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医狂妃

第146章 你欺负我

第一百四十六章 你欺负我

凤轻尘收回望着沈云溪的视线,转头看向龙九,目中虽有疑问,但终究却是一个字也没有说。

而此时,沈云溪体内的药性正以不可想象的速度在她体内扩散,昏迷中的她只觉得她全身上下犹如火烧一般,只恨不得将自己拔个精光,凉爽一下自己。而事实上,她也的确这般做了。

但想必是身上的衣服太过复杂,扯了好几个都没有完全扯开,惹得她心烦无比,不由得难耐的‘嘤唔’了一声,以表抗议。

凤轻尘顿时敏感的转过头来,就惊见只一瞬,她身上的衣服就‘衣不遮体’了,只见她胸前的衣襟被扯开,露出一大片雪白的颈肤。

但,更令人瞠舌的是,她那不规矩的手还在胡乱的扯着,似嫌自己还露得不够多一般。

凤轻尘瞳孔猛地一缩,立即大步上前抓住沈云溪不安分的手,喝道:“不许扯了!”

“不!就要!”沈云溪不满的嘀咕着,双手亦是随了嘴上的动作,费力要从凤轻尘的手中挣脱开来。

凤轻尘皱眉,几乎是在他手碰触到她身体的这一刻,他就发现了她的身体灼热得不可思议。

此刻,这般靠近她,他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她身上散出的热气窜涌,掀目,看着她绯红的脸色。

想着在踏进这茅屋,看见她的那一瞬,她脸上的那抹不自然的红色,他的眉头不由得皱得更紧了!

她竟被下药了!

该死的!他竟没有早一点发现她被下了药!

然后,他不再迟疑,一手用力抓着她的手,一手快速的褪下身上的藏青色长袍,遮盖住她胸前的那一片春光。

但,抬手的瞬间,竟看见龙九正睁大着眼看着这边,他立即不悦的喝道:“还不给本王闭上眼睛!”

“是!”龙九回过神来,双手捂住双眼。

只是,显然,这样做了凤轻尘依旧觉得很是不妥,他又道:“给本王出去!将那群都长了眼的也都给本王撵出去!!”

“……”长了眼的?难道这里还有谁没长眼吗?

龙九心下无语,但也听吩咐的立即转身将还在茅屋内或者窗户跟前搜查的侍卫以最快的速度叫到了茅房外。

众侍卫没发现这边的情况,心下狐疑。但瞧着龙九那沉着的脸,只得将疑问憋在了心里,乖乖的站守在门外。

沈云溪在凤轻尘怀中挣扎着,睁开眼来,神情抚媚的盯着他,说道:“凤轻尘……你讨厌,就知道欺负我!”

她此刻的声音,不似往日的冰冷和疏离,却似梦呓一般,软软糯糯的,还带了几分独特的娇嗲。

凤轻尘听了,看了,竟微微失神来。

然,失神的空档,完全被体内流窜的药性控制的沈云溪,原本不停的挣扎的双手倏地抬起,圈住凤轻尘的脖颈,费劲的将他拉向自己,而口中更是无法控制地逸出:“我热……我想要……”

凤轻尘不动,由着她压向她,那幽深的眼眸紧紧的凝着她绯红的脸庞,轻语道:“你要什么?”

沈云溪微皱,似在沉思凤轻尘这话,只是,刚才那话,不过是不经脑子的自她口中说出,至于要什么,连她自己都有些搞不清楚。

是以,她不悦的嘟着嘴巴,说出的话似有些不讲理,她说:“你怎么那么多问题,我就是想要。”

只是,这话说出没有半点气势,反而更加几分魅惑。说着,她又再次压下他的颈项,主动的贴上自己灼热的红唇。

她的眼眸微微眯着,沉醉而迷离。

许是,他刚才屋外进来,他的唇带着些许的凉意,沈云溪贴上去顿觉舒爽不少,然而,只是这样她并不觉得满足,她伸出舌尖,有些不灵巧的在他口中逗弄着,此刻的她就好像那蛊惑人心的尤物,势必要挑起压在她身上男人的欲念。

可是,身上的男人却伸手双手迅速攫住她在他身上不安份攀爬的小手,他努力压制着体内勃长的欲望,开口唤着她,“沈云溪……”

沈云溪离开他的唇,秀眉微蹙,掀目很是不满的瞪了他一眼,但被药性操控的她,就算是这样的一眼也是妩媚众生,然后什么也不说,只继续执拗的将自己的红唇贴向他。

然而,却不想凤轻尘竟向左一偏,令她扑了个空。

她倏地僵住身子,抬头望向脸色微沉的他,心,重重的一击。晶莹的泪,半点没有征兆的自眼角逸出。

然后,她低声呢喃着:“凤轻尘……你到底跟我有什么仇恨?……要让你这样对我……你若对我无心,在一开始你就别来招惹我!”

掩埋在心底的话就这样毫无预兆的脱口而出。

凤轻尘紧抿着唇,愣在原地,万万没想到在这个时候,在她中了媚药的时候,她竟会说着这样的话来。

只是,他没看见她垂在身侧的手,狠狠的在腰间拧了一把,力求保住那一点微弱的清醒。

可是,这话,他不能回答。

不是没有答案,而是不是时候。

只是,到时候告诉她的时候,恐怕那时的她不会再是此刻这般我见犹怜的模样,他想,那时,她定是会恨她的。

可是,就算知道结果,他也会执意而行。

有些事情,有些账,他必须做,必须算!

就算,他承认,对她的感情,他早已超出了他此前设定的轨道。

她又一次贴上他的唇,却也只是停留在他的唇上,没有深入到嘴里,她细细的吻着他的薄唇,破碎的话自她口中说出:“凤轻尘……你知不知道……你有多可恨!”

凤轻尘任由着她吻着他,幽黑的眸在暗色里深深的凝视着她。

绝美的脸庞写满了哀伤与悲凉,泪水顺着脸颊滑落,滴在了他的手上。

轻微的声音在这沉静的氛围下竟显得那般响亮。

见此,凤轻尘的指腹竟不由自主地抚上了她的眼角,轻轻拭去眼角的泪痕。

凤轻尘冰凉的指尖,顿时激发了她体内的药性嚣张似的咆哮起来,翻滚起来,她很想亲近他。但想着他方才那黑沉的神情,沈云溪狠狠的压制着体内乱窜的不安份因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