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医狂妃

第72章 谨言慎行

第七十二章 谨言慎行

沈云溪向前迈进一步,冷凝着沈云悠,一字一句的说道:“下作?你不配说这个词!你可以对她趾高气扬的对她训斥不过是胜在出生比她好而已,论高尚,论品性,你连双儿的一个脚指头都比不上。”

“沈!云!溪!”

沈云溪的话,完全的刺激了沈云悠,她几乎是咬牙切齿,恨不得一口将她咬死,目光更好似要狠狠的刺在她心上,刺出一道窟窿来。

沈云溪好整以暇的觑着沈云悠,“你之前那些话我今天当没听见,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你好好回去想清楚!你心中不该有的心思趁早给我收起,否则到时就不是这一巴掌这么简单了。”

说完,转头对与沈云悠一起来的侍女说道:“扶二小姐回去。”

“是,王妃!”那侍女立即低头应道。然后,便快步上前扶着沈云悠,说道:“二小姐,奴婢扶你!”

沈云悠恼怒的瞪了她一眼,负气的甩开她的手,“扶什么扶!我还不至于无能到要被人扶的地步!”

婢女颤颤的收手,委屈的低下了头。

见她这副模样,沈云悠更气,不可理喻的道:“低着头干什么?我是打了你还是骂了你!”

“二小姐,不是的,我……”婢女微抬起头着急的解释着。后面的话还没说出,就被沈云悠那一记狠瞪硬生生的咽回了肚里。

这……便是她们当奴婢的处境!

时时,处处,身不由己。

“双儿,以后开门的时候看清楚是什么人,我这碎玉轩虽是偏僻了些,但也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进来的。”

沈云溪回转过身,对双儿说道,这话看似是在教训她,但实则却是对那沈云悠的一阵暗讽。

沈云悠有时虽有些糊涂,但现下却是将沈云溪话语后的这层意思听了个清清楚楚,她顿时气得满面通红。

“小姐教训得是,双儿知道了,以后万不会再让那些个阿猫阿狗踏进碎玉轩。”双儿看着气得快要爆炸了的沈云悠,使劲的憋着笑,微低下头一板一眼的应道。

“知道就行了。好了,回房替我更衣,我要进宫去。”说完,不再理会沈云悠转身走进内室。双儿点头应允着,紧跟其后。

看着她两人离去的背影,沈云悠气得捂住胸口直喘气,连唇都变得惨白了。

她右手颤抖的抚上灼热的脸颊,双目阴沉:“沈云溪,双儿,你们都好样的。今天这一巴掌我不会忘记,我会一笔一笔的记下,他朝待我出头定不会放过你们。”

话落,沈云悠又急急的否定道:“不……那一天我已经等不急,今天我就要讨回这一巴掌!”

说这话时,她表情变得愈发的阴鸷,嘴角冷酷的勾起来,却因刚才那一巴掌扯得生疼,她倒吸了一口冷气。

手,碰到伤口,痛得厉害。

抬眸,再次狠瞪了一眼内室的方向,然后,旋身负气离开。

那侍女愣在原地,待她走出大厅后她才方才缓过神来。刚才二小姐的样子……真的太可怕了。

房内,沈云溪端坐在梳妆台前,抬眸看了眼倒影在铜镜里的双儿,她面上掩不住的笑意,她唤道:“双儿。”

“嗯?小姐,怎么了?”双儿一面为沈云溪梳着发,一面应道。许是刚才训斥了一番沈云悠,连说出的话都带了几分雀跃。

“以后那样的话尽量别说了。”沈云溪沉声道。

笑,僵在嘴角,双儿停下动作,定眼看着镜中的沈云溪,“小姐是觉得双儿太刚才的话太多了吗?”语中,隐隐的含了委屈。

沈云溪自是听在耳里,转过身,拉过双儿的手,语重心长的道:“你不要胡思乱想,我知道你是想为我出头,但云悠的脾性你多少是清楚的,你那般说她又岂会轻易咽下这口气。你说那些话虽能解一时之气,但却因此而引来祸端。不值得的。”

听见沈云溪所说,并非如自己所想这般,双儿顿时松了一口气,双眼又是神采奕奕,她摇头道:“没有值不值得,只有我想不想。我知道小姐不说话定是有自己的考虑,但我不能容忍二小姐那般说你。就算二小姐用此而迁怒于我,我也不怕。更何况,小姐不会让我受欺负的。”

“可是,我不能时时刻刻待在你身边。”沈云溪暗自叹了一口气,最后也只得叮嘱道:“这事过了就过了,以后做事一定切记谨言慎行。”

“我知道了,小姐。”双儿重重的点了点头,应声道。

沈云溪轻嗯一声回过了头,继续让双儿为她梳妆。而后又换了身得体的衣裙方才出了王府。

王府门前,宫里派来的马车已经等候在那。待沈云溪上了马车,马匹便驰骋而去。

在宫女的牵引下,沈云溪来到了临华殿,抬眼皇城上的太阳,原来被沈云悠这般一耽搁,现在已近是午时了,看来等她诊治后回到王府已是下午了。

进了殿,坐在床边,沈云溪为皇太后号完了脉,收起了脉枕,抬头对皇太后淡笑着道:“这几日皇太后恢复得不错,照此下去,不用多日皇太后便可康复。”

“这还多亏了云溪你,是你将哀家调养得好。”皇太后和蔼的笑着,夸赞着沈云溪。

沈云溪起身,施礼道:“谢皇太后,这都是臣妾应该做的。”

“不必多礼,快起来吧。”皇太后伸手扶了沈云溪起身,“坐下吧,有话哀家要与说。”

沈云溪点头站了起来,然后在座椅上又坐了下来。

刚坐下,还未来得及话语,皇太后身边的陈公公就面带笑意的走了进来,搁在手臂的上拂尘微微摇曳,他停在皇太后身旁,微弯着身,声音沙哑的说道:“太后,午膳备好了,可是要移驾偏殿?”

不等皇太后说话,沈云溪便立即起身,说道:“既然皇太后要用膳,臣妾就先行告退了。”至于,那要说的话想来也应该不是什么急事,下次来时再说也无妨。

听此,陈公公立即在一旁恭敬的说道:“王妃,太后走到您今天进宫来,又见比往日迟了些,便吩咐奴才准备了您喜欢吃的菜。若是您离去,这些菜可是要浪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