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人丁的修仙生活

第117章 战斗开始

第一百一十七章 战斗开始

“你选择的是筑基期最高级别的试炼可在藏经阁里选择一部功法。”清冷的声音又重复了一遍试炼细则。

洛玉垮下了脸,看来设定的程序中不包含回答奖励的具体内容,不过,至少没否认不是!洛玉努力平复心态,将汗湿的手心往道袍上擦了擦。

“挑战者,试炼开始!”清冷的女声响起。

洛玉立刻收敛思绪,刚刚祭出金箍棒,就见一女子出现在战台中央,手擎长剑。

白裙飘逸,体形婀娜,脸庞却被一层水雾遮住,可惜了,洛玉发出一声叹息。

一是可惜不能窥见佳人容颜,二是可惜这位佳人将被她砸成碎末。

练气顶峰,洛玉微微一笑,将金箍棒一抖,劈头盖脸的砸向对方。

当当当!剑棒相交,激起一阵火花,佳人被逼的后退五步,身姿蹁跹优美,不像在战斗,反而像在舞蹈一般。

居然没有毁掉对方的长剑,洛玉眯起双眸,看来佳人手中的长剑至少是一件灵器。

一个飞腾,洛玉欺进对方,举棒挡住长剑,左手一招猛虎掏心,五指插入佳人的胸膛,入手却没有血肉之感,洛玉眉头紧锁,动作却没有停顿,左手用力一攥——

嗤!漫天光雨,晶莹美丽,片片飘落,将洛玉笼罩其中。

没有鲜血喷射,血肉纷飞,只有一阵光雨散落,这是佳人及其法宝所化,雨滴掉落在战台之上,汇入台面的纹路之上,微微一闪,消失不见。

洛玉盯着这些繁复的纹路,神识探入其中,试图研究一下,不过一瞬。头晕脑胀,她无奈放弃。

这战台应该是一个巨型法阵,出现的敌人和法宝也是法阵操纵能量幻化而成,却与真实一般无二。栩栩如生。

洛玉不禁感叹,不愧是古宗门,此战台法阵精妙无比,远远超越当今修真界的技艺水准,却也不过是当作筑基期弟子的试炼之用,那么金丹期、元婴期的战台,又该是何等的神奇!

洛玉猜测,人物的血肉感,古宗门的修士应该也能设计出来,可能是此宗门向来爱美喜洁。不喜欢血肉纷飞的场面,所以才会弄出光雨来昭告人物的死亡。

而女修的唯美造型和身法的优美,显然证明了这一点。

时间紧迫,洛玉没有休息,开口喊了一句“开始!”

唰的一下。战台中央出现一个白衣女子,造型与前一个一模一样,修为练气大圆满。

此女动作更为敏捷,凝实身体的瞬间就持剑攻向洛玉,被她侧身避过。

洛玉与之交战十个回合,逐渐摸清对方的剑诀路数,侧身避开对方的一记飞剑。随即反身使出一招回马枪,金箍棒戳进对方的心脏,嘭的一声,白衣女子化作光雨消散开来。

二女使的是同一套剑诀,轻盈飘逸,却又速度极快。剑招中带着一股冰寒之气,杀招往往在不经意间出现,若是同阶修士与之对战,非身法迅捷、实力强横者不能胜之。

若一思索,洛玉开口喊道:“开始!”

话音刚落。战台中央出现两名白衣女子,一练气顶峰,一练气大圆满,外形一致,如同双胞胎一般。

双剑齐至,二女配合默契,洛玉祭出金箍棒,一套霸天枪决,完全封住了二女的攻击,不过片刻功夫,就将二女击成光雨。

此后,每次出现的敌人都会比上次增加一人,到了第九场,已经增至八人之多,修为俱是练气大圆满。

她们的功法一致,配合默契,到了第九场,甚至摆出了剑阵,攻击更加犀利,就算洛玉比她们的修为高出一大阶,也花了一刻钟才找出薄弱之处,以暴力破之,随即将九名女修逐一消灭。

一个时辰,连战九场,洛玉体内的灵力所剩不多,身体更是劳累。

盘腿坐于战台上,洛玉调息修炼,浓郁的灵气被牵引至她的体内,半个时辰后,她体内的灵力又恢复到饱满的状态。

洛玉起身迎接下一批敌人,原本以为会出现九个练气顶峰的女子,谁料,出现在战台中央的是一个体形修长的男修,同样看不清面容。

洛玉瞪大了眼睛,面容不是关键,关键是此男修的修为是筑基初期,预测一下后续场次中,出场敌人的实力和人数,洛玉深深忧郁了。

瞬息间,男修的长剑已攻至眼前,照面刺来,洛玉连忙收起杂念,举棒相迎,双方自此展开大战。

此男修剑术高超,剑招犀利,与之前女修的轻盈飘逸截然不同,也更加难对付。

手持金箍棒与之缠斗,战台上空棒影剑光不断闪烁,洛玉打得是酐畅淋漓,差点忘了战斗的目的。

这是洛玉第二次交战筑基期修士,第一次是与侯勇,但那时她只是练气顶峰,完全是被动挨打,现在对战的男修与她修为相当,正好可以好好检验她筑基后的实力。

两刻钟后,洛玉摸清了男修的剑诀路数,趁其换招之时,发了一记大招,将其击碎成为光雨。

休整一个时辰,将灵气充满,洛玉应战第十一场,这次又是一名男修,修为果然是筑基初期巅峰,法宝不再是长剑,而是一柄大刀。

此男修的实力比上一个要高出一倍,刀法刚猛异常,带着激荡的水灵力,如同暴风疾雨一般攻了过来。

洛玉一时不能适应,被打得措手不及,一道刀芒擦着她的脸颊飞过,留了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鲜血直流,滴落在她的前胸衣襟之上,如同一朵盛开的杜鹃花。

这还是试炼开始后,洛玉首次受伤流血,但她一时也顾不上处理伤口,连身躲避男修接下来的攻击,展开神行步,不断游走于站台之上。

渐渐的,洛玉适应了对方刚猛的打法,寻找对方的弱点,开始反击,连续数次击中对方的身体,将其身体都击打得有些虚幻,却仍不见男修后退半步。

作为能量体,男修没有痛觉,他的攻击大开大合,而且只攻不守,悍不畏死,逼得洛玉边战边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