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医狂妃

第177章 误信他人

第一百七十七章 误信他人

凤轻尘收回视线.看向沈云溪说道:“此刻的出尔反尔.你不会怨我吧.”

沈云溪浅浅一笑.自是明白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之前.他已经答应这件事全权交给她处理.但现在他又出面干预.此话问出.不过是在问她是不是埋怨他罢了.

“王爷多心了.有些事情并非你我就能控制的.此时非彼时.王爷插手在情理之中.我又岂会心生那般想法.”沈云溪说道.

“如此便好.”凤轻尘眉梢微扬.然后冷看了一眼亚楠.转身走进大厅.

沈云溪回身.看着亚楠.然后蹲下身.一指挑起她的下颚.端详着她面色如死灰般的惨白.她冷笑着说道:“早在映月阁就知道你太过愚忠.那时我还念着羽蝶身边有你这样‘忠心’的奴仆是她的福气.但此刻看來.你不仅是愚忠.还很愚蠢.”

说着.眼睛瞟了眼那离去的颀长身影.她继续说道:“你以为你是什么身份吗.竟敢这般嚣张的与他叫板.你不是不想活了.你是怕你的族人都不想活了.怕你的罪不够深.”

说完.冷哼一声.起身向里走.

不管这件事是否告到皇上的跟前.她亚楠的命也活不了.凭他凤轻尘的本事.想弄死她.可说是轻而易举.

现在留下她.不过依他话所说.不过是跟她玩玩儿.想让她亲眼看着.她的家人.那些与她有关系的人.足个在她身前死去.她会怎么样.

显然.这一层亚楠亦是从凤轻尘刚才的那一番举动中看了个明明白白.

她虚软的瘫在地上.沈云溪的话字字入耳.字字如刺一般的梗在她喉咙处.扎在她胸口上.让她苦不堪言.

见沈云溪起身离去.她倏地爬过去.抱住她的腿哀求的说道:“王妃.我……我知道错了.求你们不要牵连无辜……”

她只要一想到那血腥的画面.想着她们那一大族人在她一个一个的倒下.就好比用刀.一刀一刀的从她身上割下一块块的肉.

那么疼痛.

然.她话还沒说完.沈云溪就从她手中挣脱开來.望着她的眼中满是讥讽.她说:“不牵连无辜.呵……你刚刚不就是在做这样的事情吗.……但你现在后悔也已经來不及了.就算你今天求我也沒有用.如果早在你拔匕首的时候.想到这一幕.我兴许还会留你一条命.但现在……”

后面的话.沈云溪沒有说完.但要表达的意思已经极尽清楚了.随后.她冷哼一声.不再理会在地上嚎哭不已的亚楠.走进了大厅.

亚楠的眼泪.唰唰的往下掉.

此刻的她.真是悔不当初.后悔误信了他人的话.

画面回到她在集市的时候.她手中拿着‘金叶菊’和‘黑心莲’.看着沈云溪和双儿离去的背影.眼中尽是恨意.

许久.她正欲转身离开的时候.倏地被人在身后点了穴.不能动弹.

那时的她.心中是无限的恐慌.

随后.便陷入了一片黑暗中.当她醒來的时候.已经是小半个时辰之后的事情了.

亚楠睁开眼就看见床前守了两个男人.神情严肃.见她醒來.其中一人转身对那边站立在窗前的男子说道:“奎哥.她醒來.”

亚楠还未从震惊中回过神來.慌忙起身缩到墙角跟里.戒备的看着向她走來的男子.

“你……你们是什么人.把我劫到这里來干什么.”她紧张的问道.双手紧紧的攥着衣衫.

李奎走到床前.其中一人立即为他端來椅子.让他坐下.

看着亚楠紧张的模样.李奎笑了.说道:“姑娘.你不用这么害怕.我们沒有伤害你.”然后看了一眼房中的人.他继续说道:“我们不但不会害你.而且还会助你完成你想做的事情.”

亚楠听后.皱了眉头.看着自己身上衣裳整齐.沒有半点的伤.但心中的警惕却仍旧沒有减少.毕竟这些人她不认识.在不知道他们身份背景的情况下.她不能太信任他们.

亚楠抬头看着他们.说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又凭什么让我相信你们.”

“若是我沒猜错的话.你跟瑞王妃有仇的是吗.”李奎接过旁人递过來的茶.问道.对亚楠似乎颇有耐心.

亚楠一怔.沒想到他会问出这样的话來.是以.便对李奎更加的多了几分防备.

她恨沈云溪是沒错.但在王府却是沒有人知道的.若是知道她此前做的那些事情.她所做的一切都白费了.

见亚楠不语.李奎倒也不急.只精明的目光在她身上扫了一圈.又说道:“看你穿着.应该不是普通人家的人.”

亚楠沉思几许.然后点头说道:“是.我是瑞王府的人.”这话说來一是回答他的话.而是若是他们真的心存不轨.那么在听见‘瑞王府’三个字后在想到凤轻尘之后也会心存畏惧.

但.却不想她的回答正中李奎几人的小心思.

他们相视一眼后说道:“姑娘不回答我刚才的问題.想必是对我们还心存芥蒂.现在既然知道你是瑞王府的人.那我不妨实话告诉你.其实.凤轻尘是我们的仇人.我们此次进京就是为了找他寻仇的.

刚才在集市上偶然看见你看着瑞王妃的时候.眼中满是仇恨.想必你们之间也有说不清道不完的恩怨了.既然我们的仇人都是瑞王府的人.我们不妨合作.共同达成我们的心愿.”

亚楠听后一愣.似沒料到他们此次是为了凤轻尘而來.

但不管怎么样.这都是他们的第一次见面.对他们的说辞她不知道是真是假.所以心中依旧是满腹的戒备.她摇头说道:“不必了.我们互不相识.就算我们的仇人都是瑞王府的人.我们也沒有什么道理合作.更何况.沒有你们.我一样可以报仇.”

虽说李奎的那番话.亚楠听來有几分心动.但凡事谨慎为好.否则怕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了.

但是.李奎既然找上了她.又岂非就因为她这样一句话就打消了这想法.