虽未亲见,但脑海中却有这么一段记忆,应该是母亲封印的。她提醒我,若是千年将至,需要我以同样的方式孕育后代,以免我族绝种。”————————————————————多谢我萍儿的打赏,半小时后会有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