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人丁的修仙生活

第182章 夺舍

第一百八十二章 夺舍

接下来,杜轩叙述他救下朱颜,获得宝藏的地址,他二人连日找寻子熠兄妹两,却不见踪迹,万般无奈下他们决定先来寻宝

洛玉闻言,偏过头去准备翻个白眼表示自己的不屑,这番说辞真是漏洞百出,若是真的连日寻找他们,怎会比他们更早进入宝藏之地?

不过这个白眼,洛玉并没有翻成,因为她偏过头去,正好看见一身宫装的朱颜抚了抚脖子上的青紫,冲着她甜甜一笑,那笑容中透出一种得意,一种嚣张。

哇,好豪放呀!洛玉张大了嘴,这是要示威吗?可惜之前的杜轩就不是自己的菜,如今被她捉奸在床,呃,用词不当,是无意中撞见了他们的奸情,那就更不可能成为她的另一半了,不管杜轩是主动的还是被动的,如今的杜轩头上标着四个大字——‘有妇之夫’!

所以,朱颜姑娘你可以安心收获你自己的菜了!洛玉冲朱颜甜甜一笑,而后转过头不再看她。

看见洛玉冲她微笑,朱颜瞬间变了脸色,我如此示威都不能将她赶走,果然是看上了师兄的身份地位,真是厚颜无耻的女人,不过有我在,绝对不会让你踏进杜家的大门!

眼角余光瞥见二女相视一笑,杜轩很是舒了一口气,洛玉不讨厌朱颜就好,而朱颜已经答应做妾,如此,她们二人必能和平相处,他扬起了唇角。

看见杜轩冲她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洛玉打了一个冷战,直觉杜轩一定在yy着什么,而且与她有关。

“杜师兄,你怎么不说了?可是不方便?”洛玉开口问道。

“没有什么不方便,洛玉妹妹,”杜轩望着洛玉,笑容加深。“来到火山底部,按照那人的提示,果然找到了入口,通过一个冗长的通道。我和师妹看见了一个宽敞的石洞,石洞中央有一个传送阵,踏上传送阵,我和师妹就进入了此间洞府。”

听到此处,子熠洛玉对视一眼,居然这么容易,那他们之前的九死一生算什么?洛玉心中暗叹,莫非这就是猪脚与路人的差别对待吗?

“想来你们的进入方式与我不同。”杜轩抬头看了一眼顶上的洞,意有所指。

他的思绪回到了一日前,他与师妹通过传送阵。进入此间洞府。

五丈见方的洞府,中央有一个蒲团,端坐着一个披着灰衣的人形骨架,显然已经死去多时;左侧有一个木架,成列数件宝物;右侧一张乌黑发黄的陈旧供桌。上面供奉着一副长约数尺的画卷,黯淡无光,不知是何物。

“师兄,好多宝物呀!”朱颜欣喜的喊道,迈步走向木架。

“等等!”杜轩一把拉住朱颜,展开神识一寸一寸的扫视着骨架,没有在其中发现什么诡异之物。

他全身戒备着。朝骨架鞠了一躬:“多谢前辈厚赐,现今晚辈唯一能为前辈做的事就是将您火化,而后将您的骨灰入土为安,我想这应该也是您的愿望!”

说着,他左手一挥,一朵红色的火焰瞬间飞到骨架上。点燃了灰衣,灼烧着骨架,这时,一道尖锐刺耳的声音响起,一点灰光从骨架里冲了出来。红色火焰同时蹿起来,将灰光吞入其中,火焰瞬间膨胀了一下,随即又恢复原状,似是吃了什么大补之物。

当尖叫声响起时,朱颜立马扑进了杜轩的怀抱,瑟瑟发抖:“师兄,太可怕了!”

“师妹!”杜轩不满的推开朱颜,一边召回吞吃灰光的红色火焰,一边训斥道:“你是一名修士,不是世俗界的弱女子,不要动不动就寻求别人的保护!若是下次危险降临时,却无人在你身边,那你该如何办,莫非只能等死不成?”

“师兄——”朱颜身子晃了两晃,眼中蓄满了泪花,将要落下却又强制忍住,低头哀哀的说道:“我错了。”

“嗯。”杜轩侧过身不去看她,他知道她其实没有那么柔弱,他也知道她的心思,但他不能接受,那么就不要给她希望。

“木架上一共九件宝物,你可以挑选三件,我会留下三件,还有三件送给洛玉妹妹。”杜轩开口分派宝物。

听见前半句话时,朱颜脸上神色从沮丧瞬间变成雀跃,她一点力都没有出,师兄就送她三分之一的宝物,可见对她还是有感情的,不过,当听到后半句话时,她的脸色立马变了,阴沉得似乎要滴出水来。

“多谢师兄。”朱颜恹恹的道了声谢。

随意应了一声,杜轩转向供桌,他觉得那幅画卷中似乎隐藏着什么秘密。

拿起画卷,慢慢展开,一副水墨画映入眼帘,远山如黛,近水含烟,蓑笠老叟,独钓寒江。

这幅简单的画卷,似乎蕴含着别样的韵味,吸引着杜轩的目光,突然,他睁大了眼睛,他看见蓑笠老叟忽然起身,变作一团灰雾,朝他直冲过来。

灰雾来势汹汹,迅如闪电,他来不及做任何阻挡,就让其钻进他的眉心。

识海中,一场大战随之展开,杜轩的汗流满面,疼得他五官错位,嗓子里发不出声来。

突然,一道紫光从识海深处蹿出,瞬间裹住了灰光,灰光在紫光中挣扎两下,然后完全消融,紫光随即又沉入识海深处,一动不动。

从灰光冲出画面,到紫光沉入识海中,不过一息时间,杜轩却觉得度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擦掉脸上的汗水,杜轩将画卷收入储物袋中,他直觉此物乃是此洞价值最高的物品,具体用途待他出去以后再研究。

“师兄,”朱颜兴奋的举着一只玉瓶走向杜轩,突然看见杜轩鬓角湿润,她惊呼道:“师兄,你怎么了,头上怎么流了这么多汗?”

说着,她取出手帕伸了过去,杜轩连忙避开她的手,举起衣袖擦了擦头上汗水,道:“无事,你唤我何事?”

朱颜悻悻收回手帕,递过玉瓶,道:“这个瓶子我打不开,想来其中必定藏着非同寻常的宝物,很可能提升灵根资质资质的丹药。”

“嗯?”杜轩兴起了兴趣,接过玉瓶,拧了拧瓶盖,果然打不开。

“师妹,这个瓶子我要留给洛玉妹妹,你另外取一件。”杜轩吩咐道。

他心中想着,若是此物真的能提升资质,洛玉妹妹一定会喜欢,而且她的资质提升了,晋级速度更快了,那来自家族阻力会少上许多。他不是一个不知世事的毛头小子,他明白洛玉如今的身份地位,很难与他匹配,家里不会同意他们俩结为双修道侣,不过他和洛玉也还年轻,待到百年后,很多事情就由不得那群顽固不化的老头子们了,而目前,最紧要是想法让她心悦自己。

朱颜听说玉瓶要留给洛玉,心中顿时有了不快,但面上却是笑容依旧,乖巧的答应下来,另取了一件扇形法宝放在手中把玩。

杜轩仔细查看了供桌、木架、宝物及蒲团,并没有在其中找到离开此处的方法,于是他将所有物品都装入储物袋中。

之后,他一寸一寸的研究整个封闭的洞府,依然毫无头绪,于是他将注意力放在了那只打不开的玉瓶上,以及那幅诡异的画卷中。

因对那幅画卷有种莫名的敬畏,于是杜轩首先研究去那只玉瓶。

不出意外,他在瓶底发现一些简单的纹路,但那些纹路似乎和传送阵毫无干系,难道是开启玉瓶的手法?

想到此处,杜轩痛苦的皱起了眉头,一切的错误就在于他打开了玉瓶,若是没有打开,或者说没有在此地打开玉瓶,那所有的一切都不会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