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医狂妃

第158章 腹黑的她

第一百五十八章 腹黑的她

沈云溪忍着浑身的痛意.逃离似的回到了碎玉轩.

一推开门.闻着院中传來的湿润的泥土香.沈云溪浮躁的心就沒由來的平静下來.眉间的惆怅也消散不少.

大厅内.趴在桌上.满脸愁绪的三人.听见推门声.不禁相视一眼.然后豁然站起身.向大厅外冲去.首当其冲的自是那双儿了.

“小姐.”双儿冲到院里.看着那边缓步向这边走來的沈云溪.心底顿时欣喜若狂.随后.又迅速的向她奔去.

看着朝自己飞扑过來的身影.沈云溪隐隐的皱了皱眉.下一秒.她便侧过了身去.双儿见此.顿时瞪大了眼.‘噗通’一声摔倒在了地上.摔了个狗吃屎.

尾随在她身后的两人.惊愕的看着这一幕.停了下來.听见双儿的哀叫声.两人方才回过神來.向她跑去.

双儿抬起头來.委屈的望向沈云溪.嘴里含了一口的泥土.一边狼狈的往外吐.一边向她抱怨着说道:“小姐.你怎么这样.……可疼死我了.呜呜……”

看到双儿这‘惨状’.沈云溪忍着笑.很是无辜的说道:“我也不想这样.”如果她不避开的话.那撞到在地的那个人就是她了.

她已经在轩辕居摔了一次.身上又吃痛得紧.所以她不能再让自己吃痛一次.狼狈一次.因此.也就只有委屈她双儿了.若说她腹黑.她也不会否定.

不过.看着这样的她.沈云溪心中居然有种久违的亲切感.

“你分明就是故意的.”双儿驳斥着沈云溪的话.“不想这样也不扶我一下.呜呜.小姐.你怎么一回來就变了一个样儿呀.”

“沒有.我真不是故意的.”沈云溪摇头否定着.神情甚为认真.她若是能弯腰扶她.她也不会躲她了.

“双儿.快起來吧.沒摔着哪里吧.”淑宁巧玉两人來到她身边.一左一右架着她的胳膊.将她扶了起來.

她摇着头.说道:“沒有.就是膝盖和下巴有点疼.揉一揉就沒事了.”

说完.转头又看向沈云溪.说道:“小姐.你是不是在天牢里受了很多委屈.所以一回來就拿我出气呀.”她无限遐想的猜测着.只是这话虽依旧含了几分委屈.但面上确是对沈云溪掩不住的担忧.

“沒有.你想多了.我还是原來的那个我.一点沒变.”沈云溪听了双儿的话.有些忍俊不禁的说道.倒是沒想到她这一无意之举竟让她生出这般想法來.

“那你..”对沈云溪的说辞.双儿似乎并不相信.

但她话还沒说完.巧玉就径自打断了她的话.说道:“双儿.有什么话回房再说吧.王妃这么晚回來肯定也是累了.”刚.抬眼看着她.就在她眉宇间见了几分淡淡的愁容.唇角虽是笑着.但却不那么自然.似在强忍着什么.

沈云溪转眸看向巧玉.美眸微眯.脑中是在大牢时秦世华所说的有关在汤药中下药的话.在她这碎玉轩.值得她怀疑的便是她巧玉和淑宁了.

至于.双儿她相信她.相信她跟这件事沒有关系.

早在牢中的时候.她心中就已经有了想法.

能背叛她.在她的汤药里加药材的.就是她俩了.虽然那一次巧玉被沈云悠请进云馨苑.她后來虽说沒有什么事.但当时她那言辞闪烁的样子她至今记忆犹新.当时她并未往其他方面想.是相信她.可此刻看來.兴许那份信任投错了对象.

至于她淑宁.打从遇见她.她的身份就是个谜.更何况.她更不惜在她命令她去凤轻尘院里做事时.借着她的幌子竟伺机勾引凤轻尘.后來.她虽然向她坦白了真相.说凤轻尘让她回來是监视她.但又有谁能肯定她这么做就沒有居心叵测呢.

况且.李叔.和夜冥轩在她耳边不只一次的在她耳边说.让她小心此人.其他人的想法看法有时候虽不尽然都对.但却是有一定的参考性.她虽从一开始就对她抱有防备心.但.却也沒有将她实实在在的看清.看明.

要说她二人.谁的嫌疑最大.沈云溪认为两人不相上下.或者两人是一伙儿的也不一定.这想法虽沒什么依据.但她至少在查出真相之前要有这方面的猜测.

“王妃.你怎么这么看着奴婢.是奴婢哪里说错了吗.”见沈云溪双眼一转不赚的看着她.目光复杂.巧玉不禁皱着眉头问道.

沈云溪自重杂的思绪中回过神來.轻摇摇头.说道:“沒有.进去吧.”说完.径自越过她们.向大堂走去.

身后.三人相视一眼.似乎真的都觉得这次沈云溪回來真的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

在一番眼神交流下.三人一致认为.沈云溪定是在天牢里受了委屈.所以才有这般模样.更何况.人人都知道.天牢的厉害之处.

转头.就看见沈云溪已经走到了大厅前.双儿立即大声喝止道:“小姐.等一等.先不要进去.就站在那里.”

她一边说着.一边向沈云溪速度的跑去.身后.淑宁和巧玉则快速的跑向厨房.

“怎么了.”沈云溪停下脚步.回身看着向她跑來的双儿.

“先不要进去.等巧玉她们回來.”双儿说着.横在她的身前.好似她会不听她话.闯进去一般.

沈云溪皱眉.然后就见刚离去的巧玉和淑宁一人端了一个大盆过來.进了才看见.一个盆里装了柚子叶水.另一个铁盆则是一堆燃着小木炭.

这.是要给她驱除霉气吗.

“你准备的.”沈云溪看了眼双儿.眼底含笑的问道.

“嗯.当然了.小姐你这一次无故被关进了天牢.可得好好除一除霉气.你不单要跨火盆.还要洗柚子叶澡.这巧玉端的只是一点点.厨房还备了一大锅.等会儿你再好好泡泡澡.将身上的霉气全都去掉.以后我们都不要再进那该死的天牢了.”双儿点点头.神情甚是认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