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医狂妃

第3章 逆袭局面

鬼医狂妃

围观百姓的视线随着她轻柔的声音向花轿看去,各自在心中猜测着这位沈家大小姐有何举动。

“小姐,你看……”

李管家侧身,让出道来,将狗洞显现在沈云溪眼前,脸上的怒气犹在。

沈云溪扬手,制止了他后面的话,对他安抚一笑,“李管家,不要动气,这中间定有误会。”

李管家虽不明白沈云溪为什么会这样说,但既然她如是说了,就定有她的道理,亦或者解决之法。

是以,他微微点了点头,静站在一旁,等着便是了。

因她的话,人群中又一阵窃窃私语,沈云溪气定神闲的扫了一眼人群,向前一步,嘴角含笑的对楚含说道:“楚管家,有个问题我得请教你。”

楚含微微颔首,“请教不敢当,沈小姐有问题尽管问属下便是。”

沈云溪瞥了一眼那端挂着红绸的狗洞,精明的眸子隐隐闪过几许讽意,然后轻语道:“请问,皇上下的圣旨是让我嫁给一条狗吗?”

此话一出,人群顿时一片哗然,没想到沈云溪竟会问出这样的问题来。

要知道,她口中所说的不是别人,可是这大天祁王朝生性嗜血,残暴无情的战神凤轻尘!

这话若是搁在其他人身上,也定会生气至极,更何况是他凤轻尘了。

今日,就算她能大大方方的踏进这瑞王府,但这新婚之夜,恐怕不会好过。

是以,在场的百姓在赞叹这位沈大小姐智慧过人的同时又不禁暗自为她捏了一把大汗。若因这口气,真成了第三位在新婚当晚就死了的王妃,那可是万万不值得了。

沈云溪的话,楚含听了也为之一愣,这话问得果真大胆至极,实在是勇气可赞。只是,这话有的人听了去,怕是不会高兴了。

见楚含没马上回她的话,沈云溪又说道:“若是皇上的旨意如此,我什么也不说,就从这里进王府。”

楚含暗自咬舌,王爷呀,这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啊。

扫了一眼周围的百姓,现在这块石头还得靠他来挪开了,否则这事说出去,又是好一阵子饭后闲聊了。

虽说,不管他说什么,也已经留下了污点,但即便如此,他还是要尽量挽救王府的颜面。

楚含嘴边勉强扬起一抹笑意,“皇上的旨意当然是嫁给我家王爷了。”

闻言,沈云溪垂下眼眸,敛去眸中的满意之色,再掀目瞥向那狗洞时,眸中已是一片愠色,“既然如此,这狗洞……”

说到这儿,沈云溪停了下来,抬眸,看向楚含。

聪明如楚含,自是明白沈云溪这一停顿,是在给他台阶下。

是以,他立即接过话,说道:“就如方才沈小姐所说,这不过是场误会罢了。沈小姐的才智王爷早有所闻,所以,方才这一出只是王爷对沈小姐的一番试探,并无他意,还望沈小姐不要与我家王爷计较的才好。”

沈云溪唇角微扯,“怎么会?王爷身为大天祁王朝纵横战场的战神,不管是嫁给他,还是被他试探,都是我沈云溪的荣幸。况且,楚管家现已将事情的原由说清楚了,若是我再与王爷计较,岂不显得我太过小气?楚管家,你说是吗?”

她的嗓音轻柔,依然那样沉静,让人听出她的情绪。

只是,无形之中,却又透着一抹让人无法忽视的威慑力。

楚含垂眸,俯身致歉,“是,沈小姐说得有理,是楚某太过小人之心了。”

他话虽如此说,但,心中对沈云溪又是另外一番论意。

她方才这一番话,面上虽无一不是在夸赞凤轻尘,但是,他却听出几许讽意来。可是,偏偏,她话语,神情又拿捏得恰到好处,可说是四两破千斤,丝毫不让旁人瞧去半点不妥之处,只让他这王府中人听了直觉得刺耳,却又不能驳斥,只得暗自叫苦。

如此一想,思及方才她那有意的一顿,想来她沈云溪也并不是忌惮他凤轻尘了,不过是看在皇上圣旨的份上,不想给自己徒添麻烦,故意给他一台阶下罢了。

若真如他所想,那他和王爷就都低估了眼前这位沈大小姐了。

不过,当下并非验证他想法的时候。

楚含正欲开口,就听那端李管家说道:“楚管家,既然这是一场误会,那就赶紧让我家小姐进府吧,这若是再耽搁,怕是要误了吉时了。”

楚含转头,看了眼那老眉根处都挑着笑意的李管家,然后侧身,让出一条道来,对沈云溪说道:“王妃,请。”

言语,举止尽显恭敬。

连,称呼都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沈云溪微微一点头,唇边擒着淡淡的笑,转身,在双儿的搀扶下,再次踏进了花轿。

李管家满意的看着轿帘合上,他家小姐果然厉害,刚才小姐的那一番表现,他也着实佩服得紧,回到沈府之后,他一定要好好得跟老爷好好讲讲今日的事情,也让老爷也高兴高兴。

虽然,小姐掉入荷花池险些淹死,但现在却是因祸得福,不但不胆小懦弱,而且还如此聪慧机智了。

见花轿抬起,他才微敛起脸上的得意之色,整了整衣襟,跟上花轿,大步向王府大门而去。

而人群中,看着那渐去的花轿,他们大都露出赞赏之色,这一还击可真是漂亮啊!但随后想起此前那三位瑞王妃在嫁进王府之后的不同遭遇,他们又不免暗觉惋惜。

……

王府阁楼上。

凤轻尘傲然而立,负在身后的手缓缓握紧,手背上青筋直突。

单膝跪在地上的龙五,看不清此刻他的神色,但他却能感受得到他浑身上下渗透出的那抹寒意,几乎能让人冰冻三尺。

好一会儿,凤轻尘冷沉的声音才响起,“看来,本王倒是低估了她。”

低低的语调,透着让人胆颤心惊的危险。

龙五没说话,却是把头垂得更低了一分。好一会儿,他才道:“王爷,属下还有一事要禀告。”

“说!”凤轻尘冰冷的声音没有一丝起伏。

“刚才门卫交了一封信给属下。”说罢,从怀中掏出那封信,送到凤轻尘手中。

凤轻尘威严而立,撕开信封,剑眉瞬间蹙起,冷哼一声:“竟然有人公然挑衅本王,想偷取军中机密!不知死活!……龙五,你下去部署一下!势必将来人拿下!”

不管信上说的是不是真的,他都必须加以防范,他绝不会让军中机密有被偷走的机会!

“是!王爷,属下马上就去。”龙五领命离去。

凤轻尘站在原地,双眸薇眯,望着远方,眸色暗沉,深不见底。背负在身后进拽着那张纸的手青筋暴动!

……

花轿再一次落在瑞王府门前,门前自是不见凤轻尘的身影。

沈云溪在双儿的搀扶下,款款步出花轿。

“王妃,王爷一早便收到军中急报,去了军营,今日怕是要委屈王妃自己入府了,待王爷回府后,定会向王妃有个交代的。”

楚含微垂了眸子,对为何不见凤轻尘人影做了这样一番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