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医狂妃

第21章 同床共枕

鬼医狂妃

沈云溪不着痕迹的从他手中了抽出手,淡冷的道:“王爷,难道方才的话我说得还不够明白吗?”

凤轻尘回身,瞥了一眼空了的手,然后掀目询问的看着她,灯光下她的脸上尽是防备,他轻启薄唇,说道:“莫非你以为本王要与你共枕?”

沈云溪抿了抿唇,答案不言而喻。

见此,凤轻尘唇角微勾,似有无奈,然后他说道:“本王本是让你上床休憩,不过算了,你去给本王准备两条被褥吧。”说完,他便转身靠坐在了房中的椅榻上。

沈云溪见此,秀眉微蹙,唤道:“王爷?”

凤轻尘抬起头,看着沈云溪面带狐疑之色,他轻轻一笑,这样的笑,当真是让女人见了都要觉得惊艳万分。

还有,那重重的震惊。

这模样,若是让外人看了,还当真是不愿相信的。这传言中残暴不仁的天祁国战神,曾几何时,会露出如此令人惊艳的笑。

是以,看见如此模样的凤轻尘,也难怪沈云溪会有那一瞬间的闪神。

凤轻尘慵懒的靠在椅背上,姿态极尽优雅,望着沈云溪,嘴角含笑的说道:“王妃如此神情,是心存奇怪,还是甚感失望?”

沈云溪缓过神来,摇了摇头,“都不是,是不明白。不明白我们的话既已说明白了,王爷为何还要留宿碎玉轩。”

凤轻尘轻叹一声,说道:“本王原本以为王妃这般神情是失望未与本王同床共枕,没想到竟是如此想法。看来,该是本王失望了。”

他若无其事的说着,脸上当真露出一副失望至极的模样来。

这人,还真是让人难以琢磨的人。可是,那墨黑的眸底,却仍旧含了几分浅浅的笑意。

见凤轻尘如此说,沈云溪并未有任何的言语和其他神色,只站在晕黄灯光下看着他,静等着他后面的解释。

然后,就听凤轻尘淡声说来:“其实,本王坚持留在碎玉轩,并没其他深意,只是想告诉这王府中对你不敬的人一些暗示,让你日后在府里行走做事便利些。”

换句话说,就是帮她坐稳王妃这个位子。这样的话,听来那般令人动容,可是,却选错了对象,或者说,选错了时机。

若是,没有昨天的不愉快,也许情况也会不一样,但有些事情既已发生,便不会那么容易抹去。就仿若那一张平整的纸,在折叠一次后,再抚平也不会回到原来的样子。

更何况,王妃这个位子她并不需要,但此刻她又并不能否了他。因为,就算她说再多,也无济于事。他方才话已讲明,他坚持这么做!!

既如此,她便如了他的意。更何况,这事对她来说,的确是没什么坏处的。

之前有那番众矢之的的话,不过是想探出他的目的罢了。此时,他已表明,她又看不出任何的破绽来,就只得暂时顺了他。

有句话叫‘日久见人心’,那她就看他今日这番改变到底意欲何为。

如此想着,她便向凤轻尘点了点头,“王爷请稍等一会儿,我这就去给你取被褥来。”

说完,便径自转身跨门而出。

身后,凤轻尘仍旧靠坐在椅榻上,他深邃的目光追随着沈云溪远去的身影。

笑意,在沈云溪身影末去的那一瞬间便消失得无影无踪,修罗般俊美冷硬的面庞透着令人心悸的寒意,而他那阴冷孤傲的眼底也已被戾气填满。

沈云溪,这场游戏,才刚刚开始!

希望你不要让本王失望,否则就不好玩儿了!

半盏茶后,沈云溪抱着被褥回到房中,凤轻尘见她进来,面上眼中瞬间恢复成她离去前的模样。

“怎么不叫院里的丫环?”凤轻尘一面说,一面站起从沈云溪怀中抱过已到她额间的被褥,放在桌上,语调虽仍旧有些清冷,但细听却能听出里面富含的关切之意。

“没必要,小事而已。”沈云溪似仍旧不适应这样的凤轻尘,微微愣了一下应道。然后,抱过一床被褥,开始动手铺椅榻。

很快的,床便铺好了。沈云溪抬头对凤轻尘说道:“王爷请休息吧。”说完,她便转身走向床榻,不再多说。

看着和衣躺在**的沈云溪,剑眉微蹙,修长的手指指着椅榻,说道:“让本王睡椅榻,王妃难道不会觉得不妥?”

沈云溪一面盖上被褥,一面掀目看他,摇头道:“这不是王爷自己要求的吗?”简单的一句话,便将问题抛了回去。

凤轻尘闻言,抿了抿唇,似很无奈的点了点头,随后走向椅榻。

沈云溪淡淡的看了凤轻尘一眼,然后内侧而睡。

桌台上,火烛随风摇曳,发出‘吱吱吱’的声响,在屋中晕染出一片昏黄的光亮。

许久之后,凤轻尘睁开深壑的眼眸,看着那端**向内而睡的沈云溪,轻问道:“睡了吗?”

等了好一会儿,沈云溪淡淡的声音才响起:“没有。”

屋里,突然多了一个男人,而且还是一个心机不明的人,她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入睡?!

凤轻尘轻嗯一声后,房中一时又陷入寂静。

火烛快要燃尽时,他又问道:“宁梦的案子有眉目了吗?”

“嗯……”沈云溪似并不想说什么,只轻嗯了一声,然后不等凤轻尘再开口,她又说道:“王爷快睡吧,明日还有很多事要做。至于,宁梦的案子,到出结果的时候我自会叫上王爷的。”

弦外之音,已然很明显。她不想再与他多说,聪明如他,自是明白万分。

凤轻尘望着她的后背,眉心微蹙,没再说话,可那墨色的眼眸却深沉得可怕。

……

清晨,一阵秋风吹过,几片桂花叶缓缓飘落进屋,在晨光的照射下格外妖娆。

沈云溪坐在床边,揉了揉眉心,许是因着凤轻尘的卷入,这一夜睡得昏昏沉沉,连几时睡的都不知道。

“小姐。”门外传来双儿的敲门声。

“进来吧。”

双儿端着脸盆,推门而进,见沈云溪连带疲惫之色,她一面将脸盆放在盆架上,一面问道:“小姐,昨夜睡得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