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医狂妃

第101章 动了私刑

第一百零一章 动了私刑

沈云溪这话,淑宁虽是心生狐疑,但她也依言向她点了点头,应道:“王妃请放心,淑宁记下了。”

沈云溪轻嗯一声后转回了头,正欲端起桌上的茶杯时,就听见一阵轻然的脚步声自外面传来。

她转头,就见凤轻尘一脸阴沉的走进来,楚含紧跟在他的身后,眉头紧锁。

沈云溪牵动唇角,这只是看了院里的情景,都还没开口呢,就已经这样生气了吗?这脾性当真是大呀。

唇角的笑意还没收住,就迎上楚含透射过来的目光,在他眼中,眉宇之间,沈云溪竟然看见了一抹不该在他面上出现的担忧。

沈云溪微微一怔,旋即,回过神来,对他浅浅一笑,以示她的不以为意。

她早就做好准备了不是?管他凤轻尘有什么样的反应,她见招拆招就是了。

然后,沈云溪就见楚含嗡动了下,看嘴型似叹了一口气。

凤轻尘突停下脚步,微侧过头,对楚含冰冷的说道:“什么时候你这么爱管闲事了?!”语中,尽是指责之意。

说完,竟还森冷的向沈云溪瞪了一眼。

楚含停在他身后,闭了嘴,低了头。

“王爷,你可算来了?”沈云悠站起身,似急不可耐的走到凤轻尘身前,不着痕迹的阻挡了他瞪向沈云溪的视线。

而她好似觉得这话还不足以表达她内心的委屈,她说这话时,竟还用手中的丝绢轻拭了眼角。

从沈云溪的角度看过去,竟还真能在她眼角看见那点点晶莹的闪亮来。她心中不觉莞尔,这表现不去当戏子当真可惜她这块材料了。

“王爷,你瞧瞧我那满院子里的人,都伤成什么样儿了,他们都是被她打的。”沈云悠一指指向沈云溪身后的淑宁,声音沙哑的说道。

而后,又抬头对凤轻尘说道:“王爷,我知道我待在王府,姐姐很不高兴,但也不能这样拿我房里的人出气呀。

念在与她的这份姐妹情上,刚才我已低声下气的与姐姐说了一通,但她不但不以为错,而且还将我训斥了一通,所以还请王爷替我,还有我房里的人向姐姐讨这个公道。”

沈云悠眼底氤氲着晶莹的泪光,抽泣不止,似是更强烈的表达她的委屈,还抬手轻拭眼角的泪珠。

沈云溪心中暗自轻哼一声,唇角浮出一丝冷笑,这飙泪的功夫当真了得呀,她差点就要对她膜拜了。

这种颠倒是非的话她也说得出来!

凤轻尘转眸,就将沈云溪唇角的那抹冷笑看在眼里,他眉头微微挑了挑,然后轻轻的拍了拍沈云悠的肩膀,说道:“本王心中自有定数,你先到一边去。”

听此,沈云悠轻轻抽泣了下,然后轻哦一声后方才转身在座椅上坐了下来。

自然,在转身之际,她不忘挑衅的看了一眼沈云溪。

沈云溪似没看见一般,唇角仍旧含着点点笑意,随意搁放在桌上的手,甚有规律的轻抚着茶杯的边缘处。

凤轻尘转过身,直望向沈云溪,眸中是一片的冷漠之色,他虽只是那般站着,但那种高高在上的气场却没有半点折损。

他冷凝着沈云溪,半响,他方才说道:“你有什么解释?”

沈云溪抬眼看了他一眼,并没有回答他的话,反而闲散的端起茶杯。楚含在一旁看着不禁为她这样气定神闲的样子着急。

但,有了刚才凤轻尘的出言警告,他也只是目光带忧,并没有一言半语。

然后,他看着沈云溪轻抿一口茶后,抬起头,看看向凤轻尘说道:“我说的话,王爷会信吗?”

凤轻尘剑眉微蹙,性感的唇轻抿着,冷看着她,没立即回答。

见此,沈云溪望向凤轻尘的目光就带了些急切的意味,但又想着凤轻尘这些日子对她与沈云溪的态度来看,她心中那抹淡淡的担忧似乎并无必要。

然而,她虽是这样想着,但目光,还是不受控制在沈云溪与凤轻尘两人之间来回扫荡。

手指,缓缓的拽紧手中的丝绢,连指甲掐进手心,她也未觉得有一丝的疼痛。

凤轻尘收回投向沈云溪的视线,旋身,走向高座,随即,掀袍而坐,而后,抬眼看向沈云溪,说道:“别说本王太独断,给你一次解释的机会。”

他这话,自是出乎了在场所有人的意料,沈云溪在问这话时,并没有抱有希冀,不过是这样一说罢了。

她原本以为在利益当前,他会偏执的偏袒她沈云悠呢。倒是没想到他会应下她那话了。如此看来,他心中还是有公道在。

沈云溪余光瞥见对面沈云悠面上的神色一紧,显然是不满凤轻尘的回答,但却在他面前又无话可说,只得暂且咽下心中的这口气。

然后,她说道:“我的解释就是云悠私刑在前,我惩治在后。”

“沈云溪,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什么时候动用私刑了?!”听了沈云溪这话,沈云悠再也坐不住了,豁然站起,怒瞪着她说道。

凤轻尘先是眉头一皱,再听见沈云悠这话之后便转头看了她一眼,眸中似含了警告之色。

沈云悠吞了口口水,后悔自己这般冲动。然后,她强压下心中的怒气,眼角含泪的对凤轻尘说道:“王爷,姐姐她这是在污蔑我。”

凤轻尘没说话,回头看着沈云溪,冷冷的说道:“王妃,东西不能乱吃,话可不能乱说!”

这话的弦外之意,沈云溪自是听得清楚。

他这不也是在警告她没有证据的事不要乱说吗?否则,他会让她不好过!

听了凤轻尘这话,沈云悠心中的怒气方才消散了些。是以,便又在座位上乖乖的坐了下来。

沈云溪浅笑着说道:“王爷这话我当然知道,自是不会乱说了。”她停一停,旋即又道:“前些日子双儿在兰馨苑被打的事王爷是知道的,今日,我房里的巧玉又被云悠请到了兰馨苑来,午后被请来到现在我还没有看到人影。

我从府外回来就听淑宁说巧玉被带到兰馨苑来了,且没有半句说辞,无缘无故的。我急忙赶来这兰馨苑,但那些奴才却诸多隐瞒,言辞闪烁,云悠有先例在先,我不能保证巧玉到这兰馨苑来不会受伤。

其次,上次双儿被暴打,云悠可以以初来王府为借口推脱罪责,但那些奴才却是一直在王府当差的,不会不知道在王府私下动用私刑是被禁令的。所以在他们试图瞒骗我,包庇同伙的情况下,我才会下令让淑宁教训了他们一番。”

沈云溪这一番话下来,沈云悠气极了。这不是把什么罪都归结到她的身上了吗?她沈云溪凭什么这样说!

沈云悠‘噌’的一下就站了起来,指着那堂外满院的人说道:“教训?那是教训吗?你瞧瞧那一院子的人都伤成什么样了?!那简直就是残忍的毒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