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人丁的修仙生活

第100章 造化丹

第一百章 造化丹

使劲甩甩头,将那血腥的场面从头脑中甩出去,洛玉双手合十,抵在额头上,嘴里不停的祷告着:“漫天神佛保佑,各路先祖保佑,保佑我在别人的坟墓中,呸呸,是前辈的洞府中找到女子体修功法,收获五行灵晶”

秘境外围和内围没有严格的界限,同在一片树林里,或是草原上,只要跨越一步,灵气明显增加,你就会明白此时已入内围。

接下来的五天里,洛玉一直穿行在树林中,估计四日后就可进入秘境内围了。

算算日子,此时的女主洛雪应该还在红湖水下洞府寻宝,一个月后才会找到竹林,手持玉环开启通天塔。彼时,只要身处秘境内围的修士,年龄不超过30岁,都会被牵引至通天塔内。

实力和勇气应该是通天塔的第一个筛选条件,洛玉暗自揣测。

秘境的另一端,此刻的寻宝鼠小灰甚是恼怒,只因它带着黄洛雪去寻宝,但三番五次都扑空,而且总是仅仅落后一步,宝物被人提前抢走,若是那贼人更早一点,那它感受不到宝物的气息,也就根本不会去寻宝,若是那贼人再晚一点,宝物就到它手里了。

所以,它怀疑有人跟它作对,可偏偏找不到那人,这把小灰气得够呛,还好主人不但没有责怪它,还掏出兽灵丹逗它开心。

小灰暗暗发誓,下次一定要跑在前面,再也不被别人抢了机缘。

半日后,小灰欣喜的喊道:“主人,我的灵觉告诉我,湖下有宝贝,级别比咱们以前找到都高。主人快点,不然又被贼人抢了先。”

黄洛雪唇角露出一抹微笑,一扫清冷,如春花绽放一般。在朝霞的映照下如诗如画,“小灰,机缘虽要去争去抢,但不可强求。就算错失也不要耿耿于怀,焉知前面没有更好的机缘等着我们?”

“嗯嗯,我知道了,主人,咱们这就下湖吧。”小灰不以为意,前面更好的机缘要抢,眼前的机缘更不能错过!

黄洛雪无奈的点点头,小灰还小,道理要慢慢的教,她掏出一颗避水珠。跳入湖中。

避水珠是为了保护小灰而拿出来,黄洛雪是水系天灵根用不着避水珠,水灵蛇小水进入湖中更是欢喜,游弋在避水罩外,驱赶四周的红腹食人鱼。

这里正是洛玉最先落水的红湖。红湖下面有个洞府,她也是知道的,因为这是原文中重点书写的一个机缘,女主洛雪的机缘。

取与不取,洛玉当时只考虑了一瞬,就立马选择了后者。

湖里众多的食人鱼,修为只到练气十一层的洛玉可解决不了。更何况还有一个满是机关暗器的地道,不到筑基期后期实力,根本无法通过。

最关键的是,这里的机缘是女主的,洛玉还等着女主打开界面封印,她好搭上顺风车去灵界。所以她是不会抢走提高女主实力的机缘。

你说抢了女主的机缘,自己揭开封印,当救世主?

洛玉颦眉,我的脑袋又没被驴踢过,干嘛要上赶着去抢这份苦差。她没有女主强大无比的气运,如何能闯过千难万险?所以这种捅破天的事情,还是要交给青云直上的女主去做。

对洛玉来说危险重重的地道,对女主洛雪来说却不是难事,虽然她只到筑基中期,但越阶作战不正是女主男主的强项嘛!

女主洛雪带着两宠,顺利通过地道,进入一个丈许大小的洞府,却发现空无一物。

小灰气得跳脚,“怎么会没有呢!我刚刚明明感觉到宝物的气息,但一进洞府反而没有了。肯定是有贼人收起宝物,在我们进来的前一刻逃走了。莫非,洞府中还有其他的出口?”

黄洛雪颦眉,在洞府中仔细查看了一番,声音淡淡的说道:“除了刚刚的地道,没有别的出口,但洞府里残留一些空间波动,应该是对方察觉有人来,就激发了瞬移符,而且是高阶瞬移符,只有此物才不畏洞府和湖水的阻碍。”

回头看见小灰既愤怒又沮丧,她温声安慰:“小灰,此物与我们无缘,你不要太在意,我们出去吧。”

“好吧。”小灰垂头丧气,怎么能不在意呢!

片刻后,洞府空无一人,突然,空气轻微震荡,一个红色身影出现在洞府中,旋即又消失了。

一亩大小的空间里,药田灵木灵泉配置齐全,更兼北侧一栋洋房。

若有修士进入其中,必定会被惊掉下巴,眼前的月华草是万年份,不是说只有月华兔旁才能生长月华草吗?可空间里一只兔子都看不见呀!哦,这株七星草是五万年的,血参是十万年的,这株蓝色的花莫非是蓝玺花?

洋房里,女子对着空气说道。“前辈,她已经走了,我要在空间里服用造化丹,请您给我护法。”

“嗯。”一个虚影飘至她的身前,一身白袍,看不清是男是女。

女子摄过一个静心草编织的蒲团,盘坐其上,她死死盯着手里心里的丹药,白色丹丸,金色纹路,袅袅云雾盘旋其上。

造化丹!

这就是可再造经脉、重塑灵根的造化丹!

只要服用了此丹,我就可以弥补筑基时留下的隐患,更可以提高资质,变成水系天灵根,我也就再也不比女主差了,那么通天塔里的传承,就不一定是女主的,而有可能是我的。

不,不是有可能,而是一定是我的!

自从进入了青荒秘境,我就如有神助一般,处处抢在女主的前面,将她的机缘抢走了大半,同样,通天塔里的传承也会是我的!

是我的!都是我的!

红衣女子脸上的神情由狂喜变成狂乱,发红的双眸如同疯魔一般,但只是一瞬,女子脸上狂乱的神情慢慢缓和下来,她深吸了口气,平复心境,将丹药放入口中,触口即化,一股**顺喉而下。

“啊??啊”凄厉的惨叫声穿过洋房,震动着整个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