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医狂妃

第29章 辗转反侧

鬼医狂妃

“另外,有人说你在宁梦遇害当天,约了她去小湖边见面。所以,其实那天晚上你是借故将元香支开,然后端着点心去了小湖边,宁梦原本满心欢喜的以为你是去跟她道歉的,却没想到你竟将她毒害,正想将她投入湖中时,元香却恰巧在那时出现了。”

“你担心事情败露,所以你才会那样愤怒,喝斥她,以至我出面阻止时,你也是满心的戒备,然后在逼不得已的情况下你假意离开,然后趁着我们离开后,你再返回去,再次将宁梦的尸首投入到湖中。静娴,你说我说的是不是?”

沈云溪冰冷的话令静娴呼吸一窒,身形不支的晃动了下。

额上,手心里,渗出一层层冷汗来。

元香在一旁看着心下不忍,想向前扶住她,却被巧玉一把止住了,回转过头,巧玉对她摇摇头,示意她不要贸然行事。

之前亚楠为羽蝶求情便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她不过一小小丫环,说话没有半点的分量,能想能做的,唯有在心中替她们祈祷。至于其他,只能强压在心底。

元香抬头看向凤轻尘,他的神情,出奇的酷寒。

微叹一口气,终将踏出的脚步收了回来,站在了原地。

“静娴,人证物证聚在,你无从狡辩。既然做了就别不承认,不然,你所受的罪只怕会更多。”沈云溪冷言相劝。

静娴缓缓坠落在地,她跪趴在地上,面如死灰。

泪,止不住的簌簌往下掉。

“我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不明白……明明事情不是这样的,可是,现在……已经解释不清了。”

静娴仰着头,泪眼朦胧的望着沈云溪,“你说,这就是我的报应吗?报复我平日里的嚣张跋扈?……可是,这样的报应是否太沉重了。”说到这儿,她沉痛的低下了头。

她心中有太多的委屈,可眼下,真的已经解释不清了。

静娴悲泣的捶打着地板,似在悔恨,口中语无伦次的说着:“不是……不是,真的不是我,我是被……”可,冤枉二字还没说出口,便被元香阻止了。

元香松开抓着双儿的手,瘸着脚快步奔到静娴身前,忍着痛艰难的俯下身,扶着静娴的双肩,着急而关切的劝说道:“小姐,你就承认了吧。否则,那些苦头你可怎么受得了呀?”

“元香……”静娴抬头沉重的看着元香,然后一把抱住元香呜呜的哭着。

元香宽慰的轻抚她的后背,忍着哭声道:“小姐,你怎么会做这样的傻事呢。”

沈云溪垂眸看着她主仆俩,目光晦暗不明,面上平淡如常,看不出情绪。

许是哭够了,也许是觉得哭再多也无用。静娴止住哭声,缓缓松开元香,借着她的力微颤颤的站了起来,愤懑的看了眼沈云溪,然后望向凤轻尘,声音沙哑的说道:“王爷,妾身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即便妾身真的是无辜的,但妾身希望王爷看在这些年用心侍候你的份上,能对妾身从宽发落。”

凤轻尘掀目看她,冷哼一声,道:“大多凶手往往在被查出真相时说自己是无辜的。现在东窗事发,想求本王轻饶你?……妄想!”

后半句话几乎是咬牙切齿,每一个字都咬得很重。

静娴心颤抖得厉害,她似乎想得太好了。

这时,龙五疾步从外走进,径自走到凤轻尘身前,俯身在他耳边话语,然后就听他冷声吩咐着:“你先去备马,本王马上就来。”

“是。”龙五领命转身出去,所谓来也匆匆,去也匆匆,说的便是眼下情景了吧。

凤轻尘转眸看向静娴,一声冷喝:“龙九!先将这贱人押入大牢,待本王回府后再行处置!”

他的眼神,就像一头残暴的野兽,紧盯着静娴,仿若要将她整个撕成碎片。说完,便起身,拂袖而去。气势威严!

“来人!带她下去!”龙九沉声吩咐道。

身旁站守的侍卫立即上前,将静娴扣押,静娴挣扎着望着沈云溪说道:“我还有句话要对王妃说。”

龙九询问的看向沈云溪,见她点头,他一挥手,侍卫便将静娴放开了。

静娴微喘一口气,走到沈云溪身前站定,紧紧的盯着她,问道:“王妃,你相信因果报应吗?”

沈云溪淡淡的看着她,没有回话。

静娴瞪着她,咬牙切齿的说道:“我相信。所以我知道你下半辈子不会好过。别说我诅咒你,因为今天这一切都是你导致的。若非你,我不会被冤枉成杀人凶手,所以我要是下地狱,一定会带上你的。”

说完,哈哈大笑着出了映月阁。

听着静娴近乎疯癫的笑声,看着她渐去的瘦小身影,沈云溪只紧抿唇角,并无其他异样。

但,双儿却有些为她担心,她走到她身旁,关切的说道:“小姐,你别乱想,她不过是因为不甘心被你查出她是凶手,所以才这样说你的,你千万不要放在心上。”

沈云溪回转过头,看着她一脸的担忧之色,她笑说道:“我没乱想,乱想的那个人是你才对。”顿了顿,又道:“好了。折腾大半天了,回去吧。小姐我也饿了。”

说罢,转身向厅外走去,只是还未踏出大厅,她又回身,对巧玉说道:“巧玉,宁梦的事情到现在已经了结了,你也不用去碎玉轩了。这两天辛苦你了。”

巧玉微笑着回道:“这些都是奴婢应该做的,能找出杀害宁梦的凶手,奴婢也很高兴。”

沈云溪满意的点点头,看了眼她身旁的元香和亚婷,又说道:“那元香和亚婷就交给你照顾了。”说完,便转身再次离去。

回了碎玉轩,沈云溪用了膳就回房休息了。

这一睡,便睡到傍晚时分。

待到真正睡觉时间时,她却没了睡意,躺在**辗转反侧。

想着白日里,在映月阁与凤轻尘所发生的那点小摩擦,想着在那之后连看她一眼都觉得碍眼的神情时,沈云溪不免觉得有些好笑。

何曾见过这样的他,如此模样倒有几分小家子气了。

正思及此,沈云溪陡然察觉一股危险气息直逼她心头,下一秒,一抹黑影破窗而入。

几乎在他落地的那一瞬间,沈云溪便坐立起身,从袖中掏出银针,果决的‘咻咻咻’几声向来人射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