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医狂妃

第66章 思绪万千

第六十六章 思绪万千

凤轻尘的脸被酒意染得韵红,闭上的睫毛,有一层淡淡的黑眼圈,脸颊边的青丝沾了些许酒渍,有一酒滴顺着他深邃的轮廓划过修长的脖子,淌在他**在外的胸膛上。

下一秒,沈云溪震住了!

借着亭外的月色,沈云溪在他性感的胸膛上竟看见一道深深的伤痕,手,指不由自主的触摸到那道伤口,从伤口形状看,是被匕首所伤,那人似要将他置于死地!

但,更让沈云溪紧蹙眉头的是这道伤口竟紧挨着心脏,仅用匕首就能伤他至此,想来那人并不简单,依着他的脾性,那人很有可能是与他关系密切的人,否则,论他的手段,其他人又谈何容易那般挨近他而伤他至此?

“沈云溪……”突然,凤轻尘低低的唤着她的名字,声音带了酒醉后的低沉性感。

他没有睁眼,长长的睫毛颤了颤。

许是被他这声音蛊惑了,也许是月太美,沈云溪倏地一怔,连起身的动作都忘记了,未受伤的手有些艰难的撑在他身侧,而后回过神来,低头诧异的望着他:“嗯?”

好半响,他都没有再说话。在沈云溪以为不会回答她的话,刚才那一声不过是她自己幻听罢了。正欲强撑起身时,他低沉的声音再次响起,他说:“沈云溪,你别想着逃,你是逃不了的。”

他睁开了双眼,眼,直直的盯着她,一瞬不瞬。

说出的话,每一个字都咬得极重,好似怕她听不见似的。

这语气,这神情,都让沈云溪狠狠的一震,她惊愕的看着他,似不相信他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这一刻,沈云溪禁不住有些怀疑这些日子以来,她对他是不是太偏激了?

许是因为新婚第一天他那般所为,模糊了她的眼,她的心,以至于从来没有认认真真的思考过他所说的每一句,只每每抱着讥讽不屑的态度。想着,那些不过是他的计策罢了。

虽然,她一直都想不通他会对她存有什么样的坏心思。但此刻想来,那种不纯的心思似乎根本没有存在的必要性。

毕竟,她已是他的妻,他是她的夫了。

在这些天里,有时候他脸色虽不那么好看,但每每都是被她激的。若不是她固执的认为他心思不纯,他们之间或许可以相处得很融洽。

也许,她应该静下来好好正视他们的关系,而不是一味的将他排挤在外,甚至生出要离去的想法。

沈云溪微不可闻的叹了一口气,收回心神再看向凤轻尘时,就见他不知何时又闭上了双眼。耳边,是他均匀的呼吸声。

见此,沈云溪无奈了笑了笑,然后忍着手拐处的疼痛站起了身,居高临下的看着躺在有些沁凉地上的凤轻尘,回身,亭外漆黑一片,看不见半个人影。想来,她唯有回永宁殿搬救兵了。

但,想着秋夜微凉,他又这般酒醉,沈云溪便俯下了身,艰难的将他扶起,坐靠在石凳上,以免躺在地上受了凉。然后,方才转身出了凉亭。

沈云溪回到永宁殿叫了两三个太监,将凤轻尘扶回了清心殿。

待他躺在**后,沈云溪便遣了太监出去,留下她一人在床边照顾凤轻尘。

酒醉后的人,总是难以伺候的。沈云溪都耐心的在一旁照顾着,但到最后许是真的太累了,竟趴在床沿边上睡着了,连手拐处的疼痛都忘记了。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睁眼,**的人已经不知所向,沈云溪皱了皱眉,然后快速洗簌一番后便去了永宁殿。

在殿外,恰巧遇见了崔御医,她便扶着受伤的手,迎上前去,说道:“崔御医,我有事需要你帮忙。”

崔御医和蔼的笑着道:“王妃不必如此客气,有事尽管说就是,下官能做到的一定做。”

“其实也没什么事,就是我的手脱臼了。”沈云溪扫了一眼脱臼的手,说道。

“怎么如此不小心?”许是因着昨夜在医术上的深谈,崔御医有些关切的问道。沈云溪笑了笑没有回答,见此,崔御医也没再多说,与她一起走进殿内,经过他一番推拿之后,沈云溪手,终是复位了。

待两人走进后殿的时候,皇太后已经醒了,施礼后沈云溪坐在床边,为她号脉。

“皇太后,今日觉得可要好些了?”沈云溪一边号着脉,一边浅笑着向皇太后问道。

“好多了。”皇太后笑了笑回答,唇角仍旧有些苍白。

沈云溪轻嗯一声,收回了手,说:“皇太后的病并不严重,皇太后不必忧心,只管放宽了心,依着我开的药方服用,假以时日便可康复。”

“好好好!”皇太后很是兴奋的应道,看着沈云溪的目光里多了几分赞赏。

她正欲开口,这时就有宫女前来禀告说:“皇太后,瑞王爷来了。”

皇太后转头,浅笑着道:“让他进来吧。”

那宫女应允着退了下去,好快的凤轻尘便走了进来。昨日的那身绛紫色长袍换下,身着玄色衣袍,许是醉酒的缘故,他眉宇之间带了几分疲惫,说出的话有些暗哑,他走到皇太后身旁,说道:“皇太后,今天可好些了?”

一听这话,皇太后便笑了,还意味深明的看了眼一旁的沈云溪,她说道:“尘儿跟云溪不愧是一对儿,连问的话都一模一样啊。”

听了皇太后的话,凤轻尘转过头来,望向沈云溪,眼中所流露出的目光似在说明他并不知道她也会在这里,神情依旧淡淡的,好似昨晚凉亭的那一幕完全没有发生一般。

沈云溪见了,心下一凉,刚才宫女通报时,她还绞尽的脑汁的想着有了昨夜那件事情,今早他醒来看在她躺在床边应是知晓她昨夜照顾了他一宿,她应该以什么样的态度对待他。但现在看着他如此神情,想来刚才那些想法不过是多余了。

想想也是,他们之间其实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

然后,她微低下了头,对皇太后说道:“皇太后,臣妾去御药房看看药煎好了没有。”说完,也不等皇太后应允就冲冲向她施礼后转身出了永宁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